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画卷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令人讨厌,一种是说话从来不肯停下的人,简称话唠。

    另一种则是说话只说一半的人。

    当然,这两种人的讨厌程度自由心证,得看当事人的具体想法。

    不过至少在这个火堆旁正在发生的事情,李云飞那絮絮叨叨的碎嘴,尚不足以让黑暗中的那个人产生厌烦的情绪在很久之前的岁月里,他的身边也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好友骚扰着他,那样的经历持续了许多年,已经让他有了足够的免疫力。

    甚至可以说,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絮叨,还无法动摇他冷漠冰冷的心境。

    黑暗的笼罩中,他只是冷淡的看着火堆旁絮絮叨叨的人,想要看看对方到底能够唠叨到什么程度。

    “那么你小时候真的被火烧过吗?或者见过被火烧过的尸体?很恶心对吧?那种扭曲的漆黑模样……”

    絮絮叨叨的说着的李云飞没有注意到,他在唠唠叨叨中无意中暴露了某些信息至少一般人可没有机会见到烧焦后的尸体。

    于是黑暗中的眼睛动了动,再次问出了他的问题。

    “你见过烧焦的尸体?”

    “当然。”

    “什么时候?”

    “我妻子去世的时候。”

    “哦,抱歉。”

    “没事儿,反正我看到的只是别人的尸体。我找到她的时候,她留给我的就只有一角衣物的碎片,人则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或许她并没有死,还活着某个角落里,你未来可能能遇见她。”

    “哈……谁知道呢,或许吧。”

    火堆旁的李云飞耸了耸肩。没有丝毫悲伤的表情时间过得太久,当他把生活和感情的重心倾注于作为他们夫妻爱情结晶的女儿身上时,就意味着他对妻子的怀缅在渐渐流逝。

    情感依旧在,但却被掩埋进了黑暗的深处,几乎不可能再被唤醒出来。

    世界就是这样,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总得继续活着,那么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就只能给舍弃就像短程跑中必须抛下的所有负重,不然就会在奔跑中浪费珍贵的体力,得不偿失。

    在生活的奔跑中,总有一些东西是必须遗忘的。

    所以火堆旁的对话显得冷静而平和,两个人的声音在那一刻出奇的达到了同一个水平线,都是一样的漠然冷淡。

    而这样的对话结束后,黑暗中突然沉默下来,不再见那人说话。

    火堆旁的李云飞也终于闭上了嘴。似乎倾诉的渴求终于得到满足,暂时没有继续唠叨的冲动了。

    他翻动着火堆上的烤架,等待着狐狸肉的熟透。

    金色的火焰用滚烫的热量炙烤着肉质的表层,燃烧的脂肪变成沸腾的油滴在肉质表层冒出,然后在重力的拉扯下堕入下方的火焰中,激起了点点爆裂的火花,噼啪作响。

    这原本轻微的声音在沉默的黑暗中被无限放大,显得刺耳无比。似乎成为了整个夜空下唯一的音符,跳动着某种不知名的节奏。

    李云飞又一次开口了。

    “肉熟了。”

    说着。他取下了火上的烤肉,遥遥的举向了黑暗中的方向,示意那个人过来拿,“这块给你。”

    不算多的烤肉被分成了两部分,一半给对方,一半留给自己。是足够成年人吃饱的份量,并不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壮举,但也能让人感受到那种被重视的心情,正常人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善意才对。

    只是黑暗中回应他的,依旧是无动于衷的冷漠。

    昏黄的火光中。李云飞举起的手并没有收回,而是有些困惑。

    “你不吃吗?”。

    黑暗中的眼睛看着他沉默了半响,这才缓缓的开口,“我不喜欢吃肉。”

    简短的回答,虽然略古怪,但却给他的行为赋予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于是李云飞耸了耸肩,表情无辜的收回了递过去的烤肉,没有再劝说对方。

    像这种惜字如金的人,基本不会浪费话语在撒谎上至少在这种小事上,对方应该不会撒谎,所以李云飞选择了信任他。

    他不再看黑暗中的方向,像是没有感觉到黑暗中那双冷冰冰的眼睛正在看着他,表情淡然的咬了一口滚烫的烤肉。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吃这玩意儿。”

    咀嚼着口中的烤肉,李云飞语调模糊的嘟囔道,“没有作料添加,这玩意儿一点味道都没有。虽然肉质鲜美,但嚼起来更像是在嚼一块被水泡得泛白的肥肉,油腻腻的,令人恶心。”

    咽下了嘴里被咀嚼得细碎的肉质纤维,昏黄的火堆光晕中,他举起烤肉又咬了一口,絮絮叨叨的话语继续响起。

    “不过不吃又不行,不吃就得饿死,生活这玩意儿就是这么让人无奈。”

    看了黑暗中那人的轮廓一眼,李云飞举起了手里的烤肉,像在酒桌上遥遥的举着一杯酒示意一样,咕哝着抱怨道。

    “命运女神是女表(biao)子养的。”

    这一次,黑暗中的人附和了他。

    “对,命运女神是女表子养的。”

    这个共同的看法,似乎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以至于黑暗中的人居然紧接着又开口了这在之前可是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

    “你身边那个袋子里装着什么?我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在李云飞脚边放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并不大,但里面装着的圆滚滚的东西却能够被清楚的看到大致的形状,在火堆昏黄的光晕中显得有些神秘。

    而对于袋子里的东西,李云飞没有丝毫想要隐藏的想法。

    听到有人问起,他耸了耸肩,表情随意而淡然,“豺狼人霍格的头,据说能够在暴风城换取到大额赏金。”

    黑暗中的人沉默了半响。声音再次响起时,李云飞明显听出了对方的好奇这是这个人在李云飞面前第一次表露出人类应有的情绪,而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无感情冰块。

    “两千金币的赏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即将成为一个小有资产的富翁,甚至因为这个功勋而被封为勋爵也不一定。”

    然后他看向了火堆旁的李云飞,目光平静而淡然。没有任何普通人听到这类消息时的妒忌,“恭喜你,李云飞先生。”

    很正式的说辞,显示出恭贺者的诚意,让李云飞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的语气永远都是这样冷冰冰的吗?就不能带一点感情起伏?你又不是人工制造的机器人。”

    黑暗中的人沉默了数秒,缓缓的说道,“我只是在讲述一个事实。”

    “哦,那好吧,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耸了耸肩,李云飞很显然并不在意对方的态度冰冷,只是随意的找着某个话题。

    “你饿吗?”。

    “很饿。”

    或者说,永远都在感受无尽的饥饿。

    只不过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

    昏暗的火光中,李云飞看着他,又看了看手里的烤肉,皱起了眉头,“你真的不喜欢吃肉?”

    “对。”

    “吃了会怎么样?”

    “会吐。”

    “好吧。我大概知道了。是胆囊炎的一种对吧?不能吃鸡蛋和脂肪过多的肉,不然会反胃或者呕吐。这种病我以前见过。”

    李云飞说着黑暗中的人听不懂的话,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把手中的两串烤肉都放下来,走向了另一个方向的森林中。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随后他便消失在了那双眼睛的视野中,甚至逐渐远离了他的感知。

    火堆旁的空气。再次变得沉默且冰冷起来。

    黑暗中的人静静的看着他的离开,没有出言阻止,也没有开口询问。因为没有必要,他也没有那个想法。

    他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李云飞的消失。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火光渐渐小了下去,静静注视着那个火堆旁的黑色袋子。

    里面装着豺狼人的头颅,价值两千金币,还有可能被封为勋爵,出人头地、扬名立万、一飞冲天。

    这些东西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然而那个火光边的人却无视了这些美好的诱惑,随意的把如此重要的东西放在了那里,好像根本不怕黑暗中的人趁他不在时悄悄拿走这个袋子一样。

    感受着那样的信任或者说那样随意得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任性的洒脱,萨麦尔叹了口气。

    这是从数年来,他第一次叹气。

    当微弱的叹息散落在冰凉的夜风中时,没有被任何生物或者活人感知到,然而他身后的黑暗中却有柔和的白光缓缓的飘了出来,最后在空气中聚合成了一道美丽的身影。

    “主人,您真的要给这个人类带路吗?给这个卑微的凡人?”

    华尔琪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困惑和不确信。

    在过去侍奉主人的时间里,她深切的明白眼前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像那样死寂的灵魂,真的能够做出这种像热心肠的活人才会做的事情吗?

    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带路之类的……

    随后在沉默的黑暗中,华尔琪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并没有回答她的问询,而是说起了另一个完全无关的命令。

    “告诉萨萨里安,袭击提前进行,我要让整个暴风城都陷入无尽的恐慌之中。”

    冰冷的声音,传达了一个冷酷的命令,散落在风中的同时,让华尔琪的表情凝固了。

    “可是主人,计划还没准备好……”

    黑暗中的人冷酷而无情。

    “无需在意,只要让恐慌蔓延出去就行,为此付出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华尔琪的心冷了虽然它一直都是冰冷的,但这一次的寒意却远超以往。

    这个命令传达下去后,将意味着那尚未准备完全的远征军将会提前进攻敌人的大本营,用一种愚蠢得如同自杀的行为警示对方自己的存在。这或许会引起恐慌……不,不是或许,是一定会引起恐慌。

    然而为此付出的代价,将是本来可能有希望对敌人首都造成重创的远征军将会全军覆灭。而这样惨重的代价换来的,仅仅只是敌人的恐慌,以及随后到来的全力回击,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她无法知道这个命令突然被下达的具体原因,然而她知道,这一切都与那个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有关。

    在那个凡人的身上,主人似乎看到了某些东西,令他临时改变了自己的计划。

    所以在黑暗的环绕中,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恭敬的跪了下去。

    “遵命,我的主人,我会将您的命令传达下去的。不过此后的一段时间里,请原谅我将离开您一段时间,无法在主人身边侍奉,请您谅解。”

    黑暗中的人点了点头,表情冷漠的说道,“你去吧。”

    随后他便沉默了下来,不再看身后那美丽得如同天使女武神的虚影,视线默默的锁定了前方跳动的火光,似乎在思索什么疯重要的东西。

    那冰冷的眼睛中,有某种思绪在流转着,试图拼凑成一幅想要的画卷。

    那是未来的景象。

    第336章画卷: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