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留下的线索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天明的渐早,晨钟声渐次而过,长安城中新的一天又解开了帷幕。↑,.

    行人上路,说说笑笑,如今天下安定,早已经不再是朝不保夕的时候了,路人们的步子变得轻快,这是充满希望的表现。

    这个王朝正在蒸蒸日出,和平的日子令一切都似乎充满了希望。

    太极殿中,御座上的李世民此刻正紧锁眉头,同外面路上的行人截然相反的神色,一手重重拍到了桌子上面,发出的声音吓了底下的人一跳,赶紧稽首:“微臣无能,还请陛下息怒!”

    “半个月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你让朕如何息怒?!”李世民冷然的说道,声音不大,但是却能够听得出来里面压抑着的怒意来:“既然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你又有何脸面来长安见朕?人是在你管辖的地界被劫走的,继续往周围寻找,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线索来!否则,你这一州刺史也别做了!”

    “微臣遵旨!微臣这就继续去查!”下面的州官惶恐的告退,匆匆的离开了。

    州官走后,李世民心中烦躁,连手中的奏疏也看不下去了,翻了几眼,就烦乱的一把合上,重重的放回了案几上面。

    这时候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了一个身影来,翩翩到了李世民跟前来,一双柔胰轻轻按上了李世民的脑袋两侧,轻轻的揉了起来。微凉的触感让李世民精神一振,却听身后的女子说道:“二郎,莫要着急,那个夏鸿升非是常人,机敏聪慧若斯,定然能够逢凶化吉。能够不费一兵一卒收复朔方的人,又岂会被几个宵小之徒所害。”

    李世民摇了摇头,满是担忧的说道:“此子善于机谋应变没错,然却手无缚鸡之力,朕只怕那些歹人丧心病狂。为除朕之羽翼而做出些疯狂勾当来。观音婢,此子胸中所藏远非常人可想,有些事情便是朕都不如他眼界开阔,看的长远。有些更是闻所未闻,然细想之下,却对我大唐大有裨益。若是让歹人得之,恐怕便是惹的天下大乱也不无可能。一直以来,朕都将其放在朕的眼前。用其胸中所藏,同时也是在盯着他。如今他被那些人所掳走,朕担心……”

    “既然那些歹人并没有当即刺杀夏鸿升,而是将其掳走,说明他们找上夏鸿升是别有所图。既然是有所图,妾身就相信以夏鸿升的智谋,应该会懂的如何保全自己。”站在李世民身后帮他轻柔脑袋的长孙皇后说道:“二郎是担心,此子终究年少,恐其为那些人所用?妾身倒觉得二郎不必如此,妾身自问还有几分看人的本事。此子胸中所藏虽然难测。然对大唐之心却是一片赤诚,想必一定不会被歹人所蛊惑的。”

    “朕担心的不是这个,朕担心的是,那些歹人一旦认为夏鸿升不能为他所用,会杀之以消除威胁。”李世民眉头紧锁:“若是那些歹人真有此心,一刀下去,那夏鸿升再有机谋应变,也是无济于事了……不行,来人,速传折冲都尉段瓒觐见!”

    禁卫领命。匆匆的出去了。没有过上多久,段瓒就被带入了太极殿中。

    “臣拜见陛下!”段瓒向李世民行了礼。

    “段都尉,朕先前名你将手下所有特战队员全员派出,以被劫地点开始向四周寻找线索。可有何发现?”李世民向段瓒问道。

    段瓒抱拳施礼,说道:“启禀陛下,那伙乱党贼人十分狡猾,从朔方一路暗中跟随夏都尉,一直等到夏都尉犒劳护卫兵卒,让其进入山林打猎之际。突然发动袭击,以毒针将留下的三十名兵卒尽数杀害,又将李将军送给夏都尉的护卫围攻至重伤,至今未醒。夏都尉为保全其他三人性命,答应随其离去。臣派去的特战队员在夏都尉遇袭的那片树林里,找到了夏都尉留下的一些密文,是用手指在地上扣出来的,上面以腐叶轻覆,当时齐勇等人回来之后心中焦急,故而未曾发现。”

    “什么密文?速速道来!”李世民总算是听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立刻迫切问道。

    “回陛下,夏都尉只留下了三个字,乃是’监视、家‘此三字。”段瓒向李世民说道:“臣以为,定然是夏都尉料到那些乱党贼人会有时所图,担心以其家人胁迫,故而留下了那三个字来。是以臣已经派出间谍在泾阳和长安两地夏都尉的宅子外暗中布防,以防其家人不测。”

    李世民眼睛一眯,沉吟道:“监视……家……”

    突然,李世民猛地一抬头,说道:“夏鸿升之意,恐怕不止于此!夏鸿升既已料到那些歹人可能会以其家人胁迫,让他帮那些乱党办事。说明那些乱党定然已经知道了夏鸿升的家眷所在。故而让你监视其家,一来让你保护其家眷,而来,也告诉了线索。段瓒,加派人手,在夏府周围暗中巡查监视夏府之人,顺着那些人查,他们一定是乱党所派之人。顺藤摸瓜,定然能找到夏鸿升所在!”

    “陛下是说,夏都尉的意思是,让对那些监视他家的人进行反监视,追踪那些人,就能够找到乱党,进而找到他!”段瓒惊道。

    “不错,速速增派人手!把剩下的间谍都派出去,一定要抓住这条线索,找到夏鸿升!”李世民沉声说道。

    段瓒与夏鸿升交情深厚,情同兄弟,夏鸿升被掳走,他哪里能不着急,还偏生不能将这消息告知于其他友人。如今终于有了一丝方向,便顿时大喜,立刻躬身一拜:“臣遵命!这便立刻前去布置!”

    “快去吧!切记一切暗中进行,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让那些人发现,断了这条线索!”李世民嘱咐道。

    “微臣明白!”段瓒再次施礼,然后立刻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段瓒的身影远去,李世民紧锁着的眉头却仍旧没有舒展开来,低头看看案几上面打开着的一纸奏疏,长长的叹了口气:“唉,关中大旱,朕还指望让你出谋划策,速速回来吧!……”

    说罢,李世民重又拿起了案几上的奏疏,凝目看了起来。

    却说夏鸿升这边,五天的时间匆匆过去,被掳劫至此已经足足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了。夏鸿升目前所知道的,只有自己身处岐山之地,今日是那三个人从地牢密室里面被带出来的时候,夏鸿升试图从这三个人的身上找到机会。

    “如公子所言,五日已到,公子接下来准备如何做呢?”等待着手下去地牢密室里面提人的时候,幽姬向夏鸿升问道。

    “接下来,自然是姑娘有什么问题,开始询问他们了。”夏鸿升笑了笑,说道:“不过姑娘问的时候也不要急,让他们分开来说,姑娘听一次,过后让他再说一遍,姑娘听完,换个让让他再讲一次,可以说着说着,让他重头再说一此。总之,就是翻来覆去让他重复自己的回答。若是编造的回答,数次出被打乱重复之后,其中定然会出现一些前后不符的破绽。姑娘只需抓住这些破绽,进行审讯就是了。”

    说话间,那三个人就被带上来了,一看之下,幽姬顿时大吃一惊。

    但见那三人面若死灰,一眼望上去好似跟老了许多岁似的,两眼无神,嘴唇直哆嗦,走路也很是飘忽,脚地轻浮,果真如同夏鸿升所说,如丧考妣。

    幽姬不由吃惊,转而看向夏鸿升,就听夏鸿升笑了笑,说道:“你的地牢还是不太适合,若是能把你的地牢密室改造的让他们进去站起来站不直身体,躺下去伸不直双腿,只能坐着或者蹲着那么大小,古今今天出来他们就直接跪地求饶了。”

    “这……”幽姬看上去是真的感到吃惊了:“这着实叫妾身吃惊,单单是囚禁五日而已,不用刑不打骂,怎么就能让此三人变得如此模样?”

    “空间的极度压缩使人感到极度的压抑,黑暗与无声让人开始没有时间感和空间感,就好像被剥夺了所有的感官功能,唯有被黑暗和恐惧所包围……”夏鸿升沉声说道:“这种不上肉体,却摧残人心的手段在下多得是,只是若非大奸大恶之人,平素便不愿用之。如今姑娘学了去,还请姑娘勿要滥用。”

    “公子既不愿用,又何必让妾身知道。”幽姬对夏鸿升说道:“妾身是坏人,自然是要用坏手段的。”

    夏鸿升用摇了摇头,说道:“世间万物皆有其两面,有好有坏,不在其本身,而在掌握之人。便如那长枪,枪不会杀人,是人杀人。”

    幽姬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妾身知道公子的意思和用意,只是妾身有不得不做这些事情的理由。若非与公子各为其主,想来当可约为知己。只可惜……”

    “还是审问他们吧。“夏鸿升打断了幽姬的话,心里明白他故意对那个女婢说的话,已经被转达给幽姬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