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2、重聚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ads_z_tt;

    东溟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

    十二年后,方心妍和参商先后化神。

    至此,八位天命之人,全部踏入化神之境。

    时隔近两百年,八人即将在溟渊再次相会。

    灵玉坐在莲台上,静默地看着溟渊。

    离莲台之会,还有数年时间。不过,这届莲台之会能不能顺利举行,谁也不知道。

    如果天途开启,莲台之会也许暂停数届也说不定。

    “程师妹。”方心妍的声音响起,灵玉看到,一条花草小径从溟渊的另一端延伸而来。

    方心妍踏着芳草,迈上莲台。

    “方师姐,多年不见,可还好吗?”

    方心妍笑道:“托福,还算不错。”

    不知道是分别太久,还是各有心思,两人打过招呼,便陷入沉默。

    默坐了一会儿,视线相触,各自苦笑。

    她们知道,对彼此已经没有了足够的信任。

    灵玉还罢,她确信自己不是怀素。方心妍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必将成为江蓠神君,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自然会代入前世的角色。

    方心妍对灵玉还有数年交情在,江蓠神君可没有。

    灵玉想,如果这一切是幕后人的阴谋,她不得不承认,他做得太好了,把他们八个人之间的信任,完全破坏了。

    连方心妍和她之间都不再有信任,其他人可能还有吗?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别来无恙!”下一个出现的人是缘修。

    他一副高僧模样,踏莲而来。

    灵玉撇撇嘴,对这个到处伪装的世界不抱希望了。缘修都能成高僧,还有什么是真的?

    “缘修大师,你也别来无恙!”灵玉皮笑肉不笑,“多年不见,你该不会去换了身皮吧?”

    缘修笑眯眯道:“施主。您心有挂碍,要不要贫僧给您开解开解?”

    “呵呵,”灵玉笑得更假了,“只怕被你开解之后。我就会直接从这里跳下去。”

    缘修也不恼,盘坐下来:“程施主对贫僧误解甚深啊!”

    灵玉控制住想踹他一脚的冲动,搓着手臂:“你能别喊施主了吗?你一喊我就起鸡皮疙瘩。”

    要说缘修回归佛性,她死都不信。当初莲台之会,她跟昭明对决之前,缘修给她出了个主意,这个主意要是让昭明知道,一定会气死。

    当时缘修告诉她,昭明实力够强,但有一个弱点怎么也掩盖不了。那就是年纪。昭明坐化在即,她却年轻力盛,这么大个弱点摆在那里,不用白不用。所以,她欺老就对了。消耗昭明的时间,等他精力不济,还愁胜不了他?

    会出这种主意的和尚,化个神就普度众生了?开玩笑!

    “哟,来得这么早!”张扬的语调,略带轻浮的声音,不是参商又是何人?

    红光闪过。仿佛毕方张翅飞扬,参商已落在莲台之上。

    如今的参商,已经恢复成年的样貌,红衣飞扬,意态潇洒。

    “哟,这不是小参商吗?”灵玉笑眯眯道。“长大了啊!”

    参商挥动着手中火红的火焰扇,挑眉道:“是啊,你要不要亲自验证一下?”当年被灵玉嘲笑“小丁丁”的事,他到现在还记着!

    “来嘛!”灵玉怎么可能会退缩,“你要不敢当场脱衣验证。你就是小狗。怎么样,敢不敢?”

    参商刚想回嘴,看到方心妍和缘修闪亮亮的眼睛,连忙咽下来。

    “这种事,怎么能让别人看到呢?来来来,咱们单独……”

    话没说完,两道光芒从溟渊飞出,落在莲台上。

    “单独什么?”徐逆淡淡问。

    参商看了看他身上的剑气,决定忍下这口气:“没什么。”

    “哈哈哈哈……”

    灵玉和缘修一起放声大笑,笑得参商大怒:“你敢单打独斗吗?”

    灵玉站起来,捏了捏手指,斜过视线看他:“你确定要跟我单打独斗?”

    参商突然想起来,灵玉是第一个化神的,而他是最后一个……

    看到气焰顿时灭了的参商,灵玉很满意:“小参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敬长辈要被削的,知道吗?”

    翻身无望,参商很忧伤。他上辈子没得罪怀素啊,为什么这辈子老是被欺负?

    灵玉没空欺负他了,一道幽光在莲台上闪过,双成出现在他们面前:“各位,久等了。”

    回礼后,参商问:“老简呢,还没到吗?”

    他问得极自然,仿佛自己还是焱升神君,而双成还是那个明心天君。

    双成顿了顿,答道:“我并未与范道友同行。”

    “咦,你们两个同在星罗海,为什么不同行?”

    参商刚问完,就被灵玉瞪了一眼。

    难道我问错话了?

    废话,早就转世了好不好?

    无声的眼神交流,让参商陷入了深深的不解。

    这个转世怎么这么奇怪?紫郢和怀素会在一起,已经够让人吃惊了,明心和简老鬼怎么会分开?他还以为,他们转世到一处,就是上辈子的牵绊。

    范闲书没让他们等多久,他出现在莲台上,仍然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久违了,诸位道友。”

    八人至此聚齐。

    离上一次相聚,将近两百年过去了。好像发生了许多事,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

    “行了,别发呆了。”参商第一个忍耐不住,“早点把事情办了,早点各寻前程去。你们说是不是?”

    “鸟,你这话我喜欢!”灵玉抚掌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咱们得把前世的因果给结了,才能继续走下去,对吧?”

    “什么鸟?”没等其他人说话,参商抗议,“就算我一个打不过你们两个,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

    灵玉斜过去一眼:“你是人吗?”

    好吧,他是鸟……

    “说你是鸟。你这么不开心,原来你不喜欢当鸟?早说嘛!”

    “程灵玉!”参商怒。

    “灵玉。”眼看他们又吵起来,范闲书出声阻止,“别欺负他了。咱们身为人,要爱护动物。”

    听前面那句话,参商还在点头,听到后面,大怒:“你们……”

    “够了!”这次说话的是方心妍,她淡淡道,“仗着人多欺负妖吗?”

    参商说这种话,只会让人欺负到死,方心妍说了,其他人后脖子难免有点发凉。包括灵玉都收了声。

    看他们都闭嘴了,方心妍道:“说正事吧。我们聚集在此,目的为何,大家心里有数。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都容后再说。等还了这段因果,彼此再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现在,至少在开天途之前,尽弃前嫌,大家没有意见吧?”

    当然没有意见。不管是谁暗算了他们,开天途之事。都是他们必须要还的因果。

    “方道友,”双成问,“依你所见,此事从何处入手?”

    方心妍笑道:“这话我一个人说了不准,还是大家一起商议吧。”

    他们聚集在此,不就是为了商议出一个开天途的方法吗?

    众人尽数沉默。各自暗暗思量。

    灵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幕后人在众人之间埋下的芥蒂已经生效了,彼此之间暗怀戒心,谁都不肯坦诚。

    她叹了口气。道:“行了,我先说吧。化神之后,我曾经去过大衍城,那个将大衍城拖入溟渊的法宝,应该就是困住我们八人前世之身的东西。这个推测,大家没意见吧?”

    “没意见。”说话的是方心妍,“我早就有此怀疑。”

    范闲书慢条斯理:“六百多年前,此物有变,正是我们投生之时。随后,此物残存吸力将大衍城拖入溟渊,直至今天。从时间线来看,这个推断应该无误。”

    “既然如此,我们就从此物入手,如何?”

    缘修摸了摸光头:“这样是不是有点冒险?连大衍城都被拖了进去,可见此物力量之强。现在此物与大衍城达到了平衡,沧溟才能安生这么多年,倘若我们不小心打破了这种平衡,连我们也被拉进去怎么办?”

    灵玉笑道:“缘修,你化神了胆子反而小了,这是什么缘故?”

    缘修正色道:“正是因为已经化神,贫僧不想有无谓的牺牲。”

    其他人默默点头。他们都化神了,只要开启天途,就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他们,万一跟大衍城一样,深陷在溟渊里,岂不白费心机?

    沉默了一会儿,范闲书道:“这件事,我们光在这里说,没有任何用处,不如实地去看看。”

    “你的意思是,到头顶的仙城去看看?”参商疑问。

    “不止。”范闲书道,“这几年来,我一直在留心此事。沧溟界的天途之所以被关闭,应该有着复杂的原因。天地法则、环境灵气的变化,不是一件事情引起的。溟渊上空,到处都是大乘修士斗法遗留下的痕迹,溟渊里,还有件诡异的法宝……左右逃不过这些,不如分头去看看。”

    “我同意。”灵玉第一个表示。

    双成略一犹豫:“我也同意。”

    然后是缘修和方心妍,先后表示同意。

    半数同意,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分头吧。”范闲书说,“我建议,分成四组,互相照应。”

    说是互相照应,大家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其实是互相监视。

    灵玉看了眼徐逆,徐逆微微点头。

    “谁和我一起?”灵玉举手。

    缘修笑嘻嘻道:“当然是我了。”

    “不行。”一直没有说话鬼帝出声,“你们两个在一起太危险了,我不同意。”

    万年前,他们就是被怀素和悟嗔两人联手,搞得局面大乱。

    “那你和我一起?”灵玉顺口说。

    没想到,鬼帝一口应下:“好!”

    ps:

    越到后面越难写,抱歉,写了这么久。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