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端木师兄的生意经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炼气弟子惴惴不安地回到雅间。

    他知道自己完蛋了,居然被纪真人抓个正着。要知道,纪真人可是出了名的眼里揉不得沙子。另一方面又庆幸,还好遇到了程真人,不用逐出宗门真是奇怪,为什么程真人还让他来报信呢?难道那个底价是假的?

    “道友,如何?”他一推开雅间的门,就听到仆从的声音,对方热情无比地迎上来。

    对方这般态度,刚才他还觉得感动,这会儿只觉得腻歪。说到底,还不是利用他?明知道他一个炼气小弟子,根本没能力打听底价的事。要是事情泄漏了,太白宗只会罚他,而不会找客人的麻烦。

    想到这里,炼气弟子就觉得刚才吞进去的那颗丹药在肚子里作怪。这到底是颗什么丹药?会不会是蛊毒什么的?程真人也不说……

    “办好了。”在那名元婴修士的注视下,他战战兢兢地开口了。

    “当真?”这元婴修士按捺不住惊喜,他找上这名炼气小弟子,也只是太白宗安排得滴水不漏的缘故,事先寻到几名结丹或筑基修士,都不愿意帮忙。

    炼气弟子心志容易动摇,稍加鼓动就行了,反正失败了,他也不过损失千余灵石,这对炼气筑基修士来说,也许是一大笔财富,对他这样的元婴修士而言,却不值一提。

    没想到啊,这小弟子竟然打听到了,真是意外的惊喜。

    “这等密事,道友竟然也能打听出来,在太白宗一定颇受看重。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啊!”仆从小小地奉承了他一下,一个灵石袋塞到他手里,“有劳了。”

    炼气弟子咽了咽口水,将灵石袋塞进袖子,说道:“小的进库房数过了,今天准备的数量大概有……”

    元婴修士漫不经心地点着头。他最关心的不是数量,反正到时候能看到,关键是后面的问题:“底价呢?小兄弟打听出来了?”

    炼气弟子脸上堆起虚笑:“若是没有打听出来,小的也不敢收前辈的礼……这次拍卖的底价是……十……十……”他觉得喉咙卡了一下,脱口而出,“二十万灵石。”

    话一出口,炼气弟子的表情就变得很惶恐。他明明想说十万灵石,程真人也吩咐他照实说的,为什么说出来的却是二十万灵石?要是这位元婴前辈知道他说谎的话……

    “二十万灵石……”元婴修士轻轻敲着扶手,眉头微皱。

    要说这个价格,也不算高了。灵枢岛那边,一两斤重的兽肉,就能卖到十几万灵石,而且保存不佳,药效有所流失。而太白宗这边,兽肉都是五斤重的规格。

    不过,物以稀为贵,灵枢岛总共也就流出不到百斤的兽肉,价格被炒高几倍再正常不过,太白宗这里却是以千斤计……

    罢了,二十万灵石买块即将化神的蛮荒古兽的兽肉,这要换成以前,他想都不敢想。这兽肉他一定要买上一两块,元婴之后,修为几乎停滞,他迫切地需要一点外因刺激一下自己。

    时间到,拍卖会正式开始。

    预热环节,端木澄准备的那几件保存过久的宝物都拍出了不错的价,给太白宗的库房添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进入正题,一个个侍女捧着特制的纸笔进了房间。

    这名元婴修士拿着纸笔,稳稳地写上二十一万灵石的价格。

    等到公布结果,他理所当然地中标了。

    他露出舒心的笑意。第一天放出的兽肉不少,最容易中标,等到明、后两天,竞争就激烈了,到时候,知道底价也没用,因为到时候主要跟别人竞争,为了买到兽肉大家都会标高价。

    拍卖结束,顺势举行一次交流会,众位元婴、结丹修士寻找同道交流,或者借机请教前辈。这么多高阶修士碰到一起,很不容易。

    交流会上,这名元婴修士遇到了一位旧友,寒暄了起来。

    “这不是黄兄吗?你也来参加拍卖会?看你这春风得意的样子,一定中标了吧?”

    “哈哈,刘兄不也是如此?彼此彼此。”

    “黄兄,刚才的拍卖会,你标了多少?”

    “这个嘛……不方便说吧?”

    “都已经中标了,有什么不方便说的?我们什么关系啊!”

    元婴修士颇有些得意,小声说了一个数字。

    不料,这名旧友道:“哟!黄友花的钱不少呢!”

    他一愣:“何意?”

    此人脸上暗藏得意之色:“小弟比黄兄少标了三万灵石。”

    三万灵石,那就是十八万……元婴修士脸色突变,那个底价是假的?

    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回到雅间,却发现服侍的炼气弟子已经换了个人……

    灵玉躲在角落里,笑得肚子痛。

    那名炼气弟子已经被纪承天赶回去,贬成杂役了。不管怎么说,他有心背叛宗门都是事实,不惩戒何以正典刑?没把他逐出宗门,已经算是仁慈了。

    笑完了,她拿着一颗黄色丹药自言自语:“这玩意儿这么好用,可不能浪费了……”

    徐月跟在她身侧,突然觉得后背发凉。

    “程道友?”

    听到唤声,灵玉把丹药一收,抬头去看。

    一名青年站在拐角处,好像经过这里,意外发现了她。

    灵玉扯出笑容:“这不是周道友吗?多年未见,别来无恙?”

    这青年便是大梦泽五子湖的周玄英,算起来,他们已经有两百多年没见过面了。

    周玄英的模样和两百多年前没什么区别,仍然是一副文弱青年的模样。不过,现在可没有人敢小看他,因为他已经后期了。

    五百岁后期,这可是真正的天才,五灵之体,名不虚传。现在五子湖周家声势大振,连邱家都退避一二,就是因为周玄英之故。

    周玄英看到灵玉,感觉特别亲切。当年,他和灵玉同时结婴的事,在五子湖流传多年,已经成了一桩奇事。而且,与他同辈的修士里,只有灵玉与他修为相当。罗无极结婴了,但目前仍在冲击元婴中期,这难免让他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天命之说流传开来时,大梦泽也曾有人猜测,他是天命之人之一,可惜啊,事实证明,这天命与他没什么关系。

    他修炼速度是快,但跟真正的天命之人比起来,还有差距。他五百岁元婴后期,别人五百岁已经元婴圆满了。

    “原来真是程道友,小可还以为自己认错了。”周玄英施施然走过来。

    灵玉微笑:“不知周道友光临,失礼了。你我多年不见,周道友可否赏个脸,喝一杯去?”

    “程道友相邀,小可就不客气了。当年程道友自称是星罗海修士,骗得我们好苦啊!”

    灵玉引着周玄英往回走,笑道:“也没骗多久吧?看周道友的样子,应该早就打听出来了。”

    “程道友在陵苍大名鼎鼎,就算我们不打听,早晚也会知道……”

    与周玄英叙了一会儿旧,灵玉回到太白宗的小楼。

    没过多久,端木澄来了。

    “端木师兄,看你这喜气洋洋的样子,此番收获不错吧?”灵玉招呼。

    端木澄一脸遮不住的喜气,神秘兮兮地道:“程师妹,你可知我们今天卖出去多少灵石?”

    灵玉笑:“几千万?”

    端木澄摇头,伸出一根手指。

    “一亿?”灵玉惊讶。

    端木澄点头:“来参加拍卖会的,大概有五百人,我们今天放出一千斤的兽肉,这就卖了六千万灵石。再加上那些皮爪鳞角,几乎每一件都拍到了最高价,合计也有三千万灵石,再就是那些库存,也卖出了一千万灵石。”

    这么一算,还真有一亿。而举办这场拍卖会,动用的都是太白宗在凌云城本来就有的产业人手,花费有数。

    就算灵玉自身富得流油,听到这个数字都要流口水了。

    对元婴修士来说,拥有数百万身家很正常,可上亿的话,就不是普通手段能达到的了。

    今天太白宗收入的这一亿灵石,有大半直接落入她自己的腰包。还有明后两天,就算比不上今天,怎么也有半数进账吧?

    这么一算,灵玉发现自己一眨眼身家过亿了徐逆那份她理所当然地算成自己的,反正人都是自己的,钱算什么?

    “端木师兄,剩下的兽肉我们自己炼得完吗?”

    端木澄警觉地道:“程师妹,你可要把持住。这种东西,要不是我们实在吞不下,怎么也不该流出去。”

    灵玉认输:“好吧,当我没说。”

    端木澄又劝慰道:“这钱多了,也就是个数字。到了程师妹你这个修为,灵石已经没有多少用处了,那些珍稀宝物才难得。我打算定个规矩,提倡以物易物,免交手续费。等到拍卖会完了,我们还要把大部分灵石拿出来,向他们购买手头的稀有宝物。如果程师妹你不需要的话,宗门就代你收了,你拿灵石,宗门收宝物……”

    灵玉抚额。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端木师兄的算盘打得这么精明?不但趁机清了库房的库存,还换一批宝物进来。

    不过,这话倒是不假。对元婴修士来说,灵石怎么都比不上宝物有用,最高阶的交易会,往往就是以物易物,而不接受灵石。

    “师兄你作主就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