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原来你恨我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佛光和火海渐渐停歇,参商和缘修两个人都是灰头土脸。

    缘修在心中暗暗叫苦,他知道参商不好对付,但不知道他这么不好对付。不就是偷他刚到手的宝贝吗?他根本就没有得手,参商居然跟他玩命!

    要是灵玉在这里,一定会嘲笑他。真以为每个人都跟他一样,没好处就及时收手?参商的个性,向来是不怒则已,一怒血流千里!他这个大荒之主,之所以把整个大荒妖修都收拾得服服帖帖,可不是因为他身上的毕方血脉,而是因为他够强势。

    伸手从参商兜里摸东西?这种事他会忍才怪!

    缘修也不是打不过他,只不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很遗憾,参商就是个不要命的,在他眼里,尊严比性命重要一百倍!

    远处,双成和方心妍站在高空中,默默地看着这两人。

    她们察觉到这边的动静,跑过来看看究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个局面。

    双成一抬头,徐逆和范闲书就在不远处,看来被惊动的,不止她们。

    四人没去理会打得难分难解的参商和缘修,而是先会合了。

    “要动手阻止吗?”双成问。

    范闲书摇头:“算了,让他们打去吧,那个和尚,是该教训一下。”往同伴伸手的毛病,没人会喜欢。

    四人沉默了一阵,溟渊下面,有气息升起。光芒连闪,转眼灵玉和鬼帝也上来了。

    方心妍向他们摊了摊手:“没什么可看的,就这么回事。”

    灵玉观赏了一番战斗,笑道:“啧啧,这架打得可真精彩,没白上来一趟。”

    “别理他们。”范闲书说,“我们回头干自己的活,他们打死再过来收尸。”

    “等等!”灵玉唤住打算四散的几个人,说道,“我们上来,可不是为了看打架的。”

    “哦?”双成问,“可是发现了什么?”

    鬼帝点头道:“我们已经弄清楚那件法宝与结界之间的关联了。”

    方心妍眼神闪了闪,笑道:“你们动作可真快,我们才刚刚着手呢!”

    “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快。”灵玉的神情毫无异常,“有许多地方,前辈们都已经查过了。”

    几人都有点意外:“是吗?情况如何?”

    灵玉把含宁真人说的话对他们说了一遍,又把自己和鬼帝的经历大概说了一下。

    “原来是造化之宝,”范闲书喃喃道,“难怪了,天地法则迟迟不能归位,就是因为造化之宝的禁锢……”

    化神以上修士能插手天地法则,但要长期改变,他们力有不逮,就算是大乘修士,要改变一个大千世界的天地法则长达万年之久,也很不易。他们每个人都想过数种答案,没想到真相竟是如此。

    造化之宝,就算把天地法则完全改了,都不奇怪,何况只是镇压万年。

    “既是造化之宝,凭我们二人之力,没办法插手更多,只能上来求救了。”鬼帝一本正经地道。

    灵玉心中暗暗佩服。这个鬼帝,不如她想象中那么纯善嘛,看看,说谎说得多溜。

    其他四人一时无语。

    方心妍原本以为,他们是为了那些废弃宝物而来的,没想到,拿出来的理由如此正当,倒让她无话可说。

    “这么说,咱们要重新分工了?”

    “恐怕是的。”灵玉一脸无奈,“那东西可不好弄,会影响五识,鬼帝道友影响不大,我却深受其害。”

    “影响五识?”范闲书深思。

    灵玉看向他:“怎么,想到什么了?”

    范闲书摇头道:“有一点感想,但还没有头绪,容我仔细想想再说。”

    灵玉点点头,问众人:“你们这边呢?可有什么发现?下面我们该怎么办?”

    反正她不愿意自己独自干苦工,干脆把问题抛回去。

    这个问题一问,众人面有难色。原因很简单,他们刚刚开始清理,就被宝物晃花眼了,根本算不上有发现……

    灵玉在心中暗笑,她这么问就是故意的。就算要来分一杯羹,也要有由头,她和鬼帝最起码把事情都搞清楚了,跑回来也不能说他们没干活。

    “咳!”还是范闲书脸皮厚,他笑道,“我们一到高空,就发现空间已经扭曲得不像样,还没有什么发现。”

    方心妍立刻接上去:“是啊,这里法则混乱,空间堆叠,危险性极高,我们才刚刚入手。唉,难怪大衍城的前辈们花费万年,都没有弄清这里的法则,依我所见,想凭借自身手段从理顺空间入手,也太难了。”

    灵玉看向徐逆,见他向自己微微点头,知道方心妍没有夸大。

    参商和缘修运气算不错了,他们这边,离战场远一些,不算太混乱。徐逆和范闲书去的地方,估计是最麻烦的,因为那里最高,已经挨到了结界的边。方心妍和双成所在的地方,则是中间段,东西最多,危险中等。

    其实,无论天地轮回锁那边,还是高空这里,都不是一时半刻能够理清的,他们探明之后,迟早要重新安排。

    参商和缘修终于打完了,最后以缘修讨饶为结果。

    看到气喘吁吁一身狼狈飞过来的缘修,灵玉哈哈大笑:“被揍了吧?活该!”

    缘修呵呵笑,不以为忤,敢做这种事,脸皮就是要厚。

    参商没好到哪里去,潇洒的风度折了一半,身上到处都是血迹。

    “秃驴!要是还敢伸手,本尊就把你的手给剁了!”这种情况,他还要放狠话。

    缘修认输:“知道了知道了,你省省力气吧!”嗯,被发现了当然会被剁,没被发现?嘿嘿!

    “你跑上来干什么?该不会也想分杯羹吧?”

    这么想的人,不止缘修一个,不过会把这句话说出来的,只有缘修了。

    灵玉一本正经:“你以为我是你啊?下面已经查完了。你们呢?是不是光顾着打架了?”

    缘修和参商面面相觑。

    他们确实光顾着打架了,什么也没查……

    “早知道不应该把你们放在一起。”灵玉唉声叹气,“行了,大家都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范闲书思忖道:“照目前看来,这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大衍城的前辈花了万年时间,都没查出什么来,只怕我们……”

    这一点倒没什么,他们事先早就做好了准备。

    大衍城花费万年时间都没能解决的事,他们想用几天时间解决?就算有天命,也没有这种事。

    “先去大衍城吧。”方心妍如此提议,“前辈们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指点。”

    这个提议,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其他人都没有异议。

    就在他们八人飞落大衍城的时候,溟渊旁边,一场战斗落下了帷幕。

    徐月按住胸口,仰头望着溟渊上空,眼神透着迷茫。

    “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没有人来救你?”溟渊的黑雾中,黑衣人的斗篷随风飞扬,声音好像浸在沉重的水里,带着沉闷的回响。

    徐月的眼神倏然清明,望着眼前的黑衣人:“你不是元婴修士!”

    这是个肯定句。

    黑衣人淡淡道:“我当然不是。”

    “但你也不是化神修士!”

    黑衣人这次没有肯定或否定,只是淡淡哼了声。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与主上之间的联系被切断,是你做的手脚?”尽管不想承认,但徐月不得不承认,她现在很惶恐。

    无论她做为天机子的时候,还是徐月的时候,都不曾遇到过这种情况。

    徐逆留在她体内的神念,竟然被封存了!

    这怎么可能?修为再高的修士,都不可能对她的识海做出这种控制!

    常年累月与化神修士在一起,元婴修士中,徐月的知识面绝对是最广的,但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

    黑衣人叹息一声,道:“主上?你只记得有这么一个主人吗?”

    从出现开始,黑衣人的声音第一次显露出了感情。

    徐月停住了,她看着黑衣人的眼神,充满了困惑与回忆。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脑子里浮出来,那是她并不愿意回想的经历。

    黑衣人淡淡道:“五百多年了,没想到你的执念如此之深,就连身殒,魂体都不愿意散去。或许,这就是因果,你我还有相逢之日。”

    徐月眼睛里透出恐惧的色彩,她睁大眼,瞪着眼前的黑衣人。

    “看到你这样子,我很感谢那个姓徐的小子,你终于活得像个人了。不过,这样还不够,徐月,你不想成为真正的人吗?”

    声音里充满了诱惑,让徐月不由自主地往前踏了一步。

    她及时收住,戒备地看着黑衣人:“我不知道你是你谁,也不管你是谁。以前的事情,我都忘记了,我现在是徐月,以后也都是徐月!”

    “哈哈哈……”黑衣人大笑起来,“忘记了?那你为什么要回头去找存思?当年你还是天机子的时候,给了他一条生路,以致于他惦记了你几百年之久,哪怕换了一具身体,都要完成当年的约定。徐月,还是天机子的那段人生,亦有你留恋之事,何必强行割舍?”

    徐月眼睛里闪过怒意:“你是故意让我回想起来的?”

    黑衣人没有回答,不过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

    徐月愤恨道:“天机子已经做了你几百年的傀儡,你还想怎样?就算我只是你的一颗棋子,看在为你筹谋几百年的份上,你连我死后都不肯放过吗?”

    面对徐月的质问,黑衣人叹息:“这就是你真正的想法?徐月,我从不知道,原来你一直恨我。”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