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千金方

作品:《贞观帝师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贞观帝师更新最快!

    天朗气清,阳光晴好,是个郊游的好日子。∮,合着空气里的槐花香气,叫人温煦而怡然。

    亭下坐着几个人来,正端起面前的杯盏,看了眼杯中茶叶轻轻舒展,缓缓飘荡,然后轻轻押下一口,满喉回甘,茶香逸然。

    “茶之本味,妙不可言。除却医道,贫道本无甚子喜好,此前尝了一回这新茶,往后便多了这品茶一味。”孙思邈放下杯盏,回味了一下满口的茶香,说道:“却不知,这茶竟原来是夏侯所制。”

    “不仅是这新茶,夏侯精通格物之道,除却新茶,还有那马掌、马刀,又有活字印刷之术,连同那标点符号、新韵法……皆是出自夏侯的手笔,更有制盐之术献出,使我大唐陇右皆为盐田,百姓再无缺盐之苦。”袁天罡笑着对孙思邈说道:“道兄,夏侯也是大功德之人呐!”

    “原来如此!”孙思邈吃了一惊,郑看向了夏鸿升:“贫道行医一生,见过诸多因长期无盐可食,而患上了重症的百姓,还有无奈之下只能食用盐矿,致使中毒的人,如今夏侯解了百姓无盐之厄,果真是大功德。贫道所医者,不过一人耳,夏侯所医者,乃是天下之百姓,贫道所不如也。”

    夏鸿升面色郝然,自己就是拿着后世里面的东西在投机取巧而已,却让这位真正无私的孙神医如此称赞,感到十分脸红。

    “孙道长这话……”夏鸿升挠了挠头:“可真是叫在下汗颜了。在下不过是纸上谈兵之辈,孙神医却是屡屡不顾自身之安危,深入疫病之地诊治百姓。乃至于以身尝百草。辨明方剂。矫正医书之错误,在下岂敢同孙道长相提并论。”

    夏鸿升邀请了孙思邈出来郊游,陪同的还有袁天罡和太医令,为的是要感谢孙思邈连日来的劳累,满朝的文武百官数量不少,孙思邈用了几天的时间才将每个人都诊断了一遍。

    “两位都是于国于民有大贡献之人,又何须你让我来我让你?”袁天罡笑着一抖拂尘,说道:“论医术一道。夏侯不如孙道兄,论格物之术,孙道兄不如夏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如是而已。”

    几人相视而笑,旁边的齐勇递过水壶来,夏鸿升接过来重新给几人面前的杯中添满。

    “先前,孙道长曾言,天下学医者太少,我觉得。不仅仅是因为学医的人太少,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没有东西可学。”夏鸿升又喝了口茶水。对孙思邈说道:“有些郎中,他最初所学,有时候是师傅相传,有时候是自己找来医书学习的,很有可能,打从一开始他们学的东西就是错误的,而自己又没有能力或者毅力去查证一下自己所学的医术的对错。又或者,他们的师傅,本身就没有高超的医术,导致学医的人就算是学成了,其实能力也普遍不高。”

    听了夏鸿升的话,太医令点了点头,说道:“夏侯所言极是。大多郎中,其实都是跟着师傅,或者照着医书背下来了几种症候,几样方子,几味药材而已,想要做到辩证,却到底欠缺了些火候。倒不是他们不愿上进,只是实在是缺少名医教导,无法得成了。”

    “既然说起此事,那贫道也觉得,有些郎中也是有些本事的,有几个针对某些病疾十分有效的方子,却引为家传之宝,绝不外露,人若得此疾症,只能找他去医治。如此一来,到底不过只是方圆之人而已,若是远离于他,又或是不知晓其人有妙方灵药,便无可奈何了。”袁天罡捋捋胡须,对众人说道:“贫道往年就曾见过,郎中藏掖良方,传之不过几代,子孙有不愿为医的,必然失传,着实可惜了。”

    “是啊!”孙思邈摇了摇头:“医者所为,就是要救治人命,岂能以一己之私,藏匿良方妙药?若是令那良方妙药就此失传,又更是暴殄天物,为之可惜了!”

    夏鸿升与袁天罡相视一笑,然后见机说道:“所以,在下以为,只要能够先解决掉这些问题,就可以极大的促进医术的发展,形成专业的医护人员。”

    众人愣了一愣,却听太医令问道:“敢问夏侯,何为专业的医护人员?”

    “所谓医护人员,就是指医者与护理者,医者诊治、查验、定方,护者安抚病患、敦促其服药等等。而专业,则是相对于如今现有郎中而言的。毫无疑问,如今民间现有的郎中,都不够专业。所谓专业,是专精一业之意。专者,专一也,业者,行当也。其意指专门从事某种学业或职业,又指对一种学问或行业了解极为透彻。专业医者,就是说其专门从事医疗行业,同时又对医学之道颇为精研,理解深刻的这些医者。”夏鸿升笑着向众人解释道。

    “若真如夏侯所言,倒也是一件大好事。”孙思邈摇了摇头,说道:“可如何达成夏侯口中的专业医者呢?”

    夏鸿升又给众人添了一轮茶水,这才又说道:“在下倒是有一个办法。”

    “哦?”孙思邈看看夏鸿升,问道:“夏侯还请讲来听听。”

    “方才已经说过,如今的郎中,非是不思上进也,而是就算想要上进也面临着没有好师傅教授的局面。正好孙道长与太医令大人都在,在下就想着,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治好百姓的病不如培养出来无数个能够治好病的医者来!为何不能由孙道长和太医令牵头,将我朝之前所有的医道成果全部进行验证对错,纠正之后,再行集结成册,同时发动天下郎中,由朝廷给予奖励,使郎中贡献出自己独门的方子来,再加上孙神医一生行医之经验所得,共同辑录,成就一部大唐的医道全书,集当世诊治经验之大成,是为总结之册。然后刊行天下,使天下医者有书可依,成我朝医者教科之用书,此书之于医者,犹如四书五经之于儒生。如此一来,天下医者岂不全都能学到孙神医的医术,全都能学到前人正确的医道知识,再也不愁无所可学?如此一来,天下郎中岂不全都成了专业医者,便是平民百姓,一些最简单的疑难杂症,对照此书也可进行初步的自我诊治,去看郎中的时候也好更加详尽!此法,诸位以为若何?”

    “此法甚善!”太医令立刻激动的一拍桌子,说道:“若是果真能够集成此书,那大唐医者便都有所依仗,以后无论是诊治病情,还是学习医术,都可以参照此书。如此一来,又该造福多少黎民百姓!好!夏侯之策甚妙,下官当率太医署所属医官鼎力支持!”

    “不错,此策大善!”孙思邈也是点了点头:“不过,便就是编纂出了这本书来,又如何能够推行天下?”

    袁天罡笑了笑,对孙思邈说道:“若是道兄真的愿意辑著此书,贫道愿意去说服陛下,令各州县医馆并行之。且,道兄还不知道吧,如今刊印书籍,早已经不用在做那费时费力的雕版了。全赖夏侯的活字印刷之术,如今天下再无缺书之忧。数万册不过也只是区区数月时间而已,道兄无须担心。”

    “孙道长!”夏鸿升站起了身来,躬身向孙思邈行了一礼:“若是此书著称,且不论诸位定然要名垂青史,就说这普天之下的黎民百姓,又有多少能够受益无穷?!郎中有了参照,医术会进步,会治愈更多的百姓。孙道长一生探索医道,博览众家医书,研究古人医疗方剂,走遍深山老林,了解草药特性,不断积累走访,收集民间医疗之经验,秉行济世活人之原则。若是能够著成此书,岂不更加能够济世而活人?在下替天下百姓向孙道长请求之,还请孙道长主持著成此书,升定当鼎力相助,提供一切之便利!只要孙道长答应,陛下那边自会有升与袁道长同去说服,且,升也相信陛下心怀天下民生,也定然会一力促成此事!还请孙道长看在苍生份上,主持编纂此书!”

    “不错,大唐之中,有能力与威望主持此书者,唯有孙道长一人耳!”太医令这时候也是起身躬身而拜,说道:“太医署上下一干人等,当全力助孙道长施行此事,著成此书!”

    “两位快快请起!”孙思邈赶忙站起了身来,将二人参附了起来,激动道:“诸位心怀天下苍生,贫道又何尝不知?贫道身无所长,唯此医术一道,尚有些许心得,为天下苍生计,敢不倾囊而献?!实不相瞒,贫道一直都觉得当今之方药本草部秩浩繁,仓卒间求检不易,应当博采群经,删繁去复。还请诸位助我,为天下医者,为天下百姓,著成此书!”

    三人连声称是,众人又一起筹划了许久。孙思邈一生博览众家医书,研究古人医疗方剂,早已有著书的打算,如今有了朝廷的支持,定然会更加便利,是以此时也是兴致勃勃,立刻着手筹划了起来。

    “此书注定会是一部旷世之医书耳,不知当为何名?”袁天罡笑着对孙思邈问道。

    孙思邈看看夏鸿升,说道:“此策既是夏侯所提,不若便由夏侯来取个名字吧!”

    夏鸿升也不推辞,想起这历史性的一刻由自己一手促成,心中不免激动,脱口而出:“孙道长曾言,人命重于千金。此书若成,不如便借孙道长之言,为之《千金方》吧!”

    “好!”孙思邈不由的激动称是:“人命重于千金,此书,便叫做《千金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