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陆续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拥抱对紫郢来说,绝对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从来没有人,敢接近他三尺之内,连最亲近的弟子也不敢。他厌恶这种感觉,想要推开这个人,但是,身体却做出了反应,反将她抱住。

    怎么会这样?在身体里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他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将灵玉一把推开。

    但他没有机会再出剑了。因为他感觉到,有个意念在识海里,正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他不能动弹,身体不受控制,灵玉还趁机发难了。

    符文禁锢了周围的空间,让他动弹不得。

    脑子里闪过更多的画面,每一个画面都让他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是他?怎么会是他?就算是转世之身,怎么会变成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还有怀素,她到底在搞什么?竟然任凭自己的转世之身为所欲为?

    可笑,真是可笑!

    紫郢天君的道不是这样的,七情尽去,只待渡劫飞升。他已经在这条仙路上走了那么远,看到了尽头,为何转世之身却要另外走起?

    那个因为嚣张无忌,而被称为丹霄帝君,绝少有人知晓其本名的怀素元君,她的道也不是这样的。她曾经干脆利落斩断自身情爱,只为了在仙路上走得更远,她怎么会容忍自己的转世如此任性?

    乱了,一切都乱了。

    难道说,当年他们放弃记忆和修为转世,竟是走了一步错棋?这样的转世之身,完全不受本尊的控制……

    意念逐渐模糊,紫郢放弃了抵抗。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灵玉,像在看着自己从来都不认识的怀素。

    “怀素,这样的结果是你想要的吗?”他如此问道。

    灵玉没有回答,他问的是怀素,而不是她。

    意识一点点淡去,紫郢仰头叹息:“当年你费尽心思,将我数个化身拖入尘烟池,企图让我沾染七情,我没有让你得逞,没想到,转世之后,到底如了你的意。怀素,你这么做,不觉得牺牲太大了吗?”

    灵玉冷冷地望着他:“你想太多了,谁会为了算计你赔上自己?”

    “不是算计吗……”紫郢张开手,看到她的符文已经近得可以在自己手心飞舞,“罢了,一抹神念到底太弱了。只要你们继续向前,终有一日,还是会回归本体……”

    说到最后一句,话音几近于无。

    数息后,符文禁锢中的徐逆睁开了双眼:“灵玉……”

    星罗三岛,近岛平静的海域中,无数出海的渔船在游弋。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星罗海,所有的赚钱方法都是围绕着海猎进行的。最前沿的修士出海捕猎,带回海兽及海中特产。海给专门的屠宰市场,经过处理后再由商人卖出,流到炼丹师、炼器师等等手中,最后出售给修士。

    这个过程,催生出无数的行业,无论修士还是凡人,皆从这些环节里赚取自己生活、修炼的费用。

    经验丰富的老修士站在甲板上,看了看风向,扭头喊:“起风了,收帆,禁制开三成。”

    有人答应一声,将消息传到掌舵室。

    风越来越大,海浪起伏汹涌。

    老修士越看越不对,又喊道:“风大,禁制开五成!”

    等到浪头打上甲板的时候,老修士下令:“快,禁制全开,回航!”

    这些风浪不知道哪里来的,到了这个程度,他们的海船已经不适合继续捕猎了。

    天际响起雷鸣声,天光迅速暗了下来。

    哪怕禁制强大的海船,也在拼命回航,他们都发现,这种情况不对劲。

    他们都是海上讨生活的修士,对于海中天气了如指掌,这么突然的变化,并非寻常现象。

    老修士们嘀咕:“这看起来好像是晋阶天象啊,最近星罗三岛有人结婴?”

    他们很快否定了这个推测,因为,就算星罗三岛有人结婴,一般也不会影响这么远。而且,越靠近三岛,海水的动荡就越小,这方向不对。

    难道说,晋阶之人在海上?

    这个推测还没得到证实,天光就迅速黯淡了下来,好像入夜了一般,看不清前方景物。

    就算是没什么经验的小修士,也知道情况不对劲了。

    海浪越来越大,回航越来越困难,而天际雷声却不绝。

    当雷云聚集,很快有人喊道:“渡劫,这是有人在渡劫!”

    星罗三岛里飞出来的遁光,让他们确定了这一点,恐慌席卷了海船。

    渡劫,那就是化神了?对了,听说无双城主十几年前闭关冲击化神……

    事实很验证了他们的猜测,远处的天边,劫云聚集,天雷轰了下来。

    ……

    无双城主渡劫成功的消息传到陵苍,仙娥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又一个。”

    “什么又一个?”一个声音响起。

    看到突然出现的灵玉,仙娥笑了起来:“回来了?还顺利吗?”

    “还好吧。”灵玉坐下来。

    不过,仙娥还是敏锐地发现,她精神有点不足。

    “有波折?”

    灵玉点点头:“小事而已。”

    徐逆渡劫成功之后,他们在那座小岛留了个把月。

    一则灵玉需要养伤,二则徐逆也要重新把阵法修复好。这是星河真人留下来的,他还要留给紫霄剑派的后辈。

    事情都办完,徐逆回紫霄剑派,她也回太白宗了。

    “徐月,你伤得不轻,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吧。”灵玉转头吩咐跟她回来的徐月。

    那一战,她的伤不算太重,何况化神修士的手段,只要不伤及本源,有天地元气就能快速修复。反而是徐月,她之前助徐逆操控阵法的时候,就有伤在身,后来受他们动手波及,伤就更重了。

    “是,主母。”徐月一板一眼,转身回自己修炼室。

    仙娥看着徐月的背影若有所思。

    “怎么了?”灵玉接过棋子,继续下那盘没下完的棋。

    仙娥笑问:“你们从哪里弄来徐月的?这么好的下属,真是难得。”

    灵玉笑笑没回答。

    “会拼命,不多话,有本事,还不蠢。这种下属我也想要啊!”仙娥笑着落子。她现在连自己的身体没有,更不用说下属了。化神修士,没有自己的耳目可不行。

    “好下属是运气,不是想要就有的。”灵玉转了话题,“对了,你说又一个是什么意思?”

    仙娥道:“又一个化神啊!刚刚听到的消息,无双城主化神成功了。”

    灵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

    缘修已经入关了,佛修晋阶的速度不会很快,也许还要十几年也不一定。

    东溟那边,方心妍也在不久前闭关了,参商速度慢一些,但也不会拖很久。

    范闲书那边,闭关之前曾经给她传过讯。

    鬼帝的消息无从得知,不过,大家都在化神,他显然也不会例外。

    开天途的时间,一日近似一日,他们现在要等的,只是一个契机。

    “要等你们都化神了,才会动手吗?”仙娥如此问道。

    “应该是的。”灵玉沉思着落子,“大衍城那边比较麻烦,我估计,沧溟界之所以封闭,可能跟那件法宝有关。”

    换句话说,沧溟界只是遭了池鱼之殃。那个幕后人为了对付几位大乘修士,拿沧溟界做了牢笼。

    这一点,她一人力量不足,要等其他人化神,才能验证了。

    太白宗一片平静,紫霄剑派却洋溢着欢笑。

    剑君化神归来,现在轮到他们紫霄剑派欢欣鼓舞了。

    得知这个消息,真华仙门和极意宗又抑郁了一回,尤其是真华仙门。张千影闭关中,不过,她闭关只是为了疗伤,而不是化神。原本他们超然物外的地位,已经被超越了。

    徐逆这个当事人,却置身事外,此时的他,踏入了试剑洞。

    试剑洞已经封存,一层层的禁制,将此处包裹得密密麻麻。

    “他进去多久了?”

    已经成为元婴中期修士的袁复,在徐逆面前越发恭敬。他禀道:“徐师弟在外游历了数年,三年前闭关的。”

    徐逆点点头,没再发问。

    袁复看了看形势,问:“主上,徐师弟能晋阶成功吗?”

    “就算他这次晋阶不成,那也无妨。”

    袁复不太理解:“既然如此,为什么您当初一定要求徐师弟晋阶后期?”

    徐逆淡淡道:“没有目标,又怎么会进步?徐正什么都不缺,缺的只是压力。他该学着承担一些东西了。”

    袁复若有所思:“所以,就算他晋阶不成功,主上离开之前,仍然会把剑君之位交给他?”

    “你觉得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徐逆叹息,“现在的紫霄剑派,只是虚假的强盛而已。无论你还是莫师弟,都不适合当剑君,花师弟就更不用说了。其他人中,乐宁也许是个不错的人选,但他需要走的路更长。”

    徐正也许不是最好的人选,但他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紫霄剑派的剑君,可以不会处理事务,但必须实力强横。最起码在这一点上,没有人能够胜过徐正。

    袁复默然。如果可以,他很想竞逐一下剑君之位,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了。徐逆不会纵容他的野心,在他认主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不可改变。

    再说,等到天途开启,他势必要跟着徐逆离开。这样做,也许没有成为剑君那么风光,但有更远大的前程。袁复从来是个很实际的人,不会去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懂得如何抉择。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