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拍卖会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那只蛮荒古兽被分尸后,徐逆拿走了他需要的部分。

    他们两人之间,你的就是我的,本来不用分赃。奈何身后各自有个宗门,这种东西,不能不分。

    皮爪角鳞之类,全都平分,兽血也是如此。惟一不好分的就是兽肉,分量太多,两个宗门都吞不下。

    于是,徐逆要了一部分,剩下的全给灵玉带走,让她拿去卖。这部分就不用分钱了,他们拼了命才宰了这只蛮荒古兽,自己卖点钱不过分吧?

    分开卖也是卖,不如合在一起卖,省事,方便定价。

    于是,在端木澄的主持下,蛮荒古兽拍卖会就这么轰轰烈烈地宣传开了。

    主卖兽肉,次卖皮爪角鳞。兽血嘛,灵枢岛那边流出去不少,卖不出高价,干脆就不卖了。灵晶什么的,肯定是不会卖的,这种东西,只会嫌不够。顺便再搭点别的,趁机把库房里保存太久的东西卖出去……

    灵玉看到端木澄那份计划,有点无语。这是在趁机更新库存啊,不然,那些东西保存久了,只能低价放到外面的库房,让弟子兑换出去。

    而现在,蛮荒古兽拍卖会搞得热热闹闹,不知道多少高阶修士赶到凌云城来,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宝贝,总会有人需要。搭着这次拍卖会的东风,肯定能卖个不错的价。

    谁说她阴险来着?端木澄这种的,才叫脸厚心黑!

    端木澄动作很快,几天后,拍卖会的请帖就发到了各大宗门。

    拍卖会的时间定在三个月后,给那些高阶修士留够时间凑钱。三个月时间,足够消息在西溟传几个来回。

    灵玉万事不管,在天池峰躲清闲。

    “咦,中期了?”看到阿碧,灵玉差点以为自己幻觉了。

    以阿碧的修炼速度,她还以为,等她化神都突破不了结丹中期。

    阿碧苦着脸:“是啊,我很勤快吧?”

    徐月面无表情地瞅了她一眼。

    “哦……”灵玉明白了,肯定是徐月逼着阿碧修炼,所以她才会这么快晋阶。

    自从服食了生死树果,阿碧的体质就变得有些特殊,修炼明显快了很多。有徐月逼着,这么快晋阶中期不奇怪。

    “你该感谢徐月。”灵玉拍着她说,“要是你一直没进步,以后怎么带你出去?”

    阿碧眨眨眼:“带我出去?去哪里?”

    “去别的界啊!”

    阿碧慢慢消化这个消息,跳了起来:“我能去别的界?太好了!”

    几百年了,太白山她已经玩腻了。以前青青、松松那些玩伴,都不跟她玩了,因为她的主人越来越强大,没人敢跟她争。

    唉,高处不胜寒啊!

    阿碧装模作样地感叹。

    “别高兴得太早!”灵玉说,“我估计,不到一百年时间了,你要是还这么不思进取,到时候就不带你!”

    阿碧连连点头:“我认真修炼,一定认真修炼!”反正也没什么好玩的了。

    三个月时间悠悠而过,拍卖会如期举行。

    凌云城突然高阶修士云集,随便走在街上,都能碰到个元婴修士,令许多低阶修士大为吃惊。

    这个拍卖会等级很高,能够入场的,最起码也是结丹修士,那些低阶修士根本没有途径得知拍卖会的消息,更不用说参加了。

    灵玉站在凌云城一栋属于太白宗的高楼上,看着入场的修士们。

    “来的得有五六十位元婴修士吧?”灵玉数了数,“端木师兄真行。”

    西溟三地,元婴修士合起来不超过四百位,其中在溟渊那边巡逻的,大概有六七十人,再扣除闭关的、坐镇师门的,估计能来的都来了。

    “我看看,我看看!”阿碧挤过去,“哇,那个人长得好奇怪。”

    灵玉一瞅:“那个是妖修。”

    “还有那个,怎么穿成那样?”

    灵玉看过去,发现是大梦泽一个地处偏僻的蛮族族人。

    这次来凌云城参加拍卖会的修士,来自天南地北,连东溟都有妖修慕名而来。灵玉在其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贵客,这边请。”会场入口,负责招待的炼气弟子迎上去,对一名元婴修士说道。

    那名元婴修士轻轻点头:“有劳。”

    对方这般客气,令这炼气弟子兴奋得满脸通红。这可是元婴修士呢,居然对他一个炼气小弟子这么礼遇。

    他引着这名元婴修士,进了一间空着的雅间。刚要奉上茶水,这名元婴修士的仆从就接了过去,还道:“不敢劳烦道友。”

    这仆从是筑基修为,平时若是看到他这样的炼气修士,眼角都不会兜一下。

    他感觉到了被尊重的喜悦,态度也就有了几分真心:“贵客,小的就在门外,若有什么要求,唤一声便是。”

    “不忙。”那名元婴修士微笑道,“时间还早,陪本座说说话吧。”

    说罢,那仆从移了张小凳过来:“请。”

    炼气弟子受宠若惊,忙道:“不敢,小的站着说话就是。”

    “让你坐你就坐。”元婴修士语气温和,态度却霸道。

    炼气弟子踌躇片刻,有点不安地坐下来:“既如此,请恕小的失礼了。”

    元婴修士微笑一笑,闲话起来:“你是太白宗弟子吧?不知归属哪峰?”

    这炼气弟子拘谨地答道:“小的是扶海峰弟子。”

    “哦,扶海峰啊!你们的纪真人,本座认得。”

    “原来前辈是纪真人的故交?小的失礼了。”听说对方认得本峰之主,这炼气弟子顿生亲切之心。

    元婴修士含笑,态度亲切地问了一些问题。

    说着说着,雅间内气氛越发融洽。

    那名仆从仔细检查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其他人在附近,向自家主人使了个眼色。

    元婴修士心领神会,终于拉回正题:“小兄弟,实不相瞒,本座遇到点难处,身上灵石不够,也不知道能不能拍下心仪之物。你看,能不能帮个小忙?”

    那名仆从走过去,悄悄把一个灵石袋塞到炼气弟子的手中。

    炼气弟子慌忙推拒:“不可不可,此次拍卖会,由我们掌门一手操持,小的只是个普通弟子,没什么本事……”

    “小兄弟莫怕,本座只是不了解你们太白宗的行事风格,提前打听一下而已,不该问的绝对不问。当然,不好叫小兄弟白忙一场,这只是些小礼物,算是辛苦费……”

    那名仆从笑道:“道友,看你的样子,卡在筑基瓶颈已经很久了吧?是时候买颗筑基丹了。”

    听到这句,炼气弟子心中一动。灵眼冲击筑基,他已经试过好几次了,都没有成功,若是能买到一颗筑基丹……

    看他迟疑了一下,仆从知道有门,凑上前悄声道:“放心,我家主人与你们纪真人相识,若是出了问题,跟纪真人说句话就是了,保管不叫你为难。再说,只是递句话,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知道呢?”

    炼气弟子心动了,犹豫半晌,他小心地问:“贵客想知道什么?”

    仆从道:“拍卖会总共三天,每天大概放出多少货?还有底价是多少,你们是不是有内部价格……还请道友牵线搭桥,定有厚报。”

    炼气弟子越听越为难,想要拒绝:“贵客,这实在是不好办……”

    元婴修士拉下脸:“怎么,本座真心要交你这位小朋友,这么个小忙都不肯帮?”

    炼气弟子道:“不是小的不肯帮,这些消息,小的根本接触不到啊!”

    “这简单。”那仆从谆谆教导,“你们的执事肯定已经安排好了,你去找他……”

    炼气弟子心事重重地出了雅间的门,他有心拒绝,可那位元婴修士许以重金,让他很不舍。刚才拿到手的灵石最起码有一千之数,如果把消息带回来,那边承诺还会给他两千灵石。这么算起来,他买筑基丹就够了。

    可是,要打听这些消息不容易……

    炼气弟子狠狠心,去找了执事,借口贵客不满意灵茶,来拿新茶。

    执事正忙得团团转,哪有工夫处理这样的小事,让他自己取去。

    他借机进了储物库房,看到里面分门别类准备好了器具。他数了数几种器具的数量,小心地记好。

    至于底价,这个就比较难办了,炼气弟子仔细想着要找谁去打听……

    出了库房,心事重重地转弯,差点撞到别人,他连忙道歉:“对不起……”

    话没说完,一抬头就傻了:“纪、纪真人……”

    纪承天阴着脸,把他抓过来,问一旁的灵玉:“程师妹,你看要怎么处置?把他逐出宗门?”

    他的脸快被这个小弟子丢尽了!刚才徐月给他传话,让他过来一趟,一去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他还想着,给这名小弟子一个机会,如果他只是透露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宗门不会计较,没想到他真的被几千灵石收买,想打听底价。

    这次售卖的兽肉很多,所以采用的方式并非公开拍卖,而是不记名的密封拍卖。像这种拍卖,不会随便别人出低价,有个底价在。要是让别人知道底价,他们还怎么拍出高价?

    炼气弟子吓白了脸:“纪真人,饶、饶命……”

    灵玉笑道:“纪师兄,逐出宗门也太严厉了。”

    炼气弟子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灵玉别有意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我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一定别开生面。”

    炼气弟子想要求饶,嘴一张,一颗药丸弹进了他的喉咙。

    “告诉他,底价是十万灵石。”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