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大唐版杜十娘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古时候,诗歌作为主要的体裁,可以合乐也可以不合乐,不合乐的称作诗,合乐的称作歌。斗花魁显然不会是让那些花魁就上去诵念一首诗就完事了的。每一个花魁,都是从教坊中的没落勋贵亦或是罪臣的女儿,亦或是民间的女孩中严格挑选出来的,具有资质、极端美丽的女子,从小加以精英训练,琴棋书画无不精通,才情风雅无不具备,成长过程中也极为讲究,确保其能长成一流的美女,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其他种种训练,不足为外人道哉。所以,要养成一位花魁,需要花上极高的成本,也是因为如此,得以成为花魁的女子就与其他的娼妓不同,不会轻易被派出接客,青楼的也知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若是花魁的身子被破,那身价也就会大打折扣了,除非这名花魁姿貌才华俱都是无可挑剔的,而那样的花魁,却又是少之又少了。

    青楼花费了大力气和代价去培养花魁,当然会尽量推迟花魁接客的时间,用花魁的处子之躯吊着那些妄图一亲芳泽的纨绔公子们,将花费在花魁身上的投资成倍的赚回来。因此一般的青楼客人,便是想要见上花魁一面,说几句话,喝几盏酒,都要付出很大的花费。想要接近花魁的男子,须在青楼之中洒下重金,彰显自己的财力,才会考虑要不然让其接近花魁,若是钱财撒的够多,就会通知花魁,然后放那个客人进去,不过也只是喝喝酒说说话而已,想要再进一步,那就得看自己的本事,能不能打动花魁的芳心了。客人接近一次,留下了念想,就还想再接近一次,希望可以捕获花魁的芳心,这样一来,钱财就像流水一样的流进了青楼老板的手中。

    便是花魁时间长了,需要接客了,也会公开办一场比试来,不仅比试钱财,还需要考验才情,被花魁看中了,才会与之共赴云雨。在这之后呢,花魁就开始接客了,便也就不再是花魁了,会有比她更加年轻美艳的女子,接替了她的位置。而之前的花魁呢,若是运气好,能遇见一个愿意赎她的人,也有那个财力将她赎身出去的,到了那家里做个小妾,这便已经是烧高香了,就是做不成小妾,若是能做个侍女,也已经是运气极好的了。然而更多的是年老色衰,失去了卖艺卖身的资本,留在青楼里面当“房老”,也就是女佣人,干一些杂活,亦或是侍候那些年轻的女子们。也有急于脱离妓院,从良嫁人,所以倾自己一生所积血汗钱相随男子,却遭骗遭弃的,总归大都是不能有一个好结局了。

    等待月仙的,恐怕也不出这几种结果。夏鸿升同情她,所以愿意尽力帮助她,既然不是上去一首诗歌就能完事的事情,但干脆就做的大一些,做的复杂一些,一鸣惊人。

    比如,上去演一出大唐版的歌剧?

    夏鸿升可以提供诗作,月仙又精通音律歌舞,这不正好!

    这剧本要说也容易,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尤其那元曲和明清戏曲里面,多少流传的经典啊,能够流传数百年而及经久不衰的经典,放到现下来,就不信那些看客们能够把持得住,不拍手叫好的!

    要选哪一出呢?夏鸿升都没有多想,就直接提笔写下了几个字来《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原因无他,只因后世里上大学的时候,系里实践课排练过一出,操作起来更加手熟,而且这个故事也十分经典,十分具有观众感染力,而且,这里面主人公的身份也合乎月仙的身份,两相契合,更容易投入感情来演绎。本来是后世明代的时候一位通俗小说家冯梦龙改编而成,属于明代“拟话本”,是中国古代史上最为杰出的短篇小说之一,其思想内容和艺术成就占据中国古代短篇小说的高峰,以其细腻的笔触塑造一个执著追求自己心中美好愿望的女性形象,取得了非凡的、卓越的艺术效果……咳咳,呃,不小心把这篇小说的意义背出来了……

    咳咳,总之,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决定就它了,时间紧迫,来不及多排练了,这个自己曾经大学的时候系里主持排练过,轻车熟路,容易操作,而且这个故事对于第一次看的人来说也真的是很有感染力,有一句话不是这么说来着么,悲剧比喜剧更容易被人不停的回忆,盖因人们大抵都希望它能够有一个美满的结局。

    眼下,当然是快点将剧本给写出来,修改一下,使之更加符合现下的时代背景,剧本倒是不难回忆,那时候为了表演早就背的滚瓜烂熟,还可以往里面酌情加一些诗词名作来增添一些气氛和煽情力度。

    夏鸿升见自己的想法跟月仙讲了讲,那个月仙虽然不知道夏鸿升兴致勃勃说起来的大唐版舞台歌剧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却被夏鸿升的创意给勾起了兴趣来,她自然知道,花魁们比试,无非就是乐器歌舞,而夏鸿升的提议明显不是这些。唐朝是中国戏曲刚刚开始形成的阶段,才刚刚因为歌曲的进一步完善而出现了戏曲的雏形,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戏曲表演,还停留在歌舞戏的阶段,所以月仙才会对夏鸿升的提议感到好奇的兴奋,因为这些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新的表演形式,想来一定会让斗花魁中的看客感到出乎意料,新奇的紧。

    “夏公子大恩大德,月仙无以为报……”女子满目感激的激动注视着夏鸿升,看的夏鸿升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哎,姑娘客气了,姑娘能看得起在下,是在下荣幸。”夏鸿升微微朝前拱了拱手笑道,自认为自己这个表现很是绅士:“如此,那在下这就先行告辞了,待在下回去把剧本整理出来,明日再来交给姑娘,具体排练示意,到时候再对着剧本与姑娘细说。”

    “夏公子不多留一会儿么?”月仙见夏鸿升起身了,便也站起身来挽留道。

    夏鸿升摇了摇头:“不了,在下还有其他的事情,早些处理完了早些把剧本整理出来。姑娘不便出去,就不用送了,在下这便告辞了。”

    “那奴婢代小姐去送送公子。”盼儿在旁边说道,月仙点了点头,盼儿便随着夏鸿升出去了。

    到了门口,夏鸿升向盼儿施了一礼,告辞了一声,便准备走了,那盼儿朝着夏鸿升盈盈一拜,说道:“夏公子,小姐之前一直愁的整夜整夜都睡不成觉,求了夏公子之后,也一直很是忐忑,担心夏公子才名盛高,不会答应。却不曾想夏公子愿意帮助小姐……奴婢好久都没有看见小姐那么高兴了!夏公子也不嫌弃我们是青楼女子,对我们也这般有礼……夏公子是个好人,奴婢……奴婢谢过夏公子了!”

    说着,又朝夏鸿升深深的行了一礼,然后红着脸一转身跑回去了。

    又是好人?!夏鸿升摸了摸自己的脸,这都穿越成另外一个人了,还是逃不了被发好人卡的命运么?

    摇摇头咧嘴笑了笑,夏鸿升走出了寻芳阁。

    到了外面看看,齐勇正直挺挺的站在街边,站岗似的等着夏鸿升。夏鸿升赶紧快步走了过去,到了他跟前,施了一礼,说道:“齐大哥,不好意思了,花的时间有些长,让你久等了。”

    夏鸿升的动作和话吓的齐勇一跳,赶紧蹦开到一边了,嘴里直说道:“哎呀我的公子,这可使不得,您堂堂一位爵爷,怎么能对小的……这可是要了小的的命了啊!您换小的一声齐勇,就是高看小的的了!”

    夏鸿升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说道:“好吧,现下我要回去学馆的客栈了,今晚就不去将军府了,还劳烦齐大哥通报一声。至于新式马刀,今天估计还出不来,明日下午,我自会回去。”

    “公子可别这么说,大将军交代了,小的要一直保护公子周全,公子想去哪里想做什么都无妨,小的只是公子的随从,自当跟着公子。”齐勇向夏鸿升抱拳行礼,答道。

    听到他这么说,夏鸿升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任由齐勇跟着自己了。到了学馆的客栈,果然里面就没几个人,鸾州书院的那几个学子,一个人都不在,估计又不知道跑到哪里花天酒地去了,平素里在书院中管教的严,这一次出门来,就相当于放风似的,这伙人可就抓紧时间的享乐一番了。

    夏鸿升回了自己的房里,齐勇就自己拿出铜钱来在夏鸿升房间的旁边也开了一间屋子来,夏鸿升回去屋里,打开自己一直扔客房里的背包来,取出纸笔,脑中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晚间必须把剧本完成,明日里送过给月仙姑娘讲解排练,这出故事里面需要的人物也不多,月仙扮演杜十娘,她的俩侍女可穿上男装扮演那两个渣男就可以了。这距离斗花魁的最终日子,可没有几天功夫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