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让我安心地走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从真华仙门出来,灵玉拐道去了趟紫霄剑派。

    本意是想接回阿碧,不料莫沉挽留她:“夫人,你来的正好,剑君不在,这边有事……”

    灵玉曾经严肃地抗议过这个称呼,莫沉问她,那要叫什么好?灵玉思索了好几天,没有答案,于是这个称呼就一直延续了下来。听着听着,倒也听习惯了。

    “什么事?你和袁复不能处理吗?”

    “袁师兄在闭关……”

    “哦……”灵玉想起来了,袁复正在冲击中期。几个剑侍近年来纷纷达到元婴初期顶峰,错开闭关。

    “就算袁师兄在,我们也没办法。”莫沉无奈地说,“徐师兄那边,有点麻烦。”

    “徐正?”

    莫沉点头。段飞羽出了意外,他现在是徐逆的一号心腹,徐逆对徐正什么态度,他很清楚。徐逆不在,他要尽力保证徐正修炼顺利。

    于是,灵玉跟着莫沉到了徐正闭关之地。

    紫剑峰内,有一个偏僻的山头,周围都是无路的雪峰,惟有这里还保留了一抹翠色。

    灵玉穿过乱石,看到那座试剑洞。

    “唉,不容易啊!”想到徐正这一百年来过的日子,她感叹一把,钻了进去。

    莫沉守在外面。

    “谁?”刚进剑洞,里面传来徐正的喝问。

    灵玉站在禁制外,出声:“是我。”

    安静了一会儿,徐正道:“你怎么来了?”

    灵玉哼道:“来看看你啊,小没良心的……”

    这百余年来,他们通信的次数不超过一只手,徐正除了帮他们追查精血互换秘术之事,就没主动跟灵玉联络过。

    里面又没声了。

    灵玉有点恼:“平时不联系就算了,我都来了,你还不理人?”

    徐正的叹息声传来:“我现在很麻烦,你还是先走吧……”

    灵玉嗤笑:“不就是剑气逆冲,差点自杀了吗?有什么麻烦的?”

    试剑洞内,徐正默了默,声音带了恼意:“什么叫不就是?你以为很简单吗?你又不是剑修!”

    “我有剑心!”

    “什么?”徐逆没反应过来。

    “有剑心就是剑修。”灵玉拍了拍山石,“能有多难?把禁制打开,让我进去。”

    徐正不为所动:“你够了,闲着没事回家生孩子去,这里不用你多管闲事!”

    灵玉磨牙:“你说什么?”

    试剑洞里安静了。徐正发现自己说错话,只好闭上嘴,假装自己不存在。怎么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呢?

    “徐正,你是不是搞错了?”灵玉弹了弹禁制上面的符文,引起一波反弹,发出“噗噗噗”泡泡破裂一样的声音,“按紫霄剑派的规矩,宗门弟子道侣,亦以弟子论。换句话说,我在紫霄剑派的地位,相当于长老,跟你是一样的。而我的修为,现在是紫霄剑派所有长老里最高的,徐逆不在,你们都得听我的。”

    说罢,她用力一划,破裂声不绝于耳,顿时变成刺耳的尖利鸣叫声。她喝道:“给我打开!”

    徐正再也装不了镇定,恼羞成怒:“不开!我才不要让你笑话!”

    “哦……”灵玉拖长声音,“原来你不肯让我进去,就是不想让我笑话。”

    徐正闭嘴。

    灵玉就笑:“你以为我看不到就不会笑话你吗?剑气逆冲?哈哈哈,亏你还是剑心之体,传说中最适合修剑的体质,居然剑气逆冲!你的肉身不是应该和剑气最融洽吗?发生这种事,丢不丢脸啊?”

    徐正大怒:“怪我?要不是那个家伙把我扔进试剑洞,几十年没出过门派,我能变成这样吗?”

    “哟?他把试剑洞锁上了吗?还是告诉看山门的,不让你出去?”

    徐正有点气弱:“他是没锁,可他说不到后期就别出去……”

    “原来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真乖啊!”

    徐正发现,一百多年不见,斗嘴他还和以前一样,根本不是灵玉的对手。

    “既然都听话了,现在还不听话点,打开!”

    “不。”徐正垂死挣扎。

    灵玉冷笑:“你以为你不打开,我就进不去?别逼我动手,不然你到时候更难看!”

    “不……”

    还没说完,灵玉手腕一转,剑气削了下去,禁制自动防御,无数剑气在头顶出现,骤然落下。

    转眼间,灵玉身处万剑大阵之中,到处都是飞舞的剑气,一不小心,就会被万剑穿心。

    剑气相击的声音不绝于耳,快得几乎成了长鸣声,只有剑影来回,灵玉的身影已经被淹没了。

    徐正再也坐不住了。这个禁制,是改造过的,以备他冲击后期之用。他相信灵玉的实力,但他更加觉得,灵玉就算能打破禁制,也不可能毫发无损。

    他恨恨地咬牙,将禁制关了。

    声音一停,不多时,灵玉踏步进入试剑洞深处。

    就在他身前不远处,灵玉停了下来,托着下巴端详:“好久没看到这张脸了,真是怀念啊!”

    徐正哼道:“你当初喜欢的人,就是长这么张脸吧?怎么样,要回顾一下,顺便爬爬墙吗?”

    灵玉笑眯眯:“你这是勾引我吗?”

    “如果你想爬墙的话,我不介意牺牲一下美色。”

    灵玉哈哈笑着,蹲下去拍了拍他的脸:“可惜啊,你的美色我还是觉得差了点味道。”

    徐正很不爽地扭开头:“看够了没?”

    “没。”灵玉把他的头扭回来,在徐正不耐烦的神色里说,“友情给你个建议,出去溜达溜达,再闭关冲击后期吧。昭明的坐化之期快到了吧?相信他会很高兴看到你突破后期的。”

    听她提到昭明剑君,徐正有点不自然。一转眼,又是一百多年过去,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昭明剑君,已经在陵苍销声匿迹了,谁还记得他的坐化之期?

    不记得,现在的陵苍修士,只记得紫霄剑派的剑君是天命之人,五百岁元婴圆满。

    灵玉没再说什么,在他身后盘坐下来,聚起真元,一掌推了过去。

    “你干什么?”徐正喊道,想要回身阻止。

    “别动。”灵玉沉声喝道,“你不希望我一不小心走火入魔吧?”

    徐正顿住了,感到她拍在自己的后心,真元灌注而入。

    “听好了,借助我的真元,将体内的剑气理顺。”说完这句,一颗剥了皮的灵果抛到他面前,“吃下去。”

    徐正想说什么,想想算了,就算他反对也来不及了,说不定还会被她嘲讽一通,他又不是自虐狂,干嘛自找罪受。

    将这颗灵果吞服下去,生机充斥他的经脉,因为剑气逆冲而伤痕累累的经脉,仿佛迎来了甘霖,迅速地修复着。

    与此同时,灵玉的真元进入他的体力,慢慢舒缓他紧绷的剑气。

    自从剑气逆冲,他从来没有过这么舒服的感觉。他一直在试图理顺剑气,可惜,自身受创过重,每每这么做,力量就像泥牛入海,举步维艰。灵玉的真元一进来,在她的保驾护航之下,他很顺利地找到了自己残余的真元,再利用这股真元慢慢地收拢剑气。

    这个理顺的过程,持续了大半个月。

    最后一道剑气归入丹田,徐正长出一口气,眼开双眼。

    那种滞涩的感觉终于没有了,浑身轻松。

    “喂,谢了。”他有点别扭地说。

    身后传来灵玉含糊的声音:“唔,道谢都这么没诚意……”

    “那你要怎样?”他转过身,正要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却见灵玉面如金纸,摇摇欲坠。

    徐正大惊:“怎么回事?你不是元婴圆满了吗?”

    灵玉睁开眼,笑道:“你以为元婴圆满就刀枪不入了?倒是我小瞧你了,剑气犀利不少……”

    她用自身真元给徐正保驾护航,就等于替他挨下了剑气逆冲之力。而且,剑气感觉到异物入侵,越发狂暴。

    徐正动容:“你不是要化神了吗?受伤了可怎么办……”

    “哟,这是干什么?要掉金豆吗?快点拿个瓶子装起来……”

    “程灵玉!”徐正恼了,“你能正经一点吗?你看不出我在担心……”

    灵玉收起嘲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认真地问:“我对你够意思吧?”

    徐正点点头。

    “以后我走了对太白宗多照应点,明白吗?”

    徐正接着点头。

    “别再别扭了,都一百多年了,昭明都快坐化了。”

    徐正怒:“能不提这事吗?”

    “好好好,”灵玉纵容地笑,“我和徐逆不可能留太久,以后沧溟界就是你的了。”

    徐正低头不语。

    “心里还有怨气吗?”

    徐正默然。

    “我都这样了,你让我回去疗伤的时候安心点成吗?”

    徐正扭捏了一下,说:“我没资格怨。”

    灵玉就叹气:“你没资格怨,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心里还是怨的?”

    徐正默认。他当然会怨,怨这条他不能选择的路,怨这个让他两难的局面。他问心无愧,无论是对昭明还是对徐逆或者对灵玉,但正因为这问心无愧,让他对自己生了怨气。

    “我现在请求你,不要再怨自己了,行吗?”没等徐正回答,灵玉补充一句,“就当让我安心地走。”

    徐正怒瞪:“什么安心地走,你又不是……”要死。

    看到灵玉的样子,他说不出后面的字,心气平静下来,说道:“好,我不怨了。”

    灵玉笑了起来:“男子汉大丈夫,说到要做到。”

    徐正认输了:“说到做到。”随即瞪着笑容得意的灵玉,“你够了,还不去疗伤,这是想死啊?”

    “死?我怎么可能会死呢?”灵玉笑容更大了,她从怀里摸出生死树果,吞了下去,“傻孩子,你以为我真的重伤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