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修阵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山道上,这名小弟子乘坐在纸鹤上。

    这只纸鹤是全新的,化成的飞鹤与真鹤没有两样,驼着那么多货物,飞得稳稳当当。

    小弟子高兴极了,一点也没有第一次见到灵玉的愁眉苦脸,一路哼着歌。

    突然,不知道哪里吹来一阵山风,纸鹤上货物太多,一时保持不住平衡,歪歪扭扭了一会儿,向下摔去。

    “啊”

    “扑通!”

    “扑通!”

    第一个是尖叫声,第二个是屁股落地的声音,第三个是货物落地的声音。

    小弟子呲牙咧嘴地爬起来,揉着屁股,嘟囔着:“真是倒霉啊……”都已经换了个新的纸鹤,怎么又摔跤了呢?还好飞得不高。

    捡着捡着,旁边又多了一双手。

    小弟子抬眼一看,惊喜:“前辈!”

    帮他把东西都搬好,灵玉问:“这纸鹤不是你画的吧?”

    纸鹤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只是符术入门,但这只纸鹤,其制作者的符术虽然不高,笔触却十分圆融,没有几年的功夫画不出来。

    小弟子支支吾吾地道:“嗯,是……不是……”

    灵玉笑道:“我又不会吃了你,到底是不是你画的?”

    “不是……”小弟子不敢撒谎,垂头丧气地说,“我画了一个多月,什么也没画成,连送货都耽误了,就……就把符笔卖了……”

    说到最后,他怯怯地偷看灵玉,生怕她恼怒。

    灵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问:“你卖了多少?”

    “五十……灵石……”

    “亏了。”

    “啊?”小弟子愣愣地看着她。

    灵玉说:“这只符笔就算是旧的,卖上一百灵石也不成问题,你让人坑了。”

    小弟子有些懊恼:“一百灵石啊……”普通的符笔只要十几灵石,最低等的甚至只要几块灵石,他让人忽悠两句就相信了。想到自己被坑了五十灵石,心就一阵阵抽疼,要是多了这五十灵石,能干多少事情?少送多少货?

    灵玉拍拍他的肩,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人。

    “前辈,”小弟子在她身后慌忙喊,“你……你生气了吗?”

    灵玉半转过身:“生什么气?”

    “我、我把符笔卖了……”

    灵玉摇摇头:“符笔送了你,就是你的东西,尽可自行处置。”

    话是这么说,可当初送符笔,是她一片心意,他没练成符术,却把符笔低价卖了……

    小弟子还想解释一下,眼睛一花,灵玉已经不在原地了。

    “前辈……”

    灵玉站在不远处的高峰上,看着小弟子骑上纸鹤,垂头丧气地飞走了。

    她确实不生气,每次送出机缘,对方做出什么选择,她都不会多管。把到手的东西卖了换钱,这小弟子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她也不好说他的选择是对的还是错的,这两个月,想必他也是受尽煎熬。继续坚持下去,不但没有所成,连送货都耽误了。练习符术不是简单的事,耗费的符纸符墨,浪费的时间及真元,都是成本。

    还有,天分这个东西,光靠坚持是不成的,要是真没有天分,再坚持都不会有结果。

    不过,他回归“正途”又会如何呢?继续天天送货,赚一些微薄的收入,供给自己修炼。每每纸鹤用到没有符力,还攒不够钱换如此循环。

    这些天来,灵玉看过太多的选择,左还是右,两条路都有人走过,有的失败,有的成功,与选择没有太大的关系,与人有关。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做一个旁观者。

    如此,年复一年……

    几年后,苍华真人在一千三百岁的高龄晋阶元后,震动陵苍。

    以他的年纪,就算晋阶元后,化神的可能性也很小了,因为元后修士的寿元最多只有两千岁,算上损耗,就算服用了延寿丹药,也不可能超过这个岁数。而最后两百多年,因为本源流失,基本不可能晋阶。

    不过,太白宗多一位元后修士,却是实打实的。

    许多人都说,苍华真人这是走了狗屎运,天命之人投在他的门下,徒孙元后,徒弟元后,最后自己也搭上了元后的顺风车。

    要不是教出了两位出类拔萃的后辈,他大概一辈子就在元中卡死了。

    唉,人比人,气死人啊,谁叫自己没有这样的运道呢!

    又过了几十年,在外游历的陆盈风和端木澄回归。端木澄晋阶中期,进一步增强了太白宗的实力。

    回归之后,端木澄没有收回掌门权力,宗门事务仍由程孝玉和纪承天协理,就像当年顾真人在时一样。

    而灵玉这边,徐月也突破后期了。

    徐月的修炼方式有些特殊,她没有经过闭关,长年的积累之后,自然而然地突破了瓶颈。这其中一部分修为,来自徐逆。

    灵玉更加横行无忌了,带着一个元后仆从,在沧溟界拉风得无话可说。

    就在这时,徐逆从紫霄剑派而来。

    “你的意思是,你独自去化神?”灵玉眉头微蹙,看着眼前的徐逆。

    徐逆点头:“我近日方知,星河真人当年在海外留下了一套独特的阵法,他年若有弟子化神,寻过去就是了。”

    “这又如何?我也可以跟去啊!没有人在旁守护,也太危险了。”

    徐逆摇头:“这套阵法,是星河真人化神后重新布下的,其中玄奥之处,非你我可以理解,可以在化神之时帮助引动体内真元。”

    灵玉突然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我也过去的话,有可能会被引动而逼不得已化神?”

    “对。化神之事何等艰辛?若是仓促而为,可不是好事。再说,你我化神雷劫若是叠加……”

    灵玉寒毛直竖,这样的话,还真是要命。

    她不死心:“没有别的办法?”

    徐逆摇头:“我已经去看过了,除非你已经化神,否则,最好不要尝试。”

    “可是,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去?”

    徐逆看了看外面:“所以,我想带徐月一起走。”

    没有人护法,那是肯定不成的,护法之人的修为要达到元后,又不能圆满,如此算来,只有徐月合适。蔚无怏吗?不偷袭他就算不错了!

    “好,你带着徐月,我也放心些。”徐月体内有徐逆的神念,同时又与灵玉立有魂契,可以说,她是他们俩联系的桥梁,有她在徐逆身边,灵玉能够感知他的近况。

    同心契早就解除了,以免危险时受到牵连,但也因此无法感应对方的情况。灵玉曾经看到古籍上说,有一种存在于道侣之间的同生契,可以彼此感应而不必受到牵连,可惜的是,她没有找到具体的立契之法。

    徐逆在太白宗留了数月,才带着徐月离开。

    此次离去,他会直接前往深海之地,再见之日,要么他晋阶化神,要么化神失败。

    灵玉没想到徐逆会比她早一日踏出化神这一步,她还以为自己进度够快了。

    不过,这也无妨,到了这一步,不再是追求快或慢的问题了,而是感觉对不对。当自身触摸到化神境界,修士自身可以感觉到。

    灵玉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化神时机也快来临了,这也是她这么容易被徐逆劝服的原因。

    一旦化神时机降临,难道她要就地闭关吗?

    “你是说,要另行布置护山大阵?”蔚无怏如此问道。

    灵玉点点头:“师父,我预感,可能化神也就是几年后的事情。我查过宗门记录,紫盖峰的妙竹婆婆,当年化神的时候,护山大阵差不多被击毁了。我的化神雷劫,可能要比妙竹婆婆更强,如果不重新安排,宗门说不定会受到牵连。”

    如果是化神雷劫出了意外,遭难的可不仅仅是炼气弟子,就连结丹、元婴都不能幸免。

    万一灵玉化神没成,反倒因为化神雷劫的缘故,令太白宗损失大把弟子,那可就惹笑话了。

    “这倒是……”蔚无怏考虑片刻,问,“化神之处呢?你不会就在天池峰化神吧?”

    “当然不行。”灵玉否决了,她的天池峰可不是紫盖峰那样的大峰,天池峰的灵脉本身就是转移过来的,面积也不够大,在那里化神,必须迁走峰内所有弟子,连同侧峰在内。这样涉及的工程大不说,天池峰本身也承载不了化神雷劫的压力。

    “那你准备把闭关之处设在哪里?”

    灵玉笑了笑,点在地图某处:“这里。”

    蔚无怏惊讶:“问剑峰?这里的灵脉可不怎么好。”

    灵玉摇头:“化神时,调动的灵气根本不是哪一峰能够单独提供的,到时,整个太白山灵脉,都会被引动,无论我在宗门哪里化神都一样。之所以选在问剑峰,是因为这里空旷。”

    天池峰还在主脉群峰范围内,在那里化神,会牵连到其他各峰。问剑峰却不同,它地处偏僻,已经出了主脉群峰的范围。而且,它本身虽然不大,周围却有许多小峰,稍加改动,就可以布成一座大阵。

    蔚无怏仔细看着地图,心中算了算,有了点脉络,道:“好吧,我跟你师祖商量一下,以问剑峰为中心,布一个大阵。再将此阵融入护山大阵,保证让你后顾无忧。”

    “多谢师父。”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