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你真黑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自古以来,纵览中外历史,墓地这种地方都是挺邪乎的。

    中国有各种闹鬼的传说,外国有各种黑暗生物的传说,诸如吸血鬼狼人之类的。

    可以看得出来,对于绝大多数智慧生物来说,死亡都是很值得敬畏的这里顺道说一嘴,在不算远的时间之前,所谓的吸血鬼还没有现在那么高的逼格。

    那时候的人们认知中,吸血鬼就跟中国的僵尸差不多,除了恶心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光环。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群好莱坞的导演开始带节奏,流行把吸血鬼拍成矜(zhuang)持(bi)的贵族,体现出一种高逼格高水准的特性。

    后来一群人有学有样,无论是写小说的还是拍电影的,都开始给吸血鬼增加各种装逼的设定,于是本来跟僵尸一样在下水道里刨食的吸血鬼们居然咸鱼翻身,成了众人眼中逼格爆表的血族了。

    啧……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咸鱼也是会翻身的好吗?

    特别是看到十字架和墓地同时出现的时候,李云飞下意识的就会想起某些看过的吸血鬼电影或者恐怖片,然后莫名的觉得脑后发凉风吹的。

    在约里克的带领下,他和凡妮莎来到了哨兵岭外不远处的墓地旁,打算参观这个平时少有人至的公墓。

    黑暗的夜空下,墓地内那一排又一排的墓碑整齐的排列在月光下。一株枯树立在墓地旁,上面站着几只眼睛红红的乌鸦,正冷冷的看着李云飞一群人。

    夜风吹来,冷气袭人,李云飞忍不住搓了搓手。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

    “那啥……这墓地里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不是他胆子小,而是现在的气氛真心有些渗人特别是连带路人都是一个诡异的驼背老头的时候,这场景无论怎么看,都个恐怖片一模一样。

    一旁的凡妮莎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李先生你……似乎不喜欢亡灵?”

    李云飞瞪了她一眼,非常不爽。“什么话?我看起来像是怕鬼的人吗?我跟你说。我三岁就敢睡乱葬岗,五岁就下过墓地偷陪葬品,十岁纵横盗墓界未曾一败,十三岁被封为盗墓界第一人,你居然说我怕鬼……我看起来像怕鬼的人吗?”

    凡妮莎无语的看着他,懒得拆穿这个胡说八道的家伙。

    她叹了口气,说道。“这下我懂了,怪不得您跟丽贝卡关系那么好,你们的性格的确很合拍。”

    丽贝卡,就是那个号称她们迪菲亚兄弟会有九千万兄弟,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李云飞的血精灵脑残少女……

    李云飞吹胡子瞪眼,“什么话?我李云飞看起来像那么不靠谱吗?你拿我跟谁比都好,干嘛拿我跟那个血精灵脑残少女比?这不赤果果的人身攻击吗?”

    凡妮莎还没说话,前方突然传来一个气愤的叫声,随后一个人影愤愤不平的走了过来。

    “说什么呢?你说什么呢?”

    在李云飞错愕的注视中,黑暗中走出来的人影怒气冲冲的瞪着李云飞。大声嚷嚷道,“你说谁脑残呢?李云飞,你想死了是不是?别以为武力值高就了不起了,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个地方呆不下去你信不信?”

    李云飞干笑了起来,一脸尴尬。

    毕竟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被正主听到,正常人谁都会尴尬的哪怕他觉得自己说的完全没有错。

    不过女人嘛,本来就是这么一种不可理喻的生物(这是李云飞说的。不是我说的,和作者无关)。

    古话说得好,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女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得罪了一个女人就意味着你得罪了一个无穷无尽的麻烦制造机……所以理智的选择,就是千万千万不要得罪女人(这还是李云飞说的)。

    因此为了自己不倒霉,或者以后被这小娘皮下绊子放冷箭报复,李云飞果然的开始甩锅认怂。

    “那个……额……那个啥,你听错了吧?丽贝卡,我们刚才根本没有提到你啊,你这么激动干嘛?有人说里坏话了吗?”

    丽贝卡气愤的瞪着他,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玩弄,“你以为我是聋子吗?告诉你,我们血精灵的听力可不是人类可以比的,哪怕隔着那么远都能听得清楚,你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别想给我抵赖!”

    李云飞干咳了起来,连忙拽着一旁看戏的守墓人约里克往里面冲,要远离这个不依不饶的女人。

    “我们还是赶快去看看瑟庄妮吧,我太想她了。”

    孙子兵法,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避则避能躲则躲,别跟女人瞎bb(李云飞说的)。

    为了远离麻烦,李云飞开始果断的脱离战场。

    后方的丽贝卡也被凡妮莎给拦了下来,这个麻烦暂时算是被平息了下来。

    然而在走进守墓人小屋,见到那个所谓的瑟庄妮后,李云飞傻眼了。

    “卧……卧槽!这tm就是瑟庄妮?”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脸不屑的看着他的小女孩,李云飞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欺骗。

    虽然之前已经猜到了这个瑟庄妮只是个冒牌货,但没想到对方还真是冒牌货……

    “卧槽,老天你玩我是吧?”

    站在那里,看着小女孩那从未见过的面孔,李云飞觉得自己这趟真心是白跑了。

    不但被暴风城通缉,还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最后证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tm不是玩我吗?

    于是他转身瞪向了身后跟来的凡妮莎。态度非常不爽,“我说……凡妮莎小姐。”

    看着眼前的凡妮莎,李云飞问道,“我之前不是把瑟庄妮的基本特征全部告诉你们了吗?为什么还能找错?你们故意逗我?”

    凡妮莎则看了看屋内的情景,也明白了这次找到的人的确不是李云飞想要找的那个同伴。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些失望。

    “抱歉,这次是我们的错,耽搁了李先生的时间,真是对不起。”

    然而李云飞还没有开口,一旁的丽贝卡倒是坐不住了,直接跳出来喷了李云飞一脸。比他还要气愤的样子。

    “你也好意思说你把特征告诉我们了。你知道这个小屁孩给我们造成了多大的麻烦吗?要不是你给的那些狗屁特征,我们怎么可能受这没教养的小屁孩气这么久?”

    “而且为了找到这个小屁孩,并且安顿她,我们还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和人力物力,结果最后发现全是白费力气,我们还没意见呢,你倒是先有意见了……感情你的时间是时间。我们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了吧?”

    血精灵少女非常不爽,凡妮莎试图制止她的过激言行,反而被她呵斥回去了。

    “大姐头你不要说话,让我好好教训教训这傻鸟,不然他不知道个好歹。”

    然后在屋内众人的注视中,丽贝卡大声质问李云飞,“之前叫你给几张画图或者照片,你给不出来,就给了几个模糊的描述,结果找出来的人不合你意了你怪我们?你有脸吗?”

    李云飞皱起了眉头。“我当时分明把瑟庄妮的所有特征都给你们说清楚了……”

    “对啊,说得很清楚。八岁,小女孩,白头发,嘴很毒爱骂人,性格恶劣,名叫瑟庄妮。对吧?”

    指着旁边全程看戏的小女孩,丽贝卡说道,“你看看这小屁孩,有哪点与你说的描述不同?”

    李云飞下意识的皱眉看向了一旁的小女孩,然后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的确,这的确是个八九岁的小女孩,还是白头发。

    然后他想了想,开口问道,“小妹妹,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小女孩猛地瞪了他一眼,一脸不屑,“垃圾!呸!你这种垃圾也配知道本小姐的名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想知道我的名字……你有那个资格吗?你这贱民。”

    “…………”

    这tm浓浓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丫真的不是瑟庄妮?正常家庭的小女孩,没可能这么没教养吧?

    “好吧……”

    他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这么说道,“既然你不喜欢我,那我就长话短说好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到这里来的,说完了我就送你回家,好不好?”

    小女孩皱着眉头看着他,一脸的高傲不屑,“你这贱民,是想讨好本小姐,然后当我的仆役吗?告诉你,你还不够资格,等你什么时候把你这张丑脸变得帅气一点,再来找我吧,不然你是没有资格靠近本小姐的,明白?”

    李云飞开始左右环顾。

    “呃……李先生,你找什么呢?”

    “我找棍子弄死她。”

    “…………”

    废了好大的劲,一群人这才拦下了暴走的李云飞,让他打消了揍这个小女孩一顿的想法。

    而这时,李云飞也大概知道了这小屁孩之所以会被误认为是瑟庄妮的原因了。

    白头发、嘴贱、性格恶劣、自高自大、叫做瑟庄妮、孤身一人出现在艾尔文森林……这tm简直跟他说的特征一模一样,没见过瑟庄妮的人能分辨出两者间的区别也就怪了。

    最tm奇葩的是,这个没教养的小屁孩居然也叫瑟庄妮……啧,原来这个破名字的主人都是这个德性吗?下次见到瑟庄妮了,非得好好嘲笑她一回不可。

    心中打着这样的算盘,李云飞放弃了这个也叫瑟庄妮的倒霉小屁孩,懒得再管她了,叫兄弟会的人自行处理。

    “这不是我要找的人,你们自己处理吧……呃……话说你们打算处理她?”

    和凡妮莎并肩走在夜空下的时候,李云飞下意识的问了这一句。

    而凡妮莎则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杀了,总不能留着当祸患吧?她可是见过约里克大叔的。”

    “…………那个……呃……”

    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理所当然的少女,李云飞觉得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虽然我也讨厌这个满嘴喷粪的破小孩,但也没必要杀了吧?这多残忍,简直跟土匪一样……”

    夜空下,凡妮莎眨了眨眼,一脸惊讶,“诶?原来我们不是土匪吗?”

    “…………”好吧,李云飞差点忘了,迪菲亚兄弟会的确就是土匪来着。

    他干咳了一声,换了一个措辞,“这么说吧,我们没必要……呃……没必要杀了啊。这小丫头才八岁,虽然现在长歪了点,性格恶劣了点,但也不是没有扭转的希望。好好教育一下,还是有可能让她学好的。”

    “就算不放她,把她训练得乖一点,留在身边打杂也不错啊。这么小丫头脸蛋还是不错的,还是贵族,给你当侍女完全够格了,杀了多可惜啊。”

    “而且杀萝莉是不对的,萝莉虽然没啥卵用,但可是御姐预备役。每一个萝莉都是未来的御姐,你现在杀了一个萝莉,未来就会少一个御姐,这多可惜啊,你说是吧?”

    “所以我就觉得嘛,这个小屁孩还是不能杀,你看……”

    月光下,李云飞一边走,一边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就是想要说服凡妮莎放弃杀那个叫瑟庄妮的小屁孩的想法。

    而凡妮莎全程笑而不语,微笑着看着李云飞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最后忍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李先生,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要杀那个小女孩吧?我说说而已,你居然就当真了……你原来这么好骗吗?”

    李云飞一脸囧然,心说你这小娘皮,老子跟你好好的、严肃的讨论着正经的话题,感情你丫是在玩我啊。

    一脸郁闷的瞪了凡妮莎一眼,李云飞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欺骗。

    “那你们打算怎么处置这个小女孩?真的留下来当你的侍女?还是做苦工?呃……总不可能直接放了吧?那你们在这里的这个墓地据点不就暴露了吗?”

    凡妮莎笑了起来,“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放了她。”

    她看着李云飞,笑得很甜美,“我已经叫人联系这个小丫头在暴风城的亲人了,开价两千金币。我相信她那位长辈出于脸面和尊严,肯定会支付的。”

    李云飞无语,“你真黑……”

    “谢谢夸奖。”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