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诺森德的雪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当清晨的光普照在塔拉里斯时光之穴的大门口时,远在艾泽拉斯星球另一端的西部荒野却是陷入了黑夜之中。…,

    乌云遮蔽下的天空,显得昏沉而黑暗,看不到丝毫的光线。

    甚至就连月光,也在这个漆黑的夜晚不显踪影,笼罩大地的除了无尽的漆黑之外,便只有荒芜的死寂。

    纵然是热火朝天的进行着大建设的西部荒野,如今的大多数人也都陷入了沉睡之中,暂时休息。

    只有等到明日太阳再次升起时,这些休息了一夜的人们才会再次苏醒,然后投入西部荒野大建设的热情大潮之中。

    过去的三个月里,西部荒野的改变是翻天覆地的。

    在李云飞的领导下,流民和平民的力量得到了整合、贵族小庄园主的压迫得到了制约,整个西部荒野的人都在李云飞的带领下一起改造这个曾经荒芜的大地。

    废弃的田地得到了开垦,流亡的犯罪者得到了惩戒,甚至就连那些盘踞在森林、高山上的食人魔部族以及豺狼人部族都被李云飞所收编,加入了改革建设的大潮,成为西部荒野反抗军的一员。

    只是在这个大多数人都陷入沉睡休息时,作为整个西部荒野大建设的领导人,李云飞却并没有入睡。

    油灯昏黄的光芒中,他和凡妮莎接见了整个迪菲亚兄弟会最强大的两名盗贼两名无论是身手还是能力,都无人能敌的盗贼。

    虽然说盗贼是贬低词,但他们潜形匿影的能力却是是整个西部荒野甚至整个东部王国都首屈一指的。

    血精灵少女丽贝卡、前范克里夫副官巴基尔.斯瑞德。

    在过去的日子里,这两人带领李云飞组建的、由兄弟会最顶尖盗贼组成的情报组织,与暴风城派到西部荒野刺探军情的军情七处探子进行了惨烈的厮杀,并瓦解了好几次由军情七处密谋策划的阴谋。

    如今在无人所知的黑夜里。这两人再次被李云飞叫来,赋予了他们一个特殊的任务。

    “那啥……斯瑞德大叔,这个地图你和丽贝卡传看一下,然后把它烧掉。”

    油灯昏暗的光线中,李云飞的半边侧脸隐藏在阴影里,显得阴晴不明。只有那种犹豫和踌躇被屋内的三人都感受到了。

    “地图上记载了一个暴风城的秘密,一个只有国王和少数权贵才知道的秘密……”

    看着表情困惑的斯瑞德和丽贝卡,李云飞说道,“众所周知,作为联盟中历史最悠久的部族,暗夜精灵一族平时虽然甚少参与联盟的军事行动,但她们却把持着整个艾泽拉斯都无人可以比拟的战略武器。”

    “月神轨道炮……或者说巨大型月火术。”

    迎着丽贝卡两人困惑的目光,李云飞干咳了一声,说道。“月神轨道炮是我对它的称呼,这样比较符合它的打击威力。”

    “总而言之,这是一种巨大型的月火术。通过向月神艾露恩祈祷,以及大型降临仪式,召唤月神之力打击特定军事目标。”

    “其威力足以在瞬间夷平一个城镇,是再强大的魔法都无法比拟的可怕战略杀伤性武器,整个艾泽拉斯只有暗夜精灵一族持有。”

    “不过这种武器也不是没有制约,那就是张开的魔法结界可以干扰降临仪式。让暗夜精灵们的大型降临术无法生效,自然也就无法召唤月神之力对特定目标进行打击。”

    “上古之战结束后。高等精灵一族被暗夜精灵放逐、迁徙到东部王国的永歌森林居住了下来,并在自己居住的森林内布下了强大的魔法结界。那个魔法结界不但能够屏蔽外界对奥法能量的感知,还可以干扰暗精灵们这种大型降临术,算是一种自主防御系统。”

    “后来高等精灵和人类古老王国结盟讨伐巨魔时,在教授人类魔法时,她们也把这种防御手段教给了人类。”

    “当然。她们教的东西与永歌森林那个强大魔法结界无法相比,但却已经足以在结界范围内让月神轨道炮失效,算是高等精灵们用来制衡暗夜精灵的手段。”

    “此后每一代人类王国建国时,都会在国境内布下这样的防御结界,目的便是防备可能来自天空的军事打击。”

    “当然。因为这种防御结界的简易不需要太多人力去固守,所以一般都只会有一个专门挑选出来的面壁者看守防御结界的开关,在需要的时候关闭或开启防御结界。”

    “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个防御结界都是开启的,而你们所看的地图,便是这个防御结界开关所在地、也就是面壁人居住地点的地图。”

    看着表情错愕的丽贝卡被目光凝重的斯瑞德,李云飞摊了摊手,很诚恳的说道,“所以现在你们的任务就是……”

    他的话还没说话,就被咋咋呼呼的血精灵少女打断了,“……我们的任务就是去杀死那个面壁者,把防御结界关闭,对吧?”

    说完,她还得意洋洋的看了李云飞一眼,喜滋滋的,一副你快来夸我的表情,看得李云飞一阵无语。

    “那个……”

    看着雀跃的丽贝卡,李云飞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实话实说,“我是叫你们去看住那个面壁者,然后在需要的时候……”

    “我知道我知道,在需要的时候动手杀了他,然后关闭防御结界,对吧?”

    喜滋滋的看着李云飞,血精灵少女那对尖尖的耳朵一抖一抖的开心无比,“凡妮莎大姐,我说的没错吧?”

    李云飞无语,“你tm再打断我说话,我就把你扔出去喂狗。”

    丽贝卡表情一窒,讪讪的笑了起来,“好吧好吧,你说好了,人家不插嘴了。真是的。凶什么嘛……小气鬼。”

    李云飞直翻白眼,被她这么一闹,也没心情细说了。

    他叹了口气,看向了唯一正经的斯瑞德,说道,“总之这次你们的任务就是去监视那个面壁人。然后在必要的时候杀掉他,阻止他开启防御结界。”

    “根据我的推测,暗夜精灵可能会和暴风城交涉,让暴风城张开防御结界,方便她们对我们进行月神轨道炮打击。”

    “而你们的任务,就是在那种时候击杀面壁者,将防御结界的开关摧毁,让暗夜精灵们段时间无法使用月神轨道炮打击我们。”

    “毕竟西部荒野之前也是暴风王国的领地,一直都在其结界保护之内的。只要结界不被破坏,我们暂时就不用担心暗夜精灵的大型武器打击。”

    “这个任务很艰巨,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用心的去完成,务必不要出错。”

    和凡妮莎一起站在门口目送丽贝卡两人离开后,屋内照来的昏暗烛火中,李云飞叹了口气,仰望着这个黑暗的夜空,有些疲惫。

    “只希望他们此去一路顺风。”

    凡妮莎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复杂,“我倒是觉得你更应该担心自己。”

    李云飞呆了一下。有些好笑,“我有啥好担心的?我不是好好的吗?又不用出去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

    凡妮莎叹了口气,说道,“但你最近做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据我所知,你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每天这么操劳。你不怕累倒吗?到时候你累倒了,谁来领导大家继续和暴风城斗争?”

    李云飞笑了起来,“不是还有你吗……”

    然而凡妮莎却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对于这个笑话无动于衷。

    于是李云飞也只能收敛脸上的笑容,有些复杂的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放心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只是加班熬夜了一段时间而已,我还撑得住。”

    “当年我妻子刚过世那会儿,为了给我女儿凑学费,我一个人白天打两份工,晚上还要接单做零工,每天只睡三个小时一样撑过来了,没可能现在撑不住。”

    “虽然现在的确累了一点,但我个人觉得嘛……嗯,应该没问题。”

    看着凡妮莎担忧的眼神,李云飞笑道,“我还没那么脆弱,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话音落下的时候,一旁的黑暗中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人影,跪在了两人身后。

    “禀告李先生、小姐,北方有紧急战报传来。”

    李云飞愣了一下,有些困惑,“北方……我们在北方没有布置战线啊?”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身旁的凡妮莎,却见少女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和那位萨麦尔先生关系匪浅,所以就专门派人留意了一下北方的消息。”

    李云飞有些无言,“你……还真是多事啊……”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向了这名情报人员,问道,“说吧,北方发生了什么?巫妖王退军了吗?”

    如果是这个情报的话,倒是李云飞的意料之中。

    毕竟他的警告信写过去了,阿尔萨斯不可能再犯原来的错误。

    只是下一秒,探子口中的话让他表情凝固了……

    “黑锋骑士团全线进攻圣光之愿礼拜堂,在礼拜堂前被圣骑士提里奥.弗丁打败。巫妖王阿尔萨斯突然出现,意图强攻,被提里奥打伤击退。”

    “如今黑锋骑士团已经宣布全员脱离天灾军团,要对出卖它们的巫妖王发动复仇之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天,黑锋要塞派往联盟的信使已经要过来了……”

    黑暗中,响起的声音平静的说完了北方发生的动乱,并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北方的巫妖王,还是战胜的圣骑士联军,都是敌人,无论谁胜谁负都不知道开心。

    可是当李云飞听到这番话,脚一软,整个世界都在眼前天旋地转起来。

    “噗……阿尔……”

    难以置信的吐血声中,李云飞眼前一黑,重重的倒了下去。

    同一时间,北极诺森德。无边的雪原之中,一个在暴风雪中徒步跋涉的人影突然扭过头,似乎听到了什么。

    “谁在叫我……”

    他皱着眉头,看向了身后的方向,眼中充满了困惑,“好熟悉的声音……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狂风暴雪之中。可怕的风雪遮蔽了世间的一切,人走在这样的暴雪之中,甚至连三米外的地面都看不清。

    他站在雪地里,入目所及的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之外,就只有凄厉的北风在耳边呼啸而过。

    下意识的,阿尔萨斯召出了随身跟随的华尔琪,将那个宛若背后灵一般跟随他的幽灵召唤了出来。

    “安海尔德,你听到人的声音了吗?”

    无声无息的,美丽得如同战场女武神的华尔琪张开一对洁白的天使翅膀。在阿尔萨斯的身后浮现了出来。

    狂风中,冰冷的暴雪穿透了她半透明的躯体,依稀看见她在摇头。

    “抱歉,主人,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半径三千米内,没有任何活物。只有我们脚下三百米深的地穴里。有几只蜘蛛艾卓尼布鲁蜘蛛王国的蜘蛛人在挖掘地道想,需要杀掉吗?”

    阿尔萨斯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建议,“算了,不用管它们,让它们自生自灭好了。反正要不了多久,这群蜘蛛人也都会为我效力。”

    这样说着,他便不再理会之前产生的错觉。继续披着残破的黑色都喷在暴风雪中前行。每一步,都在雪地中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而安海尔德的脸上则充满了犹豫和困惑。

    她看着阿尔萨斯孤独跋涉的背影,沉默了半响,最终还是问出了憋了一路的问题。

    “主人……”

    “嗯?”

    “你受伤了。”

    “当然,被那么强大的圣光之力击中。没有人能全身而退。”

    “可是……可是你本来可以不用受伤的,我不理解你为何还要在最后关头跳出来。明明只要坐视死亡骑士们被屠杀就可以了,你为什么还要出来暴露自己的目的,逼得所有死亡骑士叛变……”

    看着阿尔萨斯沉默的背影,安海尔德犹豫的小声说道,“现在它们可能已经和联盟部落结成同盟,准备来诺森德找您报仇了。”

    阿尔萨斯离去的脚步顿了顿,停了下来。

    “这难道不好吗?”

    看了安海尔德一眼,阿尔萨斯平静的说道,“它们本来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亡者,生前是艾泽拉斯最优秀的战士,有着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可是死后却被耐奥祖奴役,只能与杀死它们的仇人死尸作伴。”

    “如今它们虽然还是死人,但已经被活人世界所接纳,暂时可以回归生者的世界,再次见到曾经的朋友,并且能和曾经的亲友并肩作战……这难道不好吗?”

    安海尔德一脸愕然,“这……这才是您原本的目的?”

    阿尔萨斯皱起了眉头,“当然不是。”

    他看着眼前的亡灵,一脸厌恶,“我又不是那群死人的父母,为什么要为它们规划未来?这只是我计划中的一个意外,而非我所策划的。”

    “我的原计划,只是让这群死亡骑士当消耗品去消耗提里奥的力量,然后再出场收割战果。可惜那群废物太不中用,不但不能消耗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力量,轻而易举的就被击败俘虏……呵,真是一群废物。”

    语气冷漠的说完这番话,阿尔萨斯看了身后的安海尔德,突然皱起了眉头。

    “你那是什么表情?以为我在骗你?”

    可怜华尔琪连忙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绷紧了脸,拼命摇头,“不不不,我绝对没有怀疑主人的话,我完全信任主人。”

    阿尔萨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这家伙……算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与我无关。”

    表情冷漠的转过头,阿尔萨斯继续向着北方的暴风雪深处进发,不发一语。

    而他身后的华尔琪则吐了吐舌头,鼓起勇气对他做了一个鬼脸,这才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个极北雪原的荒野之上,再次平静了下来,只有暴雪的声音呼呼响起,凄厉而寒冷。

    ps: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李云飞这家伙自带逗比气场。凡是只要他出现的剧情,我都写得严肃不起来,总是写着写着就逗比了……

    我一个作者都压不住他的逗比气场,真是见鬼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