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君子就不远庖厨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好诗,真是好诗!……太好了,为兄一看到那白傻子当时的面色,这心里就说不出的畅快!哈哈哈哈……”一直都被夏鸿升拽到了后山了,徐齐贤还在不停的大笑着,夏鸿升翻了翻眼睛白了他几下,见没有什么作用,也就不再理会他了。书院后山上除了山长的院子,地方可大了去了,山林里面能够向下看到整个鸾州城的景致,是个很好的去处。找了个距离山长的院子远一些的树下,两人坐到了石头上面,将鸾州城的风光尽收眼底,对面映衬着老君山那高耸的山头,壮丽之中透着秀美,端的是一座好山。

    “徐哥,你家小厮能找到咱们么?小弟可是急等着你家小厮回来呢。”夏鸿升坐在青石上,背靠着树干半躺下去,枕着双手舒惬的看着山下鸾州城的风景,向仍旧处在兴奋之中的徐齐贤说道。

    “放心,我早先已经交代过他了,让他买了东西回来之后带着那只鸡来后山找咱们,这个地方为兄常来,他能找到。”徐齐贤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也学着夏鸿升的样子往后靠上了树干,这才像是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似的,上下打量着夏鸿升来,看了良久,方才开口叹了一声,说道:“静石师弟,为兄怎么感觉你好像一下子变得比为兄还要年长了,不拘是说话做事,还是课业上,亦或是行为上,都好似换了个人似的,害得为兄都好像有些不认识你了。”

    “世间方一日,梦中已千年。徐哥,小弟昏迷过去的时候,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梦里历经半生,醒过来时恍惚以为自己已然是个几十岁的人了。许是梦里已过半生的缘故吧,小弟的心智确实成长了许多。”夏鸿升笑着答道:“不过,夏鸿升就是夏鸿升,徐齐贤都是师兄徐齐贤,徐哥只需要记住这一点就是了。不说这个,徐哥,可还记得前几天小弟提起过一道叫化鸡来?”

    “叫化鸡?不错,你是说起过,还把我家厨子做的卤鸡批的一无是处。”徐齐贤想起来就有些气恼,白了夏鸿升一眼,要知道,他家的厨子,可是托了叔父从长安城找来的,若说这小小的鸾州城里谁人家的饭食最为可口,除了那市坊中的逸香居,就是他徐齐贤家里了!

    夏鸿升坐起身子,从旁边捡拾了一根树杈来,在地上刨了起来,一边刨着,一边对徐齐贤说道:“嘿嘿,今日就让兄长尝一尝这叫化鸡的美味,也看看小弟的手艺。”

    “你?嘿,不是为兄说你,你一个小娃娃,就算是我信了你的鬼话,真当你在梦里过了大半辈子了,也绝不会相信你能做出来什么吃食来。就算是你知道怎么做,也一定是从你嫂嫂那里偷看来的。”徐齐贤向夏鸿升说道:“不过,静石师弟,先贤教导我们,君子远庖厨,你岂能自己动手?待会儿让柳青做就成,他是大厨的次子,虽然没有学了他爹的路数,但做出来的东西也是能吃的!你若想要吃鸡肉,便让他做来就是。”

    听到徐齐贤的话,夏鸿升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指在徐齐贤的眼前晃了晃,说道:“非也,非也!徐哥此话差矣啊!”

    徐齐贤睁大了眼睛,用一种看病人似的眼光看着夏鸿升:“静石师弟莫闹,先贤孟子曾说: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所以,君子应该远离杀生做饭的地方,更不可亲手做出这些举动了。静石师弟,你还没有学习这些,今日为兄就告诉你,以后可万万不可如此了。”

    “嘿嘿……徐哥此解差矣,孟子之意实非徐哥所说。”夏鸿升斜着眼朝徐齐贤抬了抬下巴,摇头摆脑的说道。

    “哦?”自认为很是博学的徐齐贤立刻就来了兴趣:“不知静石师弟倒是有何妙解?趁现在柳青还未有回来,可否与为兄探讨一二?为兄倒要洗耳恭听静石师弟的高论。”

    哎呀,这是有些不以为然啊!嘿嘿,夏鸿升一下站了起来,负手而立,昂头朗声说道:“孟子说: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一般人都从字面上去理解孟子的话,君子应该远离杀生做饭的地方。可是要如此说来,君子既要吃肉,就少不了杀生,却假惺惺不忍杀生;真的不忍杀生也就算了,却只是“远庖厨”而已,图个眼不见,耳不听,就可以去心安理得地吃那些“庖厨”中的东西了,如此说来,岂不是假仁假义,有背先贤之意了?其实,孟子这话并非如此肤浅,此中饱含着一层更深的道德观念。”

    夏鸿升一副很是学究的派头,没办法,后世做教师讲课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一显摆起来就成了这幅样子了。

    “在庖厨里忙活的人不应该是君子,因为厨师大多要杀鸡杀鸭杀猪杀羊的,满身血腥与油污柴烟,那不是一个谦谦君子应该有的样子。君子应该是衣冠楚楚,一脸正色的,手里拿的是圣贤之书,嘴里说的是仁义之道。可你看看那些厨子,无一不是粗衣油垢,眼有凶光,手里拿着刀子,嘴里念叨着这只肥那只瘦的。于是,君子与厨子,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文明与粗俗,这就立刻显现出差别来了。人们向往君子,所以对粗俗者不屑一顾,所以就算是那些思想龌龊、脸厚心黑,满肚子坏水如那白傻子这般的人,也会找件华丽的外衣,找个诡谲的借口将自己伪装起来。这样的人也是手静脸白,衣衫无垢,可他能称得上君子么?而徐哥,看看你家的厨子,他可曾做过什么歹毒阴险的事情来?”

    徐齐贤摇了摇头,已经有些被夏鸿升说的发愣了:“没有,柳叔一直为我家费心劳力,从未有过二心。”

    “这就对了。要是远庖厨的就都是君子,而近庖厨的就都是小人的话,徐哥你怎么解释?所以,这种解释也太过于片面性了。”夏鸿升又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徐齐贤的跟前,看看徐齐贤有些迷茫的样子来,决定给他来个当头棒喝,于是缓缓深吸了一口气来,突然提高了声音朗声大喝道:“其实,孟子这句话所想要表达的真实意思是:肉要吃,不忍之心也要有。所以,远庖厨的这种不忍,不是对牛羊畜类的不忍,而是自己心中存在的不忍之心。有了这份不忍之心,才会对人不忍,才会仁乎其类,才会有仁义之心,天下才会行仁政,才会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话,才是孟子向梁惠王所表达的真正道理!”

    咦?怎么没声音了?夏鸿升低头一看,就见徐齐贤一脸的呆滞,目光死死的凝视着他,嘴巴张的大大的,大有一副下巴掉下来合不住了的架势。嘿嘿,看来当头棒喝还是有用的。夏鸿升很是怀念这种对他人当头棒喝的感觉。很是礼貌很是斯文的向徐齐贤点点头,朝着徐齐贤露出了两排很白的牙齿来,笑道:“如何,徐哥,小弟此解可当否?”

    徐齐贤仍旧呆愣愣的好似一副丢魂了一般的样子,太吃惊了,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夏鸿升正准备回去坐下,却突然听到从徐齐贤的身后猛地传来了一阵击掌的声音来,吓的夏鸿升猛地抬头一看,就见竟然是山长与其他的几位先生一起从后面的林子里走了出来!

    要毁!你们都是有脸有面的人,怎么能躲起来偷听自己学生的对话呢!夏鸿升心中一声悲鸣,有些忐忑的看着那一众师长。

    那几个先生俱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半低着头凝神思考着,夏鸿升的师尊也在那里,此刻却是满脸的惊喜与欣然,面带骄傲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学生。而老山长,则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淡笑,抚须轻摇皓,双目中精光四溢,背手拈须说道:“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不忍,乃是仁尔,非是庖厨之垢,而是仁义之心……呵呵呵,今日,老夫甚慰啊!……呵呵呵,静石,好!好!好!好一个夏静石!”

    老山长此评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夏鸿升的身上,夏鸿升没想到这番来自于后世教科书上的论解会被老山长和书院的教习先生们听到,这会儿心里有些激动开了,对,古代的文化之中,有许多出错,有许多误传,结果好好的思想就成了糟粕,或许,我可以避免这种结果?

    “不忍,乃是仁尔,非是庖厨之垢,而是仁义之心……”神神叨叨丢魂了一般的徐齐贤呆愣愣的靠坐在树干上,连一众师长们到了都不知道,嘴里不停的叨念着重复了不下十遍,才忽而猛地站了起来,朝着夏鸿升深深的鞠躬弯下了腰去,有些癫狂的说道:“今日,今日为兄受教了,静石师弟,怕是此解一出,天下儒学者……哈哈哈,师弟,怪不得山长会收你做门生,师弟之材冠绝,为兄服了,别说是收你做门生,就算是让你来做书院的教习,师弟你也绝对够格了!”

    夏鸿升顿时脸上一片惨白,张嘴盯着徐齐贤背后的那些师长们,等徐齐贤终于发现了夏鸿升的脸色不对头,僵住了笑容缓缓的扭过头之后,书院的后山上,就响起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