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大打出手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凌天舟骚动起来。

    徐月这个人,他们多少都有耳闻。

    她不算是太白宗的正式成员,不过,身为灵玉的下属,当然也是太白宗修士。

    元后修士都是下属仆从,这可羡慕坏了凌天舟的这些元婴修士。不过,他们知道自己不能跟那位程真人比,五百多岁晋阶化神,这可是亘古未有啊!一名化神修士,有元后仆从算什么?别看元后和化神只是一个境界的差距,这个境界,阻断了大部分人的仙途。

    低阶修士中,结丹是个门槛,高阶修士里,化神才是关键。

    别看他们这些元婴修士,在沧溟界威风八面,在大能看来,他们还没入门呢!只有渡劫化神,接触到真正的天道,他们才算是进入了那个高深的世界。

    化神这一关,刷下的人不计其数。

    凌天舟上的修士们浮想联翩,褚九通已经验看过徐月的令牌,将禁制打开。

    徐月落在甲板上,看都没看别人一眼,直接向之前那青年走去。

    “任云举?”

    青年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芒,点点头:“我是任云举。”

    若是几百年前的极光城修士见过此刻的任云举,一定认不出来,他竟然就是当年依靠祖先余荫作威作福,不求上进的任公子。

    “你跟我来。”

    徐月转身欲走,那位老鲁拦了一拦:“徐……徐道友,你突然来此,到底有何要事?”

    徐月眼神都没给他一个,淡淡道:“我太白宗之事,不需要向外人交待,你们只要配合就好。”

    这话说得太嚣张,也太无礼了!

    但是,没有人敢反驳,甚至连生气的都没几个。不说徐月背后的两位化神修士,就说她自身的修为,也能把凌天舟里大部分修士压下。

    何况,她这话并非没有道理。宗门事务,他人确实不好插手。

    褚九通与蔚无怏颇有交情,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为难徐月,他笑道:“既然是太白宗的宗门事务,我们外人就不好插手了。徐道友,你们请便。”

    徐月点点头,直接踏进船舱。

    任云举没有犹豫,跟了过去。

    ……

    “方道友,你看!”高空云层间,双成指着一处废墟,眼睛里有深深的震撼。

    到处漂移的法宝残骸,里面不乏用料极其珍贵的通灵法宝,坏到这个程度,显然器灵已散。四周还有散落的遗物,以及干枯的尸体。

    这些尸体当然不是大乘修士的,而是在倾天之祸中殒命的沧溟界修士。

    他们的修为,大部分在化神、炼虚之间,不知道有没有那位沧溟界修为最高的合体修士。

    高层的罡风下,还有烈日的照射中,他们的肉身早就腐朽,只剩下一具具晶莹的尸骨,在高空中漂移。

    双成想,如果不是这么一个危险的所在,这里可以称得上是个宝藏。这些废弃的法宝,远超沧溟界现有的水准,哪怕大部分都坏了,原料也是十分贵重的。

    方心妍叹道:“这是沧溟界高阶修士的坟场,断绝了沧溟界万年的希望。”

    没想到方心妍会如此感性,而自己却只想到这些残骸的价值,双成有点脸红。

    不过,方心妍所言极是,她刚看到的时候,亦被深深震惊了。

    这个坟场,经过了万年,仍然能够推想出当年经历过的惨状。这些高阶修士,无一例外死于大乘修士动手的余波。

    但双成并不觉得同情,他们之所以会死,还不是因为他们想要抢占机缘?而结果出乎他们的预料,大乘修士动手,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插手。

    她抬起头,看向高远的天空,那里没有尽头。不过双成知道,自己肉眼所见,只是一部分而已,肉眼看不见的地方,是幽暗的虚空,那里才是大乘修士真正战斗的地方。

    死在此处的修士们,大概都没想到,大乘修士战斗的余波会如此厉害,连大千世界的结界,都不能保护他们。

    双成还没感慨完,方心妍已经开始动手清理现场了。

    她们运气不错,附近没有太多的扭曲的空间,还能够清理。

    看到方心妍堂而皇之地把一件件废弃法宝收进乾坤袋,双成发现自己犯傻了。她怎么会认为,方心妍感性,所以就自愧于自己的市侩?人家感性归感性,收起东西来可一点也不慢。

    双成轻咳一声,加入了清理的行列。

    这些法宝残骸可是好东西,就算现在用不着,等到天途开启,拿着这些,到其他大千世界去,说不定能给自己换来不错的宝物。

    沧溟界被隔绝太久了,修仙水平低下,他们这些人,除了前世遗留的法宝,其他东西拿到外界去恐怕都不够看,到时候少不得要淘换些宝物。

    化神以上修士,灵石已经没有了用处,大部分都是以物易物,他们就算拿着山一样的灵石,也不可能换到自己真正合用的法宝。

    ……

    这边沉默地打扫着万年前的战场,另一边可就没她们这么安静了。

    “哈哈哈,发财了!”参商把一件东西塞自己兜里。

    缘修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笑眯眯地盯着他:“参商道友,什么宝贝,拿出来分享一下?”

    参商双手一抱,警惕地看着他:“秃驴,谁看到就是谁的,想要自己找去啊!”

    缘修嬉笑道:“这话怎么说的?参商道友,你也太冷酷无情了,咱们现在是同伴,同伴难道不应该共同进退吗?刚才贫僧还帮了你一把,这么快就翻脸无情了?和尚好伤心啊!”

    “你的心硕大,还能自动修复,伤了也不会破皮!”

    缘修捧心道:“哎呀,参商道友,别人都不要你,贫僧可是不计前嫌与你同行,就算在这点情面上,你自己吃肉,难道不给贫僧喝点汤吗?”

    看到缘修这副嘴脸,参商嫌恶道:“臭和尚,你可真是不要脸!化神修士的面子说放下就放下,一点障碍都没有。”

    缘修笑眯眯:“我们佛修,最是平易近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面子是什么东西?”

    “啧啧啧,你家佛祖要是知道你这么曲解佛经,会不会气死又气活?”显然,缘修不要脸的程度超过了参商的想象。

    难怪程灵玉和这个家伙要好,两个人都一样无耻!

    参商伸手摸兜,突然觉得不对,身影一闪,及时截住转身离开的缘修。

    那件东西,正被佛光牵引着往缘修怀里飞去,参商化出一只火红的巨手,及时将之拦住。

    “呸!臭和尚,死秃驴,你真不是一般的不要脸!居然一边跟我说话,一边下手偷偷摸摸!”

    缘修的动作被发现,一点也不觉得脸,仍然笑眯眯道:“参商道友,这话怎么说呢?东西还没进和尚的兜,怎么叫偷?偷是一个动作,更是一个过程,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从别人的身上拿到自己身上,并且据为己有,那才叫偷。咱们俩这事,可不能这么算。首先,这东西是不是你的呢?贫僧有没有份呢?这一点待议。贫僧刚刚从你身上拿出来,还没拿到自己身上,更没有据为己有,动作还没有完成,怎么叫偷?还有,还有……”

    一长串话喋喋不休地说下来,参商一个头两个大。他想起灵玉曾经跟他说过的凡人写的故事,一只无法无天打上天庭的猴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唠唠叨叨念紧箍咒。他现在的感想,跟那只猴子是一样的。

    “闭嘴!死和尚,本尊灭了你!”参商怒从心起,手中火羽扇一挥,周围瞬间成了火海。

    缘修哇哇直叫:“你这只鸟,和尚好心渡你,竟然动手!真是不识好人心!”

    参商忍无可忍,八人之间,要说谁的脾气最火爆,非他莫属。自从他觉醒,威压大荒数百年,完全就是暴君风范。

    朔月之丘还好,他实力没成长起来,灵玉去了一趟,折腾了一番。炎风之野可是被他狠狠收拾了,若非如此,那些桀骜不驯的大荒妖修们,怎么可能甘心臣服?单凭天命之子的名声,可打动不了妖修。

    缘修这种无耻作派,比灵玉还过分。灵玉至少还要脸,拿好处也拿得光明正大,他倒好,要不过去就偷,偷不走就唠叨。最讨厌拿话堵他的人了,不知道他不会吵架吗?对付这种人,参商向来只会用一个手段,那就是打!

    老子说不过你,把你打到服总行了吧?

    于是,高空之中,一只鸟和一个和尚大打出手,佛光和火海将天际映得红红黄黄,把下面镇守的修士给吓坏了。

    怎么回事?难道有虚空魔物入侵?这可不行,赶紧上报。

    凌天舟上,褚九通接到这个消息,摸不着头脑。

    虚空魔物?不可能啊!虚空魔物动手,怎么可能是这么个景象。而且,化神前辈们都已经到了溟渊上空,要是虚空魔物挤过破烂的结界进来,早就被他们发现了。

    不过,他还是号令,凌天舟去往发现异常之处。

    当佛光出现,凌天舟上,观慧寺的和尚无语了。

    “那是……本寺缘修大师的佛光。”和尚艰难地说,“至于那火海……”

    怎么看都跟虚空魔物无关。

    众人观察了许久,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缘修跟别人打起来了,而能跟他在那么高的地方打起来,并且还打了这么久了,除了同为化神的那几人,还能有谁?

    凌天舟上的修士们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他们……真的能开天途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