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来自屈突通的乔迁贺礼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段瓒依照着夏鸿升定下的规矩和训练手册进行训练,夏鸿升于是得了闲暇,便借机去办自己的事情了。

    太史局外,夏鸿升让齐勇等在外面,然后自己走了进去。左右看看,就见有人伏案疾书,口中喃喃自语,不知道在算写着什么。左右看看,也没有见几个人在,于是走了过去,对着那个人说道:“这位大人,打扰……”

    “莫吵!莫吵!”那个人奋笔疾书,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仍旧不停的在写写画画。

    夏鸿升心下好奇,于是也不再吭声,凑头看了过去。

    低头看了几眼,又往旁边瞅瞅,见翻开了一本书来,夏鸿升一看之下,却见那上面的语句颇感眼熟,于是直接伸手取过了书来,却是一本《九章算术》来,翻开的那一页上,正好是一道夏鸿升见过的数学题来。倒不是夏鸿升数学学的多好,只因这道数学题在历史上很有名,就是那个“米谷粒分”的题目来。原本夏鸿升也是不知道这个题目的,不过后来有一次在考试的试卷上见过,所以就有了印象了。

    “哎?这位兄台……”那个人突然间被抽走了书,这才总算是有所反应了,站起来有些急躁的看看夏鸿升:“快快把书还我,某家正到紧要关头!”

    夏鸿升一边将书本递还给他,一边说道:“米谷粒分之题,倒也不难,兄台可算出来了?”

    “哦?”接过了书正要坐下的那个人一听这话,顿时又站起来了,看看夏鸿升,这才抱拳施礼问道:“在下……恩?!”

    那人话说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猛地一步上前,凑到了夏鸿升的跟前直勾勾的盯起了夏鸿升来。

    夏鸿升被吓了一跳,赶紧往后仰去,什么情况,这个人怎么神神叨叨的?!

    “嘶……”却见那人猛地又一步退了回去,还倒抽了一口凉气来,脸上的神情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迷茫。

    “怎么?”夏鸿升被他神神叨叨的样子搞的莫名其妙。

    “哦,在下失礼。”那个人这才像是刚刚反应了过来了一样,行了一礼,说道:“在下太史局将仕郎李淳风,阁下是……”

    夏鸿升瞪大了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一如刚才那个人的表现。

    不过很快,夏鸿升就又恢复如常了,毕竟,连活生生的李老二都见过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大神棍,也没有什么好吃惊的了。

    于是夏鸿升回了一礼:“在下夏鸿升。”

    “原来是夏大人!”李淳风躬身行了一礼:“不知道夏大人来太史局,有何贵干?”

    “哦,我是为私事而来……”夏鸿升开口说道。

    却见李淳风脸上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来,笑道:“夏大人可是来问乔迁之事?也是正好,三日之后上午巳时便是吉时,夏大人届时可做乔迁。在下在此先恭和夏大人乔迁之喜了。”

    这话听的夏鸿升又是一愣,难道他真的有这等本事?!

    “呵呵,却是被李道长说的正着,在下的确正准备乔迁。”夏鸿升向李淳风拱了拱手,说道:“多谢李道长,届时还请李道长赏脸呐!”

    遇到这么个跟传奇似的厉害人物,怎么能不结实一下呢!

    却见李淳风又是一愣:“夏大人怎么知道在下是道士?”

    夏鸿升咧嘴笑笑,我不仅知道你是道士,还知道许多关于你的事情,说出来吓死你!你不是回算吗,自己算啊!夏鸿升得瑟的笑笑,又说道:“方才那道米谷粒分,李道长可以将随手一把的谷粒之数与米粒之术比之,或可得到一个比率,照此比率以全仓之米乘之,便能得仓中谷粒约为几石。”

    “哦?”李淳风眼前一亮,立刻转身回到案几后,俯身继续算了起来,很快,便算了出来,很是高兴的拿着那张纸走了过来,问道:“夏大人也对这算学一门有兴趣?”

    “倒谈不上兴趣,只是知道算学之道有大用处罢了,却是不及李道长的。”夏鸿升这话说的倒是真心实意的,人李淳风除了是神棍之外,也是历史上十分有名,在数学上做出了很大贡献的数学家嘛。

    “夏大人可是顷刻间就解开《九章算术》了的难题了啊!”李淳风拿着自己手中的纸,说道:“在下还想同夏大人一起讨论讨论算学之道。”

    夏鸿升一听这话,赶紧逃走。他后世里是文科生,十分偏科,数学也就知道点儿最简单的皮毛而已,这可太难为他了。是以随便说了几句,然后便寻了个由头,匆匆离开太史馆了。

    出门叫了齐勇,二人一同骑马往泾阳县奔去,这段时间以来夏鸿升骑马的技术已经有所提高,可以满足日常使用了,不过也仅仅是满足日常的使用而已,比起能在马上来托马斯回旋的李业诩等人来说,还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这已经不是夏鸿升第一次去自己的封地了,上一次去的时候,是想要看看自己的房子究竟被盖成了什么样子,这一次,则是要去看看成品了。

    夏鸿升的第九等的开国县男,食邑三百户,也就是说,在夏鸿升的庄子周边,有三百户的人都算是他庄子上的农民,属于他的庄户,都要向他交租。三百户啊,夏鸿升顿时有一种翻身做地主的感觉来。经过约莫两个时辰的狂奔,夏鸿升和齐勇就抵达的泾阳县,直奔了自己的府邸过去,就见朱门高墙,面积竟然比屈突通给他暂住的宅子还要大上不少。

    夏鸿升已经从营造监的官员那里得到了钥匙,进去看看,里面的用具也都一应准备齐全了。夏鸿升乐的直挠头,唐朝公务员的待遇还挺不错的,给盖房子不说,还是直接拎包入住,简直不要太人性化!

    除了这处宅子之外,周围还有许多土地也已经是属于夏鸿升的了,这就是封爵的好处。夏鸿升领着齐勇在周围转了一大圈,观察了一下周边的地形,发现果然不愧是关中之地,土质优秀,十分适合种植。这令夏鸿升很快就想起来了后世里流行的循环农业来。总归是自己有了三百户的庄户,既然自己靠他们食禄,那自己就有义务带领他们走上富裕啊!还有作坊,眼下最需要一个木匠,夏鸿升是受够了跪坐,准备一搬过来就立刻找木匠来,照着后世里的样子打制桌椅沙发来,把屋子里面的都给替换掉。

    “齐勇啊,三日之后,我就从蒋国公的宅子里面搬出来了,到时候,你们也该要回洛阳了吧。”转悠了一大圈之后,夏鸿升对齐勇说道。老实说,时间过了这么久了,他还真有些舍不得这个跟班来,有眼色不说,也很机灵,而且武艺高强,见多识广,十分有用。

    却见齐勇眼珠转转,然后从怀中一掏,掏出一封书信来,递到了夏鸿升的面前来,躬身施礼道:“公子,这份书信乃是大将军在出发前交给小弟,说是陛下一定会赐建公子府邸,等公子府邸既成,乔迁之日交由公子的。小的斗胆,今日便交给公子了。”

    “哦?”夏鸿升大吃一惊,赶紧接过书信来,展开细看了起来。

    很快,夏鸿升就看完了书信,屈突通在心中说,自己年事已高,恐大限将至,他戎马一生,能在临死前见到马掌和马刀出现,感到十分欣慰。对于夏鸿升乔迁,他送上了一份乔迁之礼来,便是那一处宅子,和那些侍候的人,说夏鸿升封的泾阳,万一有时需要待在长安,却无去处,正好那宅子闲着,便赠予了夏鸿升。另外,屈突通还提到,那二十来个亲兵,皆尽忠耿精锐之士,跟了自己许久,不少都是子承父业,自己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希望将这些亲兵托付给夏鸿升,让夏鸿升好好待他们。

    “公子,我等皆为大将军亲兵,大将军若是去了,我等只得卸甲归田,以报大将军知遇之恩。临行之前,大将军嘱咐我等,下了将令让兄弟们跟着公子做事。大将军让我们不能透露给公子,让我们自己定夺,若公子待见我等,我等便留下来,若是公子不待见,我等且回洛阳。这段时间一来,蒙公子信任,对咱们兄弟们也是礼遇有加,咱们感念公子恩德,愿意为公子卖命!请公子收留!”齐勇见夏鸿升看完了书信,走到夏鸿升跟前刷的一下单膝跪地,大声喊道。

    齐勇他们是屈突通身边的亲兵,绝对的精锐不用怀疑,屈突通也感激他们,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为了防止自己去世之后他们被人小看排挤,于是给了夏鸿升,算是给他们安排了一条出路,还怕夏鸿升不收留他们,所以把宅子和那几个仆人也都一并送给了夏鸿升。

    夏鸿升先是一愣,继而顿时心中狂喜,也很是感激。屈突通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将军,也帮了夏鸿升不少的忙,夏鸿升感激这份恩情,也因得到了齐勇等人而高兴。起码,自己的新宅子里面不怕没有保镖了……

    而齐勇这些人在夏鸿升跟前,所能发挥的作用,远远不止保镖那么简单。几乎是一瞬间,夏鸿升就在心里明晰了齐勇这二十来个人的定位来。

    没错,他们也会成为他的亲兵,会成为他手中的一把坚实的盾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