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天地异变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大笑着从试剑洞出来,那一脸畅快的表情,好像蹂躏了哪个小娘子的恶霸。

    莫沉控制住进试剑洞看看徐正惨状的冲动,他知道自己是在胡思乱想,可是灵玉这样子,太容易让人误解了……

    “行了,他没事了。”灵玉挥挥手,“这里交给你,我回太白宗了。”

    “夫人……”

    “还有事?”

    “没事。”莫沉聪明地闭嘴了。等她走了再去看徐正到底什么样吧……

    带着阿碧回太白宗,蔚无怏那边派人过来问了问情况,灵玉表示无碍,就混过去了。

    徒弟年纪都一大把了,修为比自己还高,蔚无怏只是关心一下而已,具体什么事,懒得多问。

    时光如水,陵苍乃至整个沧溟,平静而暗流汹涌。

    天命之人一个个地元婴圆满,奔向化神。

    第一个宣布闭关的,是无双城主双成。而在此之前,紫霄剑派剑君徐逆远赴深海,寻求化神机缘的消息已经不是秘密,也不知如今境况如何。

    传言纷纷中,灵玉悄无声息地在问剑峰闭了关。

    她从真华仙门回来,化神之境就一日比一日清晰,等到天劫大阵修复完毕,刻不容缓地进了问剑峰。

    太白宗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第一修士已经对化神之境发起了冲击。

    程真人神出鬼没,众弟子几乎都知道。按过去的经历,她几十年不出现,太正常了。筑基不是在宗门,结婴不是在宗门,后期也不是在宗门……大家都习惯了。

    不过,有心人还是会发现,太白宗的进出严格了许多。此事传出去,许多人以为,程灵玉化神之期也近了,只有少数一些人猜到,程灵玉八成已经开始化神了。

    众人都在等待,等待着结果。已经有几百年没人冲击过化神了,大衍城仍然深陷溟渊,他们是不是可以迎来一个新的时代?

    真华仙门,一名白发少女望着东边,无声叹息。

    “师姐在感叹什么?”梦花先生问。

    白发少女淡淡道:“我在想,我们到底是恰逢其会,还是生不逢时?”

    “恰逢其会,生不逢时……”梦花先生咀嚼着这两句话。

    “师弟,你现在放弃希望还太早,等到天途开启,天地法则回归原位,未必没有希望感悟大道。”

    “师姐……”梦花先生喃喃道。

    白发少女不再多言,转身回了洞府。

    时间不多啊……

    观慧寺,一名少年和尚盘坐在碑林,静坐入定。

    突然,他睁开双眼。

    “师祖,”侍立在旁小和尚问,“您有何吩咐?”

    少年和尚微微一笑,嘱咐道:“你去告诉方丈,时候到了。”

    “时候?到了?”小和尚迷惑不解。

    少年和尚没有像平时那样解释,长身站起,口宣佛号,迳自踏入佛塔之中。

    佛心已归,更待何时?

    春来秋去,寒来暑往。花开了又落,叶绿了又枯,凡间已是几十番寒暑,数十载春秋。

    太白宗一如往昔。

    新入门的弟子,乘坐着飞舟,来到太白山。

    看到太白宗的山门,这些刚刚接触到真正的修仙界的弟子们内心被深深地震撼了。

    这山门不够华美,也不够宏伟,甚至不如他们见过的仙城。但是,来来往往的仙家弟子,飞舞环绕的仙禽异兽,都在不经意地挥洒出属于仙人的风姿。

    “看,那就是太一殿!”一名少女指着主峰上遗世独立的宫殿,欢快地与同伴讨论着。

    “太一殿,太白宗主殿,前殿是掌门议事之所,后殿供奉着历代祖师。普通弟子,非特殊情况,只有结成金丹之后,才有机会踏入……好希望我也有一天能够进去看看。”

    接话的,是个和少女年纪相当的少年,满脸向往地看着太一殿。

    “哼,你也就这点出息。”少女小小地损了他一句。

    少年不高兴了:“结丹也算没出息?那你呢?”

    “我?当然要去哪里!”少女一转方向,指向主峰的东北方,那里空无一物。

    少年耻笑道:“吕秀儿,你是不是傻了?那里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呀!”

    “哼!”少女反过来耻笑他,“马志飞,你才傻了呢,来太白宗,难道没有事先做过功课吗?那个方向有什么都不知道?”

    随着飞舟靠近,云海雾岚间,一座隐隐约约的青山险峰显露出来,模模糊糊的,却真真切切是一座高峰。

    那座高峰,在主峰灵脉范围内显得很特别。别的峰都是大峰,惟有它,笔直而单薄。周围环绕着数座小峰,如众星拱月,围绕着那里,别有一番气势。

    “那是天池峰呀!”两人旁边,一名青年叹道,满眼向往崇敬,“那是太白宗程真人所在的天池峰!”

    “天池峰!”少年一惊,这才想起来,天池峰确实是这个样子,他曾经看过坊间流传的太白宗之景。

    “哈哈,马志飞,还不承认你呆,连天池峰都不认得。”

    少年不甘心被嘲讽,嘟囔道:“谁跟你似的,一点心眼都没有。想进天池峰?不知道程真人不收徒的吗?心比天高,也不想想目标实际吗?”

    “喂,你这是恼羞成怒吗?”少女笑嘻嘻道,“就算程真人不收徒,也可以拜入侧峰哪位真人门下,不也是天池峰吗?”

    “哼!”少年脸上挂不住,“照我说,当然去观云峰了,不管程真人现在住在哪峰,都是观云峰一脉,那里才是根本。”

    “胡说,当然要去天池峰……”

    “观云峰……”

    “别吵了。”负责招收弟子的执事打断他们的话。执事并没有恼怒,少年少女不解世情的争论反而让她带了几分笑意,“你们啊,想太多了,想去哪峰就哪峰?哪有这种好事?”

    大多数情况,这些刚入门的弟子,除非资质出众,入门就被收入门下,一般都会安排到寻常小峰居住。天池峰或者观云峰,这种有元婴修士坐镇的大峰,都是要有机缘才能进去的。

    “这位师叔,”少女笑问,“那我们怎么样才能去天池峰或观云峰啊?”

    “等你们筑了基,被两峰的真人看中,就能去了。或者,你们机缘够好,现在就被人挑中,不过,多数炼气期被挑中的,只能当个洒扫弟子。”

    少女握了握拳:“就算当个洒扫弟子,能进天池峰当然要进。”

    “对!”少年难得不和她唱反调,“师叔,有什么法子,帮帮我们吧?”

    执事哈哈笑道:“帮你们?我也想进天池峰呢……”

    说话间,一阵风起,不知道哪里飞来的一片云,遮住了天光,天色迅速黑了下来。

    “怎么回事?”飞舟上议论纷纷,“这是要下雨吗?怎么这么突然?”

    执事心中一跳,觉得不对,当即吩咐开飞舟的同门:“快点,我们赶紧降落。”经历过结丹天象的她,本能地发现,这并不是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可能是某位前辈晋阶引起的天象。

    刚刚发出指令,太白宗的主峰,一道遁光飞出,声音远远传开:“太白宗弟子听令,所有弟子,放下一切事务,全都回洞府记住,所有弟子,不管结丹还是元婴!”

    话说完,风更猛烈了,他们所乘坐的飞舟开始摇晃,掌舵之人根本控制不了方向。

    执事心口冰凉,眼看山门就在前方不远,她都已经听到掌门传令了,难道就差这么一步,飞舟被风刮落而坠毁吗?

    “镇定,不要慌乱!”当飞舟开始摇晃,惊险地上下颠簸,甚至于即将翻转过来,执事高声喝道,“你们都将是我太白宗弟子,仙路上不知道多少艰难险阻,现在只是一点小小的风浪,你们就沉不住气了?”

    这番高喝,总算把飞舟上的局势稳定下来。但是,飞舟摇摇欲坠,根本不可能凭她之力阻止,这些炼气弟子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执事发出手中的求救令,焦急地等待着。希望宗门内,能有一两位前辈注意到,过来救人。

    这么一会儿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了,明明是正午,却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黑影,地上更是一点也看不见了。

    太白宗内也是一阵忙乱,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掌门说了,所有弟子,放下手头一切事务,连预定接应他们这艘飞舟的人都不见了。

    就在执事快绝望时,太白宗内飞来一道遁光,那人伸手一指,飞舟就定住了。

    执事大喜,微光中看清那人面容:“掌门!”

    端木澄伸手一挥,飞舟直接落在主峰。

    他亦飞了下来,对那执事道:“没时间安排了,你们立刻进太一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除非禁令解除,明白吗?”

    他说得严肃,执事不敢有丝毫轻怠:“是,弟子遵掌门令。”

    端木澄一挥袖,打开太一殿的禁制,里面自有弟子出来接应。

    于是,那些刚才还在想,大概只有结丹的时候才能踏入太一殿的炼气弟子们,还没有正式入门,就进了太白宗的最高主殿。

    可他们没心情高兴,心中都在打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天地异变?

    只有那执事心中隐约了悟。她站在太一殿内,喃喃道:“程真人已经数十年未见了,该不会化神了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