807、回归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太白宗,少阳峰。

    自从杨真人坐化后,少阳峰之主就成了端木澄。

    不过,他并没有搬离,仍旧住在原先的洞府里。

    洞府门口,瀑布飞溅,水流汇入深潭,顺着小小的溪流蜿蜒而下。

    端木澄坐在潭边的相思树下,默默地对着棋盘。

    当了掌门之后,他的习惯并没有改变,只要没事,就会坐在这里,自己跟自己下棋。

    瀑布冲下来的水声,相思树叶被风吹响的簌簌之声,都让他觉得平静。

    陆盈风坐在他对面,撑着下巴发呆。

    下棋这种事,她是不干的,因为面对端木澄,不管她怎么下,都是输。就算偶尔赢一回,那也是端木澄让她的。

    这种完全没有悬念的胜负,陆盈风实在提不起劲。所以,她宁愿看端木澄自己下自己的,也不愿意自己下场。

    一局终了,端木澄轻轻吐出一口气,将黑白子分别收好。

    他没有数子,自己和自己下棋,不管输还是赢,都是自己。再说,他下棋,重在下的过程,而不是结果。

    眼看他又开始落子,陆盈风道:“阿澄,程师妹来信说,她不日就会回宗,你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端木澄淡定地落子,“程师妹回来就回来,为何我要有打算?”

    “……”陆盈风咬了咬唇,说,“她已经元婴圆满,回来之后,自然是要化神的。”

    “所以呢?”端木澄唇边带笑,语气温和地问。

    陆盈风觉得难以启齿,最后咬咬牙,直接说了:“你是不是又想着,推迟闭关,帮程师妹准备化神之事?”

    端木澄笑道:“这不是很明显吗?化神乃是宗门大事,我身为掌门,岂能在这个时候缺席?”

    “可是,你自己呢?”陆盈风问,“本来你早就可以闭关冲击中期了,先是给丹锦师姐让道,然后是纪师兄……现在程师妹又回来了,化神之事,可不像冲击中期,也许百余年才有结果,你要耽误自己多少年?”

    难得看到陆盈风这忧虑的模样,端木澄笑道:“我身为掌门,自有打理宗门的义务。程师妹化神,可是事关宗门千年气运的大事,岂能置身事外?”

    听了这话,陆盈风的神情却没有半点放松。

    “盈风,”端木澄耐心劝解,“与其担心我,不如好好准备自己的事。你结婴本来就晚,还这么无所谓,想不想中期了?”

    “你别转移话题!”陆盈风恼了,提高声量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在责怪自己!宋师兄的死,还有……还有我师父,你觉得是你的责任,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放下过。你把宗门的事务放在第一位,因为你想赎罪!”

    “盈风……”端木澄的眉头叠起。

    “不用否认。”陆盈风打断他,“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你看起来比较我冷静成熟,其实就是个死心眼!认定了什么事,就一门心思一条道走到黑。宋师兄的死,你觉得自己没有尽到朋友之责,我师父的事,你觉得是自己多嘴才引发了他的心魔。还有,杨师伯的死,你也认为是自己做得不够,才会让自己的师父郁郁而终……阿澄,我一直等你自己想开,可你到现在也没有想开。这么多年了,再这样背负下去,会变成你的心魔的!”

    端木澄沉默不语。在别人面前,他可以否认,在陆盈风面前,他没办法否认。

    就像她说的那样,他们是彼此最了解的人,否认没有意义。

    可是……

    “听我的,暂时放下宗门之事。纪师兄已经中期了,他可以暂代掌门。有蔚师叔坐镇,宗门不会有事。你放下担子,让自己轻松一阵吧。我们一起出去游历好不好?这么久了,我们好像从来没有一起出去过,去星罗海,去大梦泽,甚至去东溟都可以……”

    “盈风。”端木澄打断她的话,声音很轻,但也很沉重。

    陆盈风收住话,眼里有深深的失望:“不行吗?我这样恳求都不行吗?你真的要把自己逼死吗?”

    端木澄沉默。

    等了很久,都没等到他的回答,陆盈风终于叹了口气:“算了,既然你这么坚决,我不说了……”

    她站起身,慢慢走出去,背景落寞。

    端木澄低头,看着手中棋子。一手为黑,一手为白,他该如何选择?

    灵枢岛之事,很快传遍三地。灵玉和徐逆已经达到元婴圆满的消息,不再是秘密。

    有的人欣喜若狂,有的人心怀嫉恨,还有的人怅然若失。

    元婴圆满啊,能够迈这一关,说明对化神已经有了相当的领悟,只要找对了路,化神的可能性极高。

    当然,也有人认为,元婴圆满和化神不能相提并论,看人家张千影,这么多年,还不是迟迟没能化神?

    更多的人认为,这两位是不同的,因为他们身负天命,无论机缘还是磨难,都会比寻常修士多,也就更容易寻找到契机。比如,这次蛮荒古兽突然出现在星罗海域,为什么偏偏让他们遇到了?这是一次磨难,也是一次机遇。

    这只蛮荒古兽,已经达到了化神的边缘,那一场苦战,对他们极有好处。

    还有那具兽尸,据那些炼丹师说,一瓶浓度最高的兽血,炼制成丹药,能够让元婴修士增长修为。还有炼器师也表示,蛮荒古兽的碎皮,可以炼制成高阶法宝。

    这次灾劫过后,星罗海的散修实力肯定会有一个大的飞跃。当时留在灵枢岛的数万修士,哪个没捞到一两瓶兽血?就算浓度低了些,低阶修士服用总是无碍。

    真正有眼光的人,羡慕的是太白宗、紫霄剑派的弟子。那两位已经元婴圆满,寻常东西对他们来说已是无用,比如那些兽血、兽肉,最后还不是便宜了两派弟子?

    也是因为如此,两派弟子喜气洋洋。按规矩,他们用不上的东西,就会归入宗门库房,到时候,肯定会放出一部分供弟子兑换,说不定他们筑基、结丹就用上了。

    临行前,灵玉将那枚内丹递给徐逆。

    “这是做什么?”徐逆没明白她的意思。

    “给你啊!”

    “这个对你比较有用吧?”他是剑修,内丹这种东西,用处不大。

    灵玉摇头:“我不这么想。你发现没有,所谓的体悟世情,就是让我们去发现自身曾经忽略的东西。心境上是这样,修为上大概也是这样。一次晋阶,两个方面,道理应该是相通的。”

    徐逆若有所思。

    每一次晋阶,都是一次补足的过程。心境如此,修为当然也是如此。

    寻常情况下,内丹确实对法修更有用,可既然是补足,最需要的反而是徐逆。因为他在这方面,所知所感,相比灵玉有许多缺陷。

    “那你呢?是不是已经有了想法?”

    灵玉点点头:“经过此事,我已经有了点头绪。”

    徐逆接过内丹:“既然如此,我就收下了。”他顿了顿,又道,“此番回去,我也许很快景会离开。”

    “离开?”灵玉诧异,“你还要去哪?不是要准备化神吗”

    “就是要准备化神,才会离开。”徐逆道,“你应该听过,本派的星河真人,当初化神之时,刻意寻了个无人之地。”

    “哦……”灵玉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你也要到外面去化神?”

    “是啊!”徐逆有些无奈,“我们剑修的化神雷劫,比法修要强悍得多,如果留在宗门化神,我担心会连累宗门弟子。”

    化神雷劫有个毛病,修士本人擅长什么就拿什么劈。擅长金系法术的,雷劫中带有金系锋锐之力,徐逆是个剑修,雷劫中就会带有剑意。这对剑修来说,简直就是个坑爹的玩意儿。

    不过,好处也显而易见的,化神雷劫越强,身体淬炼得越好。

    说起来,灵玉对于自己在什么地方化神,也很犹豫。

    她的化神雷劫,肯定会比一般法修强,但太白宗的护山大阵出了名的强悍,留在宗门可以借助阵法之力抵抗。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决定不下,灵玉很光棍地把这个问题甩到脑后去了。等到化神接近,修士本人对于化神雷劫的强度有一定的感应,到时候再选择好了。

    “等你决定好去向,到时候通知我。”灵玉说,“在外面化神,怎么也要个人护法吧?”

    徐逆笑:“说不定你比我还早化神,到时候的天劫还要你帮忙。”

    被他一提醒,灵玉拍掌:“听起来好过瘾!好,我要争取在你之前化神!”

    决定一下,两人很快离开灵枢岛。

    程孝玉没跟他们一起回去,他的游历之旅才刚刚开始。

    近日灵枢岛的高阶修士越来越多,大都是冲着蛮荒古兽来的,他身上揣着那么多宝贝,最好也换个地方……

    数日后,灵玉和徐逆回到陵苍。到了凌云城,两人分道扬镳

    徐逆没有随她回太白宗,怎么说他也是紫霄剑派的剑君,离开这么久,先回太白宗,这心偏得也太明显了。

    再说,太白宗这边又没什么要事,反而是紫霄剑派,他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剑侍中,有人要冲击中期了,还有段飞羽,他已经隐隐有了想法,该怎么利用上真宫捏出身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