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泰兰德的无奈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三年前那个女人留下的足迹,如今可还在奥杜尔清晰可见,你我真的该插手这件事情吗?”

    夜空中,妻子说的话清晰可闻,让玛法里奥皱紧了眉头,想到了某些不好的记忆。√∟,

    “这个世界的一切,不过是一个笑话。你们的所有努力,不过是虫豸般徒劳无功的挣扎,毫无用处。”

    “与其把希望寄托于自己的力量能改变一切,不如祈祷那群创世泰坦定下的剧本里给你们留下一个好的结局。”

    “至少相较于前者,后者更有可能性。”

    冷漠无情的话语再一次在耳边响起,玛法里奥无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书,平静的心绪受到了影响。

    三年前,那个如星辰般划过艾泽拉斯上空的女人降临了这个世界,给整个艾泽拉斯世界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影响。

    在主物质界的表层世界,那个女人在奥杜尔留下的足迹或许不那么引人注目。

    然而在这个主物质界里层的翡翠梦境中,那个女人却留下了足以让整个世界颤抖的可怕印记。

    一击打沉了一块大陆、并把原本完整一体的大陆打散成了四分五裂的碎片,那样的可怕灾难足以媲美上古之战时的永恒之井爆炸。

    要知道翡翠梦境中由于没有经历过上古之战的永恒之井爆炸,所以翡翠梦境中的陆地是完整一体的。

    可是当那个女人降临后,她带来的灾祸却直接击沉了半块大陆、并把剩下的大陆打散成了零碎的小块,在大洋之上漂流。

    可以说,如今的翡翠梦境比经历过永恒之井大爆炸的艾泽拉斯还惨,其破损程度只怕永远都无法再修复好了。

    当时亲眼目睹了那一场可怕战斗的玛法里奥等人都知道,那个来自异世界的女人是何等可怕。更对她当初留下的话语耿耿于怀。

    如今在她消失三年后,居然又有另一个异界来客降临了这里,并且各种特征还与她提到过的丈夫很像……

    玛法里奥皱紧了眉头,有些愠怒。

    “异界来客改变时间线进程时青铜龙军团不可能不知道,为何诺兹多姆没有任何的提示?他难道忘记三年前遭遇的惨痛教训了吗?”

    天空中,泰兰德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我接到了消息,说不久前诺兹多姆受了重伤,如今正在时光之穴内养伤。而它受伤的时间,与那个红色先知李云飞出现的时间很接近……”

    看着眉头紧皱的丈夫,泰兰德轻声说道,“看来……这位青铜龙王似乎遭遇了什么,比我们还要更早的接触到那个红色先知本人。”

    玛法里奥无意识的翻动着手中的书页,思绪飘远。“那他为何不把这件事告诉我们……”

    想了想,他合拢了手中的书籍,看向了对面天空中的妻子,“语风,你能去时光之穴问问吗?我暂时还走不开身,这件事情的探查只能交给你了。”

    天空中,泰兰德点了点头,答应了丈夫的建议。

    “明白。我这就去时光之穴找诺兹多姆,等弄清了具体的情况后再回来找你。”

    玛法里奥点了点头。轻轻的合上了手中的书本,目送着夜空中的妻子离去。

    ……

    …………

    幽静的月光中,泰兰德缓缓的从沉睡中苏醒,在月白色的木床上坐起身来。

    屋内幽暗的光线中,她轻轻的揉着眉心,感到了些许的疲乏。

    无论经历过多少次。这种短时间内穿梭于翡翠梦境与现世世界的体验都让她感到不适。

    特别是在三年前那个女人打沉了梦境世界的大陆后,能量暴动后被扭曲的翡翠梦境更是加剧了她每次穿梭时感到的不适。

    只是能够在见到阔别的丈夫终究是值得开心的事。

    平常的日子里,她是人们眼中的大祭司,需要肩负整个种族的荣辱与使命。丈夫则带领着大德鲁伊们在翡翠梦境中为守护这个世界努力,双方几乎没有见面的机会。

    每一次她都只能静静的看着现实世界中丈夫沉睡的侧脸默默不语。既不敢惊醒他,也不可能去打扰他的工作。

    所以对于泰兰德来说,每一次进入梦境寻找玛法里奥都是既苦涩又甜蜜的事情。

    因为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或麻烦时,她是不可能进入翡翠梦境找玛法里奥的。

    可一旦双方见面,就意味着两人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将是超乎一切的麻烦。

    在这种时候感到欣喜,总是让身为领袖的她心中充满罪恶感。

    可是……

    轻轻的握紧了双手,泰兰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离开了冰冷的床沿,披上神圣的白袍来到了屋外。

    就算是领袖,也是人吧?不可能真的没有任何情感。

    所以,有些许的小私心,应该不算什么吧……

    心中轻轻的安慰着自己,泰兰德再一次推开了大门,出现在了护卫们错愕的视线中。

    “大……大人?您要出去吗?”

    现在这个时间了,还需要出门?

    一名圣殿卫士匆忙的迎了过来,另一名卫士则连忙下去,要为大祭司的出行做准备。

    然而泰兰德却摆了摆手,拦下了这些忠心的卫士。

    “我要出门一趟,有人来找我的话,就让他们稍等几天,我很快回来。”

    说完这句话,泰兰德轻轻挥了挥手,月华的流转中,一袭白色圣袍的暗精灵女祭司便消失在了所有神殿侍卫的视野中。

    当她再一次恢复视线时,她已经置身在了一个广阔无垠的荒漠之中。

    遥远的地平线上,太阳的光芒已经照亮了天边的云彩,将灰蒙蒙的天空渐渐照得发蓝由于位置的原因,塔纳利斯总是要比世界树泰达希尔早几个小时迎接清晨的太阳。

    因此当世界树泰达希尔还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时,塔纳利斯的无尽沙海已经迎来了清晨的太阳。

    站在这样一片刚从黑夜的冷清中苏醒过来的沙漠之中,泰兰德甚至能够看到一条爬行的响尾蛇狼狈的向着沙土下面钻去。要远离东方升起的太阳。

    在塔纳利斯的无尽沙漠中,昼夜的温差极大,夜晚冷得足以让水结冰的低温中,是许多生物活跃的时候。

    然而一旦太阳升起,这片无尽沙海便会成为熔炉一般的可怕炼狱,灼热无比。

    普通的生物很难在这样的恐怖气温中生存。甚至就连加基森的地精们也只能紧靠在海边生活,不敢贸然闯入无边的沙海。

    因为在那流沙王国的深处,不但有着恐怖的低温灼烧一切,还有着某种可怕的怪物生存着……

    “诺兹多姆!”

    站在无尽沙海的中间,远远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时光之穴入口,泰兰德大声的喊了出来,“我有事要见你。”

    天空中,一头黄褐色的青铜龙展开巨大的龙翼在天空中滑翔着,庞大的身躯在地面留下了一个可怕的阴影。

    只是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时光之穴入口处的暗夜精灵。它却暂时不敢靠近除了对方这突然出现的神秘手段外,泰兰德周身那充沛磅礴的恐怖能量也是令它警惕的威胁。

    而等到泰兰德大声叫出青铜龙王诺兹多姆的名字后,这头巡逻的青铜龙开始为自己的明智感到庆幸。

    毕竟能够直呼青铜龙王名字的暗夜精灵,无论怎么想都不是它能轻易得罪的。

    因此它从天空中落了下来,收拢翅膀落在时光之穴入口处倒塌的巨大塔楼上,瞪大眼睛俯视着脚下的暗夜精灵,等待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而对方也没有让它等多久。

    当泰兰德的大声呼唤传出去没多久后,天空中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时光之穴的入口处缓缓响起。

    “泰兰德……”

    声音的主人似乎有些困惑的样子,对泰兰德的出现感到不解。“你来这里做什么?”

    泰兰德抬起头,大声说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议,尊敬的青铜龙王,请与我一见。”

    顿了顿,似乎是怕对方拒绝。泰兰德又补充了一句,“与西部荒野的事情有关!”

    这个补充内容让虚空中的声音沉默了下来。

    半响,就在大门口巡逻的青铜龙都以为龙王大人消失的时候,青铜龙王诺兹多姆的声音再次在时光之穴上空响起。

    只是这一次的声音中却多了一些疲惫,还有些许虚弱的叹息。

    “我之前就在想。大概也是你们会过来的时候了……诶……”

    轻轻的叹了口气,青铜龙王诺兹多姆说道,“进来吧,月神祭祀泰兰德女士。有些事情,也该我们好好谈谈了。”

    声音落下的时候,一股属于时间与空间的力量在泰兰德周身流转,凭空而现。

    出于对青铜龙王的敬意和信任,泰兰德并没有抗拒这股力量的召唤,任由对方将自己拉拽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然后整个世界的一切,都在泰兰德身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站在着个巨大而广阔的沙漠中,泰兰德却从来没有想过一个沙漠居然可以是这样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错愕表情。

    在她的目力所及之地,散布着断壁残垣、破损的雕像、生锈的武器,还有一些让这位月神祭祀感到惊讶的巨型生物的骸骨。

    这些骸骨的主人在生时的体型会让龙类也相形见绌,庞大得出乎泰兰德的预料,并不是她所听说过或见闻过的生物要知道,她今年已经一万多岁了……

    而除了这些历史悠久得无法想象的骸骨外,这个沙漠中还有许多建筑,乍看上去或许会以为它们和周围的遗迹一样,都属于一个大型文明。

    然而再近看却会发现,任何一个建筑都与别的建筑不属于共同的文明。

    一座貌似人类所建的高塔旁蹲着一个圆顶的房子,而那肯定是矮人的建筑。更远处,有一个拱形的庙宇,顶部却是凹陷的,让她想起那个艾泽拉斯灭亡的王国。

    而在她身旁是一个阴森的住所。则是某个兽人酋长的家。

    一艘能装上十多个人的大船斜倚在沙丘上,船的后半部分已经被沙子埋住了。

    斯托姆加德第一个国王统治时期的盔甲散在另一个小一点的沙丘上。一个精灵牧师的雕像向前微倾,好像在为那艘船和盔甲唱颂着最后的祷言。

    这些奇异而震撼的陈列品让泰兰德有些些许惊讶,因为眼前的景观就像某个神邸的古代遗物一般……而这也离事实不远了。

    这些遗迹当中,没有一件是本来就属于此地的。

    事实上,从未有过什么种族或者文明在这里繁衍。

    所有的这些遗迹。都是青铜龙王在无数个世纪里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

    不仅仅只是在过去的时空,甚至就连未来的时空都可能留下它的足迹,穿梭于艾泽拉斯时间线的龙族之王便是这样一个特殊而超脱的存在。

    站在这些悬浮在半空中轻轻飘逸着的遗迹品中,泰兰德宛如走在一个历史的展览回廊上,向她展示了各个时代各个种族不同的历史。

    她的脸上露出了惊叹的表情,目光中有着些许折服,为这个地方的壮观而感到震撼。

    “很厉害的室……”

    她回头看向了身边空白的沙地,轻声赞扬道,“不愧青铜龙王之名。”

    天空中响起了一个不屑的低语。带着些许的自嘲和沉闷,回应了她的话语。

    “然而也仅仅只是如此了……”

    “一个可笑的文物者。”

    狂风,在沙地中突然吹了起来,将无数的砂砾吹得漫天飞舞。

    这沙尘暴一般可怕的景象中,泰兰德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砂砾由暴风聚合成一个沙漏的形状、再由沙漏变化成了一条巨龙的形状。

    最后出现在泰兰德视线里的,便是一头庞大得几乎堪称小山的砂砾巨龙。仅仅只是一个脚趾的长途,就比得上人类的普通战舰。

    只是仰望着这头沙子组成的庞大巨龙,泰兰德却敏锐的觉察到了对方的不适。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青铜龙王,你……你真的受了重伤?”

    “咳……”

    这头由沙子组成的巨龙咳嗽了一声。喷出了许多细碎的砂砾,有些虚弱的点了点头,“没错,受了很重的伤。”

    泰兰德的脸上充满了震惊,“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伤害到你?”

    “当然有,而且很多……”那沙子的巨龙咳嗽着。身上有沙土陆陆续续的掉下来,像瀑布一样,“死亡之翼、耐奥祖、阿尔萨斯、伊利丹……甚至就连你们夫妻若是全力以赴,也能与我打成两败俱伤。”

    不断的甩着头,似乎脖颈的连接处很不舒服一般。沙子的巨龙说道,“我只是青铜龙王,又不是神,怎么可能不会受伤。”

    泰兰德皱紧了眉头,非常困惑。

    “可是耐奥祖已经被阿尔萨斯取而代之,伊利丹又已身亡,死亡之翼不知所踪……目前在艾泽拉斯活跃的半神之中,总不可能是阿尔萨斯对你下手的吧?”

    沙子的巨龙点了点头,认可了她的猜测。

    “没错,正是阿尔萨斯打伤的我。”

    泰兰德一脸错愕,“阿……阿尔萨斯?”

    她惊愕的仰起头,看着眼前这头虚弱的巨龙,觉得难以理解,“为什么巫妖王会打伤你?你们之间发生冲突了吗?”

    “当然,而且与你这次来这里的原因有关。”

    在无数悬浮游动的遗迹中,沙子的巨龙甩着头,闷声闷气的说道,“你是不是想来问我为什么不把李云飞的事情告诉你们、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你们赵缘昕的丈夫来到这个世界的消息,对吧?”

    看着泰兰德点头,沙子巨龙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我有时间的话,当然会及时去通知你们的。可是当时我已经被阿尔萨斯打成了重伤,不得不暂时躲起来养伤,打算等伤势好一点再去找你们的。”

    “不过没想到我还没有出发,你就已经登门拜访了,这倒是省下了我跑一趟的时间。”

    深深的打了一个呵欠,沙子的巨龙虚弱而困倦的说道,“具体的事情,我暂时无法跟你细说。我只能告诉你,当我觉察到有异界人入侵艾泽拉斯世界、并且有可能改动艾泽拉斯的历史时,我便亲自过去抓捕他,却不想正好遇上了巫妖王阿尔萨斯……”

    平静的把自己在艾尔文森林与阿尔萨斯发生对峙的事情说了出来,青铜龙王的声音中充满了厌倦。

    “就这样,我暂时和阿尔萨斯达成了和解,打算在那个异界男人不造成什么大乱子之前先观察一段时间,等到必要的时候再插手,顺便在这段时间里做好布局和准备,不想贸然和巫妖王发生冲突。”

    泰兰德皱起了眉头,“那时候你还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具体身份?”

    诺兹多姆点了点头,说道,“当然,虽然那个名字很耳熟,但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一直等到他写出了那本红色典籍,并且发动了整个西部荒野反抗军起义时,我才意识到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然后呢?你就去找他的麻烦了?”泰兰德问道。

    沙子巨龙摇了摇头,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说道,“没有。我先去东瘟之地找了阿尔萨斯,把三年前在翡翠梦境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试图跟他说明那个红色先知李云飞的危险……”

    “然后呢?”

    “然后?”沙子巨龙耸了耸肩,说道,“然后我就被那家伙砍成重伤了。”

    迎着泰兰德那错愕的眼神,青铜龙王也一脸无奈的说道,“也不知那家伙发的什么疯,明明一开始还谈谈得好好的。我才说完杀李云飞的事情,他就一言不发的突然动手砍我……都不知道他的大脑回路到底是什么,总不可能变成亡灵了,连脑子都被腐蚀坏掉了吧?”

    泰兰德无言以对,“那就是说,现在我们要杀李云飞,还得考虑到巫妖王阿尔萨斯那边的反应?”

    沙子巨龙点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这样。”

    “那现在怎么办……”

    看着眼前的青铜龙王,泰兰德觉得非常棘手,“本来一个红色先知就已经很麻烦了,现在还和巫妖王搅合在一起,要是死亡之翼再过来插一脚,我们大家估计都不用玩了,各自逃命好了。”

    诺兹多姆打了喷嚏,又抖下了许多沙子,“那就暂时不是我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轰的一声,巨大的沙子巨龙凭空崩散,青铜龙王的虚影从泰兰德的身前消失。同时时空的力量流转,将她逐出了这个奇怪的室,再次回到了外面的无尽沙海之中。

    天空中,响起了青铜龙王那虚弱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疲倦。

    “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养伤,不能插手太多,所以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解决了。”

    “等我养好伤了,再带我的青铜龙军团出来帮忙。”

    “至于那之前的事情,就靠你们了,泰兰德小姐。必要时候,你们还可以借助月神的力量嘛,我就先休息了。”

    天空中飘来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推卸责任感,让泰兰德一脸无语。

    这家伙……

    真是够了。

    ps:将近六千字大章,求求推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