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红色先知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大雨下起来的时候,格雷森.沙东布瑞克公爵走出了家门,站在黑色的屋檐下,仰望着头顶阴暗的天空。

    秋日的大雨下得很猛烈,冰冷的雨滴激打在暴风城街道的大街小巷,依稀可以见到飞扬的尘土。

    空气中,飘来雨后那种泥土的气息,让他皱起了眉头。

    挥了挥手,似乎想要将这泥土的气味驱赶开,格雷森公爵走上了大门口等待的华贵马车。

    在他的身后,跟随着忠诚的侍从、虔诚的士兵,还有忠心耿耿的车夫。

    当这个冒着大雨走上街头的车队出现在街道上时,躲在路边屋檐下躲雨的人们不由得指指点点,对这些冒雨出行的人感到好奇。

    不过很快有人认出了马车上属于沙东布瑞克大公爵的家族徽章,这些人脸色一变,顿时低下头不敢多言,好似那个徽章有着令人噤言的魔力。

    哗啦啦

    最终,在马车车轮驶过水坑时发出的轻微水声中,车队在圣光大教堂前的小广场上停了下来。

    漫长的广场阶梯上,身披圣袍的白衣大主教微笑着迎接他们的到来。

    他的脸上,带着温和慈祥的笑容,好似一个和蔼的天父,令人心生向往。

    站在白色台阶的最高处,他张开双手,对着台阶下的格雷森大公爵表达了欢迎。

    “欢迎,公爵大人。感谢您冒雨而来,在下惶恐。”

    表情冷漠的格雷森大公爵却无视了他的客套,径直的走上了白色的漫长阶梯,周身有无形的力量将天空落下的雨水排开。

    “如果你真的惶恐,那就不该在这种天气叫我过来。”

    面无表情的走到教堂高大宏伟的入口,格雷森看了眼前的大主教一眼,撇了撇嘴,径直的越过他走进了大厅。

    那不耐烦的态度,看得出他对于大主教在这种恶劣天气还把他叫来的行为非常厌恶。

    而白袍大主教也没有介意公爵的厌恶情绪,他很宽容的笑了笑。跟着格雷森公爵一起走进了大厅,“我也不想在这种时候打扰您,然而一些特殊的情报传来,我却不得不这么做。”

    落后半个身子的跟在格雷森大公爵身后。白衣大主教微笑着说道,“您要怪的话,就去怪西部荒野的那位先生吧。”

    这句话落下的瞬间,大厅的气氛猛地凝固了一瞬,格雷森的表情冷了下来。

    “那个李云飞又做出什么事情了吗?”

    白衣大主教却微笑着耸了耸肩。完全无视了空气中的冷意,像是感觉不到那充满压迫力的杀意一样,“倒不是说他做了什么,而是说……嗯,这么说吧……”

    看着表情冷酷的格雷森大公爵,白衣主教微笑着说道,“之前陛下派遣第三军团和狮鹫骑士团征讨西部荒野的事情,您应该知道吧?”

    格雷森表情冷漠,“我只是暂离了暴风城一段时间,不是瞎了。这个消息当然知道。”

    事实上,格雷森收到的情报更为详尽。

    包括暴风城这次出动的精锐数量、以及国王那一定要打胜的决心,甚至不惜出动联盟最强的空军狮鹫骑士团,也势必要打下西部荒野。

    毕竟在那个曾经不毛之地发展壮大起来的势力,已经让这片土地上的所有国家都感到了不安,甚至就连矮人和暗夜精灵们都派出了人手帮忙,只为早日抹除那里的麻烦。

    为此联盟甚至拖慢了北伐军出征的日程,也要先解决背后的这个心腹大患。

    可惜的是,深刻了解第三军团战斗力的格雷森知道,光凭第三军团这个内地治安军就想打下西部荒野。只怕很难。

    哪怕有狮鹫骑士团的帮助和矮人精灵们的协助,这次出征最多也只能拿下桥头堡的几个城镇作为基地,为后面赶来的第七军团铺平道路。

    至于更大的战果,只怕很难攫取。

    甚至在中层军官们的战事推演中。这次的出征有一定的可能徒劳无功,所有出征的队伍会陷入西部荒野轰轰烈烈的游击战争中,最终疲于奔命焦头烂额只能暂时退守。

    毕竟在兄弟会竖起大旗反攻暴风城的最初期,由那个李云飞所亲自指挥的游击战争的确对暴风城派去平乱的军队造成了极大干扰。

    目前军中普遍认为在西部荒野那种地方,小团队的游击骚扰斩首战争将无法制衡。

    毕竟兄弟会本身就是一个盗贼组织,潜形匿影暗杀的伎俩是他们的职业天赋。哪怕是军情七处的特工都稍有不及。

    一旦那群盗贼散成小团体埋伏在西部荒野各处,利用他们对地形的熟悉来骚扰伏击联盟部队,将造成极大的恐慌和压力。

    因此听到大主教这饱含暗示的笑声后,格雷森皱起了眉头,大致猜出了前线的状况,“先遣军徒劳无功?无法在西部荒野站稳阵脚,被逼回来了?”

    大主教却笑了起来,摇头,“没有。”

    “那到底怎么了?你为何突然提到那个李云飞,总不可能是他的军队已经被剿灭、第三军团大获全胜吧?”

    说着这个不大可能的结果,格雷森也忍不住摇头,为自己的推测感到可笑,“如果是那样的话,倒是说明尤金这家伙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还是有点用途的。”

    然而听到这个菜场,大主教反而笑得更欢了。

    大公爵困惑的注视中,他哈哈大笑着,脸上的皱纹几乎都皱成了一团。

    “你看,你也这样,我也这样,大家都这样。”

    他哈哈哈大笑着,指着格雷森,像是看到了曾经愚蠢的自己,笑得开心无比,“所有人都以为在联盟大军的面前,所谓的西部荒野反抗军不值一提。纵然大家都看到了那个李云飞所宣扬的那种思想的危险性,却也只承认他那种思想的破坏性,而不是对他本人产生警惕。”

    “所以包括你在内、包括我在内、包括国王陛下在内……甚至包括所有人在内,我们都认为那个李云飞不值一提,他的西部荒野反抗军只是疥癣之疾。只要大军开到。必将灰飞烟灭,所以根本没有人重视过他本身的战斗力。”

    “呵……只可惜,所有人都忘了一点,那就是会叫的老虎也会吃人。不是他只会虚张声势。那就软弱无力。因为只要是老虎,那都是吃人的。”

    看着表情错愕的格雷森大公爵,大主教说道,“而西部荒野反抗军,就是这样的一只老虎。”

    公爵的眉头皱了起来。心头浮现了不详的预感,“到底发生了什么?”

    迎着他那凝重严肃的注视,大主教摊了摊手,笑得很欢快,“昨夜凌晨,西部荒野反抗军趁夜袭营。联盟先遣军……”

    “全灭!”

    ……

    轰

    一声巨响,瓦里安拍碎了身前的长桌,表情震怒。

    “三万人的先遣军,两千人的狮鹫骑士团,五百人的矮人火枪手。还有三百暗夜精灵弓手……如此庞大的精锐力量,不说夺回哨兵岭,但至少能建立自己的基地桥头堡,对死亡矿井的兄弟会土匪造成威慑,压缩西部荒野反抗军的活动。”

    “结果如今不说打下桥头堡了,你们甚至连西部荒野都没有正式进入,就在大门口被人打得大败而归……呵呵……尤金先生,这便是你出征时夸口的必胜吗?这就是你口中必胜决死的信念吗?为何在所有人都战败被俘的时候,你却能安好无损的站在这里,甚至就连头发都没有掉一根。还是显得如此的精神抖擞,你难道没有亲历战场吗?”

    在他的身前,浑身发抖的尤金双股战战,在瓦里安那充满压力的目光中。嘴唇都在颤抖。

    “我……我……陛下……我……”

    他胆战心惊的抬起头,悄悄看了国王一眼,却见瓦里安愤怒的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愠怒。

    那慑人的视线宛与他的视线相触的瞬间,尤金猛地打了一个寒战,直接跪了下来。“求陛下原谅!”

    他跪在地上,拼命的磕着头,哭得眼泪鼻涕流了一地,混着灰尘糊满了原本还算英俊的脸,凄惨无比,“是我没用,是我辜负了陛下的期待,请陛下不要杀我!求陛下不要杀我!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那毫无形象可言的哭喊求饶声中,旁观的贵族们都摇头不语,纷纷撇嘴,移开目光不想看这家伙的丑态。

    而在尤金身后站着的另一名人影则是一个高大的暗夜精灵,紫罗兰色的皮肤微微泛着幽光,显得光滑而神秘。

    她的目光,是冷酷的平静,身上却满是创伤,充满了战火硝烟的味道,与完好无损像是刚郊游归来的尤金成为鲜明对比。

    冷冷的低头看了脚边哭喊着求饶的尤金一眼,这名暗夜精灵径直的向前走了一步,冷冷的说道。

    “陛下,我有话说。”

    瓦里安看着她,眉头紧皱,“请说。”

    态度中却没有丝毫热情,冷漠的如同公事公办。

    很显然,对于这名战败归来的暗夜精灵,瓦里安的心中也充满了不悦。

    当然,原因却与尤金不同,但无人可以指诘。因此哪怕觉察到了人类国王的漠然,这名高傲的暗夜精灵也只能暗自咬牙,默默咽下这次的苦果。

    她迎着瓦里安那冷漠的视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首先道歉。

    “首先,我要向在场的各位道歉、向这次出征中因为我的冒进而进入敌人圈套最终战败的士兵道歉、向瓦里安陛下道歉。”

    然后,她的目光转冷,开始说起了另一件事情,“其次,我向陛下申请一个许可一个在暴风城境内使用大型降临术的许可。”

    “西部荒野反抗军的危险,我相信在场的各位都早已明白。”

    “那个李云飞所领导的,并不是一群吃不饱饭所以才起来反抗的叛军,更不是一群无纪律的流民,而是一群危险的红色幽灵。”

    “如今在李云飞这个红色先知的领导下,西部荒野的异种政权已经生根发芽,并且用它那可怕的破坏性向大地上的所有王国政权宣誓了挑战。”

    “如果让它发展起来,那么这个红色幽灵势必横扫全世界,威胁到目前所有的政治政权。包括我在内、包括在场的各位在内,我们都是它要打倒清扫的首要目标。”

    “因此从那个红色政权正式出现的那一天起,它建立的中心思想便已经注定了我们之间的不可共存。”

    “如果说北方的巫妖王只是想要在肉.体上毁灭我们、把我们全部变成无意识的亡灵僵尸的话,那么南方的这个李云飞便是想要从精神上摧毁我们,把这个大地上所有的一切全都重新洗牌,按照他所构想的纲领重建一个新的艾泽拉斯。”

    “这个红色政权的危险性,我想国王陛下您也清楚。”

    “这不是一个国家或者两个国家的战争,更不是一个叛军与流民的战争,而是一个意识形态与另一个意识形态的斗争。”

    “在这场残酷的角逐中,只有一方倒下才是结束,没有任何共存的可能性。”

    “因此我向您申请在王国境内使用大型降临术的许可,毕竟面对这样的敌人,我们绝对不容许任何的轻敌和大意。”

    “我将向月神祈祷、向族内求救,使用我们暗夜精灵的最终兵器彻底解决这次西部荒野事件,为这次的骚乱划上最后的句号。”

    “所以请您不要拒绝,因为这是目前最优先的事情,重要性绝对不下于北伐军征讨巫妖王。”

    “那位红色先知李云飞,是当前近况中最可怕的敌人,绝对不能给他任何发展壮大的机会,请您同意!”

    暗夜精灵这苛刻请求……或者说是要求,瞬间引爆了大厅中的气氛。

    在场的所有贵族都骚动了起来,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所有人都对着高傲的暗夜精灵指指点点,脾气火爆的贵族甚至破口大骂起来,怒视对方。

    “陛下您不能答应她!谁知道这群紫皮会不会趁机做什么,王国的封锁不能开,法师塔的防御不能解!”

    “这个紫皮怪分明不怀好意,陛下您把她赶出去!”

    “恶心的紫皮怪,把你的恶毒心思收起来,暴风城不欢迎你!”

    顺便变得剑拔弩张激烈起来的大厅中,瓦里安冷冷的站在那里,漠视着眼前的暗夜精灵,与周围暴怒的贵族们形成鲜明对比。

    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态度,他们却是一致的。

    “王国封锁绝不能开,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羽月小姐你还是回去想想,该怎么像艾露恩小姐禀告这次的事情吧。”

    冷酷的一挥手,瓦里安强势的叫来卫士,“至于西部荒野的事情,本身就不是你们暗夜精灵该插手的事,我们自己会解决。现在请您离开会场,这里不欢迎你。”

    几名卫士围上前来,表情冷酷的把暗夜精灵围在了中间,驱逐的态度显而易见。

    名叫羽月的暗夜精灵只得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退了下去。

    “我不会放弃的。”

    她看着瓦里安,目光冰冷,“人类国王,我是不会放弃的。”

    “无论你承不承认,西部荒野的事情,都已经不再是你们人类内部的事情。那个红色先知李云飞,现在是整个艾泽拉斯所有种族的大敌。”

    “除了不死不灭没有灵智的亡灵,没人能跟他站在统一战线,也没有人能容忍他继续在这里发展壮大。”

    “所以,我会向族内禀告这件事,我们暗夜精灵不会放纵这样危险的敌人继续成长下去的。”

    “所以无论你今天承不承认,这件事情,我们都管定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