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剧本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这不仅仅是一场戏剧表演而已,还要在当中穿插一些能够展示出杜十娘的扮演者月仙姑娘的才艺的情节,比如弹个琴唱个曲儿跳个舞啊之类的,夏鸿升还得回忆一些应景的优美诗词套进去,就按照后世里的剧本格式那么写了,需要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需要做出什么样的神情,配合什么样的姿态……夏鸿升在油灯下花费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总算是将整个剧本整理了出来,然后这才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自己因为光线昏暗而倍感酸涩的眼睛,走出了房间去。齐勇已经起来了,正端着早饭往楼上上,两人吃了早饭,夏鸿升便有匆匆的去寻芳阁了。

    齐勇是个很好的随从,从不多问一句话,夏鸿升到哪里,他就跟着到哪里,夏鸿升进去了寻芳阁,他就在外面等着。

    夏鸿升进去了寻芳阁,就径直往后面过去了,没曾想,刚过去了前庭,就被给阻拦了下来。

    “哎,后面可不能过去,现下姑娘们可还没有开门接客呢!”一个浑身浓香的摆着团扇就到了夏鸿升的面前挡住了夏鸿升的去路,那一股子刺鼻的浓香让夏鸿升下意识就往后退开了几步来。

    夏鸿升微微皱了下眉头,不过还是对行了一礼,说道:“在下是去找月仙姑娘的。”

    “那可就更不成了!月仙可是要竞花魁的,别说现在不见客了,就是现下见客……”那个儿上下打量了夏鸿升一番,又讥笑道:“那也不是你这种穷劣货能够接近的!”

    这时候留宿在寻芳阁中的人也都已经从屋子里出来了,听见了的话,这就笑嘻嘻的搂着姑娘在旁边看热闹起来了。从事服务行业的人,尤其是女人,容易以貌取人,这种事情夏鸿升在后世里见识的多了,这个……青楼也算是服务性行业吧?这种事情你犯不着跟她计较,多跟她计较几句都嫌自己的素质都被拉低了。于是夏鸿升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拱了拱拱手,说道:“在下夏鸿升,承蒙月仙姑娘看得起,托在下写了几首诗作来,在下业已完成,这便要进去交给月仙姑娘。若是不便,您差人进去通告一声,让她派人来取走就是。”

    “夏鸿升?!”

    “可是那个一首长短句斥退突厥人的夏鸿升?!”

    “莫不是那鸾州夏鸿升字静石者也?……”

    一时间,前庭里面顿时哄的一下子炸开了锅,夏鸿升在经过了诗会上的那次风头之后,名声早已传遍了洛阳城,那些个只要是自诩为文人雅士的,哪一个没有听说过夏鸿升以及那那首壮怀激烈激昂澎湃的《满江红》来?是以听见夏鸿升自报家门,便顿时吃惊的都争先恐后的看了过来,都想见识一下夏鸿升本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夏鸿升自己也被这些人的反应吓了一跳,他虽然知道自己可能会传出了一些名头,但是却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来。那个经营这风月场,寻芳阁中整日里最多的就是那些文人骚客们,自然也听说过夏鸿升的名头,这会儿便顿时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转眼就是一脸的笑容来,挥着团扇笑道:“哎呀,奴家这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夏公子亲临,真是令本阁蓬荜生辉……月仙那姑娘能得了您的诗作,可真是她的造化啊!”

    “在下进去把诗作送给月仙小姐就好,很快就出来,现下可能过去了?”夏鸿升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又问道。

    “自然!自然!”儿赶紧让开了路来,夏鸿升就径直去了后院去了,留下了前庭的那么多人,在哪里窃窃私语的讨论着夏鸿升会给月仙拿出什么样的诗作来,便顿时对这个叫月仙的女子有了不小的期待。

    却说夏鸿升,径直走到了月仙的门外,刚抬起了手来准备敲门,门就吱呀一声的自己打开了,往里一看,就见盼儿正端着铜盆往外走,一开门就看见夏鸿升抬手杵在门外,顿时一声惊呼:“呀!夏,夏公子?!”

    “盼儿姑娘,你好啊!”夏鸿升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很是亲和的笑容来,向她问好。

    “嘻嘻,是夏公子啊!小姐才刚刚梳洗完呢!夏公子你的眼睛怎么了?”另一个身影跳到了夏鸿升的面前来,却是那个很是活泼的巧儿了,说着,就转身跑进去拿了一面铜镜过来,对着夏鸿升。

    夏鸿升凑近铜镜仔细一看,发现自己似乎很眼圈比较严重,不过铜镜到底模糊,却看得也不太清晰了。说起来,镜子现下恐怕没有,那是怎么做出来的?似乎是拿什么东西烧出来然后再怎样怎样的……

    “夏公子,你来啦?”月仙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个侍女的身后,她此刻头发还未梳拢起来,就这么披散着直直的垂落后背,直到臀际,看上去分外的清丽动人,教夏鸿升又不觉恍惚了一下。

    “奴家方才洗漱,还未来得及盘头打理……倒是令夏公子见笑了。”月仙有些不好意思。

    夏鸿升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怎么说呢,感觉月仙姑娘这副样子反而有种浑然天成的自然意外,却是更好了。正道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月仙眼前一亮,低声呢喃重复了一遍,面色就有些微红了,低头浅声道:“奴家谢夏公子称赞,夏公子果然是文采过人,出口成章,随口便是佳句。”

    月仙面色微绯的样子也又令夏鸿升一愣,继而赶紧摇了摇头,将手中的一沓纸张递了过去,说道:“月仙姑娘,剧本在下昨晚已经完成,还请月仙姑娘过目。”

    月仙也顾不上打扮收拾了,请夏鸿升坐下,又让巧儿盼儿侍候着,自己就拿起剧本在旁边埋头看了起来。夏鸿升一边喝茶,一边观察着她的面部表情,杜十娘乃为一代名妓,月仙同为青楼中人,想来更加容易将自己代入其中,情感充沛。果然,就见那月仙脸上阴雨天晴,风云变幻,时而展颜微笑时而颦蹙眉头,待到后来,却又咬牙切齿,恨意无穷,转而却又万念俱灰,面若痴丧,最终又泪眼婆娑,泪水涟涟。

    巧儿盼儿那两个丫头,也不知道自家小姐这是怎么了,想上前问问,却又被夏鸿升抬手拦阻了下来,只得在一旁干着急。

    良久,月仙抬手轻轻拭了下眼角,然后幽幽的长叹了一声,从手中的那一叠纸上收回了目光,神色复杂的盯着夏鸿升看了起来。她眼角还带着些许刚才留下的濡湿,定定的看着夏鸿升来,看的夏鸿升有些心慌了,才幽幽的开口说道:“夏公子的才情,月仙……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了,且不说里面的诗作和长短句每一首拿出来,便都是能够轰动洛城的绝佳美篇,便只是这个故事,就已然令人回味无穷追思无限了。不敢相信,才一晚上的功夫里就……只是这故事,让月仙心里寡寡的,就好似自己便是那个杜十娘似的,惹人难受。”

    夏鸿升点了点头:“正是需要月仙姑娘在表演的时候,便将自己当作故事里的杜十娘,将这个故事从纸上挪到台子上面,给没有看过这个故事的人展现出来。这杜十娘的形象,与月仙姑娘也气质相似,如此一来,姑娘的姿容才艺既得到了展现,又区别于其他各地花魁的表演,看客们还能够被故事的情节所吸引,自然而然的将对杜十娘的感情转移到扮演杜十娘的月仙姑娘身上,如此一来,月仙姑娘定会大受支持的。”

    “能有此机会将这公子的故事展现出来,月仙已经十分满足了,至于夺不夺魁,现下月仙反倒觉得没有那么重要了。”月仙仍旧停留在故事里面,受到悲剧故事的影响,此刻心中空落落的,想起那杜十娘,便就好似那就是自己了一般,顿觉前路渺渺,万念俱灰。

    夏鸿升如何看不出来她此刻的心思,于是在旁边提醒道:“月仙姑娘,杜十娘是杜十娘,月仙是月仙,本就是两个全然不同的人,也会有全然不同的经历与结局。姑娘将自己代入其中,对于表演起来大有脾益,可若是真的就将自己当成是那杜十娘了,岂不本末倒置?”

    月仙看看夏鸿升,脸上露出了一个浅笑来,起身走到了夏鸿升跟前,盈盈的就要往下跪拜:“公子大恩大德,月仙不知该如何报答……”

    “得了!”夏鸿升赶紧闪开摆了摆手:“你可拉倒吧,我拿你当朋友,才出手帮你,要是再谢来谢去的,就太见外了。不多说,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做,具体的表演要求我已经都标注在台词旁边了,月仙姑娘和巧儿盼儿姑娘可按照提示自行先试试,待我办完事再来看看为姑娘提一些建议,不过,我相信凭姑娘这才,想来不在话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