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转盼万花羞落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夏鸿升从皇宫出来之后,径自随着段瓒一同去了城外的间谍营中。◎,从百花楼中抓来的人目前都关押在这里,等待下一步的审讯。

    “兄弟,你真是……”段瓒对夏鸿升说道:“太冲动了,你完全可以守着汉王府,然后派人去向陛下说明情况,请陛下定夺。何苦要强行攻入汉王府呢?娘哎,听说这消息吓了我一身汗,强行围攻王府,可是等同谋逆的罪行。陛下只是罚了你一年俸禄,也不知道你是烧到哪门子高香了!也就是你,若是换做了旁人,就算是有这么个理由,贬官去爵也是轻的了。也亏是陛下一直不怎么待见汉王,却找不到由头在太上皇面前说呢,你啊,以后可切莫要如此冲动了。你也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啊?!怎么这回就……莫非,你真的是为了那个月仙?”

    “也不全是,我也觉得月仙的出现有些巧了。你看我回来长安没多久,就在百花楼遇见她了。”夏鸿升摇了摇头,说道:“该怎么查还怎么查,先看看她是不是跟乱党有所关联再说吧。”

    “也好,先查清楚了再说,若是同乱党有所联系,故意来接近你的,那也不必为她所骗。若与乱党并无瓜葛,那到时候交给你看着办吧。”段瓒点了点头,对夏鸿升说道。

    “对了,她有一个侍女,趁着她被汉王抓的时候跑去我那里报信,后背上被汉王的私兵砍了一刀,在我那里先养着伤吧。你们若是有甚子要问的,直接去家里找她对峙。”夏鸿升对段瓒说道:“这段时间我就不在月仙面前露面了,等查明身份之后再说。”

    夏鸿升知道,有自己在,段瓒手下的那些间谍不会对月仙使用什么过激的手段。如此一来,既从李元昌的手中救回来了月仙,也不会落人口实。冲冠一怒为红颜传出来是佳话,可其实对于参与其中的人来说却是十分不利的。如今月仙也就出来,就要想办法弥补这份冲动带来的后果。若是直接就把月仙带走了。那就太过于明显了。同时,也能够验证一下月仙的身份,看看她到底知不知道百花楼中的乱党,是不是来故意接近的。以幽姬的手段。又知道了自己同月仙的关系,难保不会利用月仙来达到某些目的,这个不可不防。

    又向段瓒交代了几句,夏鸿升就离开军营往家中回去了。徐惠还在家里等着,估计已经担心的不行了。

    回到家里时天已经黑透了。匆匆到了正堂上面,就见徐孝德也来了,正在那里等着他。

    “徐伯伯。”夏鸿升上前拜见了一下。

    见夏鸿升回来,徐孝德立刻站了起来,看面色也是焦急了许久了,连忙说道:“回来就好!今日之举太过冲动,你……你先吃些东西,咱们去书房里说。”

    徐孝德话说到一半,看见了堂上的夏鸿升嫂嫂跟徐惠,于是就换了句话。

    “徐伯伯不用担心。我没事的。”夏鸿升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事情已经有了定论,我只是被陛下罚去了一年俸禄而已,没有其他的责罚。”

    “罚去一年俸禄?”嫂嫂吃惊的看着夏鸿升:“鸿升?你做了甚子事情?”

    “没有什么,一点儿小事儿而已。”夏鸿升摆了摆手,示意嫂嫂不用担心。下人已经端来了饭食来,夏鸿升匆匆用过,然后与徐孝德一同去了书房。

    进去书房关上了门,徐孝德这才沉声说道:“你今日怎么如此冲动?老天爷!竟然率兵强攻王府!你可知道,这是等同谋逆。是要杀头的大罪!”

    “徐伯伯放心吧,小侄这不是没有什么事情么?”夏鸿升笑着对徐孝德说道,然后将个中缘由尽数讲给了徐孝德来。

    听夏鸿升讲完之后,徐孝德皱了皱眉头。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敢直接强攻王府。有如此理由,说来倒也行得通。不过,贤侄啊,陛下本就不喜汉王,这是朝中百官都知道的事情。所以你今日以缉拿乱党之名冲入汉王府,陛下只罚你一年俸禄,朝臣们倒也不会多说什么。可贤侄也莫要太过乐观,陛下不重罚你,是陛下的事情。可你想过没有,如今陛下上面可还有个太上皇呢?太上皇素来喜爱汉王,若是听说此事,想必定然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夏鸿升一愣,对啊!怎么忘记了李元昌他老爹还活生生的待在太极宫里面呢!虽然李世民是罚俸一年就绕过他了,可护犊子的李渊肯定对这个处置不会满意。

    仔细想了想,夏鸿升对徐孝德说道:“这……的确是小侄没有想到。不过,冲击汉王府的理由充分,且还恰巧被河间郡王与任城王亲眼目睹了。如此一来,就算是太上皇想要如何,恐怕也做不了太过吧?”

    “所以你才更要小心。太上皇这一次做不了太过,以后定然就会死盯着你,还有汉王,以后必定会加以报复。这一次他们没有理由重罚你,所以日后会去寻找机会,而一旦找到理由的时候,就会一举将你击溃。”徐孝德郑重其事的对夏鸿升说道。

    “那就日后再说吧!”夏鸿升笑了起来:“只要这一次他们不能怎么着就好,日后的事情,那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侄也不怕他。”

    夏鸿升当然不怕,历史上的李元昌一直都被李世民所厌恶,自从李渊死掉之后就彻底的失势了,就只是一个闲散王爷而已。而李渊,似乎也成不了几年了。他朝堂上的力量,其实远远低过了他的想象。

    徐孝德看了夏鸿升一会儿,然后说道:“既如此,那我便不再多言了,贤侄是个心中有数的,自然知道该如何做。”

    “多谢徐伯伯关心!”夏鸿升向徐孝德躬身行了一礼。

    徐孝德摇了摇头,说道:“静石,老夫晓得你不比旁人,你心中清楚,但凡所做之事,必然能考量前后。可你到底年轻,如今你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朝臣之中出尔之右者并不多。是以你才更加不能太过出格。今日之事,陛下虽未严惩,然却已触及底线。自古以来恃宠而骄的人,何曾有过一个好下场的?老夫这话虽然难听,但还是希望贤侄能够听进去。今日贤侄作为,实在难免有有恃无恐之嫌,也太过欠缺考量。便是为了救出那个女子又何如?贤侄大可以派人禀告皇帝,等喊出汉王之后拖延时间,等来了皇帝的旨意,贤侄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将人救走,送入段都尉处。结果是一样的,却并不会再落人口实。帝王心术啊,今日陛下虽然未曾对贤侄怎样,可难免心中生出芥蒂来。老夫希望,贤侄日后行事,能够多加考量,慎重作为,如此一来,老夫才放心将惠儿交给贤侄啊!”

    “徐伯伯……”夏鸿升心头一阵紧张,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还没娶媳妇呢,就先让老丈人知道自己去救别的女人了……

    “徐伯伯教训的是,这段时日以来,小侄的确是有些恃宠而骄了。”夏鸿升听了徐孝德的话,深深躬下腰去行礼谢道。不得不说,夏鸿升的确有一些这么的心思在里面。百花楼乱党的借口固然有用,但是夏鸿升也确实觉得以自己已经和将来会给李世民带来的好处,再加上这个理由,能够让李世民对这件事情重拿轻放了。

    现下想来,这根本就是一种赌徒心理。

    “好了,贤侄知道了就好,日后多加留心,毕竟伴君如伴虎啊!”徐孝德见夏鸿升是真的听进去了,于是笑着捋了捋胡须,说道:“去吧,去同惠儿说说话去,她今日心焦了一天,也等了你一天了。”

    夏鸿升摇了摇嘴唇,忽而再次弯下了腰去:“伯伯……小侄有愧……”

    徐孝德看看夏鸿升,突然又问道:“那女子听说是你旧日相识?”

    “回伯伯的话,当初小侄与她在洛阳熟识,曾帮她夺得洛阳花魁,后来又在百花楼中相遇。”夏鸿升对徐孝德解释道。

    “原来是她,老夫当初在洛阳之时就已有所耳闻,贤侄文才风流,助一女子夺魁,也是一桩佳话。”徐孝德说道。

    夏鸿升赶紧再次道歉:“小侄有愧……”

    “唉!罢了!老夫唯有这一个女儿,你需答应老夫,切莫让老夫的女儿受了委屈!”徐孝德盯着夏鸿升,说道。

    “绝不会!”夏鸿升郑重的躬身说道。

    徐孝德摆了摆手:“去吧!”

    夏鸿升出来了书房,径自去前面找了徐惠,二人散步月下,徐惠也没有急于问今日的事情,倒是夏鸿升,一五一十的将今日所发生之事全都告诉给了她。

    徐惠听来之后半晌没有说话,夏鸿升不禁心中紧张,忐忑的看着徐惠。

    良久,才听徐惠问道:“夏家哥哥,若是今日被掠的人是惠儿,你也会去强攻王府么?”

    “别说是王府,就是这天,我也要把它翻过来!”夏鸿升抓住了徐惠的手,声音低沉,近乎呢喃,但是却坚定无比。

    月色朗照之下,徐惠忽而展颜一笑,转盼万花羞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