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暴风城之龙争虎斗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爆炸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李云飞这边是毫无准备的。

    他呆呆的看着远方那升起的黑色烟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甚至就连他身边那些暴风城士兵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皱紧了眉头,摸不清状况。

    只有那个传令兵咬牙切齿的发出了怒吼声,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迪菲亚盗贼……是兄弟会的盗贼!”

    他愤怒的看着李云飞,咬牙切齿的模样像在看一个罪魁祸首,“我们之前收到了密信,迪菲亚兄弟会的盗贼准备今天劫狱。而这个李云飞很可能就是他们留在外围策应的人手,负责接应逃窜的盗贼。”

    他看向了沙发上被绑起来的血精灵少女,猜想出了一个计划。

    “这个血精灵也是迪菲亚兄弟会的人,他们两个在这里演这一出戏,就是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把城内的兵力吸引开,给那些监狱里逃出来的犯人创造出逃亡的机会!”

    这个猜想很合常理,事实上兄弟会的人也的确这么做了。

    此时在城市的其它地方,就有兄弟会的许多人在刻意捣乱吸引城内卫兵的注意,用各种手段牵制着暴风城守军的力量。

    只是李云飞这里的确是无辜的,这个小院中发生的事情属于意料之外的情况,连凡妮莎都没有料想到己方这次的行动会把李云飞这位屠龙者卷进来。

    当然。这里的情况虽然真的属于那种突发状况,但它的确也起到了牵制暴风城守军力量的作用,和其它地方由兄弟会策划引爆的小混乱没有什么区别。

    因此在暴风城一方看来,李云飞就真的成为了一个兄弟会的棋子,很难再洗刷身上的罪名了。

    沙发上。觉察到周围那越来越浓的杀意,血精灵少女惊叫了起来,试图替李云飞辩解,“你们误会了!不是那样的!李云飞不是我们兄弟会的人!”

    这个小姑娘倒是还算善良,没有趁机落井下石的想把李云飞逼到她们那一方,而是主动开口替李云飞解释。

    只是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经不是她一个兄弟会的“盗贼”能够轻松解释清楚的了。

    站在包围圈中。看着周围那些杀气四溢的士兵。李云飞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你们敢动手,我是不会留情的。”

    试图用屠龙者的威名震慑住周围的这些人。

    然后理所当然的失败了。

    那个英姿飒爽的女上尉咬牙切齿的怒吼了起来,手中的剑指向了李云飞,大声怒骂道。

    “给我活撕了他!”

    于是士兵们自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堵死了李云飞所有逃跑的方向。

    因为顾及到角落里那几个昏迷士兵的安全,女上尉并没有命令下属们抛射箭矢当然。其实就算他们真的放出了箭雨,李云飞也是不怕的。

    只是如今既然没有箭雨覆盖,他倒是能够省下些许的麻烦,至少不用开【世界】 了。

    砰砰砰

    绳索被剑刃划断后崩裂的声音中,沙发上的血精灵少女被李云飞解除了束缚。

    然后没有理会周围那些冲来的士兵,李云飞径直弯腰把这名血精灵少女扛在了肩头,对着她说了一句话,“不要乱动。”

    然后便像扛着破麻袋一样,李云飞扛着血精灵少女冲天而起,瞬间飞上了十几米的高空。在众人头顶划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后,轻轻的落在了数十米外的一栋建筑物顶端,轻而易举的跳出了包围圈。

    小院中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们呆呆的仰着头看着那轻松飞跃了几十米距离的男人,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如在梦中。

    在艾泽拉斯,也有类似轻功的东西存在,诸如萍蹬渡水飞檐走壁这类功夫也是存在的然而那些东西基本只有潘达利亚的熊猫人们会。

    在潘达利亚之外的地方。纵然最强的那些战士也能一跳十几米远,但大多是依靠强大的蛮力做到,不但没有轻功那样举重若轻,能做到的人也少之又少。

    在人们没有接触到熊猫人们活跃的那块潘达利亚大陆前,像这种一跃几十米远的轻功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梦幻一般的超自然现象。

    因此当李云飞第一次在人前展露出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轻功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眼睁睁的目睹着李云飞扛着血精灵少女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里,为首的女上尉才咬牙切齿的怒吼了起来,下了最严苛的命令。

    “给我追!立刻追!不要放跑那个混球!”

    “另外派人通知其他部队,立刻支援暴风城监狱,团长还在那里,大家速去支援,绝对不能放放跑迪菲亚兄弟会的这些叛贼!”

    最后的这条命令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必要,因为当暴风城监狱方向传来那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时,在城内负责驻守的第三军团士兵便已经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陆续向监狱涌去。

    之后随着军情七处的情报传出来,迪菲亚兄弟会劫狱的消息开始在全程范围内传播开来,城市内小范围的戒严开始。监狱附近的民众们勒令回到各自的住宅,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取代了街上的行人,将附近的几条街道都堵得密不透风,一幅要彻底扑灭兄弟会叛贼的态势。

    然而至少在此时,最终的包围网还没有彻底形成,情报与命令的传播还在路上,士兵们的调派与行动尚显得混乱无序,监狱前的大道上更是一片狼藉。

    当那爆炸响起的同时。一整条街道都被炸飞到天上,现场的三百人小队几乎瞬间全灭,监狱前方的这里出现了短暂的防守真空,再也没有人阻挠那些越狱的罪犯了。

    于是随着一声欢呼声响起,监狱的大门再次打开。一群衣衫褴褛的犯人从监狱中冲出来,欢呼着迎接外面的阳光。

    一个瞎掉一只眼的犯人哈哈大笑着捡起了脚边的一只断手,看着上面残留的手甲哈哈大笑,“这群孙子也有今天!”

    类似的欢呼声在监狱门口响起,这些恶形恶状的罪犯们大多穷凶极恶,在入狱的前后自然不会受到什么好的对待,甚至被那些狱卒和典狱长酷刑折磨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因此对这个王国以及军队自然心怀恶感。

    此时看到往日里那些高高在上的士兵们全都横死街头。甚至连尸体都不完整,他们自然全都心情舒畅,开怀不已。

    当然,开心也只是顺带的收获,他们冲出来的最大目的其实是抢夺那些街道上残留的武器。

    在爆炸的威力中,人体的防御力脆弱无比,很容易就会被撕成碎片。但铁铸的武器大多保持完好。

    这些衣衫褴褛的罪犯们冲了出去,在一地狼藉的尸体碎块间飞快寻找着趁手的武器,然后欢呼着冲向了四面八方,消失在了监狱的大门口,各自求生去了。

    当然,更多的人选择留下。在找到自己的武器后,他们将希冀的目光看向了人群中央的凡妮莎,等待对方发号施令。

    这里是暴风城,联盟最宏伟的中心主城,作为逃犯的他们纵然能够逃得一时。但只怕也很难长久的隐藏下去。

    在军队的戒严和搜索之中,一旦有些许的失误,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所以这些势单力孤的罪犯把希望寄托在人群中的凡妮莎身上,希望这个带他们冲破监狱关押的人也能带他们冲出暴风城。

    纵然他们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就会成为对方逃亡时的炮灰,但世事本就如此无奈。与其孤身逃亡,还不如跟着这些兄弟会的人拼一把,至少逃生的希望要大很多。

    只是他们的想法很好。但人群中的凡妮莎却根本既没有带着他们一起走的想法。

    看着这些罪犯全都眼巴巴的看着她,人群中的凡妮莎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站了出来。

    “各位先生,暴风城势大,我们若是聚在一起目标太大了,很容易被对方一网打尽。与其所有人都被围歼,不如各奔东西,这样才能有一线生机。”

    “当然,诸位若是能够有幸逃脱,又实在没有去处的话,事后可以去西部荒野找我,但凡我凡妮莎能吃得饱,就不会让手底下的兄弟们饿坏肚子。”

    “如果那时我们都能逃出去的话……”

    她的话很决绝,很显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带这些犯人一起走的想法。之所把他们全部放出来,也只是为了用这些逃窜的罪犯冲击暴风城的秩序,扰乱第三军团的视线,为己方的逃离创造机会。

    这个计划在她话语结束时就被在场的犯人们猜出来了,那一刻,所有罪犯的心都凉了。

    离了兄弟会的庇佑,他们真的是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了。运气好或许还能逃出一条性命,运气不好就只能被暴风城守兵抓住就地枭首出了这一档子越狱的事后,他们再想投降也已经不可能了,暴风城的守兵也不会放过他们。

    因此当凡妮莎带着手下准备离去的时候,这些罪犯下意识的涌了过去,把兄弟会的那十几人拦了下来。

    “凡妮莎小姐,带我们走吧!”

    “是啊,凡妮莎小姐,求求你给我们一条活路啊!”

    “我们无路可退了……”

    “救命啊……”

    一群人眼巴巴的看着人群中的那个女人,希望通过这种软威胁逼对方带自己一起走。

    毕竟现在暴风城的士兵正在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涌来,之前通过爆炸整条街道创造的逃亡时机正在飞速流逝,留给在场所有人的时间都不多了。

    毕竟是女人嘛,说不定心一软,再被这么一逼,就真的无可奈何的改变主意带他们走了也不一定。

    这个想法,便是在场这些罪犯心中最真切的渴求了。

    他们围在兄弟会等人身前,拦住了对方离去的道路,哀求对方带他们一起走。

    而作为兄弟会的首脑、这次行动的最高负责人,凡妮莎自然受到了来自这群罪犯最多的骚扰。

    一群恶形恶状的犯人用各种方法哀求她,或许之利益、或跪下哀求、或装可怜诉苦,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然而当其中一个金头发的罪犯跪在她脚边想要去抱她的脚哭嚎时,这个一直冷漠的看着一群犯人表演的兄弟会首脑终于动了。

    她一巴掌拍了下来,直接把脚边的这个罪犯拍得飞了出去,半边脑袋都被巨力劈得变形扭曲,红色的血流了出来,瞬间让一群罪犯噤声傻眼了。

    他们呆呆的看着最前方的这个女人,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冰冷,也看到了那种漠视生命的无情,更看到了那种寻常女人身上绝不会有的可怕杀意。

    那一瞬间,整个暴风城监狱大门口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凡妮莎那冷酷的声音在风中响起。

    “谁再敢拦路,我就杀了他。”

    空气中,阴冷的杀气四溢,近两百名穷凶极恶的犯人全都头皮发麻,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把道路让了出来。

    没有人肯承认,在刚才那一秒,他们两百人的气势竟然被区区一个女人给压在了下风。

    然而直到兄弟会的人在凡妮莎的带领下离去后,剩下的这些人才敢大声的喝骂了起来,咬牙切齿。

    “一个女人……一个女人!”

    “该死!”

    “早晚弄死她!”

    “以后有机会的……”

    “艹……”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骂声他们也不敢传得太远,更不敢逗留得太久。

    在不到三分钟的讨论和怒骂声过后,这群罪犯轰然而散,或三五成群或孤身一人的冲向了四面八方,想要借着城市复杂的道路躲避卫兵的搜查,再伺机逃出城市。

    而其中最大的一个犯罪团体则由一个叫比尔博的侏儒盗贼带领着冲向了平民区,试图在那里劫持足够的人质与暴风城谈判,在这几乎绝望的境地中拼出一线生机。

    在如今的处境中,这个计划几乎是最冒险也是最有成功希望的一个了,因此所有罪犯都投了赞成票。

    毕竟相较于全副武装的士兵和蓄养了卫士的贵族来说,手无寸铁的平民的确是最好的下手对象。除了暴风城方面可能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外,他们想不出这个计划之外的其它威胁。

    然而在十分钟后,他们涌入了暴风城平民区,在那里遇到了一个计划外的人。

    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会出现在那里的人。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ps:四千字大章,一章顶两章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