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作废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八个人回到大衍城。

    他们每个人化神后都来过大衍城,却是第一次来得这么齐。

    听他们说了溟渊上空的情况,含宁真人笑道:“这句话早先就想跟你们说了,不过,老夫觉得,还是先让你们实地看看情况,先碰碰壁再说。”

    灵玉哭笑不得:“前辈,您这不是折腾晚辈吗?”

    含宁真人道:“不让你们自己折腾一遍,你们信吗?”

    八个人都没说话。如果只是言语转告,他们确实……不信。

    “现在你们已经见识过沧溟界的困境了,老夫这里说一句实话。你们别以为,花时间就可以把高空结界理顺,再将此宝与结界的联系斩断。如果能够这么做,也不会等到你们出现。你们是天命之人,但不代表你们就比沧溟界万年来的化神修士都要强大。”

    含宁真人这番话,让八个人都低下了头。

    他们刚开始确实有这么个想法,觉得自己无论法宝还是自身实力都比大衍城的化神前辈们高一些。但是,高空结界让他们意识到一点,都是化神初期,他们就算比大衍城的化神前辈们高,也高得有限。

    在沧溟界这么个天地法则受限的地方,他们无时无刻不感觉到自己身上受到的束缚,这种情况下,根本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也就谈不上比大衍城的化神修士强大。

    当然,灵玉并不觉得事不可为,只是很难而已。只要耐得下心,天地轮回锁与结界的勾连总能推算出来。高空的混乱结界也许麻烦一点,但根源并不在此,并不需要他们完全理顺空间。

    “你们也别以为,耗时间能行,如果耗时间能够解决问题,就轮不到你们了。”含宁真人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又说了这么一句。

    “前辈……”

    “前辈,”双成开口,“您这么说,是不是我们忽略了什么?”

    她和灵玉一样,虽然觉得此事十分困难,但并不是无路可走,可含宁真人话里透出来的意思,却不这么简单。

    含宁真人叹道:“天命,可不是实实在在的实力啊!”

    方心妍若有所思:“除了气运,我们这些人,与大衍城的前辈们相比,并没有什么独到之处。依靠气运开启天途吗?”她摇摇头,显然并不赞同。

    被方心妍这么一提醒,灵玉明白了:“天命之人既然不比化神前辈强多少,为什么开天途要我们来?”

    含宁真人赞许地看着她们几人,他只是提了几句,她们就想到了。

    参商抓抓头,说道:“天道的神秘之处,我们怎么能了解,也许有什么玄机?”

    灵玉白了他一眼:“难道我们这些天命之人,就是为了等坐天机掉到头上来吗?”那还不如直接去打破结界,虽然那样做的下场,八成就是自寻死路。

    缘修忍不住偷笑。

    “臭和尚,你笑什么?”参商张牙舞爪。

    缘修轻咳一声,忍下笑意:“没什么,你继续。”

    “我以为,你们都想错了。”

    八人同时转头去看,眼中不无惊讶。

    说话的是徐逆。

    能让他说话不容易啊!人一多,他就懒得说话,尤其同伴个个机敏过人,不需要他说什么,其他人就已经分析得头头是道。他说话了,那就说明他们七人同时忽略了一件事。

    “徐道友,你有什么见解?”双成问。

    徐逆淡淡道:“你们就这么把天命当一回事吗?”

    七人同时一愣,含宁真人也因为他的话而皱了起眉。

    “小朋友,你这句话什么意思?”含宁真人问,他的语气带着老修士特有的慢悠悠,虽然并不是质问,但包含了不悦之意。

    大衍城等待天命,等待了将近万年,难道他要说,大衍城做错了吗?

    “抱歉。”徐逆对含宁真人说了这句话,便转过目光,看着七位同伴,“前辈们不清楚天命之人的真相,难道你们也不清楚吗?我们身上的天命,可不是老天给的护身符。所谓的天命,对沧溟界来说是打破禁锢的机会,对我们来说,只是因果!”

    “因果?什么意思?”星河真人的身影浮现出来,他一直在下面旁听,这会儿忍耐不住了。

    徐逆看了众人一眼,见他们没有反对的意思,便道:“前辈们应该知道,我们与八位大乘前辈有着难以分说的渊源,正是这渊源,才使得我们必须承担起他们那一场大战的后果。这就是我们所谓天命的来由,而不是什么玄妙的天机!”

    这世间,没有注定的果,就算有着相同的因,最后的果可能完全不同。

    沧溟界开启天途的机缘在他们身上,并不是说,老天会给他们一些特殊的条件,让他们得以开启天途。而是,他们身上有着前世留下的因,今生要还掉这份果报。他们比沧溟界本土修士强的地方,在于他们有着前世留下的气运。大衍城的天机子,正是因为感觉到了大乘修士的气运,才会算出天机。

    而天命这个说法,是天机子得出的结论。因为他们和沧溟界的羁绊太深了,定然会走上这么一条路,所以天机子将之称为天命。

    这个天命,是必然的道路,而不是必然的结果。

    他们也许会成功,但也有可能失败。

    含宁真人久久没有说话,连星河真人也愣住了。

    许久许久,含宁真人长叹一声,自嘲地道:“原以为,是你们看不清,结果看不清的是我们。”

    他刚刚想对他们说,既然是天命之人,那就一定有区别于他们这些化神修士的地方,上天会给他们留一条路,打开这个困局。却原来,是大衍城的化神修士们太理所当然了。

    他们研究了的万年天机,就真的以为,天机是上天的命数,是注定的结果。却忘了,所谓命数,注定的只是过程,而不是结果。

    这下好了,刚才装神秘想教训小辈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反被小辈教训了一番。

    “含宁前辈。”妙竹浮现出来,“看来,这件事我们也要从长计议。”

    “是。”含宁真人没有因为面子而强撑,他对众人道,“此事我们也弄错了,现在给不出确切的建议,你们先回去吧。”

    没想到他们来讨主意,最后会是这样。

    不过,八人对天命之事,感悟比大衍城的化神修士更深,当然知道徐逆说的正确。

    灵玉询问的目光扫过他们:“那我们先走吧,让前辈们仔细想想,晚一点再来请教。”

    其他人都没意见,纷纷向前辈们告辞。

    他们出了天地轮回锁,参商的目光,一直粘在徐逆身上。

    灵玉发现了,取笑道:“鸟啊,你该不会突然喜欢男人了吗?”

    “啊?”参商眨着眼睛。

    “不然你干嘛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她指了指徐逆。

    参商搓着一身鸡皮疙瘩:“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他喜欢美人的好吗?

    范闲书轻笑:“他是不适应吧,还以为某人只会拿剑砍人。”

    双成忍笑:“参商道友,你这想法最好改改,不要以为不喜欢说话的人,就真的没脑子。”徐逆的心机可不弱,不然他怎么斗得过昭明?只不过,近年来没什么事值得他用心机而已。

    双成、鬼帝、缘修都和徐逆做过同伴,方心妍做过他的对手,范闲书……同伴和对手都算吧。只有参商,完全没和徐逆打过交道,不清楚他的真实性格。

    “我们真的回去再说吗?”鬼帝遗憾地道,“好不容易八个人聚在一起,就这么回去,怎么好像灰溜溜滚蛋似的?”

    “不然还能怎样?”方心妍摇头,“我们没有足够的准备,还是别贪心的好。”

    她喜欢谋定后动,这种没把握的事,她可不愿意做。

    “我有个提议。”灵玉举手,“大衍城虽然被拖进来了,但它有一个附属仙城,那里已经成了一座空城,正好适合我们暂时落脚。如果我们决定开始做这件事,最好不要就这么散了,心气如果散了,聚起来可不容易。”

    方心妍见过那座仙城,眼睛一亮,立刻道:“我同意。”

    “我也同意。”说话的是双成,“这件事,我们不能光靠大衍城的前辈指点。徐道友虽然说的很对,但我还是认为,我们有着前辈们没有的优势。比如,我们或多或少有着前世的记忆,也许其中就有开启天途的关键。”

    “你们的意思是,我们干脆以附属仙城为据点,将这件事做为长期的目标来做?”范闲书问。

    “对!”

    其他几人互视,缘修先表态了:“几位女施主说的不无道理,那就这么办吧!”

    参商则嘟嘟囔囔:“怎么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强势……”

    他们中间这三个女人,没一个好惹,三个人说得头头是道,他们还用得着反对吗?照着做就是了!

    灵玉笑嘻嘻:“鸟,你有意见?”

    “没……”参商拖长声音,“反正你们怎么说都有道理,那我们就听着喽!”

    方心妍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带着威胁瞥过他。

    参商收声,委屈地想,他明明没说什么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