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斩首行动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听到夏鸿升的话,一众大佬都转头看向了他,李世民眼睛一眯,正待说话,就听程咬金的声音如同炮仗一般炸响了起来:“小娃娃莫要跟老程抢功!冯盎何等样人,凭你一个小娃娃能让他不反?去休,少在这里多嘴,没大没小的!陛下,还是让老程去,杀他个片甲不留屁滚尿流哇哈哈哈!……”

    夏鸿升顿时一脸黑线,咬牙切齿,直想上去给他一脚来。{中文.

    }就见一个黑如炭头的人在程咬金哈哈大笑大放厥词的时候,悄悄的溜号到了他的身后,一脚蹬上了程咬金的屁股上,给程咬金踹了一个踉跄。

    “谁敢偷袭老子!”正在哇哈哈哈的程咬金顿时黑了脸,转身过来咆哮起来。

    后面那个黑大汉大眼一瞪:“踹的就是你,这功劳是俺的,上一回你抢了俺的功劳,让俺没有去成,这一次必须得俺去!陛下,且让俺带一万大军,定然要比程老货干的要好!”

    “好你个老尉迟!大言不惭,敢不敢跟某家真刀真枪的午门外打一架,生死定输赢?!”程咬金大怒,冲尉迟恭比划了起来。

    “有何不敢!”尉迟恭一抹袖子,俩人就要一起往外面去。看的夏鸿升一愣一愣的,这场面有点儿接受不了,皇帝还在跟前儿呢,这俩人竟然就敢这么来?还午门外真刀真枪的干一架,生死定输赢?夏鸿升四下看看,确定周围没有摄像机,自己的穿越不是楚门的世界一般的狗血剧。

    “好了好了,你们二人莫要再闹,让小辈看了笑话来,在小辈面前丢了脸面!”李世積出来打圆场,夏鸿升却心头一跳,差点儿骂出一句粗口来,你打圆场可以怎么扯上了我呢?不带这样的啊!

    果然,程咬金和尉迟恭俩人虎狼般的眼睛刷的下就过来了,跟刀子似的。看的夏鸿升心头发凉。

    “哇哈哈哈!夏贤侄,常听处默处亮那俩小兔崽子说起你来,既然你们这些小辈交好,也要经常往家里走动走动呐!老夫怎么也是你的长辈。这孝敬长辈,恩,你那白酒一次给老夫送个百八十坛的!”程咬金大笑着就凑过来了,可夏鸿升怎么看他眼露凶光,里面这么大一股子威胁意味呢?百八十坛?!喝你个酒精肝去吧!喝死你这个老货!

    这边话音还没落下呢。那边尉迟恭就也凑过来了:“哼哼哼,听说某家的那两个孽子也和贤侄以兄弟相称啊!既然是兄弟相称,自然也得跟他们一样孝敬老夫!老夫不要那白酒,贤侄把你家的厨子交给老夫便好!”

    夏鸿升两眼发黑,这都什么人这是,还能不能愉快的让我憧憬历史上的名将了?

    “这……小侄拜见两位伯伯,小侄刚才只顾着思考对策,却是什么都没有看见没有听见……”这两个老流氓的威压太强,夏鸿升赶紧服软:“先前送去的白酒只是实验之作,不甚完美。还请两位伯伯担待,等酒坊成了,小侄在向诸位伯伯都登门送上最好的酒来……”

    也不用瞒着他们,反正酒坊的投资人都是他们家里的子孙小辈,在场的这几个人里面,就只有长孙无忌,魏征还有杜如晦不清楚这件事情,其他人的人都知道。

    “酒坊?”魏征那张永远好像别人欠钱不还一样的脸就转向了夏鸿升了。

    “呃,好教魏伯伯知道,小侄想出来了一种法子。能做出好酒来,先前有了一些实验品,本欲奉于魏伯伯一些尝尝,可书玉兄台说您不喜饮酒。就没有送。长孙伯伯和杜伯伯的子侄不再弘文馆,小侄虽然有心,却也不敢冒昧了,怕惹来误会。”夏鸿升赶紧一通话堵上,这叫左右都不得罪人。

    果然,一番话下来。众人都面带微笑的冲他点点头。

    “那酒……”李老二也露出了回味的神色来,果然,想着李恪也不会不给他尝尝看。不过到底没忘记正事儿,还是很快就又问道:“程卿还有尉迟就别闹了,这正事还没有解决呢。夏卿方才说有办法让冯盎不反,策将安出?”

    总算是回到正题上了啊!夏鸿升松了一口气来,被这两个老流氓一岔开,还真差点儿忘记了正事儿来。

    既然回到正题上了,那就是讨论政事,便要用职场的称呼,不能再以伯伯小侄的称呼了。夏鸿升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然后躬身是说道:“陛下,微臣赞同魏大人的观点,认为耿国公并无反心。不过,岭南之地广沃,耿国公一家独大,是有名无实的南越王。臣以为,耿国公虽无反心,但其下属却不能定论。方才大将军说冯盎和谭殿正在作战,因此,微臣以为,陛下可以一面遣使安抚耿国公,表彰耿国公镇压俚人叛乱的功劳,另一方面,派一小支精锐之士,深入南越,击杀谭殿,将谭殿人头送与耿国公。如此,能一举三得。”

    李世民眉头一挑,就见站在他下属的李靖笑了起来,向着夏鸿升问道:“如何个一举三得发?”

    “遣使表彰,可安抚耿国公,使其感念陛下恩德,此其一。展开斩首行动,击杀谭殿,扫除南越忤逆者,那南越之地,俚人獠人素来蒙昧野蛮,不懂恩德,陛下派精锐之士击杀谭殿,可震慑南越诸部,不敢与朝廷为敌,让他们知道,朝廷荡逆之意甚坚,也看到朝廷的力量,形成威慑,此其二。长安与岭南相隔千里,陛下仍可以以少许精锐之士,就能够不知不觉的千里击杀谭殿,也会让耿国公和他的属下心生畏惧,更加不敢有一丝反心,此其三。”夏鸿升逐一向众人列举出来,然后说道:“陛下,这样一来,既能够消除谭殿叛乱,又能够对南越诸部和耿国公进行威慑,彰显出朝廷的力量,如此一来,恩威并施,耿国公定然不会反。”

    “斩首行动?”一众人皆是茫然。

    夏鸿升一愣,赶紧解释:“呃,所谓斩首行动,就是以小股精锐之士,集中力量,精准打击,通过暗杀对方的将领,或者是偷袭对方的某个重要地点等方式,首先消灭对方的首脑和首脑机关,彻底摧毁对方的抵抗意志,推动甚至直接完成战略目标。也就是所谓的‘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

    “原来如此!”李世民了然的点了点头,笑道:“斩首行动,呵呵,这名字倒也贴切。”

    “计策倒是好计策,不过,老夫还有几个问题想问问夏都尉。”站在李世民另外一旁的房玄龄笑的很是和蔼,捋着胡须对夏鸿升说道。

    夏鸿升拱手躬身:“房大人请问。”

    “此策虽可一举三得,但其中关键,在于不惊动耿国公冯盎,和南越各部的前提下,斩杀谭殿。若是派了大军去剿灭谭殿,声势浩大,威慑反而会变小,而且,方才魏大人已言,岭南瘴疠险远,不可以宿大兵,只能选取少数的军中精锐之士。可若是人少,岭南地境复杂,丛林密布,其中毒蛇猛兽,又如何敌得过当地土生土长的南越各部?”房玄龄张口问道。

    果然不愧是房谋,一下子便立刻切中了问题的要害。

    可是夏鸿升却不怕这个问题,实际上夏鸿升刚才的“一举三得”虽然也是真的,可是却只是个说辞,因为历史上,李世民按照魏征的说法派去了使节之后,冯盎当即就派他的儿子随着使节回到了长安以示忠诚。所以,甚至可能那一队人还没有抵达南越,冯盎就已经杀死了谭殿,派他儿子前往长安城了。夏鸿升这么说,不仅仅是想要达到一举三得的目的,更是想要让那一支特种小队深入岭南的原始丛林里面,进行实战训练。如同他们能够在冯盎之前杀了谭殿,那么一定会大放光彩,让朝廷,让李世民充分意识到特种小队的巨大作用,更加重视特种小队的建设。另外一方面,就算是特种小队没有赶上,那这一次岭南之行也是一次锤炼,对他们的职业特种军人生涯的开始提供了宝贵的实战经验。

    “呵呵,陛下,您还记不记得那天微臣带您去看的那十来个人?哦,现下加上褒国公送给微臣的那二十个人,是三十来个了。”夏鸿升笑了起来,看向了李世民。

    李世民眼中一凝:“你是说,派那天军营中所见的那些你谓之特种兵的人去对谭殿实施斩首行动?”

    夏鸿升点了点头:“那十来个人是臣从八百人中选出来的,能够通过特种作战人员训练的人,另外那二十个,是褒国公给臣的精锐中的精锐,如今也随着原先那十来个人一起进行特种训练了。如今,他们的特种作战能力已经初步形成,正需要一场实际作战进行磨合和经验训练。”

    “纵是夏都尉所说的特种兵战力极强,可又如何能抵得住丛林中的瘴气?”魏征上前一步,追问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