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看你装逼的套路,不像是本地人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第章

    “你不知道你的未来是什么。”

    这句话说出来后,城墙是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

    月光下,李云飞的表情一脸漠然,严肃而冷静。

    名叫凡妮莎的少女则呆呆的看着他,张大了嘴,似乎很震惊的样子。

    然后,这份震惊很快变成了滑稽,她忍不住捂着肚子蹲了下来,笑得肩膀都在不断的抖。

    “抱……抱歉……我不想笑的……”

    她蹲在李云飞面前,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但是……我真的忍不住了……抱歉……哈哈……”

    她仰起头,看着李云飞的脸,哭笑不得,“从来没有想到李先生你会说出这种话,简直跟圣光大教堂那些神棍牧师似的……李先生,您以前是做牧师的吗?怎么这神神叨叨的样子跟他们一模一样?”

    李云飞一脸无语,“你似乎误解了什么……”

    看着这个笑得很开心的少女,他内心腹议不已。

    笑笑笑……笑你妹啊!别看你笑得这么开心,要不了多久你就要遭殃了好吗?

    在李云飞的记忆里,西部荒野的凡妮莎是一个比她父亲范克里夫强很多的统领。

    在她的父亲死后,她一个人用强势的手腕统合了西部荒野的所有民间势力,收拢了强大的食人魔部族,为兄弟会增加了一只稀缺的法师力量。

    然后她用金币引诱贪财的地精们为她效力,并且裹挟了一群无家可归的难民为她所用,可以说是整个西部荒野除了哨兵岭,基本都是她的地盘。

    可以说,她的能力完爆她那个只会趴在西部荒野民众身上吸血的山贼老爸十条大街,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领导人,基本掌控了整个西部荒野。

    可惜她太过善良,在攻下哨兵岭后没有屠杀投降的士兵,而是将他们放走。后来联盟大部队打过来时,在这群溃兵的带领下。联盟大部队很快稳住了阵脚。

    再加上凡妮莎这边的士兵终究没有联盟精锐,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反抗很快宣告结束,兄弟会再次被血腥屠杀,一直渴望复仇的凡妮莎也步了她父亲的后尘。死在了暴风城精锐士兵(脚男)的手中。

    因此在李云飞的眼里,眼前的凡妮莎的确与死人无异,用一句比较中二的话来说就是我已经看到了你的死兆星在天上闪耀。

    当然,按照惯例,对于这话。凡妮莎肯定是不信的,所以李云飞也就懒得跟她说,省得浪费口水。

    因此面对凡妮莎的调笑,他叹了口气,背着双手看着远方,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反正就是我很吊我很吊你们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看着远处的夜空,李云飞站在哨兵岭的城墙上,说道,“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信。没必要浪费口水。”

    那模样,看得正在走来的一位士兵小哥无语这位兄弟,看你装逼的套路,不像是本地人啊。

    而觉察到有陌生人的接近,李云飞他们这里的谈话也暂时中止了下来,两人同时回头看向这位士兵小哥。

    凡妮莎皱起了眉头,看到了这位士兵小哥肩膀上的徽章,正是哨兵岭本地的驻军,“有事吗?”

    而那位小哥则过来传了一个口信,说下面有人找凡妮莎。

    对了。这里顺道说一嘴,凡妮莎在这里的名字叫“希望.萨丁”,名字是她养父母取的,寓意着新的希望。

    而且这位美丽而善良的萨丁家的小姐在哨兵岭附近非常的有人气。和凡妮莎并肩走下城墙的路上,李云飞不知收到了多少冷眼和指指点点。

    当然,对于脸皮厚的人来说,那些都是毛毛雨啦,他根本不在意。

    他只是跟在凡妮莎的身后来到那个士兵小哥说的地点,然后见到了一个佝偻着背的驼子提着一盏油灯站在树下。脸上诡异的笑容阴森森的,跟恐怖小说里的那些守墓人似的。

    而对方的职业居然恰好也是……

    “你好,李云飞先生,我是哨兵岭的守墓人,很高兴见到你。”

    驼背的守墓人诡笑的对李云飞低头行了一礼,说道,“您的名声早已广为流传,没想到今天能够亲自见到,真是荣幸备至。”

    李云飞无语的看着这家伙,心说我的名声……你丫是指哪个打爆暴风城的名声吗?那玩意儿都是胡说八道的好吗?是萨麦尔干的又不是我干的,你激动个屁啊。

    而且你丫身为迪菲亚兄弟会的干部,肯定知道真正的内情,怎么可能和外面那群误信谣言的平民一样,你tm简直在逗我。

    觉察到李云飞的态度有些不满,凡妮莎连忙小声解释道,“为了安全起见,我下了保密的命令,要求参加暴风城行动的所有人禁止给别人说起暴风城里发生的事,所以约里克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李云飞目瞪口呆。

    当然,他不是为凡妮莎的这个命令而震惊,而是为这个守墓人的命令而感到震惊。

    约里克……卧槽!这货不是英雄联盟里的那个掘墓者吗?丫也跑到艾泽拉斯来了?

    下意识的,李云飞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真气往对方的体内灌了进去,想要试探这家伙的虚实。

    然而结果很可惜,或者说让他松了一口气。

    这个约里克并不是瓦罗兰的那个约里克,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有一定的力量,但比起瓦罗兰那个约里克很显然差得很远。

    于是在凡妮莎和约里克一头雾水的注视中,他哈哈大笑着,继续拍着对方的肩膀,热情无比的样子,“很好很好,你就是约里克对吧?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那热情的反应弄得一旁的凡妮莎一头雾水,心说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居然对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这么热情……

    而李云飞则没有给两人留下反应的时间,直接把话题给岔开了。

    “那么瑟庄妮就是约里克先生你照顾的吗?现在她在哪儿?我能不能见见?”

    约里克下意识的看了凡妮莎一眼,只见凡妮莎点了点头。于是说道,“没错,瑟庄妮小姐这几天暂时住在我家里,李先生想去见她的话。现在就可以。”

    这本就是李云飞这次来西部荒野的主要目标,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于是他和凡妮莎跟着约里克离开了哨兵岭,向着哨兵岭北面的一块墓地走了过去。

    路上,约里克在前面孤零零的一个人带路,聪明的没有多嘴。举着油灯做一个合格的移动光源,为身后的两个狗男女创造聊天的环境。

    而凡妮莎则为李云飞讲起了哨兵岭的历史,以及约里克的故事。

    很久以前,约里克就是这里的一个守墓人,每天孤零零的守着阴森的墓地,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受欢迎。

    后来一次豺狼人袭击时,他被凡妮莎的老爸埃德温.范克里夫救下来后,约里克就加入了兄弟会,成为了兄弟会留在这里的一个密探。

    同时他看守的墓地在兄弟会悄悄的改造下,也成为了一个小型的据点。可以隐藏一部分的兵力。

    而约里克则依旧是墓地的主人,平时除了习惯性的收集一些关于哨兵岭军队的动向传给兄弟会外,依旧留在这里做着自己守墓人的工作,和以前看起来没什么区别。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约里克在数年前那次死亡矿井大屠杀中逃过一劫,没有被攻入死亡矿井的联盟士兵们一并杀死,算是那次劫难中侥幸逃脱的少数兄弟会成员之一。

    当然,也是精英。

    本来他听说兄弟会已经覆灭、老上司被人枭首,再加上一直没有人来联系他,已经差不多要放弃希望了。打算继续当一辈子的守墓人,把地下室里的东西烂一辈子的。

    然而后来凡妮莎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在所有人都以为迪菲亚兄弟会已经彻底覆灭,除了零星漏网之鱼成为流浪山贼时,凡妮莎悄然出现。在暗地里收拢父亲残部,同时策划对联盟暴风城的复仇。

    也正是在那种时候,平静数年的约里克被凡妮莎找到,并在此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继续为兄弟会做事。

    因此身份和资历的原因,他算是凡妮莎的心腹之一。再加上身份很少有人知道,因此瑟庄妮就暂时被寄养在他那里,等待李云飞的认领。

    “不过这位小姑娘真的很厉害啊。”

    一边走在前面,听到身后的李云飞两人谈起了瑟庄妮,约里克叹了口气,本来就佝偻的背更弯了,“我这辈子,都还没有见过嘴比她更刁钻毒辣的人。可以说光凭斗嘴的话,巫妖王都可能被她骂死。”

    李云飞一脸汗颜,“那个……额……如果她有什么得罪阁下的地方,我这里替她道歉了。你知道的,那孩子从小过得不好,父亲早亡,母亲又不是什么好相处的性格,因此性格有些……呃……抱歉,真的很对不起。”

    约里克则不断摇头,叹了口气,“我说这些,也不是对她有什么意见。人活到我这种年纪,已经对很多东西都看得很淡了,一个小孩子的话不会让我……呃……等等,你说什么?”

    说道一般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一般,约里克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云飞,难以置信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她父亲早亡?”

    李云飞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对方为何会这么惊讶,“呃……对啊,怎么了?”

    “她父亲早亡,母亲还在,现在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

    “呃……不是,她母亲也在几年前去世了……”

    约里克的表情更诡异了。

    他看了看凡妮莎,又看了看李云飞,站在那里沉默了半响,这才缓缓的说道,“可是这位瑟庄妮小姐说过,她家中父母健在……”

    李云飞和凡妮莎面面相觑。

    “这个……可能是她在撒谎吧?毕竟小姑娘初到陌生的地方,怕我们对她做什么坏事,所以说自己父母很厉害来威胁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约里克却打断了凡妮莎的推测,“但是她也说过了,她不认识李云飞先生……”

    看着面面相觑的李云飞两人,约里克缓缓的说道,“一开始到这里的时候,那个小姑娘成天闹腾,对谁都骂骂咧咧的。小约翰有一次实在被捉弄得有些惨,就开口吼了她,还威胁她再不安静就把她扔出去喂野狼。”

    “那个时候小姑娘就哭着说她父母是暴风城的贵族,我们要敢伤害她,她父母肯定会给她报仇云云。”

    “当时我们还以为这只是小女孩的虚张声势,没有太过在意。因为李先生你给小姐的情报中提到过,这位瑟庄妮小姐来自其他大陆,并不是暴风王国的本地人,所以我们以为她在给自己壮胆。”

    “后来有一次我们好奇的和她聊天,问她和李云飞先生的身份时,她就很奇怪的问了我们一句……”

    “李云飞是谁啊?”

    看着眼前面面相觑的李云飞两人,约里克说道,“当时我们就知道,可能找错人了。只是当时小姐你们已经在来的路上,要不了多久就能过来,再加上矿井里的工程也很忙,实在抽调不出人手去通知你,于是我们就只能等你们过来再确认了……”

    站在路口,举着手里的油灯,约里克很无奈的样子,“原本我们心中还有些许侥幸,但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找错人了……”

    他看向了李云飞,问道,“李先生,您还需要见见她吗?”

    李云飞愕然无语了半响,点了点头。

    这tm不是废话吗?人都到这里了,是骡子是马都牵出来溜溜好吗?谁tm知道是不是瑟庄妮那臭丫头的恶作剧。

    按照李云飞对丫的了解,她还真能干出这种对她毫无好处的蠢事儿,反正在她看来,这群兄弟会的人都是一群渣渣,抬手就能灭杀,陪他们往往也没问题。

    至于她的这种行为会不会耽误李云飞找她……哈,女王大人要是会为别人着想,那她就不是瑟庄妮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