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七十三 巨头火拼,曹元决战!

作品:《三国之召唤猛将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三国之召唤猛将更新最快!

    虎卫健儿犹如猿猱一般敏捷,各个身轻如燕,在典韦、许褚的带领下,陆续的登上了涿县城墙。

    “把曹军赶下城墙去!”达奚长儒在远处见了,又急又怒,在城墙上策马挥矛,引领着亲兵杀奔典韦登上城墙的地方。

    “杀!”

    在达奚长儒的带领下,数百名匈奴悍卒挥舞着游牧民族独有的弯刀,呐喊咆哮着扑了上来。

    一时间刀光纷飞,人头乱滚。

    虎卫军虽然俱都是悍卒,但登上城墙的不过数十人,被数百匈奴大汉合力围攻之下,许多人抵挡不住,被砍翻在地,跌下城墙,眼见冲开的豁口就要被堵上。

    “看我手戟的厉害!”

    眼看着身边的虎卫健儿纷纷被砍下城头,典韦勃然大怒,将一把大戟反插在背后,单手挥舞着一支戟厮杀,腾出空闲来的一只手从腰间解下手戟,朝密集的元军人群中连掷数把。所到之处声势骇人,伤者无数,惨叫声此起彼伏。

    遭到典韦的飞戟震慑,达奚长儒率领的悍卒稍稍受挫后退,又有十余名曹军虎卫健儿提着朴刀杀了上来,在典韦的引领下奋力向前死战,努力的冲开一个安全地带,供身后的其他同伴登上城头。

    “吃我一矛!”

    看到典韦骁勇,数百人伤他不得,达奚长儒心头大急,催马挺矛直扑典韦。

    典韦挥戟格挡,徒步力战。与达奚长儒厮杀在一起。枪来戟往。酣战十余回合,竟然难分胜负。

    “嘶……典韦乃是我军之中数一数二的虎将,即便是夏鲁奇、王彦章、许仲康三人也胜不得他,这名匈奴大将倒是勇悍,竟然和典韦杀的难解难分?”

    曹操在山坡上望见典韦和达奚长儒杀的难解难分,心中起了爱才之心,大声吩咐下去:“传孤军令。尽量活捉达奚长儒!生擒此人者,赏黄金百两,赐爵关内侯!”

    “魏王有令,生擒达奚长儒者,赏黄金百两,赐爵关内侯!”传令兵很快的把命令传达下去,曹军的虎卫健儿各个抖擞精神,齐声呐喊“生擒达奚长儒!”

    作为箭头人物的典韦被达奚长儒纠缠住,登上城头的虎卫军遭到匈奴悍卒的反击。寡不敌众,又被杀的节节后退,许多人被砍下城墙,仅有十余人勉强支撑,护住一块安全地带,招呼云梯上的同伴速速上来支援。

    “双枪将董平在此!”

    随着一声咆哮。面目俊朗。身材修长健硕的董平鹤立鸡群一般冲上城头,手中双枪如旋风般疾刺,疾如闪电,快若雷霆,屠杀起使用弯刀的匈奴兵得心应手。虐菜能力似乎比典韦还要强一些,每一枪刺出,必有一名匈奴士兵应声倒地。

    董平就像一台小兵收割机,手中双枪交替刺出,犹如白蛇出洞,片刻功夫。就放倒了数十名匈奴悍卒,杀的守军忙不迭的后退,腾出来的空旷地带越来越大。云梯上的虎卫军趁机火速攀登,愈来愈多,很快就超过百人,慢慢的在城墙上站稳了脚跟。

    “好枪法!”

    看到董平出手不凡,曹操忍不住击掌称赞,向董承竖起了大拇指,“想不到董国舅竟然生了一个如此骁勇的儿子,真是少年英雄!孤有一女今年十六岁,尚且待字闺中,想要许配给董平贤侄,结为秦晋之好,不知道国舅意下如何?”

    如今洛阳的局势变化叵测,刘掣、杨氏、朱氏三方角逐,波诡云谲,刘协只是个名义上的傀儡。若是能和曹操结为亲家,无疑多了一条出路。

    “蒙魏王厚爱,董家受宠若惊,承在这里替小儿应允了下来!”董承喜不自禁,鞠躬允诺。

    就这样,两个历史上的仇人,在蝴蝶效应之下阴差阳错的变成了儿女亲家,说来也是让人啼笑皆非。

    比起先一步登上城墙,却遭到达奚长儒全力狙击的典韦,另一面城墙上的许褚则轻松了许多,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而且许褚面前没有达奚长儒率领的悍卒拦截,战斗力低下的伪元军更是被杀的节节后退,数百虎卫健儿鱼贯而上,挥舞着刀戈奋力砍杀,很快的就冲到了东城楼上。

    许褚一声咆哮,手中大刀连砍数下,将悬挂吊桥的绳索砍的火花四溅,轰然落地。曹军的攻城锥轰隆隆的穿过护城河,向城门发起了猛烈的撞击。

    “砰、砰、砰……”

    在连续数十次撞击之后,涿县城门轰然敞开,曹文诏飞纵胯下战马,挥舞着大刀当先冲锋,身后的曹军如同汹涌澎湃的潮水不可阻挡般灌进了涿县城中。

    “将军,城门破了,快突围吧!”看到大势已去,达奚长儒率领的亲兵一边做困兽之斗,一边大声招呼达奚长儒突围。

    “嘿嘿……想从俺典韦的手下逃走,想也休想!”

    酣战了三十回合左右,典韦渐占上风,听元军招呼达奚长儒突围,当即跨前一步,拦住了达奚长儒的去路。

    “吃我一矛!”

    达奚长儒怒吼一声,手中长矛奔着典韦当胸刺来。

    典韦一闪身,胳膊一抬,达奚长儒的长矛刺了个空,被典韦夹在肋下。两人互相较劲,达奚长儒力气不及典韦,支撑不住,被拽下马来。

    典韦趁机上前一步将达奚长儒摁在了地上,招呼士兵拿绳子来把达奚长儒捆了:“来人,给我拿绳子来把这胡寇绑了,这可是一百两黄金加关内侯啊,典爷封侯就靠他了!”

    “杀了我吧,士可杀不可辱!”达奚长儒不甘受辱,想要咬舌自尽。

    却被典韦奔着太阳穴连出几记重拳,登时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再也无力挣扎,浑身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典韦把袖子扯下来,塞进达奚长儒的嘴巴里,防止他咬舌自尽,吩咐手下的虎卫健儿好生看护达奚长儒。

    主将被擒,汉军汹涌入城,涿县城内的百姓乘机响应曹军,元军腹背受敌,酣战到傍晚时分,战死一万两千余人。剩下的要么缴械投降,要么力战而亡,万余伪元军更是吓得魂飞魄散,更是纷纷脱掉甲胄,冒充百姓,企图浑水摸鱼,蒙混过关。

    天色将黒之时,范阳郡的治所涿县已经成了曹操的囊中之物,遂下了山坡,带领着郭嘉、范增、贾诩等文臣出榜安民,并命曹文诏、李通等人收编俘虏,处理尸体。

    就在曹操用十万大军围攻涿县之时,坐镇涿鹿的铁木真急忙派遣拖雷带着慕容恪、皇太极,率领匈奴、乌桓、鲜卑各一万五千骑兵,离开逐鹿,驰援涿县。希望能够赶在曹军破城之前解围。

    拖雷率兵疾驰了一上午,在距离涿县八十里的时候,在一处陡峭的丘陵地带遭到了曹彬率领的三万曹军伏击,从丘陵上乱箭射下,滚石砸下,杀的谷底的胡骑人仰马翻。

    “快速穿过这片山谷,杀奔涿县!”

    好在这片山谷比较开阔,东西数百丈,除了丘陵底下的骑兵会被两边的伏兵射到砸到之外,中间的胡骑毫发无损,在慕容恪、拖雷的引领下,奋力的向前疾驰。

    “轰隆隆!”

    突然斜刺里尘土大作,一支超过一万骑的重甲骑兵掩杀了出来,只见这支队伍从马上的骑兵到胯下的战马,俱都被黝黑的甲胄包裹,而战马的甲胄更是被锻造上了虎纹豹纹,远远看去就像一群猛虎猎豹驰骋而来。

    “嘶……这就是曹阿瞒手下的虎豹骑么?”

    慕容恪大吃一惊,若不是自己的连环马被李元霸破坏了一大半,或许可以抵抗一下,但以轻骑兵对抗重甲骑怕是讨不了便宜。

    “曹操早有准备,在沿途设置了伏兵,以我之见,不如就此退兵吧?”慕容恪勒马带缰,向拖雷提出了建议,“免得被断了后路,悔之晚矣!”

    拖雷怒道:“涿县城中还有达奚长儒将军及两万同胞,岂能见死不救?我们匈奴、鲜卑既是联盟,就应该齐心协力,勠力同心,岂能不战而退?”

    拖雷不许大军后撤,亲自率领一万五千匈奴骑兵迎着曹军虎豹骑冲杀了上去。

    曹操的一万虎豹骑由夏鲁奇统率,一马当先,引领着万余重甲骑向前推进。

    漫山遍野尘土滚滚,遮天蔽日,声势骇人,很快的就与胡骑厮杀在了一起。

    曹军虎豹骑装备精良,胡骑兵多马众,一时间胜负难分。

    酣战之间,忽然又是一声呐喊,胡骑后方马蹄声隆隆,王彦章率领一万轻骑兵从山谷后面掩杀了过来,与夏鲁奇率领的虎豹骑前后夹攻。

    单雄信也率领着一万名手持长矛的重装步兵从斜刺里掩杀出来,配合骑兵,掩杀胡骑。而曹彬率领的弓弩兵也在山丘上居高临下的向胡人放箭,一时间杀的异族联军人仰马翻。

    “被合围了,速速突围!”

    慕容恪又急又怒,只恨拖雷不听自己的建议,当下率领鲜卑骑兵调转马头,拼死冲过山谷,向来路撤退。

    而四面八方的曹军杀声四起,纷纷呐喊:“休要走了拖雷、慕容恪、多尔衮,将这些异族头目生擒活捉,剖腹剜心,以祭奠无辜的亡魂!”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