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南方的人,北方的城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夜风,吹过高空中的城堡,带来了属于北方的冰寒。

    站在黑锋要塞最高处的眺望台上,阿尔萨斯俯视着脚下的大地,能够依稀看到远处属于人类防线的壁垒。

    新阿瓦隆镇,血色十字军的基地,那里驻扎着一支庞大的军队,狂热而危险,是亡灵们肃清周围反抗势力最大的障碍。

    虽然天灾军团的进攻已经到了最后的尾声,新阿瓦隆镇的所有情况以及被探明、所有退路已经被封死,甚至就连所有可能的援军都被切断。

    只需要再进行最后一场浩大的围剿战,就能彻底抹平这里的所有反抗力量,为他接下来的计划铺平道路。

    然而在这样的顺景之中,阿尔阿斯那双冷漠的眼睛中却依旧看不到丝毫情绪的波动。

    他站在寒风中,冷冷的俯视着脚下的一切,身后病木林的绿色剧毒瘴气升了起来,宣告着药剂师们对这片土地的腐蚀已经进入最后尾声。

    甚至当他低头时,依稀还能看到那些骑在石像鬼背上飞翔在病木林天空中的侍僧们,漆黑的诡异长袍在毒雾与寒风中舒卷,活像一只只扭曲的夜蝠。

    阿尔萨斯的手缓缓的捏紧,那封被他撕得粉碎的信回到了他的手中,完好无损的像是从来没有撕``碎过一样。

    他站在这里,看着信封上“吾友亲启”数个字,沉默了半响。

    身后议事厅中,属于死亡骑士们对最终决战部署的会议讨论声依稀传了出来,桀桀阴森,宛若地狱深处传来的低吼,令人不安。

    甚至就连高空中的光芒也是黯淡而阴沉,像是太阳都抛弃了这片被亡灵所腐蚀的大地。不再眷顾这里。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属于那名执行他命令的死亡骑士,恭敬的跪在了他身后。

    “主人,我已杀死那名人类信使。”

    阿尔萨斯点了点头,冷漠的挥了挥手,“你亲自走一趟。把尸体送回西部荒野。我要让那个可笑的人类知道,任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好处的凡人都是蝼蚁,终有一天会清算他的自高自大,让他准备迎接自己的死亡。”

    萨萨里安恭敬的点头,退了下去。

    于是高台这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只有凛风呼啸的声音响起。

    夜风中,一对洁白的羽翼在阿尔萨斯身后舒展开,宛若传说中降临凡间的天使一般,名叫安海尔德的华尔琪跪在阿尔萨斯的身后。缓缓的说道。

    “禀告主人,萨萨里安在说谎。”

    她仰着头,看着阿尔萨斯那高大的背影,漠然的说道,“他并没有杀死那个人类信使,而是把他悄悄藏了起来,用一具无关的尸体蒙混过关。现在萨萨里安正在准备放那个人类信使离开,请问我是否需要过去拦截他?”

    阿尔萨斯摇头。冷酷的说道,“无妨。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他站在寒风中,冷冷的说道,“萨萨里安与其它死亡骑士不一样,并没有完全忠诚于我。他的心中,还残存着人类的善意和思想,对我的不满是显而易见的。这点不是什么秘密,你们应该早已知道,只是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而已。”

    安海尔德迟疑了一下,表情有些难堪,“可是……我们却从未想过他居然会背叛主人您……”

    阿尔萨斯冷笑了一声。目光中充满了讥讽,“背叛……或许不见得。”

    他站在黑风要塞最高处的眺望台上,俯视着脚下的大地,依稀可以看见一只骷髅狮鹫载着一名死亡骑士飞出了悬空的黑锋要塞。

    骷髅狮鹫的背上,除了那名死亡骑士外还有一名活人的踪影存在虽然那个人类努力的装出一具尸体的样子,但活人的气息却瞒不过他身下的狮鹫。

    寒风中,骷髅的狮鹫灵魂之火躁动不安,似乎非常想要甩下背上的这个活物。只是在死亡骑士的压制下,它无法反抗。

    眼睁睁的看着这只骷髅狮鹫载着人类的信使和萨萨里安离开,高空中的阿尔萨斯却无动于衷,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

    他抚摸着霜之哀伤的剑柄,轻轻的低语着,“至少我也不想让那个人类死……”

    安海尔德表情一僵,之前的猜想终于得到了证实。

    “您……您只是不想让李云飞成为人类公敌,所以才演出那样的一出戏?”

    “啊,对,正如你所说,就是这样。”

    转过身,拿着完好无损的信件,阿尔萨斯冷漠的说道,“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就算所有的死亡骑士都忠诚护主、那个人类信使忠心不二,但也不代表着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不会被其它人知道。”

    “一旦巫妖王与人类签订合约,或者说巫妖王与人类关系匪浅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后,你觉得身处人类腹地、并且最近已经小有声势的李云飞会是什么样的处境?”

    安海尔德沉默不语,不发一言。

    而阿尔萨斯也没有指望她发言,只是自顾自的拆开了手中的信件,平静的说道,“这点李云飞他也很清楚,所以送来的信使是一个心怀死志已经活不了几天的重病患者,就是专门送来给我杀的,希望我能陪他演这一场戏。”

    举了举手里的信,阿尔萨斯的目光很平静,“你看,现在信已经拿到,暗地里发生的真相也被表象所掩盖,没有人会因此而受到伤害,这很好。”

    安海尔德咬牙不语。

    于是阿尔萨斯看了她一眼,有些困惑,“你似乎有些话想说。”

    美丽如天使的华尔琪仰起头,一脸的绝望,“主人,您……您真的和萨萨里安说的那样,根本就不曾在意过我们吗?您……您真的在憎恨着所有的亡灵吗?既然如此,您为何又要创造我们?难道我们不是被您创造出来为您战斗的吗?”

    夜空中。气氛凝固了。

    阿尔萨斯站在那里,看着身前跪着的华尔琪,目光缓缓变冷。

    他收起了正准备打开的信,张开了隔音结界,将阳台这里的一切与外界隔离开来。

    “萨萨里安是个聪明人……”

    他冷冷的看着安海尔德,目光冰冷。“可惜你不是……这些话,你不该说的。”

    安海尔德的脸上则充满绝望,“然而我是您的,主人!我们都是您的!无论是华尔琪,还是死亡骑士,又或者是巫妖和石像鬼们……所有的亡灵、所有的天灾军团,我们大家都是您的!您是我们的王、是我们的主,我们至高无上唯一存在的真理。”

    “过去,我们一直倾听着您的教导、接受您的驱遣。为您的命令为奉献一切。您说要摧毁联盟,我们便污染大地;您说要消灭蜘蛛,我们便在诺森德地下王国奋力死战;甚至您说要杀死所有的活人,我们也毫不犹豫。”

    “可是……可是如今的你为何会这样?”

    绝望而痛苦的看着阿尔萨斯,安海尔德低低的哭泣着,“您居然真的如萨萨里安说的那样,憎恨着我们、厌恶着我们。如今您不但与活人建立友谊,甚至还无视那些本该处死的叛徒……您真的不再重视我们了吗?哪怕我们全都可能在人类的反攻中灰飞烟灭也不在意?”

    阿尔萨斯举着手。平静的张开静音结界笼罩了这里,让阳台上的谈话无法传播出去。

    然后他便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平静的听完了安海尔德的哭喊,这才冷漠的说道,“我与谁建立友谊,似乎不需要你来指诘。”

    “另外……”

    顿了顿,他冷冷的补充道,“你们不会死的。”

    他站在那里。冷冰冰的说道,“你们是不死的亡灵、永恒的天灾,数量无穷无尽,哪怕把整个艾泽拉斯的所有活人势力加起来,也无法威胁到你们的生存。最多只能制衡你们的活动范围。”

    “只要聪明一点,你们总归能活下去的,没你说的那么凄惨。”

    收起了隔音结界,阿尔萨斯转过身不再看华尔琪,冷冷的说道,“最后,这里的谈话内容我不希望被你传出去。萨萨里安如何推测是一回事儿,你私下造谣又是另一回事,敢轻举妄动的话,你和你的那些姐妹就一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反正对于我而言,重新制造一批华尔琪也花不了多长时间。你做得太过分,我也只能消除麻烦。说来说去,你们也只是一群可以随时替换的消耗品而已。”

    “激怒了我,那就没必要活了。”

    目光平静的说完这些冷酷的无情话语,阿尔萨斯不再看身后的华尔琪,缓缓撕开了信封的封口。

    在他身后,名叫安海尔德的华尔琪一脸绝望的消失在虚空中,只留下散落的白色羽毛飘落在空中。

    信件中,写着这样的开头,很普通的话语,并没有卖弄文字的格调,只是单纯的讲述着什么,像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酒馆中聊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一般,与艾泽拉斯那些常见的书信有着鲜明的差别。

    “亲爱的小萨同学,你好,见字如见人。距离暴风城一别,我们已经快有三个月没见面了,上次分开时说要去诺森德找你,最后却被一堆破事儿留在了西部荒野,仔细想想,也是挺蛋疼的。”

    “对了,上次跟你说过的麻婆豆腐我最近已经研究出来了,东部王国这里果然有需要的佐料。下次见面的话,可以做给你尝尝……”

    普普通通的文字,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文笔素养,但却有一种熟悉的风格在字里行间凸显了出来。像是那个懒懒散散喜欢咋咋咧咧的家伙就坐在他对面,大大咧咧的把离别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件件的说给他听,还加上了充满他个人风格的点评,显得喜感无比。

    阿尔萨斯的嘴角,无意识的勾起了一缕微笑,翻到了下一页的部分。

    “凡妮莎那小娘皮呢,真心给力我给你说。那做事能力和手腕真心没得说,要不是优柔寡断了一些,又因为见识不多目光局限短浅,只怕十个瓦里安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

    “听说暴风城那群家伙已经把我的赏金增加到了三千金币,比凡妮莎还要高,成为了西部荒野最值钱的男人……啧,看起来我已经功成名就,无人可挡了啊……”

    “对了,最近圣光教会的那群家伙动作频频……”

    “夜色镇那边也有些不对劲……”

    “哨兵岭的攻陷超简单,我跟你说,我才带人……”

    “西部荒野嘛,目前已经被我全部控制了。再给我半年时间,我敢打包票,这里绝对能成为……”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咯……”

    “哈哈哈……上周丽贝卡那臭丫头居然在死亡矿井迷路了,在自己家老巢都能迷路,也是服了她了。还是凡妮莎亲自带队,才找到她……”

    “可惜一直找不到瑟庄妮啊,也不知道那小丫头跑哪儿去了……”

    “你说我这么大名气,她要是在东部王国,应该能听说吧?”

    “据说卡利姆多那边也开始流传我的故事了……”

    “有时候我就想啊,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就跟做梦一样。昨天我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通缉犯,结果一眨眼就变成联盟最大的土匪头子了,名气就比你低一个档次……”

    “当然,和你巫妖王大人的大名当然是比不了的。但好歹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了嘛……哈哈哈哈……”

    “对了,听说你最近在东瘟之地围剿血色十字军?”

    一直翻到最后,阿尔萨斯的目光都是平静的。

    然而在倒数第二页,这突然提到的东西让他的手一颤,沉默了下来。

    夜风中,他沉默了数秒,这才缓缓的翻开下一页,只见信纸上写着这样的话……

    “不要进攻圣光之愿礼拜堂。”

    很严肃的一句话,对方甚至专门加粗了这句话的字体,占据了几乎三分之一的信纸篇幅,只是为了凸显这句话的重要性。

    “不要进攻圣光之愿礼拜堂,那里埋藏着联盟最多的英灵尸骨,圣光之力是全艾泽拉斯最强。光凭黑锋骑士团,你无法攻下它,甚至最后还会功亏一篑、丢失这支精锐的死亡骑士军团。”

    “所以……”

    “千万不要进攻圣光之愿礼拜堂!”

    最严肃的警告,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表情凝重的想要拦下他即将做的事情。

    只是想着那个南方的人、那个在南方已经名震一方的人,这个北方天空之城中的人低下了头,声音沙哑而干涩。

    “你终究还是不理解我想要什么……”

    他握紧了手中的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宁静。

    因为这样,已经足够了。

    在这种被整个全世界孤立的世界,还有人肯与他站在一起、肯给他写信、肯为他担心。

    这,已经足够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