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虚无的心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科洛尔站在吧台后面,一边擦拭手中的酒杯,一边懒散的和吧台前的顾客们聊着天。+◆,

    当然,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是在听,让顾客自己聊,只有偶尔要冷场的时候才会插几句嘴,活跃气氛。

    狮王之傲旅店是南海镇最大的旅馆,每日都会接待大量来自北方或者南方的旅客。就算是暴雨也无法阻止这些趁着兽人战争刚结束,想要来边境捞一笔的投机者们冒险,所以旅馆的生意一直不错。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但是大厅里的气氛却依旧很热闹,冒险者们摩肩擦踵,坐在各自的位置上,聊着天、喝着酒,讨论着各自的旅途见闻,咒骂几句该死的天气,大声的喧闹着,嘈杂不已。

    兽人战争的确已经结束了,那位恶名昭著的兽人大酋长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被押入了王都,将要被王室审判,兽人的大军也被赶出了这个世界,世界恢复了和平。

    但终究还是有一些隐患留了下来。

    在卡兹莫丹,龙喉氏族的兽人们占据着格瑞姆巴托,收拢流窜的兽人溃兵,继续与联盟拉锯对抗着。

    在卡兹莫丹的上空,那些强大的龙骑兵让许多的联盟战士吃尽了苦头,无可奈何。

    但这些都与科洛尔毫无关系,他只是在经营着自己的酒店,为自己的未来而盘算着他爱上了一位来自南方暴风王国的女孩,目前正在为这场恋情而苦恼。

    因为兽人的入侵,南方暴风王国被打得差点亡国,连王城都被攻陷了,无数的民众惨死。

    科洛尔爱上的年轻女孩属于幸运的那一群人,在兽人攻陷王城前得以及时撤离。跟随着难民的大部队抵达了南海镇,暂时在这里寄居了下来,接受洛丹伦王国的庇佑。

    但是如今兽人战争结束,联盟诸国已经筹钱帮暴风王国重建都城,暴风王国年轻的国王也在号召国民们回到各自的故乡继续生活。

    科洛尔爱上的那个女孩则归心似箭,迫切的想要回到故乡去看看家人亲友是否健在。

    而这一去。很可能就再也无法见面了。

    所以科洛尔最近正在犹豫,是不是把旅店卖出去,然后跟着心爱的女孩一起回到她的故乡,去那个名叫闪金镇的地方重新开一个狮王之傲旅店。

    反正他也只是孤身一人,并没有父母或者子女需要赡养,就算卖掉旅店也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贸然离开自己的故乡,舍弃自己这个好不容易才经营起来的旅馆,孤注一掷的前往另一个陌生的小镇去闯荡又让他有些迟疑,害怕自己会失败。

    所以最近的科洛尔时常会走神。以至于那位客人不耐烦的用手敲打了吧台三次,他才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

    “抱歉,先生,我有些走神……”

    回过神来的科洛尔慌忙道着歉,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连忙整理了一下仪表,“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一杯小麦酒,还有足够一人份吃三天的食物。我要带走。”

    冰冷的声音从斗篷下传了出来,一只惨白的手把几枚银币放在了吧台上。对着科洛尔冷淡的说道。

    “还有,我需要人去帮我买一副伤寒药剂,你帮我安排一下,这些钱都是你的了。”

    说完,这个闯入的客人便收回了手,站在吧台前冷冷等待着。

    不知道为何。当这位带着斗篷看不清脸的客人出现的时候,科洛尔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好像旅店内的空气都变冷了一样。

    他慌忙的叫来了侍女,把这位客人的要求吩咐了下来,在收下那两枚硬币的同时。科洛尔下意识的打量着眼前的客人。

    “先生,您来自南方吗?”

    在完全没有雨水的旅店内还继续戴着斗篷遮住脸,这种行为可不是那些来自北方想要去战场上大干一票的冒险者们会做的事情,更像是那些来自南方的逃兵,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才弄得神神秘秘的。

    而科洛尔的担心很显然被这位神秘的客人看穿了,斗篷下传来了一个冷漠得没有丝毫感情起伏的声音。

    “放心,我不是逃兵,不会有宪兵队来找你麻烦的。”

    说完,为了彻底打消科洛尔的疑虑,对方拉下了斗篷,露出了一头惨白如骨的头发。

    “我是来自南方的旅行者,这次是去银松森林投奔亲戚的,并非逃兵。”

    科洛尔目瞪口呆。

    并非震惊于男子的样貌,而是被他那种冰冷死寂的眼神看得有些心慌。

    同时,他也明白了男子并没有说谎,他的确不是逃兵这种只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才会有的贵族气质,以及那种看不到丝毫太阳晒痕的惨白皮肤,不可能是那些出生卑贱的农夫和民兵,更像是一个落难的小贵族。

    明白这一点后,科洛尔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态度变得谦卑起来。

    “对不起,先生,我误会您了。”

    就算是落难的小贵族,也不是普通平民能够招惹的,能不招惹对方,就尽量别惹麻烦,这是平民们的生存处世之道。

    而见科洛尔不再怀疑他是逃兵后,这位神秘的客人则再次把斗篷戴上,遮住了自己的脸,让人看不到那一头惨白如骨的头发。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也不参加旅馆里其他人喧闹嘈杂的讨论,更不搭理任何人,如同隔离在整个世界之外一般。

    看着他,科洛尔再一次开口了。

    “先生,您或许可以去那儿坐着休息一会儿?炼金药剂的准备,是需要时间的。”

    科洛尔指着角落里的一个空座椅,说道,“您可以在那里稍作休息,喝点酒,慢慢等侍女把药剂买来。”

    沉默的客人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采纳了他的这个建议,径直的走到了那个空座椅上坐了下来。

    而这时旅馆里的喧闹声则闹腾着达到了一个顶峰,人们哈哈大笑着开始谈论一个新的话题,引人侧目。

    “说起来,那位来自奎尔萨拉斯的精灵小姐真的很厉害啊,她在格瑞姆巴托猎杀了那么多的兽人居然还能毫发无伤。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就已经带回了两百多个兽人头颅了吧?在卡兹莫丹那种地方活跃了那么久,居然都没有被兽人抓住,真是太厉害了。”

    其它人也忍不住称赞了起来。

    “是啊,上次我在路上遇到她的时候,她刚刚从卡兹莫丹回来,准备来南海镇述职并且补给。那种目光的确是战士的目光,可不是那些见到血就尖叫的娇滴滴小姑娘的,而且还那么漂亮……”

    这个年轻人的话。被其他人大笑着打断了。

    “你爱上了她对吧?哈哈哈哈……我可是听人说了,那位小姐可是图拉杨将军的恋人,你小子想追求人家,小心宪兵队明天来敲你的门。”

    之前说话的年轻人涨红了脸。

    “我……就算我喜欢她又怎么样?喜欢一个人有错吗?就算是图拉杨将军,也不能限制我喜欢谁吧?”

    年轻人羞愤的争辩,顿时又惹来一阵的大笑。

    然而就在这时,旅馆的大门被啪的一声重重推开,打断了旅馆内的喧闹。

    一群人愕然的扭头看去。只见一道高挑的身影踏着木制的地板缓缓的走了进来。

    雷电和暴雨在她身后的世界交响,轰隆作响。

    鞋跟在地板上留下的脚步声。在雷电的轰隆声中显得有些阴冷。

    狂风顺着大门铺天盖地一般的涌入了大厅里,吹熄了好几盏灯。那夹杂着冷风的雨水更是刺得一些靠近大门的冒险者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下意识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然而对于这个粗暴来客的行为,在场没有任何人敢说话,他们全都惊愕的看着那位表情冷漠的走到吧台前的精灵,面面相觑。

    喧闹而嘈杂的大厅也随着精灵的出现。徒然陷入了诡异的死寂中,再也没有任何人敢说话,全都被精灵背上那个不断滴血的包裹吓住了。

    作为狮王之傲旅店常客的他们知道,在那个包裹里往往都装着十个以上的兽人头颅,是这位强大的精灵游侠每次出行回来后都会带来的战利品。

    这位美丽的精灵游侠每隔一段时间。便会离开南海镇前往距离这里很远的卡兹莫丹,在那片完全被兽人控制的土地上猎杀兽人,从未失手过。

    每一次回来,她都会带来她的战利品,并且顺便前往南海镇军部述职为了反攻卡兹莫丹,并把阿拉希高地从兽人的控制中解放,南海镇已经成为了联盟的前线指挥部。

    联盟的军官们在这里统帅军队,每天调遣部队与兽人再阿拉希高地厮杀,并且卓有成效,已经收复了激流堡等地,正在逐渐把兽人逼出阿拉希高地。

    不过阿拉希高地依旧尚未全部收复,因此军部依旧设立在南海镇这里,所以这位女精灵也每次都需要走很远的地方来到这个已经是后方的南海镇述职。

    “给我一杯小麦酒,两片面包,我要休息一下。”

    冷漠的说完这句话,奥蕾莉亚便离开了吧台,径直的转身走向了旅店的角落,找到一个空位置坐了下来,等待侍女的服务。

    此时整个旅店的大厅都因为精灵的出现,而死寂了许久,很多人看着她背后的那个包裹,咽了咽口水,有些敬畏、又有些恐惧。

    没有人能够无视那么多兽人头颅的威慑,这种战利品是最触目惊心也是最沉甸甸的荣耀,让人不敢小觑。

    然而对周身的环境变化,奥蕾莉亚似乎毫无所知、又或者毫不在意,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吃着自己点的食物,休憩着,似乎整个旅店内只有她一个人存在一样。

    唯一特殊的,就是当她落座的时候,她的眉头微微动了动。

    下意识的看了身边这个全身都隐藏在斗篷下的人一眼,奥蕾莉亚有些困惑。

    在这种闷热的地方,依旧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可不多见,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而且对方身上有一种阴冷的气息,让她不喜。

    那种气息很古怪,阴冷而死寂,如同凛冬平原上枯萎的寒风一样,带着死亡的气味,令奥蕾莉亚忍不住打量了对方好几眼。

    然而喧闹的旅店中,那位神秘的旅行者依旧只是冷冷的坐在那里,对于奥蕾莉亚的注视视而不见,如同没有看到这个精灵一般,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什么。

    当侍女把准备好的食物以及伤寒药剂送上来的时候,奥蕾莉亚这才明白这个神秘旅行者在等什么。

    然而却已经没有了任何用处,因为这位神秘的旅行者接过了侍女递来的东西后,便直接起身,推开旅店大门消失在了那倾盆的暴雨之中,头也不回,没有留给奥蕾莉亚继续探寻的时间。

    看着那个消失在暴雨中的背影,莫名的,奥蕾莉亚的心中浮现了一种冲动,让她去追踪这个神秘的旅客。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身上有什么与她休戚相关的东西,绝对不能错过。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