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终得消息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长安城中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大唐的皇帝一夜未眠,这会走出了太极殿外,揉了揉太阳穴来,迎面吹来的一股晨风,裹挟着的微凉总算是令他的脑中清明的些许。

    “大家,您批了一晚上的奏疏,歇息一下吧!”一直伺候皇帝的王德跟着李世民走到了殿外,见李世民一脸疲惫之色,于是在旁边劝道。

    李世民摇了摇头:“不了,待会儿房卿等人变回过来禀报情况,这一会儿子也不值当了。去锻炼了。”

    说着,李世民便走下了太极殿前的台级。每日的锻炼从未有停止过,因为李世民发现,自从开始坚持每日锻炼了之后,果然身体松乏活泛了许多,精神头也变得好了,每日里运动的出汗之后,似乎连带着心情也能够变好。这说明每日锻炼果然很有成效,于是也就能够坚持下来了。

    快步走完,打着太极拳的时候,果然烦躁了一整夜的心就平静下来了。清新空气随着打拳时的呼吸缓缓沁入身心,令人也顿觉的身体里面好似清爽了许多。

    一套拳没有打完,房玄龄就出现在了那里了。李世民也没有停下来,完整的打足了时间。房玄龄也就在一旁看着,等他打完了太极,就从旁边的侍女手中拿过了毛巾递了上去。

    李世民接过毛巾拭去了额上的汗水,然后对房玄龄说道:“房卿,这太极拳真有一番奇效,朕是亲身体会,不仅能强身健体,而且还能够平静心绪,修身养性。依朕来看,当推行出去,让朝中百官都加以练习,也好有个好身体,为大唐效力。”

    “的确,这段时日陛下开始早晚锻炼之后。到时越发的精神起来了,观之精神气度,也真看着像是轻壮了许岁,倒是叫臣总是想起陛下早年仍为秦王之后。策马冲杀战阵时的英姿了。”房玄龄笑了笑,对李世民说道。

    “哦?”听了房玄龄的话,李世民神色一喜,笑了起来,又说道:“哈哈。不错,朕还能上得了战阵,提得了陌刀,耍得了马槊,朕又有何惧!房卿,今日可有和新的消息传回,关中蝗灾若何?”

    房玄龄拿出了手中的奏疏:“正是为此事而来。这本奏疏乃是岐州官员所上奏,到了中书省,臣看到之后,便觉得此事有所蹊跷。特意单独捡了出来来禀报陛下。”

    “哦?所言何事?”李世民一边接过奏疏,一边问道。

    “岐州地方州官禀报说,当地蝗灾席卷之时,有三人出现在田地村舍之间,口称仙人下凡,驱使漫天飞蝗自行投火,助当地村人灭杀飞蝗无数。又令村人以飞蝗为口食,烹而食之,代以果腹。如今一村之人皆不再惧怕蝗灾,每有蝗群飞至。则借日暮之后燃火,引飞蝗扑火而死,又举全村之力捕捉飞蝗以为口食,一村之人。虽被飞蝗毁了田地庄稼,却靠着吞吃飞蝗,而生龙活虎,无一人饿死。州官以为奇,故而上疏奏言。”房玄龄在李世民看着奏疏的时候,用简单的话大概的说了一下奏疏上的内容:“那三人中。有一名红衣女子,字号红莲仙子,说是太清道德天尊仙居之所的一朵红莲成仙,另有一人游侠装扮,待着斗笠不辨面目。再有一人者……”

    房玄龄换了一口气,李世民从奏疏上抬起了头来,看着房玄龄。

    “再有一人者,自称其为太清道德天尊坐下之徒,躯蝗之事自始至终全是此人从旁安排,红衣女子反而并未过多言语,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郎君……”房玄龄将最后几个字慢慢的说了出来。

    李世民眼中一凝,猛地一下合住了奏疏:“去御书房。”

    回去御书房里,李世民坐下来将手中的奏疏又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看完之后,抬起头来问道:“房卿是觉得……”

    房玄龄向前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回禀陛下,臣只是觉得蹊跷而已。太清道德天尊,不指的正是太上老君?陛下原先不是对臣透露过么,那夏鸿升曾自言其入老君山,梦中得见老翁传授格物之道,而老君山又传闻便是老子骑青牛归隐之地。加之又是十三四岁少年郎君的样子,又能驱使飞蝗自行投火,臣思来想去,同时都符合这么几个条件的,似乎也只有夏都尉了!”

    “不错!”李世民沉声说道:“此子来历背景颇为神秘,其不知在老君山中得到了什么传承,通晓了格物之道。确有传言说老君山乃是老子归隐升仙之所。且据梁洛仁所言,之前在朔方试图劝说他谋逆的那些乱党,为首之人也是一名红衣女子,化名幽姬……王德,速去传折冲都尉段瓒前来御书房觐见!另传梁洛仁前来见朕。”

    王德躬身行礼,然后便匆匆外面传话去了。

    很快,段瓒便先行到了御书房之中。

    “段都尉,朕命你在夏宅周围寻找监视之人,前段时日你禀报说抓住了两个,可有讯问出来什么结果来?”李世民问道。

    段瓒躬身说道:“回禀陛下,那些乱党极其谨慎,所派来者不过眼线,只是供出了长安城中的一处酒楼为其集散领命之地,微臣已经安排间谍在四周布控,又派人潜入其中,得知那些人只是接到监控夏宅的任务,却并不知晓夏都尉身在何处。微臣担心贸然剿灭那座酒楼会惊动乱党,致使线索彻底断掉,那些乱党也会对夏都尉不利,故而如今只是派了特战队在周围密切留意动向,只要一声令下,便可立即将酒楼中的乱党剿灭。另外,臣已经让间谍人员跟踪所有同酒楼有所接触的人,定能找到线索。”

    “卿谨小慎微,心思缜密,做的不错。”李世民点了点头,然后从案几上拿起那本奏疏来:“你且看看这个。”

    王德将奏疏那了下去,段瓒接过奏疏,立刻打开仔细看了起来。

    “陛下!这……”很快,段瓒就看完了奏疏,然后看向了李世民:“不知陛下这是何意?”

    “朕怀疑,奏疏之中所言的,能够驱使飞蝗投入火中,约莫十三四岁少年郎莫模样的人,便是夏鸿升了。”李世民看看段瓒,对他说道:“十三四虽的少年郎,除了夏鸿升,旁的那个还有这等本事?另外,段都尉,你可知太清道德天尊?”

    “微臣自然知晓,指的便是那三清之一的太上老君是也。”段瓒答道。

    李世民点了点头:“不错。那你可知道,夏鸿升的格物之道,便是学自老君山中的一名奇士!”

    “什么?!”段瓒大吃一惊,低头看看手中的奏疏,然后眼中一亮,说道:“陛下的意思是,此举乃是夏都尉故意为之,就是知道州官一定会将此事当作神异之事禀报,于是借此让我们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不错。”李世民点头说道。

    闻言,段瓒猛地抬起了头来,惊喜的神色看着李世民,然后一步上前单膝跪在了地上:“陛下!臣请亲率特战队员及间谍人员前往岐州营救夏都尉!请陛下恩准!”

    “你且起来,再等片刻。”李世民对段瓒说道。

    说话间,就听外面来报,说梁洛仁到了,于是李世民便宣梁洛仁进入了御书房之中,梁洛仁拜见了皇帝,李世民问道:“梁将军,先前你曾言当初在朔方之时,有乱党欲图劝说你进行谋逆,朕记得你说那为首之人是个女子……”

    “回禀陛下!朔方为首之人的确是一个女子,自号幽姬,真名却是无人知晓了。”梁洛仁对李世民答道。

    “那女子可是一袭红衣?”李世民又问道。

    梁洛仁吃了一惊,点了点头:“陛下圣明!不错,那女子的确总是一袭红衣示人,她身边还令有一名女子,乃是刺客,常穿劲装,总是带着面罩,却是不辨面目,武功极高,那日里便是这女刺客领着人劫走了夏都尉!陛下找到她们了?!”

    李世民不置可否,也不动声色,只是挥挥手说道:“朕并未找到夏鸿升,只是想到其他一些乱党之事,故而请将军来一问。如此,朕心中有数,卿自可退下了。”

    梁洛仁便躬身行礼告退,离开了御书房。

    梁洛仁离开之后,李世民这才又对段瓒说道:“既如此,段瓒,朕命你即刻自行从特战队与间谍之中挑选人手,尽快暗中前往岐州,寻找奏疏中这三人的踪迹,暗中探访查证,看看究竟是夏鸿升故意为之,还是有其他人怪力乱神,妖言惑众!若是夏鸿升,便尽力将其救出,朕特命你可调动岐州人力,州官人等么,当一力提供便利。而若是后者……”

    李世民没有的话没有往下说完,只是鹰目之中一道寒芒闪过。

    段瓒心中一凛,顿时明白了李世民的意思,于是躬身行礼:“微臣明白了!微臣定不辱命!”

    李世民点了点头,让段瓒离去准备去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