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怀疑对象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听到映月谷一片哭声,徐逆有一瞬间的茫然。

    那个改变他的命运,让他几百年喘不过气的昭明剑君,居然就这么去了。

    他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平静地面对昭明剑君,看着他坐化?

    没有半点恨,甚至连怨都没有。或许,那对他来说,真的已经过去了。

    灵玉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缓步而来。

    徐逆的心一下子安定了。是的,他已经没有恨没有怨了,因为那已经过去。他有现在有未来,而昭明已经没有了,还有什么可恨可怨的?

    “节哀!”等他走到自己面前,灵玉拍了拍他的手臂。

    徐逆淡淡瞥了她一眼:“我不是徐正。”

    “我知道啊!你现在跟徐正长得又不一样。”灵玉笑眯眯。

    徐逆无声叹口气,继续朝前走。

    灵玉跟上来,道:“昭明临死找你做什么?忏悔吗?”

    沉默了走了一阵,徐逆说:“算是吧。”

    “呵,真不容易……”灵玉发誓,这句话真的不是反讽。

    昭明的坐化,让灵玉松了口气。虽然这一百多年,昭明已经与死人无异,但他的存在,始终是一个障碍。

    只要他活着,徐正必然会内心纠结,徐逆或多或少放不下。只有他死了,才能干干净净,一了百了。

    至此,恩怨皆休。

    “灵玉。”徐逆突然低声唤道。

    “什么?”

    “谢谢。”他转过身,直视她的眼睛,“谢谢你,一直都在我身边。”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直率地坦诚内心,灵玉有点不适应:“怎么突然……”

    还没说完,徐逆张开手臂抱住她:“不管紫郢是什么道,我都会一直留在你身边。”

    灵玉默了默,笑了:“好。”

    用力地回抱他,回应这承诺。

    三个月后,紫霄剑派的护山大阵光芒闪烁,剑石紫光冲天。

    紫光聚拢,在徐正手中幻化出一枚光印。

    徐正踏出护山大阵,沈清宵大喜,迎了上去:“恭喜徐师弟!”

    徐正淡淡笑着,自从徐逆夺得剑君之位,他一直都压抑着,直到今日,才算是扬眉吐气。

    他终于向世人证明,他有足够的资格成为紫霄剑派的剑君。

    徐逆就站在远处,吩咐莫沉:“传位大典开始。”

    莫沉恭声:“是。”

    主殿中,徐逆坐在剑君之位上,看着徐正进来。

    走到徐逆面前,徐正大礼参拜。

    这是他第二次对徐逆行大礼,第一次是徐逆登位的时候,第二次是他传位的时候。

    “请剑君训示。”徐正肃容道。

    徐逆淡漠的声音传遍大殿:“徐正,你为紫霄剑派剑君,可愿终你一生,不叛师门?”

    “弟子愿意。”

    “可愿尽你全力,将紫霄剑派发扬光大?”

    “弟子愿意。”

    “可愿以本心为誓,维护宗门?”

    “弟子愿意。”

    三个问题答毕,徐逆颔首:“好。我以紫霄剑派第二十三代剑君的名义,传位于徐正。从此刻起,徐正为紫霄剑派第二十四代剑君,望你不要忘记今日之承诺。”

    “弟子遵剑君令。”

    剑君印信飞出袖口,徐逆道:“融合印信吧。”

    印信中,属于他的气息一点点抽出,徐正张开手,他手心的光印飞出,化成紫光,没入剑君印信。

    当印信里的禁制被重新激发,光芒大亮,他也就成了紫霄剑派新一代的剑君。

    徐逆离开剑君之位,看着他登上去。

    钟声悠悠响起,殿内殿外,响起山呼:“恭祝剑君登位,紫霄剑派长盛不衰!”

    灵玉站在山门外,听着这般山呼,状似哀愁地叹了口气:“哎呀,这剑君夫人还没做过瘾呢!”

    徐逆虚空踏步而来:“没做过瘾?你是想让我再抢回剑君之位,还是……”

    看到他眯起的眼睛,还有威胁的语气,灵玉干笑:“我说笑的。徐正那个家伙,送我还不要呢!”

    徐逆很满意她的回答,淡淡含笑:“我现在无门无派,不知程真人愿不愿意收留?”

    灵玉轻佻地摸了摸他的脸:“凭这姿色,做个小白脸绰绰有余。美人,跟爷回家吧!哈哈哈哈……”

    于是,时隔近两百年,程真人心满意足,终于领着小媳妇回了家。

    当年,溟渊突现异常,天际落下阴雷,镇守溟渊的元婴修士们被吓了一跳。

    灵玉得到这个消息,对徐逆道:“看来,鬼帝也化神了。”

    徐逆望着溟渊的方向,久久不语。

    短短二十多年,沧溟界的化神修士一位接一位,众修士们欢欣鼓舞,觉得沧溟界新的时代快要来临了。而他们这些当事人,却心情沉重。

    他们没有忘记,这些年追查那位幕后人,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这些本该是同伴的人。

    到底是齐心协力开启天途,还是该防范对方下手?

    灵玉从众人的联络信件里,读到了越来越多的戒心。

    “你说,这会不会也是阴谋?”灵玉这般对徐逆道,“我们怀疑鬼帝,也许别人也在怀疑我们。该不会这就是幕后人的目的吧?”

    “有可能。”徐逆说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灵玉不满:“到底是不是?”

    她难得看起来像是闹脾气的样子,徐逆目光含笑。他坐下来,摆起了棋:“昭明临死前,对我说了些。”

    “哦?”灵玉从他手中接过黑子,随便落下一颗。

    “先从时间来算,我们八人投生的顺序。”徐逆跟着落下白子,“第一个,鬼帝。”

    灵玉意外:“鬼帝不是直接逃出的?”

    徐逆摇头:“他逃出来的,同样是真灵,不经过投生,又怎么能得到魂体?”

    只有真灵,是变不成鬼修的。

    他继续说:“第二个,方心妍。”

    方心妍的母体生死树就在溟渊边上,她投生极为方便。

    “第三个,双成。”

    “第四个,就是你吧?”灵玉插话。

    徐逆点头:“对,接下来应该就是那位兽族之主,参商。”

    参商降生不晚,可惜灵智迟迟没有开启。

    “然后,就是你和范闲书,先后投生在玄渊界。”

    灵玉感叹:“不知道怀素和那位简真君知道此事,会作何感想?”

    他们俩不但投生到了一处,而且还同床了三年……虽然那时年纪还小,这缘分可真是不浅。

    徐逆哼了一声:“怎么,你很怀念吗?”

    灵玉笑:“我们那时屁事不懂,你吃什么醋啊?”

    徐逆不跟她扯了,反正说不过的:“最后一个,是缘修。”

    排完了顺序,他问:“你看出什么没有?”

    灵玉撑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老实摇头:“不懂。”

    徐逆道:“鬼帝是第一个投生的,第十二代天机子在我投生时做了手脚,鬼帝那时已经转生,他哪来的本事操纵天机子?”

    灵玉想着,脸上笑容渐渐收了起来。

    “但是,从井宿的角度来说,这件事很早以前就已经动手了。”

    第一个可疑人物,就是第十二代天机子。通过第十二代天机子,找上了井宿。也是第十二代天机子,将徐逆的身份偷梁换柱。

    这么算的话,第十二代天机子被迷惑的时间,比井宿还要早,那个时候,鬼帝还没有投生。

    徐逆摇头:“你的推断应该是正确的,但这件事,我不这么看。”他落下一子,吃了灵玉一条大龙,说,“还没转世之前,我们八人都是大乘修士,同等修为下,算出对方如何投生,并且做好安排,谈何容易?将我的身份换给徐正这件事,可以说是环环相扣,任何一环出了问题,都不能成功。”

    灵玉仔细想了想,发现还真是如此。

    首先,实施这件事情的人选,要拥有强横的实力。而且,对方还要有可以蛊惑的理由。最起码,要算到徐正的诞生,才能将此事利用起来。

    其次,是徐逆的生身父母,先让文芳遇险,让昭明在关键时刻出现,将她带走。这么一来,文芳遇难而死,没有人怀疑她腹中的胎还活着张麟光或有执念,但并无影响。

    “这么说,应该是在你之后出生的四个人里?”灵玉扳着指头数了数,“参商,仙石,我,缘修。你觉得是哪一个?”

    徐逆叹道:“如果可以直接在你们四个人里选就好了,怕就怕,幕后人并不在我们之中,而我们却受其挑拨,互相怀疑,自乱阵脚。”

    “照你这么说,我们还是白猜了?”

    安静地下了一会儿棋,徐逆忽然又道:“焱升应该不可能,妖修脑子简单,他向来风格直接。”

    灵玉道:“妖修脑子简单?嘿嘿,我一定会告诉方师姐这句话的。”

    徐逆横了她一眼:“能别打岔吗?”

    灵玉封口。

    徐逆继续道:“剩下三个人,谁都有可能。”

    范闲书简直就是简不凡的翻版,这么一环扣一环,正是他的风格。而怀素,她可比灵玉阴险多了,转世之后的灵玉,没有怀素那么重的心机。至于悟嗔,他干出什么事,都不用惊讶,因为他就是个妖僧。

    灵玉感觉好无奈:“为什么我也在怀疑的目标中,自己却不能自证?”

    “因为你不是怀素。”徐逆道。

    好吧。灵玉必须承认,徐逆这句话说得太对了。

    “不过,”她慢慢道,“我觉得,你把其他三人不对,包括紫郢,把其他四个人剔除出去,还是太早了。你就能肯定,他们不是早就埋伏好了后手吗?大乘修士的手段,我们所知不过万一。”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