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专供之权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醉仙居中,夏鸿升早早定下了席位,等到傍晚时分,就见一辆辆马车陆续停下在了醉仙居的门前,从上面走下来的粮商掌柜进去了醉仙居里,到了预先通知的地方。⊙,这些粮商掌柜互相都是熟识,相见之后便各自坐下了席位,又过了许时,就见王掌柜走了出来,朝众人问了好。

    “王掌柜,今日本是听说夏大人相邀,咱们这才都推了手头的事情,都赶了过来。可这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怎么却还不曾见夏大人出面呢?”见王掌柜出来,已经等的有些急了的粮商掌柜们就拉着王掌柜问了起来。

    王掌柜早得了夏鸿升的交代,笑着摆了摆手对众人说道:“诸位掌柜的还请多多耐心稍等片刻,另有几位贵客未到,却是还得等等了。”

    一众掌柜的虽然等的心急,可是碍于王掌柜身后酒坊的背景,却也不好造次,只能重又坐回去干等着。

    又约莫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夏鸿升见那些掌柜的都等的差不多了,这才揉了揉脸,收拾出来了一副笑容来走了出去,人没到,声音就先传出去了:“哈哈哈哈,各位掌柜的久等了,夏某来迟,还望各位恕罪,恕罪啊!”

    说着,夏鸿升就拱手出现在了一众粮商的面前。下面的那些掌柜的纷纷起身回了礼,夏鸿升摆摆手让众人重又坐下,这才又开口说道:“今日占用诸位掌柜的时间,请各位掌柜的来此相聚,实在是有一件事情,不忍心让诸位掌柜的错过。对了,今日咱们在商言商,此间无有其他的身份。诸位掌柜的尽可以放心。”

    “既然夏大人如此说了,那老朽可就斗胆要说上一句了。”夏鸿升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下面一个声音说道,夏鸿升抬眼看了过去,见是一个年纪看上去似乎不小的老掌柜,坐在下首右边头一位。可见其在这群粮商中的地位辈分与威望俱都是最高的。

    “这位老掌柜德高望重,若是有言相训,夏某自当洗耳恭听。”夏鸿升笑了笑,拱拱手说道。

    那个老掌柜拱手回了一礼,说道:“其实咱们都知道,大人您找了这些人来是为个啥事。酒坊酿酒,需要不少的粮食做酒糟。贵坊的酒,老朽也尝过,的确是前所未见。便是说一声世间罕有,也是称得上的。咱们自然也能看得清楚酒坊日后的前景来,也愿意同贵坊合作。想必王掌柜也已经同夏大人说过,咱们不是没有给酒坊粮食。倘若换做是平常年间,咱们争着抢着,也想要做酒坊的生意。王掌柜人不小气,贵方的新酒咱们在座的都尝过了,日后生意红火乃是必然。这生意越红火,粮食的需求就越多。若是能同酒坊合作,自家的粮食生意也会做大,这个理儿咱们不是不懂。”

    夏鸿升笑着点了点头:“老爷子这话说的在理。酒坊产出的白酒,与如今的酒俱都不动,不仅颜色清明透亮,如水一般干净。且回味绵长,滋味香醇,日后的销路是不需要质疑的。众位掌柜都做了大半辈子粮食生意的人了,既已尝过酒坊产出的白酒,想必也会明白。若是能够通力合作,这里面又有多少红利在,众位不会不知道。”

    “话是如此,不过咱们也有咱们的难处。”那老掌柜对夏鸿升又说道:“今年不比往年,先是去岁至今关中大旱,粮食未曾丰收,又加之蝗灾四起,朝廷赈灾需要粮食,已经严令我等长安粮食作为表率,不可随意贩售粮食。便是能够售卖一些的,也早已经被朝廷登记造册,收购用于赈灾了。眼下,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粮食供应给酒坊。这些情况,夏大人想必也是知道的。此前买给贵坊的粮食,都是咱们趁着朝廷的诰命没下,故而先卖给了王掌柜一些。如今,怕是真的不成了。”

    “大人,不是小号不卖粮食给大人,实在是没有了。”另外一个掌柜的也对夏鸿升说道:“若是等到明年有了收成,本号必定头一个卖给酒坊!”

    “是啊大人!”其他的粮商掌柜也都开始附和了起来。

    夏鸿升已经知道这些粮商掌柜会这么说,而且也知道他们说的都是实情。可这些做了如此久了的粮商,要说他们的手中没有存粮,夏鸿升却是决计不会相信的。

    听完一众粮商掌柜的随声附和,夏鸿升笑着摆摆手示意他们停下来,然后自己又说道:“众位掌柜所说的都是实情,夏某也知道。可众位掌柜都是做了半辈子粮商的人,手里可就没有一点儿应急的余粮?酒坊要的也不多,只求能度过眼前的难关,撑到来年丰收而已。当然,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就让各位供粮给我,诸位掌柜的,就不想先听听酒坊开出的条件?”

    说着,夏鸿升回头看了看,然后王掌柜便立刻适时的地上来了一个托盘来,上面放着一沓纸张,还有几枚牌子。

    夏鸿升抬手从上面拿起一枚来,然后向一众粮商掌柜亮了亮,接着递给了那个看上去在一众粮商里面颇有威望的那个老掌柜。

    老掌柜双手接过夏鸿升递来的牌子,最先看到的就是那上面的印章,上面写着大唐太子印,马上就是心头一惊,再赶紧往上看,就是牌子上面刻着几个字来:大唐皇家酒坊专供粮商!

    看到这专供二字,那老掌柜心中立刻就有了一丝明悟来,不禁抬起了头看向了夏鸿升,却见夏鸿升笑着以示回应,说道:“诸位都看看这牌子,今日里这牌子可不多,只有三个而已。”

    说着,王掌柜就将剩下的两个牌子那了过去,向一众粮商掌柜展示了一下。

    “诸位掌柜的可能不太明白,夏某这就给诸位解释一下。”夏鸿升扫视了一下那些掌柜,然后说道:“这大唐皇家酒坊嘛,不用多说,自然就是鄙酒坊了。主要来说说这专供二字。所谓专供,就是专门提供之意。代表着一种资格,也就是说,大唐皇家酒坊所需要的粮食,只能由拥有这牌子的商号来提供,而不去从其他的商号中进行购买,是为专供。呵呵,皇家专供,传出去了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号不是?反正,若是我去买粮食,自然更加信得过皇家专供的粮食,提供给皇家的,定然要比其他的粮食好了。”

    说完,夏鸿升也不再多解释,挑着眼角笑看着那些粮商掌柜的,说道:“不过,自然也有些限制,既为皇家专供,自然不能做出什么有损皇家脸面的事情来。故而这牌子不仅是一种资格,却也是一种担当,只是不知,有哪几位掌柜的敢有这个担当了。”

    夏鸿升讲话说的如此明白,这些本就是生意成精的掌柜们哪里还能不知道其中的好处,一个两个的眼中放光,可是却仍旧没有什么其他的作为。夏鸿升笑了笑,心道了声果然如此,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王掌柜,王掌柜立刻会意,凑上了夏鸿升的耳边装作耳语的样子动了动嘴皮子。

    夏鸿升立刻站了起来,说道:“方才说过今日还有几位贵客未到,此刻已经来了,诸位掌柜的且容我前去迎接一下。”

    “不用迎接,这就进来了。”一个声音从外面穿了过来,继而就进来了几个少年郎来,最前面的一个赫然是李承乾,后面跟着李恪,还有李业诩那几个纨绔,人模人样的就施施然进来了。

    那些掌柜里面多数不知道进来的这几个少年郎是谁,可是也有见过世面的。譬如说那个老掌柜,一抬眼立刻就是嘴唇子一哆嗦,立马就起身来几步冲了过去了,深深的弯下了腰去,恭恭敬敬的势力:“草民拜见太子殿下!拜见蜀王殿下!”

    “这位老掌柜识得孤?”到底是李老二从小培养的接班人,虽然年纪不大,可派头气度却很是到位,这也是久居上位的人自然会产生的一种气场吧。

    “草民曾经有幸远远的见过殿下一面,故而识得殿下!”那老掌柜真是被惊道了,连声解释道。

    其他的那些掌柜见到那老者过去拜见,听到他口中的称呼,此刻都已经傻眼了,亏得那个老掌柜躬着腰身勾头回去用力咳嗽了一声,这才全都反应了过来,连忙慌乱的匆匆过去躬身见礼起来。

    “众位掌柜平身吧,莫要多礼了。”李承乾笑着摆了摆手:“今日在商言商,孤要处理一些事情,故而来迟了些,该说的夏大人可是都跟诸位说了?”

    “说过了!说过了!”见到了当朝太子出现,这下这些掌柜们对方才夏鸿升所言的事情再无半分疑虑,立刻都答道。

    李承乾点了点头,又道:“既如此,那孤便不再重复了。只是有一点需要提及诸位知道,这专供资格,绝非是寻常商号可以染指的,且若是做出了有损皇家颜面的事情,自然要立刻剥夺皇家酒坊专供粮商的名号,不仅如此,还有更加从严处置。当然,若是本分生意,那孤就在这里预祝诸位了。”

    “鄙号愿做大唐皇家酒坊专供粮商,鄙号在岭南还有些许存粮,愿意低价出售给酒坊!”那老掌柜虽然年纪大,反应可不慢,李承乾的话一说完,立刻就高声的呼喊了一声。

    他这一喊,其他人才都反应了过来,赶紧也都喊了起来。

    李承乾同夏鸿升相视一眼,夏鸿升说道:“既如此,具体的事由,诸位便同王掌柜商议吧,至于专供商号所享有的和所必须要做到的,夏某都已经写在了纸上,诸位也一并去找王掌柜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