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恶人先告状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夏鸿升同管家和老窑头在书房里面安排了大半晌,等到外面日头都偏西了,这才从书房里面出来。△↗,

    也不是三人自己出来的,而是有人前来通报,说是宫中禁卫来了,带来了陛下的口谕,要让夏鸿升即刻觐见。

    夏鸿升出来走到门口,就见了那个经常过来传话的宫中禁卫来,俩人也是熟人了,夏鸿升就笑着过去问道:“敢问陛下是因为何事召见于我”

    “卑职也不清楚,不过看陛下的脸色不大好,夏侯还是小心一些为妙。”那个禁卫乐得给夏鸿升卖个人情,于是低声说道。

    夏鸿升心下了然,点了点头,道了声谢,然后回身命人从那几个箱子里面各拿出来了一套来,装好之后便跟着那个侍卫一同往皇宫奔去了。

    很快,两人就到了丽正殿外面,那个禁卫抱拳后转身离去,夏鸿升请内侍通报了一声,不多时,内侍就过来让夏鸿升进去了。

    走进丽正殿里面,李世民正坐在上面的御座上,看见夏鸿升进来,立刻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奏疏扔到了面前的案几上,沉声喝道:“夏鸿升你好大的胆子”

    “啊陛下这可是冤枉微臣了”夏鸿升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另外一个朝廷官员,却并不认识,然后赶紧将抱着的木盒放到了地上,然后深深的躬身下去行了礼:“微臣真是冤枉啊”

    “哼朕还未说何事。你便立刻口称冤枉”李世民又是一声冷哼:“岂不是心虚所致”

    夏鸿升赶紧躬身说道:“微臣哪里是心虚,微臣说的是真话啊,陛下说微臣胆大。那可就太冤枉微臣了,微臣的胆子是很小的”

    “少在朕面前装疯卖傻”李世民一拍桌子:“仗着朕的看重,竟然带太子出入青楼烟花之地,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夏鸿升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看了旁边站着的那人一眼,知道他肯定是受了李元昌的指使了。李元昌啊李元昌,既然你恶人先告状。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不知道陛下是从哪里听说的。不过微臣这里可是有不同的版本啊。”夏鸿升躬身向李世民说道:“微臣想向陛下争辩一下,还请陛下允许。”

    “朕倒要看看你能如何舌灿莲花说”李世民往后一靠。虎视眈眈的盯着夏鸿升。

    “昨日微臣出宫之后,太子殿下嘱咐我等侯。微臣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等待到傍晚,却见微臣的一众友人出现。说是要一起去百花楼,看突厥女子跳舞。”夏鸿升对李世民说道:“当时微臣就吃了一惊,心说太子殿下克己守礼,不是那种会出入妓馆的纨绔,于是便向太子殿下问了,才知道是汉王蛊惑,让太子对那突厥女子有了兴致,想要去看看的。到了百花楼,果然是汉王殿下在那里已经定好了席位。入座之后。太子殿下只是同我们一起饮了几杯酒水,却也并无出格无礼之举。反倒是汉王殿下,豪掷一万贯。买了两个突厥女子来,然后又垂涎百花楼之中卖艺不卖身的歌女,不顾那歌女反对,以自己的皇室宗亲身份胁迫,欲图当众强行将其侮辱。微臣不耻于汉王殿下的所作所为,又心念得陛下看中。授谏议大夫之责,理当谏言。阻止汉王殿下有辱皇室宗亲颜面,有损天家名节的事情来,故而出言相劝。熟料,汉王殿下却又要排护卫捉拿微臣,幸好被太子殿下与蜀王殿下所阻。然后欲图继续侮辱那名女子。陛下,您也知道微臣年纪轻轻,容易冲动。想起陛下好容易树立起来的名声,就要这么被汉王殿下出格的举动付之一炬,这冲动之下,就义愤填膺,站出来继续劝阻汉王殿下,算是彻底激怒了汉王殿下,还对微臣动了手,若非是太子殿下念在微臣乃是侍读,一力阻拦,微臣恐怕当晚就要血溅百花楼了。”

    “竖子安敢当着陛下的面满口谎言分明就是你带太子殿下去了百花楼中”旁边站着的那个官员听了夏鸿升话,立刻暴跳起来指着夏鸿升骂道。

    夏鸿升也不理会他,只是对李世民说道:“陛下,微臣所言句句属实,当晚在场者除了微臣之外,还有太子殿下、蜀王殿下、程处默、程处亮、尉迟宝林、李业诩等人,都是受到汉王殿下的请才去的,以及百花楼之中玩乐者甚多。微臣到底是不是在扯谎,陛下大可派人一查便知。若是方才微臣所说有半分虚言,任凭陛下责罚”

    李世民的眼中一凝,转头对王德说道:“王德,宣太子、蜀王来见”

    王德答应一声,然后便匆匆传召去了。很快,李承乾就先行到了丽正殿里面,不多时,李恪便也到了。

    二人都不是笨人,看看夏鸿升站在那里,心中就明白了几分了。

    “承乾、恪儿,昨晚你们二人去了何处”李世民声音低沉而充满不容违背的威严的问道。

    二人相视一眼,听李世民这么问,心里就全明白了,于是李承乾先行躬身说道:“启禀父亲,孩儿有罪孩儿昨晚去了去了百,百花楼”

    “孩儿有罪,孩儿也去了百花楼。”李恪也老老实实的答道。

    李世民早知道他二人的去向,再次沉声开口:“昨晚那里发生了何事,从实说来”

    李承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敢有所隐瞒,昨夜孩儿与一众友人一起去了百花楼,中间汉王叔父想要对一个歌女不轨,却被夏鸿升阻拦,于是起了冲突。”

    “汉王是否在百花楼中亮明了身份”李世民面无表情,声音却凝重,问道。

    “是,叔父自称本王。”李承乾老老实实的躬身答道。

    李世民又问:“可是买了两名突厥女子”

    “是。”李承乾躬身不起。

    “买这两名女子,花费了多少”李世民的声音里面已经隐含一丝怒意了,却仍旧面无表情。

    “这”李承乾犹豫了一下。

    “说”李世民忽而瞪了过去,一双鹰眼之中满是寒冰。

    李承乾无奈,只得躬身说道:“回禀父亲,叔父花费了一,一万贯”

    “啪”李世民一手摔碎了案几上的镇纸:“李元昌,他是否动手殴打夏鸿升,甚至欲图加害于他”

    “这是”李承乾犹豫了一下,躬身说道:“不过后来知道了静石的身份之后就停手了。”

    “朕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李世民盯着二人说道:“你们二人,是如何得知百花楼中有突厥女子的”

    二人相视一眼,李承乾再次躬身说道:“回禀父亲,是是叔父派人去跟孩儿说的。”

    “你二人下去吧,回去各自禁足一月,若是再让朕知道你们如此所为,看朕不打折你们的腿”李世民向李承乾和李恪冷哼了一声,说道:“下去”

    二人看了看夏鸿升,只得一同出去了。

    李世民盯着夏鸿升看了看,夏鸿升面色坦然,又转头看向了方才的那个官员,那人立刻就吓的赶紧跪下了:“微臣有罪微臣只是听说了此事,所以妄加推断,还请陛下恕罪请陛下恕罪啊”

    李世民咬着牙盯着他,吓那人顷刻间就浑身汗水了,良久,李世民才冷哼了一声:“下去吧。”

    那人如蒙大赦,赶紧磕头退出了丽正殿。

    “夏鸿升,你身为太子侍读,理应有纠正太子行为不礼之责,却见太子出入百花楼而不进行劝阻”李世民转头向夏鸿升喝道。

    夏鸿升躬身下去:“臣知罪还请陛下责罚”

    “你就也回去闭门思过,禁足一月,好好想想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李世民瞟了夏鸿升一眼,说道。

    “臣谢陛下开恩。”夏鸿升躬身领罚:“臣还有一件事情要禀告陛下。”

    “说。”李世民看了看夏鸿升,他早就注意到那个木盒了。

    夏鸿升打开木盒,说道:“玻璃窑已经可以投产了,这是窑上烧出的头一批东西。因为陛下也有股份,微臣特意带来请陛下过目。”

    李世民看了看王德,王德便下去从夏鸿升的手中接过木盒子来,呈上去放到了李世民的面前来。

    “咦这琉璃倒是透亮的紧。”李世民很是意外的看看盒子中的东西,拿了出来左右看着说道:“这真是你烧出来的”

    “是。”夏鸿升笑着有对李世民说道:“木盒里面有三种,还请陛下允许微臣为陛下演示一番。”

    李世民点了点头,饶有兴致的看看手中的东西:“准了。”

    夏鸿升请王德去取了葡萄酿、又冲泡了茶水来,然后将葡萄酿倒入了高脚杯中,在往那茶杯中放入了一丝茶叶来冲上热水,然后放到了李世民的面前。

    “嘶”李世民抽了一口气,高脚杯中微红的葡萄酿透过外面将近落下的斜阳余晖,闪烁出妖艳迷离的酒红色,在透明的高脚杯映衬下,分外的璀璨夺目。

    而那丝缕茶叶也在杯中,透过玻璃杯泛起满杯的苍翠来,云卷云舒。

    “好”李世民禁不住喊出了声音来。未完待续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