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化神一战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雷云间,紫光闪动。

    那是最纯正不过的紫气,只有天地初开时,才能产生一丝半缕。

    灵玉神情肃然。

    这不是紫霄神雷,到底叫什么,她也不清楚,它的玄妙之处,也许及不上混沌天雷,但威力,恐怕有过之无不及。

    徐逆到底能不能接下,她不肯定,但,她不能出手。

    最后一道雷劫至关重要,徐逆能不能化神,化神之后实力如何,能够体悟多少化神奥义,皆在这道雷劫之中。

    灵玉克制自己出手的冲动,静默旁观。

    雷光中,紫气吞吐不定,骤然引动。

    小岛上的阵法,已经完全破坏了,想修复也无从修复起。

    徐月焦急无比地看着岛中紫光飞掠,冲天而起。

    灵玉不禁笑了。

    面对最后一道天雷,徐逆选择了跟她一样的应对之法。

    不过,这没什么稀奇的。她来之前,徐逆就没有束手等待雷劫落下,每一道雷劫,不管阵法替他挡下多少威力,自身都会出手。

    他的渡劫策略与灵玉并不相同。灵玉依靠宗门大阵,将实力积蓄到最后,一举破灭天雷。徐逆却不是如此,他一直在主动调整自己的状态。

    每一道天雷落下,他都会选择去承接一些,让肉身适应天雷的威力。

    这使得他的真元消耗甚快,但实力提升也加快了。

    第八道天雷过后,他的实力已接近化神。

    现在,到了最后一道天雷,他迎了上去。

    两道紫光相遇,融合在一起。

    说不清其中包含的肃杀之意,当最后一道天雷出现,那些等着捡便宜的蛮荒古兽们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争先恐后地往海里游去,飞快地摆动着尾巴或是翅膀,生怕迟了一步,遭了池鱼之殃。

    这些蛮荒古兽,虽然没有灵智,直觉却很准。先前有人渡劫,它们本能地觉得,这里有便宜可占,而等最后一道天劫出现,它们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危险,拼命地想要逃离。

    然而,太迟了。

    剑气大爆,小岛附近的海域,都被剑光笼罩。血光溅射,转眼海面被血色淹没。

    无数的海兽尸体浮上来,那些实力不足的蛮荒古兽,瞬间被灭杀于此。

    而那些拥有元婴修为的蛮荒古兽,经这一击,哪怕受再重的伤,都顾不上后路,头也不回地往海底潜下去。

    徐月大吃一惊,放出护体灵光。

    可在这剑气之下,她的护体灵光只支撑了数息,就破灭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也要遭殃的时候,一道青光出现,她身影一晃,发现自己身处半空之中。

    看到灵玉,徐月大喜:“主母!”

    灵玉微笑:“辛苦你了。”

    “属下应当做的,不敢称辛苦。”徐月转头去看,发现紫色剑气已经将海域完全覆盖了,不由焦急,“主母,主人他……”

    “他在渡最后一道天劫。”

    徐月见她没有动弹的意思,迟疑道:“主母,你……不出手吗?”

    灵玉摇头:“我不能出手。”

    “为什么?”徐月不明白。

    “因为,我已经化神了。”

    徐月愣了愣,突然醒悟过来。渡劫可以借助阵法之力,可以使用法宝、法术,但不能请高阶修士帮忙。

    倘若灵玉出手了,也许徐逆可以顺利渡过天劫,但因为有超过境界的实力护航,他不能充分体会到天雷中的化神之意,化神后的实力,就要打个折扣了。这样一来,连以后的晋阶也要受到影响。

    徐逆不会愿意这样,他是个剑修,遇难而上,追求至高剑道,才是他的选择。

    阵法已经破灭,她们两人,只能旁观等待。

    灵玉渐渐皱起眉头,她感觉到,天雷中的紫气,已经尽数化为剑气。徐逆此刻一定很不好受,紫气剑意的犀利,有目共睹。

    “主母……”徐月忍不住唤。

    灵玉还是没动。

    她在紫气中,感觉到了开天辟地的煌煌之威。

    雷光在紫气中显露,剑意生寒。

    她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紫气化剑意,剑意生雷霆。这最后一道天雷,居然完美地将徐逆的天命剑展露出来,而且,威力更强!

    她仿佛看到了开天辟地,万物衍化时,诞生于天地间的那一缕紫气。

    它包含了天地间最清正的力量,一旦展露威严,邪祟尽灭。

    她仿佛预见了紫气的最初与最终。紫郢诞生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么一缕紫气,而当徐逆修炼到最终,便是这等强横的威力。

    紫气略收,灵玉看到,徐逆如断线风筝般跌落下去。

    她本能地想要出手,最后还是控制住了。

    徐逆落在小岛上,天雷追了过去。

    来势汹汹,似乎不把他杀灭不甘心。

    “主母!”徐月喊道。

    灵玉仍然摇头,她坚决地道:“我不能出手。”

    “可是,主人他……”

    灵玉没有说话。她心中焦急,并不下于徐月,但理智告诉她,这个时候如果出手,徐逆的天劫就功亏一篑了。

    天劫的意义,并不仅仅是活下来。

    危急时刻,紫郢剑在徐逆手中现出本体,徐逆当机立断,精血逼出。

    剑身如水如月,紫气流淌,散发着清冷而高不可攀的气息。紫气盎然的剑身上,骤然迸射出强烈的紫光,渐渐与他融合。

    这一刻,徐逆自身好像变成这把剑,再一次冲天而起。

    “人剑合一?”灵玉喃喃道,突然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天雷仍旧落在徐逆身上,这一次,徐逆没有后退。

    此刻的他,自身就是剑。剑不经过淬炼,无法成为利器。前路越艰难,越要前进,风雷越暴烈,越要迎头而上。

    他在用天雷淬炼自身。天雷越是猛烈,淬炼出来的剑越是犀利。

    最后一刻来临时,灵玉闭上眼睛。

    紫光,到处都是紫光,耀目得无法直视。

    哪怕她已经化神,这些剑意落在她的身上,仍然让她感到从心底生出寒意。

    灵玉心口一跳,生出不详的预感。

    在此之前,她一直认定,徐逆一定可以渡过天劫,可是,当她看到这最后一击的威力,实在没办法保持最初的信心。

    天雷终于散去,灵玉睁开眼,焦急地搜寻徐逆的身影。

    当她看到被紫光包围的徐逆时,身影一闪,出现在他面前:“徐逆……”

    她的手刚刚触到徐逆的衣袖,他突然睁开眼,手中剑横出,剑尖对着她的面门。

    与他目光相对,灵玉打了个寒战。她心底生出一股凉意,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这是一双何等冰冷的眼睛,没有半点温情,甚至可以说,没有半点人气。

    灵玉有一瞬间的茫然。

    她望着徐逆,伸出去的手僵在那里。

    心落入无间地狱。

    这不是徐逆,他到底是谁?

    和她怀着一样疑问的,或许还有对立的徐逆。

    他用一种淡漠的眼神望着灵玉,在这双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没有喜,没有怒,没有爱,没有恨,仿佛所有的感情,对他来说都是累赘。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逆张口吐出两个字:“怀素?”

    他说的很慢,带着疑问。

    灵玉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不是徐逆,这是紫郢!

    怎么会这样?不就是渡劫吗?为什么渡过了化神雷劫,徐逆会突然变成紫郢?

    灵玉茫然地看着眼前这张脸,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就算有着同一样脸,徐逆是徐逆,怎么会变成紫郢?留在紫郢剑的那道神念,不是已经被徐逆吸收了吗?

    “果然是你!”这一次,语气肯定。

    他冷淡地看着灵玉,声音没有起伏,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你又想做什么?趁我渡劫发难?”

    灵玉没有回答,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主人!”徐月飞近,她的表情比灵玉更茫然,带着询问望向灵玉,“主母?”

    徐逆转头望着她,眼睛眯起,声音终于有了些微波澜:“你说什么?”

    徐月张了张嘴,她意识到自己弄错了什么事。

    “你是谁?”灵玉终于开口,她的目光和徐逆一样冷,还带着他没有的愤怒,“不管你是谁,从这个身体里滚出去!”

    她的反应让徐逆不解,他没有再说话,只是用始终如一不带感情的眼眸望着灵玉。

    灵玉更加愤怒,她的手都在发抖:“出去!把徐逆还给我!”

    徐逆的手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剑尖垂了下来:“你……”

    灵玉冷笑:“就算你是什么剑道至尊紫郢天君,休想趁机夺走徐逆的身体!你已经死了,死人就该好好躺着!”

    袖口扬起,风云变色。

    灵玉从来没有想过,化神后的第一战,对手竟然会是徐逆。

    或者说,会是紫郢。

    但是今日,她必须一战。

    只有把紫郢从身体里赶出去,徐逆才能回来。

    她的胸口充斥着满满的愤怒,一瞬间的负面情绪,恨不得把世间一切都撕毁。

    如果徐逆不回来,如果他真的变成紫郢……

    不,她不能允许这种事发生!就算赌上性命,也不能允许!

    许久,徐逆终于说话了,他用一种高高在上眼神望着她,好像看着一只蝼蚁,可笑而自不量力:“区区转世之身,竟然有胆挑战本君!”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