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抵达洛阳城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沿路远眺,地平线的尽头蓦地出现了一座高大雄伟的城郭,突兀的闯入了视线,平地上那一长排城墙拔地而起,犹如军阵中的巨盾,散发着震慑人心的威严。马车停下在洛阳城口,夕阳正浓,金色的余晖散落在静默如山的城墙之上,高大的城墙更显得雄壮,与周围的群岚遥相呼应。日色西沉,金色的余光渐渐变成了一片血色,散落在城墙上,凭添一抹萧杀,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洛阳城自夏朝一来,就是中原大城,位居南北东西交通中心,地理位置极其重要,至于隋朝更是定为东都,隋唐时期洛阳城的规模达到最大,北据邙山,南抵伊阙之口,洛水贯穿其间。外围郭城平面接近长方形,设有八个城门,东、南各三门,北面两门,西面无门。内围宫城位于郭城西北角,城垣夯筑,内外包砖。又有皇城绕宫城东西南三面修筑。宫城北部另有有曜仪,圆璧二城。皇城之东又有东城,东城之北有储存粮食的含嘉仓城。郭城内由垂直交叉的道路划分成若干方形或长方形里坊。有定鼎门大街宽一百二十一米,其余连接城门的街道宽度也有四十到六十米不等。里坊有坊墙,四面设门,内设十字街,凡共一百零九个坊、三个市。洛阳城的规模在隋唐时达到最盛,后来几经战火洗礼,城颓壁断,到了后来的明朝,洛阳城的规模,就仅余隋唐时期洛阳城的不足二十分之一了,便是如此仍旧乃是一座大城,就可看得出来隋唐时洛阳城的规模之大了。

    “尔等须得听从刘先生的话,说话行事处处留心,须知,尔等出来便是代表了我鸾州书院的,不可坏了书院的名声。”颜师古下来马车,向那几个学子们说道:“洛阳府学馆会安排尔等的吃住,随你们刘师过去吧。老夫需去拜访几个人来,便与尔等分开了。静石,你且随刘师一同行事,虽不参加诗会,但好歹有个落脚。”

    “学生遵命!”几个学子齐齐向颜师古行礼道。颜师古向刘先生看看,然后便同许延族一起离开了。

    刘先生领着众人进入了洛阳城中,但见里面道路开阔,人流众多,远远望去的坊市里商贩云集,若是抛开古代的建筑物和行人们身上的衣服装束的话,那就俨然是一个大都会了。除了夏鸿升之外,其他的几个学子都神色无异,看样子早已来过洛阳城多次了。徐齐贤拉着夏鸿升边走边讲,给夏鸿升介绍着洛阳城中的事情。一行人边走边说话,到了洛阳府的官学馆,刘先生上前投上了收到的请帖,众人在门口没有等多久,很快就见几个人从里面匆匆大步走了出来,人未到,笑先至,远远的几步开外就拱起了手来笑道:“刘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哈哈,齐兄倒是看上去愈发的精神了!”刘先生也抱拳回礼,带着几个学子走了过去。

    那个人过去一把握住了刘先生的手来,高兴的说道:“你我许久不见,胸中无数话语无处倾吐,刘兄,今日你我定要一醉方休啊!”

    “自然,今日定当一醉方休才好,不过,书院这些学子,得先行安排才好。”刘先生向那个人说的,然后又转身对徐齐贤几人说道:“尔等还不快来拜见师长!”

    几个学子立刻恭恭敬敬的躬身施礼,向那个人作揖道:“后进末学,拜见师长!”

    几个学子不愧是书院中的佼佼者,礼数周到,说话有不卑不亢,顿时就令那个人笑着颔首点头:“果然都是一表人才!哈哈,在下见到刘兄着实高兴,这都忘记了正事了!来人,还不赶快带几位下去安置!”

    旁边立刻就有侍从过来,恭敬的邀请其他几人过去,刘先生向几个学子点点头。

    几个学子随着侍从走出了学馆,出门沿着大街走了一段距离,停下在了一家客栈门前,却听那个侍从说道:“好教各位公子知道,参加诗会的学子都在此间客栈中安置,几位来的早,想来能挑个上房了。客栈中的一应吃住用度皆有学馆所负责,距离诗会开始方还有三天的时间,这几日里其他书院的学子也会陆续抵达,几位公子可先行住下,游览一番洛阳名胜!”

    “多谢这位大哥了!”其他几个人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夏鸿升却很是礼貌的对那个侍从施了一礼,谢道。

    那人没想到夏鸿升会谢他,一时间有些意外,连道不用。又带着几人进去的客栈,在掌柜处登记了下来,帮他们挑选了好些的房间来,又带着他们到了屋子里面,看看屋里设施齐全了,这才告辞离开。

    “师弟,方才你为何要想那小厮行礼?小厮而已,我等都是读书人,向师长前辈同窗施礼即是应当,却不应见人就施礼来,不然风骨何在?”小厮走后,白建之摆出了一副兄长的派头来,向夏鸿升教育道。

    夏鸿升转头看看其他几人,他们虽然没有说话,不过也不否则,看来他们都没有这个习惯。夏鸿升自后世而来,这随口道谢一句是礼貌,就是出去吃饭,服务员倒杯水来,随口一句谢谢,起码是对一个人的尊重。这种习惯保留了下来,却忘记了这里是唐朝了,那些小厮是成天里侍候人的,地位低下,从没人对他们有过什么礼遇,不打骂他们便是好了。所以不拘是书院中的侍从刘方,还是徐府里面的小厮柳青,亦或是夏鸿升遇见的其他侍从小厮们,见到夏鸿升行礼道谢,都是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了。

    “在小弟看来,大家都是人,活在这个世间,只有位置作用不同,却是没有贵贱之分的。读书人看不起屠户,可是没有屠户,读书人就没有肉吃。士子看不起商人,可是没有商人,社会就不会拥有财富。官员看不起民众,可是没有民众,又何来官员。不论是官员,士子,商人,还是屠户,在具备这种身份之前,都先是一个人。是一个人,只要他道德不败坏,品行端正,对这个社会、国家有所贡献,那就应当被尊重。官员负责管理国家运作,士子负责书写文章研习道理,商人负责生意流通积累财富,屠户负责屠宰,农民负责种地,各司其职而已。尊重一个劳动者,这是礼貌,也是风度。而对奸佞小人也如此的话,那才是折损风骨了。小弟以为,要想博得他人的尊重,首先得尊重他人才行,你们看颜师,德高望重,对不认识的老农,和下级官员,且不也是客客气气的?”夏鸿升摇了摇头,向其他几个学子说道,说完之后,又笑了笑,复又言道:“再说了,给人好脸色,也能有好处嘛!各位学兄,看咱们的房间不是就被安排到上房了?那个小厮还把一应东西都给咱们弄到了房里,省去了咱们多少功夫?咱们付出的呢,就只是随口一句道谢而已,这不是很划算么?”

    白建之不以为然,其他几个学子若有所思,唯有徐齐贤,朝着夏鸿升的肩膀上面一拍:“师弟,为兄曾听人说这世间有种人可称人精,怕是说的就是你了!都说人心难测,怎么你就能把人心猜度到这般地步呢?还有先前陆浑你那劳什子心理的,可真是把人心都揣摩透了!恩,方才那个小厮,的确后来热情周到了许多,以后为兄也试试,看是不是也能得到好处来,哈哈!”

    外面天色已晚,想要逛一逛洛阳城,今日怕是不行了。距离洛阳诗会还有三天,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去看看茶叶行的情况来,也不知道徐叔叔派来的这位管事把事情做的怎么样,有没有把茶叶行建成一个集收茶、炒制茶叶、贩卖、休闲品茶场所于一体的茶店来,有没有按照那一套顾客等级制度来做。了解这些事情,指出其中的不足,就是夏鸿升此行的目的。三天的时间,应该能够看的过来。可不想耽搁三天后的诗会啊,毕竟是古代的一次文化盛事,自己这个成天在古籍、小说中耳濡目染的古代诗会,究竟会是什么样子,风流才子与绝代佳人的故事千年来从未少过,如今能够一睹真容,可不能错过了。

    “师弟还是第一次来洛阳城吧?”万师兄看着对周围的东西都很好奇的夏鸿升说道:“诗会之后还有斗花魁,想来刘师也不会催促咱们早些回去,咱们能在洛阳城中多待几天了,到时候可以带师弟逛逛这洛阳城。洛阳城的繁华,可是不输长安的!”

    夏鸿升笑道:“那就多谢各位师兄了,不过诗会在即,几位师兄还需提前准备,正好这几日里小弟也有些许事情要做,不如等诗会过去,心里没了牵挂,再好好游玩一番洛阳城,可好?”

    “如此极好。”几人点头称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