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以我之道反施我身?!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第225章 以我之道反施我身?!

    匕首的刀刃紧紧的抵住夏鸿升的脖子,刀刃上传来冰冷的触感,清晰的被夏鸿升感受到了。只消稍微动上一动,那涂抹了剧毒,因而微微泛着一抹幽绿的刀刃就会立刻划破夏鸿升的脖子。

    众人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夏鸿升在她们的手中,若是让夏鸿升再有些什么意外,那是无法交差的。

    忽而,就见地上的那个马夫突然一咬牙爬了起来,一把从自己的肩上拽出了箭矢来,箭头上的倒钩带出了一整块儿血肉模糊的碎肉,立刻喷出一股鲜血来。那马夫往前一下挤开幽飒,同时自己一手臂勒住了夏鸿升的脖子,另一只手中拿箭矢一下子刺入了夏鸿升的胸口!

    “竖子尔敢!”段瓒顿时一声暴吼,周围历时一片刀剑声。

    “住手!”夏鸿升一声大喊,胸口的刺痛让他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

    “只要我稍微用一些力气,这箭头就要刺入他的心脾,来啊!看看是尔等的弩快,还是老子的手快!”那马夫一脸血迹,青筋暴起,高声喝道。

    段瓒立刻抬手命令其他人停下来,两眼怒目圆瞪,死死的瞪着那个马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咬牙切齿的丛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放了夏都尉,我饶你们不死!”

    “让你的人让开!”那马夫一声暴喝,手下又更加用上了一分力气,夏鸿升一声闷哼,因剧痛而紧紧拧住了眉头。却听那马夫头也不回,朝幽姬喊到:“小姐,今日我怕是走不脱了,两位小姐快走!我给两位小姐开个路!”

    说完,那马夫又是手中一下用力:“来啊,反正杀了夏鸿升,也是我等赚了的,今日大不了就是个同归于尽!有胆你们试试!放她们走!”

    眼看着箭头刺入夏鸿升的胸口更深,段瓒气的拳头拧的发白,却没有办法,咬了咬牙,齿缝中绞出了几个字来:“把路让开!”

    一众特战队员虽不甘心,却怎奈夏鸿升在对方的手中,只得让出了一条路来。

    幽姬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转头过来抬手在夏鸿升的脸上摸了摸,说道:“公子啊,妾身自问坑害了无数人了,今次却被公子给坑害了。现下想来,也是妾身太想收服公子,故而疏忽大意了,输了这一回合。妾身可真不甘心,日后,咱们还是会再见的。”

    说完,幽姬吃吃的笑着,凑上前去冲夏鸿升的耳中轻轻吐了一口如兰的热气,继而荡然一笑,一转身便上去了马车。幽飒也两忙跟了上去,干起马车朝让出来的一条路上过去。幽姬似乎一点儿都不慌张,还从马车的窗口露出了头来,笑盈盈的对夏鸿升打着告别的招呼,从一众特战队员和兵卒的包围之中走了出去。

    立刻就有几个人想要跟上去,却听那马夫一声大吼:“谁都别动!”

    幽姬二人大摇大摆的出去了兵卒的包围,杨长而去。

    众人迅速的包围住了马夫,那马夫哈哈大笑起来,夏鸿升用力挣扎,但那马夫却仍旧气力巨大,死死的勒住夏鸿升的脖子,挣扎牵扯到了胸前的伤口,愈发了深了一些。自从穿越到了大唐之后,夏鸿升头一次真正的感到了害怕。此前,无论是面对何人,因为领先了千多年的见识和经验,所以让夏鸿升的潜意识里面其实都有一种优越感,甚至连夏鸿升自己都不知道,大唐的这些人在他的眼睛里面就好似游戏里面的一个npc似的,同每个人结交,做的那些事情,也好似有着一种攻略的意味在里面。

    现下夏鸿升彻底的清醒了。那箭头刺入身体所带来的冰凉和剧痛,只差心脏分毫的恐惧令夏鸿升清晰而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将近是一种如何的体验。这不是一场将背景放在了唐朝的游戏,死亡之后还会出现在复活点复活。这是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世界,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生命,不论是身后喘着粗气的马夫,还是自己。

    马车走远了,渐渐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夏鸿升的身后的那个马夫身子一瘫,倒在了地上——他失血太多了。

    随即,夏鸿升便也双腿一软,倒了下去。

    众人立刻冲了上去,夏鸿升觉得自己的灵魂就好似被抽离了躯体一般,晕晕沉沉的,周围噪乱的声音都好似在一瞬间疏离了一般,眼前黑了过去。

    当夏鸿升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稍微一动,胸口便传来了一阵疼痛来,低头看看,见自己的上衣被剥去了,胸口已经被包扎了起来。

    夏鸿升心头一惊,包扎用的布条消毒了没有?!

    夏鸿升挣扎着坐了起来,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发觉胸口传来了扯拉引发的疼痛,其他的地方倒是并没有什么异常,似乎除了胸口其他的地方并无大碍,拿起了床边的衣服别别扭扭的要穿上,却突然听见吱呀一声开了门,段瓒就大步从外面进来了。

    “你醒了?!”见到夏鸿升正在要自己穿衣服,段瓒立刻喜出望外,连忙走了过来:“可算是找到你了!”

    “倆月了才找到我,还是我自己搞出来的动静才将你们引来,还好意思说?”夏鸿升横了段瓒一眼:“若非是那些乱党企图拉拢我,眼下本公子早都已经烂在地里了!——我嫂嫂她们知不知道?”

    “本来,陛下一直秘而不宣,故而只有少数大臣知道你被劫持的事情,对外则称你需在朔方坐镇,稳定局势。”段瓒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来,说道。

    “本来?”夏鸿升很敏锐的觉察到了段瓒的用词:“那就是还有不过了?”

    段瓒挠了挠头,说道:“就在你失踪后的没多久,就有人在长安散布谣言,说是你对乱党之中的一名女子甚为动心,受其所惑已经投靠了乱党,所以才故意在半道上支开了随行护卫的兵卒,自己跟着那些乱党跑了!”

    “什么?!”夏鸿升一愣,继而顿时咬牙切齿了起来:“他们竟然用本公子的办法来对付本公子?!”

    一抬头,却见段瓒神色诡异的看着夏鸿升来:“我虽然不信那些谣言,不过今日看来,那女子似乎同你的关系真的不太一般,临走前还亲你了来着……做兄弟的,这才提醒你一句,万万不可同这些乱党搅合不清,想要美女,长安城里什么样的没有?便是波斯来的也是一找一大把的,兄弟可莫要真的被其所惑啊!”

    “亲?”夏鸿升顿时就暴跳了:“你那只眼看着她亲我了?!”

    夏鸿升凌乱了,那个幽姬明明只是对着他耳朵吹了一口气而已,怎么到了段瓒口中就变成了亲了?!

    “你这可不厚道了啊,百十号人都在那里看着呢,那妖女临走之前往你脸上亲了一口。兄弟已经严令他们不准说出去了,谁说出去了拉出去打三百军棍!放心吧!”段瓒一脸坏笑的又朝夏鸿升说道:“说起来,那妖女的确是姿色过人,为兄还真是没见过几个能比她还好的。老实跟兄弟讲讲,上过一手没有?”

    夏鸿升顿时气急,那个幽姬临走前还不忘坑自己一把,她明明只是吹了一口气,可众人都离得远啊,从他们那里看过去,就好似幽姬亲了自己一口一般!

    “长安城中的那些谣言传到我嫂嫂耳朵里了?”夏鸿升问道。

    “长安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怎么会传不到。不过她老人家根本不信。”段瓒笑嘻嘻的对夏鸿升说道,继而脸上又突然变得贼兮兮的,又说道:“不过,可别怪做兄弟的没有提醒过你,有俩人你回去了可得好好招呼招呼了……”

    “怎么了?”夏鸿升问道:“谁?”

    却见段瓒一脸神秘的笑了起来:“听说你跟着乱党里的一个妖女跑了,有俩人可是一心要找你算账的!……说起来,兄台可以啊,这没见怎么蹦跶,怎么着就把那两位给收了心了?”

    “谁?!”夏鸿升心中暗道不好。

    “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不是?”段瓒斜了夏鸿升一眼:“自然是陛下最爱的女儿,咱们的长乐公主殿下,还有徐兄的妹妹,徐惠姑娘了!”

    “段哥,你放我走吧!就说我被乱党给杀了!”夏鸿升一把揪住了段瓒,可怜巴巴的看着段瓒:“不能回去,回去活不成了!”

    “你是该好好想想如何应对了。”段瓒正色道:“若是换做寻常女子倒也罢了,大不了两个都收入家中,也没有什么。可涉及公主……你还是早日想想对策吧。若是你真不愿意,想来陛下也不会强行拉了皇家脸面而将公主嫁于你。总之,公主和徐姑娘之间,你只可选其中一个了。”

    听了段瓒的话,夏鸿升也沉默了下来。

    长乐温柔似水,徐惠聪慧如灵,都是没得说的好姑娘。

    后世里连个恋爱都没有谈过的人,如今竟然有两个一等一的女孩喜欢。

    一时间,夏鸿升觉得这是假的,是段瓒在故意拿他开涮,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