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酒后出风头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夏鸿升是被徐齐贤叫醒的,醒来之后果然头痛欲裂,一开口,发现自己嗓子还哑了,再看看徐齐贤,脑门上竟然有一个包来,侧边脸颊也肿着,顿时大吃一惊,问其故,徐齐贤却支吾不语,只是催促夏鸿升赶紧起来洗漱,却弘文馆要迟到了。夏鸿升就追问,徐齐贤只是摇头,也不吭声,让夏鸿升很是心急。

    “徐哥,你这是喝醉撞门了还是摔跤了?”夏鸿升心下好奇,昨天他喝断片儿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也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追问之下,徐齐贤却不愿多谈,不由的脸色一变:“怎么?难不成那帮纨绔揍你了?”

    徐慧在旁边偷笑,夏鸿升看看她,她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笑。

    “唉,师弟昨夜喝的大醉,反倒是躲过一劫……别问了,说出来为兄觉得丢人。”徐齐贤摆了摆手,留下了一句来,然后便径直朝前走了。夏鸿升赶紧跟上,路上也没有再问。

    仨人一路到了弘文馆外面,就远远见一个身影在外面徘徊,走近了过去一看,却见此人抬着手臂挡着脸,见了他们过来,赶紧扭头就要回避,却被夏鸿升一步窜过去给拉住了:“业诩兄台,怎的一见面就要掩面而逃啊?!”

    李业诩被夏鸿升拉住,无奈只好放下了手来,夏鸿升一看,就见他腮帮子也肿起来了,左半边脸凭白大了一圈来,很是搞笑,一下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笑甚子?说到底都是你起的头惹的祸,害的为兄们乱了方寸,咳咳……”李业诩被夏鸿升嘲笑,立刻大为羞赧,掩面怒道,却听的夏鸿升一愣一愣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正要开口呢,却又听见后面传来一阵马蹄声来,回头一看,过来一辆马车,到了近前停下来,从马车上下来了李恪和他的几个弟弟妹妹,徐慧见了长乐公主,俩人立刻就凑到一起不知道说什么的笑了起来,李恪那几个弟弟凑上前来就去看李业诩,李业诩捂着脸躲,再看看李恪,这货眼睛也肿了一只。

    夏鸿升这就更加惊奇了,不禁问道:“我说为德兄,你们这是怎么了?昨晚上半道被打劫了?方才业诩兄台说是怪小弟了,这是怎么回事?”

    李恪要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怎么能怪静石呢,只是……哎,昨晚静石可是在醉仙楼大出了风头,咱们几个被那首《精忠报国》给唱的热血沸腾,当即借着酒劲儿就闹腾开了,吵着要去灭了突厥,灭了高丽,后来吵着吵着就又变成谁的武艺高强了,大家伙的争论如何去打突厥,争的太过了……咳咳,后面又抢着付钱,抢着抢着又打了起来,这可不就成这般模样了!唉,今日定然又要被先生训斥了……真是的,怎么会……”

    说罢,李恪又摇了摇头,估计是在心说自己怎么也会去抢着掏钱而打起来呢,这种情况就应该躲远点儿嘛!

    这话吓了夏鸿升一大跳,虽然知道自己酒量不好,但是后世里也没有醉后发酒疯的毛病啊,难道是穿越留下的副作用,上回在屈突通的府上喝醉,满嘴秃噜的连伏特加和酒精都给喷出来了,这回……听刚才李恪的话,还唱了《精忠报国》的歌来着?那歌词写的是北宋写的是岳飞,放现在唱不合适吧,北边儿可没被侵占呐!

    正待要问,却又见李恪一脸的神往之色,又说道:“静石之才,简直……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大唐要让四方来贺!这……便是现下想起来,为兄也还是控制不住的一阵血脉沸腾!静石之才,为兄今回算是彻底的服气了!”

    啥,醉了还能记得把中国改成大唐?!

    夏鸿升愣住了,却又听李业诩过来说道:“昨日我等饮酒之后,夏兄一首《精忠报国》震慑整个醉仙楼,咱们哥儿几个更是听的血脉张腾,跟着一齐吼了起来,惊来了楼中一干雅士跟着咱们一起高歌,兄弟们太过激动,按耐不住,争论起来如何灭掉那突厥和高丽,本就听了你那首曲子正激动,结果挣着挣着就打起来了,所以为兄说的也没有错,这可不正是夏兄开的头么!昨天太激动了,此曲震荡人心,激人奋发,回去路上咱们兄弟唱了一路!哇哈哈哈!……”

    夏鸿升咧嘴摇了摇头,看来以后得控制饮酒,再不能醉后发酒疯了,顺嘴跑火车的毛病一定得改,必须得改!这万一要是哪一天没管住嘴,比如昨天晚上,要是顺嘴跑火车的说出来唐多少多少年而亡,那就没有今儿个了!一念及此,夏鸿升背后发凉,一阵后怕。

    没一会儿功夫,一众纨绔就都到了,果然一个个鼻青脸肿的,人多了,也就不避讳遮掩了,嘻嘻哈哈相互嘲笑了一番,然后众人一同进了弘文馆里,自然,被先生一顿斥责是少不了的,一个两个还能找点儿借口蒙混过去,可这十几号人,难不成昨天散学后这十几号人全都在各自在家撞门上了?

    被训斥了一通,这些纨绔一个两个演戏演的真像,俯首贴耳的认错,那样子要多恭敬有多恭敬,要多后悔有多后悔,似乎深刻认识到了自己作为勋贵子弟而不顾风仪闹出了笑话来的错误。当然,夏鸿升知道,这些都是假象。

    果不其然,这刚过了半晌,李恪李业诩这几个人就又凑到了一块儿,商量起来旬假去打猎的事情了。

    夏鸿升是对这帮子记吃不记打的纨绔叹服了,就做在旁边听他们在那儿讨论哪片林子里的什么最多,哪里怎样怎样起来了,听着听着就不由的想要打盹儿,这不还顶着俩黑眼圈呢!

    “夏家哥哥!”正迷糊呢,就听后面有人喊自己了,这个称呼不用看也知道是徐慧。转头过去,就见徐慧跟昨天那个长乐公主一块儿手拉手的站在他后头。这丫头挺会来事儿啊,这可就跟长乐混熟了。

    见徐慧向自己招收,夏鸿升就起身走了过去:“干啥?这么鬼鬼祟祟的?”

    “这个……真的是你写的?”徐慧递过来一张纸:“昨天晚上我哥回来的时候就一直在唱,我记下来了。”

    夏鸿升低头看看,还是《精忠报国》的歌词。

    本来,夏鸿升想要说这只是自己听来的,不过看着俩小萝莉明晃晃的眼神儿,鬼使神差的,嘴一张就成了:“对,正是本公子所做!”

    说完这句话,夏鸿升就后悔了。果然,就见俩小萝莉眼睛一睁,就听徐慧说道::“教我们唱!”

    “回去跟你哥学!”夏鸿升果断拒绝,又看看正欲言又止的样子的长乐,也赶紧说道:“你也是!”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徐慧被夏鸿升拒绝,很是不服气,脸上有些恼羞成怒的局促,似乎还有些尴尬?

    又看看旁边的长乐公主,再往后看看,后面还有一群女子正远远的看着这边呢,略微一思量,夏鸿升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定然是那些女子们想要学,徐慧仗着认识自己所以夸下了海口了,这会儿被自己拒绝,所以面子上过不去了。

    小丫头片子!夏鸿升咧嘴笑笑,又说道:“不是不教你嘛,一来,这首歌适合热血男儿来唱,比如军中士卒,不适合你们这些小姑娘。二来,你听我这嗓子,现下真是唱不出来了。不如这样,等我嗓子好了,我再教你一首适合女子唱的,你看如何?”

    说罢,夏鸿升在心里想到,小丫头,见好就收啊,我这是在给你面子给你台阶呢!

    徐慧倒也明白夏鸿升的心思,听到夏鸿升都这么说了,于是就故作大度的摆了摆手:“那好吧,那就暂且不让你唱了,你快些养好嗓子,不要忘了呀!”

    夏鸿升嘿嘿一笑:“好,好,记着呢,不会忘!”

    “那,谢过夏公子了!”听到夏鸿升这么说,跟徐慧一起的长乐公主于是就朝夏鸿升拜谢了一下,声音软软糯糯的,温柔动听。

    瞅瞅,这公主的教养就是不一样啊,是以夏鸿升也回了一礼:“不敢,公主客气!”

    俩小萝莉拉着手走了,夏鸿升挠了挠头,还没回头呢,就听旁边传来了徐齐贤的声音:“啧啧,我这妹妹现下对你比对我还熟络,真是……”

    夏鸿升咧嘴一笑,得,闻见酸气儿了啊!

    回去那边,这一众纨绔已然商量好了打猎的事宜,告诉夏鸿升到了旬假出去打猎游玩。夏鸿升还真起了不少兴趣,打猎,野炊,野外烧烤?!好久没有做过了哇!

    既要野外烧烤,这可得准备一些东西了!

    (ps:图片总上传不上,大家可以百度一下贞观时期唐地图,是在北边的。求收藏tat……)

    ahre=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