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坐化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时间飞逝,一年又一年。

    十年后,缘修出关,观慧寺佛音萦绕。

    又八年,星罗海再出化神修士,正是范闲书。

    灵玉对仙娥道:“现在就等东溟那边了,不知道契机何时会降临。”

    陵苍、星罗海两地的天命之人,均已化神。溟渊那位鬼帝,徐逆告诉她,应该也就在这几年间。只剩下东溟那边,大概是种族的缘故,比他们慢一些。

    仙娥望着天际苍莽的风云,久久不语。

    她期待回到那个世界,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

    此时的紫霄剑派,风云涌动,灵气旋涡逐渐成形。

    没有太激烈的天象,说明这只是小晋阶而已,然而,此事对于紫霄剑派的意义,却非常重大。

    徐逆站在试剑洞外,看着徐正踏步而出。

    “一百八十多年,你花的时间太长了。”这是他看到徐正说的第一句话。

    徐正默然。曾经,徐逆告诉他,最多只给他一百年的时间,而他却足足花了一百八十多年。徐逆已经给了他最好的功法和环境,做不到,只能怪他自己。

    “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就是传位大典。”说完这句话,徐逆转身离开。

    徐正愣了愣:“喂……”

    意思是,三个月内,他要通过护山大阵的考验?他很想抗议,还有没有一点人权了?他刚刚晋阶后期,就让他进护山大阵?可是,想到刚才徐逆说的话,徐正没有底气抗议。

    拥有剑心之体,晋阶后期还差点超过了六百岁,他有什么脸面抗议?徐逆后期的时候,四百岁都没到,而且他现在已经……

    “你化神了?”徐正大喊,一脸不可思议。

    徐逆头也没回,迳自走人。

    这反应也太慢了!

    徐逆离开后,一名老仆匆匆而来:“公子!”看到徐正,他喜极而泣,“您总算后期了,徐家有救了!”

    徐正沉下脸色:“怎么说话的?徐家又没有怎样!”徐逆这些年待徐家不薄,只是没有纵容他们的贪念而已。

    老仆自知失言,忙道:“公子,您快去看看剑君吧,他……”

    这老仆说的剑君自然是指昭明剑君,徐正心下一沉:“剑君怎么了?”

    没等老仆回答,徐正剑气一扬,裹着两人往映月谷飞遁而去。

    等他赶到,映月谷被一片悲伤的氛围笼罩,一群老仆围着石屋沉默地抹着眼泪。

    徐正冲进石屋,喊道:“剑君!”

    出乎他的意料,昭明此刻好端端地坐着,或者说,他坐得太端正了,让徐正心头的阴云更盛。他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一百多年,昭明的坐化之期到来了。

    昭明盘坐在蒲团上,身姿笔挺,神情端肃。

    他的外表,和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昭明剑君判若两人。头发白了,脸皮松了,苍老得完全不像那个英俊高傲的昭明剑君。

    但是今天,他坐得这么笔直,眼神含着煞气,仿佛回到了从前。

    “剑君。”徐正轻声喊,坐到他的面前。

    看到他,昭明的眼眸一下子柔和起来:“你后期了。”

    “是,我后期了。”徐正的眼眶湿润了,这是出事以后,他第一次听到昭明剑君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三个月后,我会接任剑君之位。将来,我还会化神。剑君……”

    “哭什么?”昭明的声音陡然严厉起来,“身为剑君,岂可感情用事?这一点,你差了他太多!”

    “是。”徐正忍下眼泪,“我会努力成为合格的剑君,不辜负你们的期望。”

    “……”昭明想斥责,最后只能化为一声叹息。

    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徐正最终成为他希望的样子,晋阶元后,接任剑君,将来也许还会化神。但是,过程却与他想像的差得太远。

    他甚至想,把徐正教导成这个样子的人,根本不是他,而是自己极力打压的徐逆。临近坐化,神智回归,他才发现自己算错了。

    徐逆根本不是徐正的踏脚石,而是他的引路人。

    从他手里抢走剑君之位,打下紫霄剑派的根基,最后交到徐正的手里。

    过程虽然不是他喜欢的,结果却是他希望的。

    昭明苦笑,谁能想到,徐逆会在四百岁就晋阶后期,甚至化神成功?当初带他回来,只是为了给徐正当替身而已。

    他想交待徐正一些事情,最终却发现,自己没什么可交待的。

    徐家,徐正不会不看顾。宗门,现在比他在位时还好。徐正自己,更是比他想像的成长得还要快。

    也许,他对紫霄剑派,对徐正做出的最大的贡献,就是带回了徐逆吧?

    昭明发现,自己竟然轻易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也许,人之将死,真的会回归本善。

    沉默许久,昭明道:“阿正,你去把他叫来吧,我有话跟他说。”

    徐正面露犹豫:“剑君。”

    昭明沉下脸色:“快去!”

    徐正沉默了片刻,起身:“是。”

    他刚刚踏出门口,就听到老仆们齐声呼道:“参见剑君。”

    这个剑君,当然不是石屋内的昭明剑君。徐正看到,徐逆已经站在石屋外面了。

    徐正退了退:“你进来吧。”

    徐逆一言不发,踏入石屋。

    没有行礼,没有任何怒意,徐逆就像来见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人,在昭明面前坐了下来。

    昭明看着眼前的徐逆,他看得那么认真,若是其他人见了,只怕会以为,他才是昭明剑君的爱孙。

    “果然,阿正像你比较多。”昭明叹息道。

    徐逆没有说话,他看着昭明的眼神,没有半点波动。没有怨,没有恨,好像之前的恩怨,他都已经忘记了。

    “你还恨我吗?”昭明问。

    徐逆淡淡道:“有何可恨?”

    昭明又是苦笑。是啊,他已经用实际行动报了仇,哪里还有必要恨下去?抢夺了剑君之位,击毁了他的信心,让他浑浑噩噩地过了一百多年。这么做,比杀了他还要快意。

    昭明平复过来,转头道:“阿正,你先出去。”

    徐正迟疑:“剑君……”

    “出去吧。”

    徐正看了看徐逆,又看了看昭明:“是。”

    “你要见我,有什么话要说?”徐正离开后,徐逆问。

    昭明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今日就是我的坐化之期,你有什么想问的,就快问吧,不然就没机会了。”

    徐逆眼神微动,他在昭明的神色间,看到了他问这话的含义。

    “你当真肯说?”他缓缓道。

    “你以为我不肯说吗?”昭明脸上竟然带了一点笑意。在过去,这几乎是不可想像的事。

    “就当是我感谢你对徐家手下留情,还有,教导这小子成材。”昭明瞟过侍立一旁的徐正。他发现,接受徐逆,甚至向他低头,好像不是什么不能忍受的事情,至少他现在做得很平静。

    徐逆点头,直截了当地问:“告诉你精血互换秘术的人,到底是谁?”

    昭明剑君同样干脆利落地回答:“天机子。”

    看到徐逆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昭明问:“怎么,你们已经查到了?”

    徐逆道:“之前只是怀疑。第十二代天机子已死,线索已经断了。”

    昭明并不意外:“敢暗算天命之人,必定早就做好了准备。”

    他顿了顿,问:“事到如今,你可否告知,你的真实身份?”

    徐正在旁听了,迷惑不解。

    真实身份?徐逆还有什么身份?

    “这话何意?”徐逆回得淡定。

    昭明道:“你的天命,到底从何而来?你与祖师爷有什么关系?”

    紫霄剑派的祖师爷,也就是天下剑修的祖师爷,紫郢天君。

    徐逆淡淡道:“如果我说,我就是紫郢,你信吗?”

    昭明面露震惊,显然他信了。

    “你……你是紫郢天君的化身?不,这不可能!”昭明直觉地否认,“祖师爷修炼的是无情剑,就算你是化身,也不可能背道而驰。”

    徐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不需要向昭明解释自己的身份。

    石屋外,徐正沉默地站着,低头看着脚下。

    一群蚂蚁从草丛间爬出来,抬着一颗果实,匆匆忙忙挤入石缝。

    蜜蜂嗡嗡嗡地飞过,在花丛中忙碌地采着花蜜。

    鸟儿在林梢间鸣叫,唱着自己最动听的歌。

    这个世界生机勃勃,而他,很快就要迎接一场死亡。

    徐正发现,自己并没有太悲伤,或许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又或者,他觉得坐化对剑君来说,算不得悲惨。现在这样活着,剑君才会觉得生不如死吧?

    只是,他发现自己最终无可依靠。

    剑君要坐化了,徐逆也很快就会离开,而他,不但无所依靠,自己还要成为别人的依靠。

    徐正握了握拳,告诉自己,他可以做到,一定可以。

    不多时,徐逆踏出来,对他说:“进去送他最后一程吧。”

    徐正抹了抹脸,回到石屋。

    这么一会儿时间,昭明更苍老了,好像数百年的时间压缩成一刻,在他脸上流逝而过。

    “剑君。”徐正低声唤。

    “莫要伤心。”这大概是昭明有生以来惟一一次露出可以称为和蔼的表情,“本君这辈子,风光过,畅快过,嚣张过,霸道过,没什么可遗憾的。只是……”

    他想起莲台之上,灵玉曾经问过他一句话:昭明,时到今日,你悔不悔?

    当时他答,为什么要悔?

    现在坐化在即,他回想这个问题,诚实地面对自己……也许,他真的悔了。

    “剑君!”徐正喊道,看着昭明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一代枭雄,威压陵苍数百年的昭明剑君,就这么去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