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给我回来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不过一抹残余的神念,也想抢夺本体之躯?”灵玉回以冷笑。

    雷劫刚刚结束,劫云还未散去,天上再度风起云涌。

    海上掀起巨涛,蛮荒古兽逃遁得不见踪影。

    仙书飞出,灵玉眼中无情无绪。符文不再成阵,如何行动,皆在她一念之间。

    徐月仰头望着天上的风云,脸上一片茫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符文像一条匹练,冲刷而去,浩浩荡荡,如海流奔腾,如山岳厚重。

    当紫郢出现的时候,灵玉就想,一定是徐逆人剑合一时,太过虚弱,而被紫郢所趁。

    紫郢剑就是紫郢的本体,他有神念残留其上,再正常不过。徐逆以为自己已经将紫郢神念都化解了,可事实是,这神念没有完全被他吸收。

    她现在必须给徐逆争取时间,这身体毕竟是他的,只要他恢复过来,紫郢争不过他。

    如果是紫郢准备好的分身神念,或可一争,一抹残余的神念,还想翻出什么风浪来?

    符文之海冲刷而过,一切遇到的事物都被分解、消融。

    前方突然生出一点紫光,骤然变大,一道锐利无匹的剑气挥了出来。

    紫光剑气落下,无声无息,却轻易地将符文之海斩成两半。

    那些符文,失去了目的地,停留在半空中,然后慢慢淡去。

    灵玉吃了一惊。

    徐逆的剑气很犀利,这一点她当然知道,可犀利到这个程度,超出她的想象。

    不,确切地说,高明的并非剑气本身,而是剑势。

    这剑气出得太快,几乎没有酝酿的过程,剑势太顺,从紫光出现,到剑气斩出,连一瞬都没有。

    这是紫郢本身的剑道!哪怕只有化神的修为,由剑道至尊所展露出来的剑道,绝非同阶修士可比。

    灵玉算是半个剑修,所修炼的,同样是《先天紫气诀》,对这功法了如指掌。

    刚才这一剑,所包含的奥义,绝非化神期就能理解的。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决战。

    她的心凉了半截,但很快振作起来。

    她不能软,就算打不过,也必须要打!徐逆的意识必定还在识海之中,只是暂时被夺走了控制权,如果她退了,也许紫郢就会完全融入到他的神念中。到那个时候,他到底是徐逆,还是紫郢?

    暂且不论他们之间的事,徐逆变成紫郢,对他自己来说,绝非好事。

    徐逆的道,与紫郢的道,背道而驰,如果徐逆和紫郢合二为一,必须要经过一番争斗,到底是谁融合了谁。这个过程,危险至极,一个不好,徐逆就会被完全抹除。

    法阵再度祭出,灵玉专心致志。

    仍然是符文之海,里面却有点点的金辉。云篆已经完全融合进了她的仙书中,威力也非以前可比。

    紫光再现,又是一剑斩落。

    只是,这一剑还未落下,符文之海就突然化成两截。其中一截陡然化为一个法阵,向徐逆套去。

    紫郢哂道:“做为转世之身,倒也不弱。可惜啊……”

    法阵还未落下,徐逆身上剑光大爆,法阵完全被挡住,落不下去。

    “倘若是怀素本人在此,说不定我真会上当。”刚才的剑光飞掠而来,将法阵一击溃散。

    灵玉闷哼一声,按住胸口。

    化神修士交手,电光石火之间,已有胜负。

    但他们今日并非决胜,而是搏命!

    “怎么,你很怀念怀素吗?”灵玉语气平淡,说出来的话却刻毒,“可惜,怀素也死了,你们现在只是一群死鬼,再怀念往日的辉煌,都没有用!”

    紫郢微微一顿,淡淡道:“怀素就是你自己,你很喜欢骂自己?”

    灵玉骂的当然不是怀素,而是嘲笑他跟怀素一样,都已经死了,跟这个世界无关了。

    但紫郢并不受她的挑动,语气仍然平静,表情仍然淡漠。

    “我不是怀素!”灵玉怒声道,“该出现在这里的,也不是紫郢!你把徐逆还给我!”

    随着话音,符文之海重又落下,一朵朵青蓝色的莲花,在徐逆周身盛放。

    紫郢没动,周身剑气纵横,他却微微出了神。

    灵玉语气中的悲愤,让他感到困惑。这是怀素的转世之身,他很确信这一点,为什么她的态度会这么奇怪?就好像在……在向他讨要爱人一样。

    当他浮出这个念头,脑子里好像闪过什么画面,不禁一愣。

    他好像看到有个人向自己奔来,自己张开双臂,将那人抱住。

    一个激灵,紫郢按住额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记忆?

    “唔……”趁着他一愣神,法阵爆冲,强悍的力量下,山崩海啸,小岛的山石寸寸碎裂,海面漂浮起无数的海兽尸体。

    这是真正的移山倒海之力。

    徐逆的身体飞跌而下,落到一半停住了。

    紫郢一挥袖,止住去势。

    “本想饶你一命,不想你这般不识好歹。”他的眼睛重新清明起来,淡漠地望着灵玉,“既然如此,那就受死吧!”

    说话间,他的周身化出无数的剑气,连成一片。

    紫色的剑气海洋,以煌煌之威,迎面而来。

    一点青蓝出现,化为法阵,从威力而言,并不比剑气之海差不多,然而流畅程度却大有不及。

    法阵还未完全铺开,剑气已至。

    符文之间的联系,被剑气斩断,使之不能成阵。

    灵玉咬牙扛住,一挥手,同样剑气挥洒而出。

    紫郢似乎有些吃惊,他清楚地感觉到,灵玉的剑气与他的如出一辙,绝对是最嫡传的《先天紫气诀》。

    “你怎么会……”话没说完,剑气已至。

    紫郢来不及说什么,直觉地一挡,周身剑气发出尖锐的鸣叫声,连同整个剑海,剑气爆冲而起。

    灵玉法阵一化,只挡了数息,人便跌飞出去。

    紫郢没有停下,剑气之海化成本体,跟着飞掠而出,就要斩落。

    “主母!”徐月飞掠而来,挡在灵玉的面前。

    化神之战,不是元婴所能插手,徐月这一挡,根本是以身为盾。

    紫郢剑及时停住,紫郢随之落下,将剑收回。

    他冷冷望着徐月:“你是本君的分身,为何与我为敌?”

    徐月并不畏惧,直视着他:“主人曾经下过命令,要属下誓死保护主母,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违背。”

    紫郢一怔,手中的紫郢剑不知不觉垂了下去。

    “保护……主母……”他按住了额头,好像有很多很多画面从脑海里闪过。

    灵玉稳住身形,站了起来,她推开徐月:“这不是你能插手的,躲远一点。”

    “主母!”徐月急切地唤。就算她只有元后,插手不了他们的战斗,但也能够看出,灵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与修为境界无关,而是剑意的高低。

    “退开!”灵玉喝道,徐月不由自主地飞跌出去。

    徐月退到安全的范围,灵玉手握仙书,重新站直身躯:“紫郢,从徐逆的身体里离开,你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人是徐逆,你没有权利占用他的身体,这是他的人生!”

    紫郢的眼神慢慢平复起来,缓缓道:“我是谁,用得着你多话?怀素,你我都知道,转世之身,最终还是要回归本体,你也是一样。”

    “我不是怀素,我永远不会成为怀素!”灵玉的语气斩钉截铁,“你也不是紫郢,你是徐逆。你说过,死了一次,你的命是我的,我要你怎样就怎样,现在,你给我回来!我要你回来你听到没有?你说过不会再扔下我……”

    紫郢静静地望着她,似乎在看一场闹剧,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可是,心口却纠紧,让他感到很难受。是这具身体吗?这具身体到底经历了什么?他的转世之身,怎么会……

    “回来!”法阵再起,近在咫尺。

    紫郢直觉挥出剑气,将法阵斩破。

    可是,不管他将法阵斩破多少次,她都会重新祭出法阵。

    没有技巧,没有休止,这简直就是胡搅蛮缠!

    但这种胡搅蛮缠,却让他觉得没办法。不管他的剑意多么高明,剑势多么凌厉,这具身体都只有化神修为,他能够轻易战胜灵玉,但真正要杀她并不容易。

    又一道剑气斩落,灵玉跌飞出去。

    她继续飞回来,鲜血已经染红了衣袖。不知道哪道剑气,划破了她的袖口,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道剑伤。

    伤口很深,灵玉却好像什么也没感觉到。

    “你还要打吗?”紫郢终于忍不住了,“怀素,必输的战斗,还有打的必要吗?这可不是你的性格!”

    灵玉的脸色很难看,却笑了:“我说过我不是怀素,这下你信了吧?”

    趁着紫郢愣神,法阵落下,她扑了过去,抓住他的手臂:“徐逆,你给我醒过来!快点醒过来!还不醒,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自己把我杀了吗?”

    紫郢直觉地把她甩开,这一刻,他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声音:“灵玉……”

    虚弱的,却也是温情的。

    不,这不是他的声音!

    紫郢茫然地转过头,看着这个跟怀素很像的女子扑过来,抱住自己,眼睛里满是惊喜:“你醒了,你醒了是不是?”

    他仍然想要甩开,但头更痛了,刚才还模糊不清的画面,一个个清晰起来。

    风雪里,有人从背后飞奔而来,抱住他。古塔中,他们第一次亲吻。莲台上,他坠落时,看到她毫不犹豫地扑身而下。黑暗中,他们隔着树壁相对……

    这些那些,把他淹没。

    怎么会这样?他的转世之身,怎么会这样……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