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5、扑朔迷离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前辈,如果天地轮回锁真是这么件东西,那我们岂不是白费功夫?”灵玉问出了两人共同的疑问。

    含宁真人抚着胡须道:“若非此物高明至极,我们怎么会虚耗万年光阴,不但没有打通天途,还被关入其中?”

    这话让灵玉忍不住笑了,只是这笑有些发苦。

    “您就直说了吧,如果当真不可行,前辈们应该早就说了才是。”

    含宁真人含笑点头:“不错,这天地轮回锁,既是造化之宝,怎么说,都不是我们这个境界能够接触的。但不知为何,锁住我们的这个东西,好像受损甚深,或许这就是它为何会出现沧溟界的缘故。”

    天地轮回锁,灵玉不用去翻看含宁真人说的典籍,就能大致想象,有这么个名字的造化之宝,大概有什么功能。

    古籍中,对于造化之宝的记载寥寥,不过有一点很明确。造化之宝,掌造化奥义,通生死妙法,甚至能够干涉天地法则。

    非要打个比方,整个人界是一间屋子,造化之宝就是钥匙。造化之宝在手,人界的所有玄妙,皆不成秘密。

    三大道祖在人界独特的地位,不仅仅因为他们传道的缘故,亦是因为他们手握造化之宝,堪称人界之主。所以,百万年间,人界大乘修士怎么也有百来位,只有他们三人,被称为圣人。

    何况,这天地轮回锁是那位之宝,按含宁真人的说法,那位可是人界至高无上的存在,就连三大道祖,都由他而始。

    这么一位高人,肯定不能跟他们过不去。在道祖面前,他们尚且只是小辈,到了那位高人眼中,他们压根什么都不算。大乘算什么?倘若真有这么一位存在。他就是真正的人界之主。

    用这些手段来禁锢压制他们,岂是人界之主的胸怀?

    倘若不是那位干的,那这天地轮回锁又是怎么回事?含宁真人说,此物受损甚深。莫非是别人偷了此物?又是谁有这样的本事,偷那位的东西?

    “前辈,您的意思是,是别人用此物沧溟界锁住的?”

    “自然。”含宁真人淡淡道,“若是那位存在,怎么会跟小朋友过不去?人界所有修士,都可以算是他的后辈,他没有理由跟你们过不去。”

    “这么说,那位存在可能已经不在了?”鬼帝如此说道。

    含宁真人深深看了他一眼:“不错。妙法传三清之后,古籍中再也没有了那位的记述。以至于知道他存在的人都不是很多。”

    “可是飞升了?”

    含宁真人抚着胡须笑道:“我们怎么知道?不过,确实有人持此论点。”

    说到飞升,这件事也颇奇怪,道祖陨世,门下四散。人界百万年都没有人飞升过,为何还会流传下飞升的说法?照理说,人界肯定有人飞升过,但是,无论他们怎么翻,典籍里都找不到实例。

    现在含宁真人又说了这么个故事,还真是扑朔迷离。难以分辨。

    “此物怎么会落入他人之手?有此宝在手,照理说,人界无处不可去得,为何偏要与我们为难……”鬼帝低声说着。

    灵玉听在耳中,亦有同感。造化之宝在手,就算混沌青莲。也算不得什么。

    他们为何要去争抢混沌青莲?不就是因为混沌中诞生的青莲含有一丝造化之息,有可能助他们领悟天地奥义吗?此人拥有造化之宝,根本就不用跟他们争抢什么青莲。何况,造化之宝何等珍贵,他将此物遗于沧溟界。不觉得浪费吗?

    “莫非这天地轮回锁已经失去了造化之力……”灵玉自言自语。只有如此,才会将之舍弃。

    “不知道。”含宁真人摇头,“花费万年,我们对此宝了解,也只是停留于表面。老夫还希望,你们能够解了我们多年困惑。”

    灵玉拉回正题:“前辈方才说,此宝受损甚深,是否有打破的可能?”

    含宁真人叹息道:“可能是有可能,但这可能要变做现实,太不容易了!”

    他不再耽搁时间,将万年来研究的结果一一道出:“……差不多就是如此,沧溟界上面的结界已乱,空间破碎,混乱扭曲。正是因为此宝的存在,才会这么多年,天地法则都无法回归。就算此宝受损甚深,以你们如今的修为,也不可能将之打破,惟一的方法是,切断此宝与沧溟界结界的联系,断其后路。”

    “那前辈你们呢?”灵玉问,“不能打破此宝,你们岂不是就被困住出不来了?”

    含宁真人听着这句话很欣慰,他笑道:“无妨。这几百年来,我们这些老家伙困在这里,并不是无所事事。我们在此宝深处找到了当年八位大能留下的秘法,利用其原理建成了一个大阵。只要你们切断了此宝与结界的联系,它的力量不足,我们就可以凭借这座大阵,从此宝遁出。”

    灵玉稍感安心。倘若他们做了这么多,都不能把大衍城救出,实在不甘心。

    “可惜了我们的弟子后辈。”含宁真人黯然道,“他们修为甚低,几百年过去,没有人坚持下来。”

    灵玉想起那座空空的附属仙城,亦是一声叹息。

    “前辈。”鬼帝道,“就算我们切断了此宝与结界的联系,你们也逃遁而出,此宝留在沧溟界,终究是个祸患,该如何处置才好?”

    含宁真人摇摇头:“就算它受损甚深,也不是我们能够处置的。倘若天途开启,我们除了将此地封存,别无他法。”

    鬼帝想了半天,想不到更好的处理方法,不甘道:“此处亦是溟渊,倘若出事……”鬼修们就要遭殃了。

    可是,正如含宁真人所说,以他们的能力,根本不能处置造化之宝,除了封存,还能如何?

    如果他们狠得下心,可以将这个消息泄漏出去。到时候,自然有无数高阶修士前来收服,但他们甘心吗?此宝将沧溟界困住万年,自己亦深受其害。最后却落入他人手中……

    “着什么急?也许我们一打破禁锢,幕后人自己就把天地轮回锁给收走了。”灵玉对鬼帝道,“溟渊是沧溟界的黄泉轮回之所,要是出了事,沧溟界岂不是就毁了?万年来,除了大衍城,溟渊没其他地方受难,依我说,你根本不必担心。”

    这说法倒也不错……

    鬼帝摇摇头,将此事暂时抛后。扬声问:“前辈们可还有吩咐?”

    含宁真人差不多说完了,刚才安静倾听的化神修士们纷纷现身,各自交待了一些事情。

    妙竹婆婆很不放心,叮嘱了一遍又一遍。

    灵玉恭恭敬敬地应下,前辈的好意。不能不心领。

    星河真人居然也说了一句:“行事小心些,反正都被困这么多年了,也不急于一时,自身安危更重要,你也算是我的后辈……”

    妙竹揶揄道:“星河,你可难得说了句人话!”

    星河真人恼怒:“死老太婆,你什么意思?别以为本君不打女人!”

    “哟。开始抖剑君威风了?”妙竹似笑非笑,“星河,紫霄剑派的剑君都换了好几代了,你这威风抖得也太迟了!”

    “怎么,有意见?本君爱干什么干什么,需要你说三道四?”

    一转眼。这两人就对上了。

    灵玉对于星河真人招惹是非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大衍城这些化神修士里,几乎所有的女修都看他不顺眼,时不时被围攻,这算不算是紫霄剑派的传统?

    不过。她更以为,星河真人今天特别容易恼怒,是因为他难得表达了一下自己对后辈的爱护,结果就让妙竹真人嘲笑了,恼羞成怒的缘故……

    前辈们吵架,他们两个后辈不好插嘴,灵玉和鬼帝对众人揖了一礼,低调地离开了。

    出了此宝,鬼帝忽然道:“程灵玉,你在太白宗过得好像还不错。”

    灵玉怔了怔,转头去看。

    冕旒垂面,黑气萦绕,看不清鬼帝的表情。

    她在心里琢磨,这句话问得有些奇怪,鬼帝怎么会关心她在太白宗的事?

    “是,同门可亲,师长可敬,太白宗对我有培育之恩。”她目光闪了闪,“怎么,道友对我们人类宗门很好奇?”

    “是啊。”鬼帝淡淡道,“如果我没死,也许会走上跟你一样的路,可惜……”

    可惜他们身上,有上辈子留下的气运,前世如何,今生最终还是要走上同一条路。

    “道友很怀念自己当人的时候啊!”灵玉随口道,“莫非很想体验一下当人的滋味?”

    鬼帝轻笑一声:“我已经体验过当人的滋味了,真说起来,没有太多值得怀念的地方。只不过,对于自己不能选择的未来,总是存有不甘之念。”

    灵玉笑了:“这话倒是不假。”

    两人从天地轮回锁下来,按含宁真人的描述,去寻找关键所在。

    “听说,你以前是个剑修,想加入紫霄剑派而不得……莫非你也觉得不甘?”

    真说起来,灵玉剑毁重修,似乎也有着前世气运的影响。怀素是个法修,她成了剑修,传承该怎么办?不过,这件事无法深究,毕竟她今生还是修剑了,只是并非主修而已。

    她认真想了想,答道:“倒没有不甘,只不过有时会有点遗憾……我们这些人,前世的牵绊太深了,就算转世了,也不可能跟普通人一样。”

    ps:

    写得匆忙,就没有修改。今天要加更,我把时间给记错了……ro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