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天机现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凌天舟内,太白宗的宫殿内,只剩下徐月和任云举二人。

    看着眼前的徐月,任云举深吸一口气,大礼参拜:“存思拜见主人。”

    听到任云举的唤声,徐月眼睛眯了眯,淡淡道:“起来吧,我已经不能算是你的主人了。”

    任云举起身,态度却仍然恭敬有礼:“在存思心中,主人永远是主人。”

    徐月没再说话,眼睛里多了些平时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情绪。

    两人相对无言,默默站了一会儿,她才涩声道:“我如今还要称呼别人为主人,你这般称呼,不合适,还是称为道友吧。”

    任云举眼神动了动,低声道:“是,主人要存思如何称呼,存思便如何称呼。”

    两人在偏殿相对坐下,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任云举不知从何处取出一套晶莹璀璨的琉璃杯,摆到桌上,又摸出一只玉色酒壶,慢慢给徐月斟酒。

    琥珀色的酒液,倒在琉璃杯中,越发剔透,花草的清香,萦绕于鼻端。

    这不是任云举任公子会做的事,一个人再改变,不可能连本好都完全变化。这是爱好风雅的存思公子才会做的事,什么酒配什么杯,喝法有什么讲究,配料又有什么独特之处……

    “你我此刻的心境,不适饮茶,还是饮酒的好。”存思公子轻声道,“主人不,徐道友,存思敬你一杯。”

    说完,他端起琉璃杯,一口饮尽。

    徐月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她端起了酒杯,同样一饮而尽。

    “五百多年了,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徐道友。”存思公子轻声道,“不过,能够再见你一面,我已经满足了。”

    徐月淡淡道:“你托身太白宗,便是因为我吗?”

    “是。”存思公子定定地望着她,“道友当年说过,我们倘若有再见的一日,机缘就在太白宗。所以,我险死还生,得到任云举这个皮囊后,就投到了太白宗的门下。可惜啊,观云峰一脉始终对我怀有戒心,不能亲近主人。”

    徐月嘴角轻轻一提:“你这又是何苦。当年我说过,只要渡过那个劫难,你的将来就是一片坦途,留在太白宗,对你的助益实在有限。”

    存思公子叹道:“不然,我还能如何?或许可以抢占一个中等宗门作威作福,又或者可以去星罗海打下一片江山,但那样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太白宗虽然不信任我,但也不算亏待了我。我留在太白宗,本就另有所图,也不在乎他们怎么对我。”

    “现在你可以重新做决定。”徐月望着他,仍然用那种冷淡的语气说,“当年的约定,你已经完成,我没有什么要你去做的,你尽可以自由地离开。”

    “主人!”存思公子脱口唤道,随即定下神,缓声道,“我既然在太白宗留了数百年,也不介意多留一段时间,难道你真的没什么要我做的?”

    徐月看着他,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存思,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就已经解除了我们之间的魂契,你我之间的从属关系,已经结束了。不错,我是说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到太白宗等我,但现在,我已经没什么要你去做的了。”

    存思公子目光闪烁,低声道:“莫非你当真甘愿认他们为主?”

    徐月叹息:“存思,你要明白,此一时彼一时。当年的我,自然不甘愿,可是,事到如今我才发现,情况并不像我推测的那样。何况,就算我有这个心思,那又如何?我的身体、我的生命,都是别人给的,就连思想,都有他的印记,这一点怎么都抹不掉。这是命数,也是我应该偿还的因果。”

    “可是……”

    “得到本不应该得到的东西,本来就要付出代价,我并不觉得不甘。况且,未来也不如你想象的那么黑暗。”

    存思公子定定地望着她,许久之后,轻轻吐出一句话:“所以,我在太白宗守了几百年,最终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完成当初的约定?”

    徐月眼中流露出悲伤之色,但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她站起身来:“五百多年前,你的身体就自由了,现在,你的心也自由了。存思,不管你以后打算留在太白宗,还是离开,都随你意。我们之间的羁绊,到此为止。”

    “主人!”

    徐月走到殿门口,侧了侧头:“这样没什么不好,这条路虽然并不像之前想像的那样,但也没有那么难走。也许,比之前还要更光明。”

    说完这句话,徐月跨出殿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存思公子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此时此刻,溟渊高高的峭壁上,立着一个黑衣人。他全身裹着黑色斗篷,连容貌也隐藏其中,分不清男女,也辨不出年龄。

    他默默地看着远处,凌天舟在海面上缓缓前行。

    这个庞然大物,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溟渊巡视,是镇守溟渊的主要力量。

    他的目标当然不是凌天舟,三十四名元婴修士,再加上凌天舟本身拥有的庞大力量,不是化神修士,任凭有再多的手段,在它面前都不堪一击。

    他不清楚自己等了多久,从数年前开始,他就一直追踪着凌天舟,观察站上面的人。

    终于,他等到自己要等的人。

    一道遁光从凌天舟上飞掠而出,往溟渊而来。

    黑衣人动了,他在侧峰上纵跃,借着溟渊之气的遮掩行进。

    那人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改变飞遁的方向,往他这边遁来。

    黑衣人一个飞跃后,那人已经停在了他的面前。

    “你是何人?”徐月沉声道,目光沉沉地盯着此人。

    黑衣人望着她,声音亦是非男非女:“徐月?”

    徐月眯起眼:“不错。”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知道你是谁就够了。”

    徐月冷声道:“藏头露尾的家伙,我有必要理你吗?”

    黑衣人轻笑:“你非得理我不可。”

    “哦?给个理由!”

    兜帽的遮掩下,黑衣人眸光微亮:“也许,唤你另一个名字比较好。”他看着徐月,慢慢说出三个字,“天、机、子!”

    ……

    灵玉头都快炸了,她忍不住问鬼帝:“你忍得下去?”

    鬼帝淡淡瞥过她:“为什么忍不下去?”

    好吧,他是个鬼,不是人。

    灵玉用力拍了拍脑袋,提起精神,继续测算天地轮回锁与结界之间的联系。

    这个天地轮回锁,果然不同寻常。鬼帝借助幽冥异界的力量,将它与结界之间的联系展露出来,然后,他们打算把两者之间的勾连测算出来。

    没想到,这天地轮回锁自带禁制,只要他们一靠近,就会有各种东西影响他们的五识鬼帝是个魂体,感觉可能没有那么强烈,灵玉却觉得自己脑袋都快炸了。

    耳边嗡嗡作响,古怪的气味,时不时出现的幻觉。她觉得自己被鬼帝坑了,为什么自己要来溟渊啊?如果到天上去,现在估计在轻松愉快地捡垃圾吧?

    徐逆刚才传来消息,告诉她天上有许多法宝残骸,为了这个,那只鸟和那个和尚都打起来了。

    灵玉都快哭了,你们好歹是化神修士,大乘转世,为了捡垃圾抢起来,好意思吗?其实她最受打击的是,她居然连捡垃圾的机会都没有!

    好吧,她承认,其实她也想去捡垃圾,虽然不好听,可实惠啊!当个垃圾王也没什么不好的,那些可都是高阶修士的宝贝。据说里面还夹杂着大乘修士报废的法宝,随便捡一样,到别的大千世界去,也能换件不错的法宝。

    “……你就不心动?”她问鬼帝。

    鬼帝说:“我是鬼修,谢谢。”

    灵玉道:“谁说捡来要自己用?咱们可以拿去换合用的法宝啊?”

    鬼帝顿了顿,慢慢点头:“好像……挺有道理。”

    “所以,咱们是不是也应该去捡一捡?”

    “可是,我们已经说好了……”

    “那有什么关系?”灵玉居心叵测地鼓动他,“你看,咱们测算这个,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吧?别说几个月,花几年都有可能,凭什么我们两个干苦工?他们就不同了,说是清扫现场,其实还不是捡便宜?我们老老实实干活,结果呢?好处都被他们得了,自己还闹得头晕眼花。”

    “那我们上去怎么说?”鬼帝停下手中的活。他不得不承认,灵玉的提议非常地让人心动。难怪啊,八人之中,她左右逢源,跟着她就没有吃亏的时候。

    “简单!”灵玉自信满满地道,“咱们下溟渊的时候,只是说要探查清楚此宝与结界之间的关联,可没有说,把它们都测算出来吧?所以,我们现在回去,就说已经干完了。”

    “……”鬼帝默然。他们这叫干完了吗?其实就是把大衍城万年来干的事总结了一下而已……

    “行不行啊?难道你节操这么高尚,宁愿舍己为人?”

    鬼帝叹一声:“好吧……”其实她说的并没有错,全部测算出来,花的时间太长了,让大家一起干,才是最合适的分配方案。

    灵玉满意极了,终于摆脱了这要人命的禁制,等会儿让缘修他们也吃吃这苦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