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拜访长孙无忌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大街上面,一行人很是引人注目的走了过来,打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年,肩上背着一根挑子棍。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中文.in.阅读最新章节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约莫有二十多岁样子的年轻郎君来,一只手里面抵溜着一条又宽又长的肉条,两个酒坛子,另一只手里面,却拿捏着一条绳子来,顺着绳子往后看过去,就见三个鼻青脸肿的人被用绳子将两手捆在了一起,串了起来,被前头那个年轻郎君跟拉牲口似的拽拉着往前走。

    到了一家高门大院前面,夏鸿升停了下来,回头示意齐勇停下,自己则上前敲了敲门。

    很快,就听吱呀一声,从里头走出来一个小厮来,夏鸿升冲他笑笑,说道:“劳烦通报一声,就说泾阳县男,右羽林卫折冲都尉夏鸿升前来拜见长孙大人。”

    “大人请稍待片刻,小的这就去通报。”说罢,那个小厮就转身一溜烟的往后面跑去了,夏鸿升也不急,倒也不担心长孙无忌会避开自己不见。果不其然,没有等多久,就听门又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灰袍的人来,到了夏鸿升跟前,笑道:“呵呵,老奴拜见夏大人,老奴乃府中管家,特来带大人去见老爷。”

    说话不卑不亢,站在那里看上去也有些气度,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句话诚然不假。

    夏鸿升点了点头,向齐勇示意了一些,齐勇就拉着那三个人来,准备进去。

    “夏大人……这……”那个管家略微变了脸色,眉头微皱,问道:”恕老奴无知,夏大人这是甚子意思?”

    “哦,好教这位管家知道,我今日特来拜访长孙伯伯,却不料在途中遇到这三个人冒充府上奴仆在外行凶,所以就差亲兵给抓了来,交给府上处置。”夏鸿升呵呵笑了笑。说道。一边说,一边暗中打量着那个管家的面色。

    “我们不是这个长孙府上的!”后面那三个人叫了起来。

    夏鸿升眉头一皱:“你们刚才不是还叫嚣着自己是长孙家的,还要打死我么?这会儿不敢承认了?”

    “这……夏大人怕是误会了,家中一干奴仆皆为老奴所管。可的确没有见过这三张面孔啊!”长孙家的管家向夏鸿升拜了一拜,说道。

    夏鸿升眉头一挑:“哦?看来这三个人确实是冒充长孙家的奴仆了。竟敢冒充长孙伯伯家的人当街行凶,殴打百姓,败坏长孙伯伯家的名声,我看你们真是不想活了!”

    “我等没有冒充。我主乃右监门将军,非是此长孙家!”那几个人被夏鸿升和齐勇打怕了,这会儿见夏鸿升面色不对,赶紧说道。

    夏鸿升一愣:”右监门将军?“

    “呵呵,夏大人初入朝堂不久,怕是还不知道吧?此职乃是十六卫之一的左右监门卫官职,监门卫设有左右上将军各一人,从二品,左右大将军各一人,正三品。左右将军各二人,从三品。”那个管家看出来了夏鸿升的茫然,于是笑着向夏鸿升解释道:“如今我朝的右监门将军,乃是长孙安业,说起来,倒也跟我家主人算是亲眷了。”

    夏鸿升听那个管家解释,不过却有些吃惊,看那个管家的神色,虽然并不算太明显,可还是能看得出来似是对这个长孙安业颇为不屑的样子。夏鸿升心中暗自猜测。可能长孙无忌跟自己的这个亲戚的关系并不太好。

    这误打误撞的,夏鸿升突然眼珠一转,说道:“哈哈,既如此。我也不方便搀和贵府上的家事,既然是亲眷,这几个人就交给长孙伯伯处置吧,他们当街欺辱老翁,妄图以区区五十文钱买走老翁的一千斤上好的木炭,被拒绝之后还对老翁进行殴打。当真可恶,若当时不是被我遇见了,恐怕那老翁现下已然被打死在街头了。对了,我带了亲手炮制的东西来给长孙伯伯尝个鲜,这位管家,咱们进去吧?”

    “哦,是老奴倏忽,夏大人还请恕罪。里面请!”那个管家听到这话,赶紧错身让了一步,请夏鸿升进去了长孙府上,齐勇也顺势将那三个人带进了长孙府上。

    夏鸿升走进了长孙府中,到了正堂之上,坐下来喝了一杯茶水,长孙无忌带着那个管家出现了。夏鸿升知道,那个管家一定会趁机将外面那三个人的事情告诉给长孙无忌。

    “小侄拜见长孙伯伯,快过年了,小侄亲手炮制了一些腊肉,这可跟平常民间的腊肉味道大不一样,拿来给长孙伯伯尝个新鲜。”夏鸿升很是恭敬的上前进了礼,说道:“还有两坛子酒来,一坛子上一次小侄说过的白酒,也带来给长孙伯伯尝尝。另外一坛子是用白酒泡的药酒,长孙伯伯可以喝,也可以用来涂抹身上,冬了天冷,身上若是困乏骨痛了,用那药酒涂抹擦拭,能让伯伯舒服许多。”

    “呵呵,静石贤侄有心了。”长孙无忌笑着说道:“早就听闻贤侄做的一手好吃食,如今送来亲手炮制的东西,老夫可要好好尝尝了。”

    夏鸿升恭敬地拱了拱手:“伯伯谬赞了。对了,好教伯伯知道,方才小侄在过来的路上,见了几个恶奴在市上欺辱老人,欲图以区区五十文钱,买那老人千斤上好的木炭,老人不许,就当街对其辱骂殴打,若不是被小侄遇见,那老人就要被打死在街头了。小侄看那几个恶奴如此可恨,就去教训了他们,他们叫嚣着自己是长孙家的人,小侄还以为是他们冒充长孙伯伯家的仆人,出去败坏了伯伯的名声,就给抓来了。到了门口,他们才说他们原来不是伯伯家的,而是另外一个长孙家,右监门将军家中的仆人,却是小侄搞错了。”

    “无妨,右监门将军长孙安业,与老夫也有亲戚,贤侄把那三人留下便是,老夫自会处置。”长孙无忌捋了捋胡子,说道。

    夏鸿升同长孙无忌交谈了一会儿,交谈的时候,心中感谢了一番段志玄来。若不是那日里段志玄介绍的时候都以伯伯相称,恐怕自己今日便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同长孙无忌搭上关系了。不过,夏鸿升也不是没有在这种场面里混过的人,自然不会真的以为长孙无忌就会对他怎么怎么样了,官场里面,最稳固的永远都是利益,最脆弱的,也永远都是关系。或者说,以利益维系的关系,只要利益不改,那便是最为牢固的。除此之外,任何其他的关系都不能太过当真。

    段志玄用自己和这些人的交情给夏鸿升铺了一条路子来,就看夏鸿升能不能把握得住了。这是段志玄对夏鸿升在军中的表现满意,所以给他的一个机会。

    交谈一会儿,夏鸿升又嘱咐了管家那腊肉该如何烹制来好吃,随后便告辞离开了。既然长孙无忌家已经来了,那其他的那些家里就没有理由不去登门拜访,否则就是厚此薄彼,落了下乘。

    夏鸿升走后,长孙府中的正堂里面,一个年轻男子走了出来,到了长孙无忌的身旁来,问道:“父亲,为何要替他背这个包袱?”

    “冲儿,你可知他是何人?”长孙无忌笑笑,转头过来问道。

    长孙冲点了点头:“孩儿当然知道,他是泾阳县男,右羽林卫折冲都尉夏鸿升。”

    “是啊。此子今年方才一十三岁,心智却如此成熟,且已经身居要职,如今,对梁师都进行反间,又对南越叛乱,皆是由此子一力草负责操持。此子日后前途无量啊。”长孙无忌笑着看向了门外:“冲儿,你如今不在弘文馆,不过你那几个友人却同他已然极其相熟,你却是已经落后一步了。日后,你可多与此子交往。”长孙无忌对自己的儿子指点道,说完,又看看外面跪着的那三个人来,对管家说道:“至于这三个恶奴,各仗一百,送回长孙安业那里去,就说是他们当街行凶,被老夫打了。”

    却说夏鸿升一天下来将那天段志玄介绍的那些大佬家里跑了个遍,也算是正式的登门拜访了。好在其他的那几家里面,夏鸿升跟他们家里下辈关系很好,像李业诩家,程处默家,尉迟宝林家,段瓒家,魏书玉家等等,到了之后有关系好的熟人,这感觉就比在长孙无忌家里轻松得多了。

    各家里都送了一模一样的东西,等拜访完了,眼看是回不去泾阳了。

    到了长安城里的宅子里,那一千斤木炭已经被齐勇带去的小厮给运回去了,夏鸿升瞅瞅那硕大的一堆木炭,叹了口气。买了这么多,怎么用得完呢!

    “公子,外面冷,屋里炭火已经升起来了,您快回屋里暖暖身子吧!”一个丫鬟向夏鸿升说道。夏鸿升不许家里下人喊他老爷,让他们都喊他公子就可以了。

    夏鸿升点点头,走到了门口,便登时又闻到炭火的那股子闷闷的酸气了。

    在鼻子前面扇了扇,这股子难闻的炭火气还是不散,突然,夏鸿升猛地心中一动,脑海中浮现出来了一样东西来,两手一搓,哈哈,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