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我帮你,与你何干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当——

    当——

    当——

    连续响起的三声钟声中,西泉要塞坚固而高大的城门缓缓向两边合拢,代表着新的夜晚即将到来。

    同时要塞内的灯火也一盏接一盏的被点亮,人类世界的火光暂时取代消失的太阳,用微弱的光照亮了这个黑暗的世界。

    在绝大多数的人眼里,眼前的西泉要塞其实只是一个半军事化的巨大城镇,虽然有着要塞之名,但这里并不是那种纯军事化管理的军事要塞,而是平民与军队混合在一起的小型城镇。

    这里地处暴风王国腹地,并没有什么特别可怕的敌人。除了西部荒野作乱的那些迪菲亚兄弟会盗贼外,就只有森林中的各种怪物可能会危机这里。

    然而这两者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缺乏与暴风城军队正面抗衡的能力,不可能做出攻城的事情,因此西泉要塞的军事化程度并不严格。

    至少和那些地处边境、随时可能与部落爆发战争的哨塔要塞比起来,西泉要塞的气氛要轻松许多。

    走在大街上的时候,看着来来往往的那些脸露微笑的友善民众,几乎很少有人能够把这个气氛祥和的城镇和军事要塞联系起来。

    当然,这样的联系的确是有的。

    当李云飞看到那一个又一个披着重甲、骑着高头大马的精锐骑士在街道上巡逻时,他深切体会到这里被叫做“要塞”的原因——普通的城镇,可没有这么多的精锐士兵驻守。

    当然,路过他身边的所有人,无论是士兵还是平民,甚至是那些四处闯荡、最鲁莽无礼的冒险者,全都对他表达了足够的敬意。

    没有人对他无礼,每一个路人都对他微笑着欢呼,甚至要不是随行士兵的隔离,那群欢呼着跟着他的孩童们早就围过来缠着他想要知道霍格的故事了。

    夜空下。在街道两旁那无数灯火中,这个要塞般的城镇显示出了非凡的活力,所有人都陷入了开心的狂欢之中。

    豺狼人霍格的威胁被瓦解,这对于李云飞来说或许只是随手做的一件小事。但对于这些生活在艾尔文森林的人们来说,却是深切影响到他们生活的惊天壮举。

    所有人都在欢呼着,开心的庆祝着这个喜讯的到来,并对这壮举的创造者表达了最热烈的敬意。

    坐在中央广场的边缘阶梯上,看着下方那些开心狂欢着的人们。李云飞摇头笑了笑,仰头喝光了杯中的酒。

    “仔细想想,我还是平生第一次接受这样热情的欢呼,居然还有些不适应……哈……果然当英雄也不是一件坏事嘛。至少能够看到大家因为自己做的事情露出这种开心的笑容,心里还是很满足的。”

    说着,他看了身边默默坐着的黑影,笑着举起了手里的酒杯,“萨麦尔你不来一杯吗?这酒可是免费的哦。”

    事实上,不止酒是免费的,这偌大的中央广场上。所有的食物和饮料都是免费的。

    当豺狼人霍格死亡的喜讯传来的时候,整个西泉要塞的居民都狂欢了起来。他们自愿拿出了家中的食物和饮料,在治安官和军队的指挥下把这些免费的食物饮料摆放在了中央的广场上,摆出了长长的巨大宴席,用免费的招待让大家一起来狂欢,和所有人一起分享自己内心的喜悦。

    而在整个西泉要塞的酒馆里,那些平日里吝啬得一毛不拔的酒馆老板们都贴出了免费畅饮的通知,欢迎所有人到他们的酒馆中免费畅饮啤酒。

    夜色下,这是一个狂欢中的城市,无数的人们走出了自己居住的房屋。来到大街上加入了狂欢的人群,欢乐的气氛渗透到了要塞的每一个角落。

    甚至就连冷酷的维持秩序的那些士兵脸上都能看到开怀的笑容,很显然也被这欢乐的气氛感染了。

    只是在这狂欢的景象中,却有一道冷酷的身影与周围的欢乐气氛格格不入。甚至随着狂欢的气氛越来越热烈,他身上那种冰寒气息也越来越冷彻心扉。到最后只有李云飞敢留在他身边,其它的所有人都想逃离冰窖一般的远离了那个沉默寡言的身影,不敢靠近分毫。

    那是整个狂欢宴会中唯一沉默的身影,就如同白色平原上出现的一处黑点,刺眼无比的同时还给整幅画卷带来了难以言喻的不协调感。显得格格不入。

    当李云飞问他话的时候,他正低着头坐在阶梯边缘,深色的斗篷将他的全身都罩在了阴影之中,只有些许惨白的皮肤出现在昏暗的灯光中。远远的望去,整个人都像是深陷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一样,离群索居。

    听到李云飞问话的时候,他略微歪了歪头,斗篷阴影中的那双眼睛冷冰冰的看着李云飞,锐利如刀、冰寒彻骨。

    “英雄……”

    他喃喃复述着李云飞说出的这个名字,突然冷笑起来,似乎很不屑一顾的样子,“那只是你的过去,而不是你的未来。”

    指着下面那些狂欢的民众,似乎是在把一群丑陋的怪物指给李云飞看,他的声音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憎恶。

    “就算是现在,你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英雄。他们的狂欢,只是为了自己,为不是为了你,对你的善意和其它的东西都只是附带的,他们所关注的永远只有自己,对谁露出什么样的态度也只取决于那个人能否对他们自己有益,而不是其它。”

    冷冷的收回了手指,萨麦尔的手指这次指向了李云飞,那双锐利而冰冷的眼睛像是刀锋一样,一刀一刀的把他所认为的现实切开并展现给李云飞看。

    “如果你带来的不是豺狼人霍格的头颅,那你将什么都不是。说到底,这一切终究只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交换而已,你给他们豺狼人的头颅,他们给你短时间的优待和敬仰,并且就连这敬仰都保持不了多久,随时可能会因为别的事情而对你拔刀相向——只要你的所作所为有可能威胁到他们碗里的面包,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那么做,绝不迟疑。”

    迎着李云飞那一脸错愕的注视,萨麦尔冷哼了一声,声音严寒而冷酷,“比如说现在有暴风城的贵族觊觎你的荣誉和奖金,为了除掉你而下令宣称你是迪菲亚兄弟会的密探,要求所有人配合部队捕杀你的时候,你眼前这些为你而欢呼的人类会马上提起剑在你背后捅你,你信吗?”

    李云飞脸上的无奈被愁绪所填满,同伴的指责中,他叹了口气,向后仰面躺倒在了阶梯上,双眼幽幽的看着头顶的星空,有气无力的样子。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萨麦尔你是一个这么绝望偏激的性格啊……”

    躺在倾斜的阶梯上,歪着头看了身边的同伴一眼,李云飞耸了耸肩,完全没有受到对方那一席话的影响,理所当然的说道,“可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就是最基本的利益诉求吗?”

    看着身边这个全身都藏在黑暗中的同伴,李云飞叹息着说道,“谁都希望不劳而获,可是如果自己不能创造价值,又如何能够获得价值?的确,世界的本质就如萨麦尔你说的那样,因不间断的利益关系而联系在一起的。”

    “男人能够给女人金钱和住所,女人能够给男人家庭和关爱,所以男人和女人能够走到一起。老师能够给学生们教授知识,学生们能够给老师提供生活所需的金钱,所以学校有了成立的必要。”

    “这些东西究其根本,都是最冰冷也最无情的利益交换而存在的。如果没有这样的利益交换,它们会存在吗?他们根本不可能存在。”

    张开五指,把它们举到自己的眼前,李云飞像一个孩童一样躺在地板上、透过五指间的缝隙看着头顶的星空,淡淡的说道。

    “可是这些东西虽然只是因为最冰冷的利益交换才存在的,但这其中除了那最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外,难道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吗?”

    “男人和女人能够走在一起,真的只是因为他们互相之间有利益诉求,而不是因为他们之间互相爱恋、所以想要更好的温暖对方、帮助对方?”

    “老师与学生能够相互珍视,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学生能够从老师那里学到他想学的知识,而不是因为他从心底里尊重这个教授他的老师?”

    偏着头看了同伴,李云飞平静的说道,“人与人之间虽然有最冰冷的利益诉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靠这最冰冷的利益诉求联系在一起的,但人与人之间可不是仅仅只有这些冰冷的利益诉求。这其中蕴含的巨大感情,才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才是我们最终能够互相联系在一起的纽带。”

    “那些冰冷的利益诉求只是一个前提,而不是必须。”

    “所以我感到开心的并不是这些民众敬仰我、或者给我什么好处。我所开心的,是因为我帮助了他们,仅此而已,我可没有想要从他们身上获得什么永久的敬仰和利益。”

    说着,李云飞在阶梯上坐起身,看着下方小广场上狂欢的人们,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这样的行为,用我故乡的一句话来说就是……”

    “我帮助你,与你何干?”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