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墓穴,在召唤你的名字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骑在战马背上,提里奥.弗丁一行人在格里安的引路下向着新建要塞延安城走去。

    这座要塞城市时最近才修建竣工的,目的是为了防范来自暴风城方面可能的威胁,同时也是给西部荒野反抗军主力部队一个栖居的地方。

    名字是李云飞所取的,理由是这个名字很吉利,可以保佑反抗军战线大获全胜。

    当然,他是红色先知、如今的反抗军灵魂人物,自然说一不二无人反对,所以这个新建的要塞就有了一个在许多人眼中显得奇怪的名字延安。

    一路上,提里奥都在四处观望着、打量着西部荒野如今的景象,不时的问身边的格里安一些问题。

    而格里安似乎也没有隐藏的想法,提里奥的所有疑问他都一一解答,没有任何隐瞒。

    落日的余晖下,遥远的地平线末端的平原上可以看到几座高大的工厂,影影憧憧的立在平原上,黑色的烟尘冲天而起。

    而在更远的一些地方,道路两旁的田地中,农民们热火朝天的进行着开垦荒地的工作。间中不时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匆忙的从身边跑过,是接到任务从远方赶来的某个出勤小队,来这里完成他们被分配的任务。

    偶尔也会有一些士兵欢呼着从大道上跑过,挥舞着手中的旗帜,大声的欢呼着。

    在他们的身后,往往会拖着一些被击杀的豺狼人或者抓住的军情七处特工,都是在试图袭击居民或者暗地里搞破坏时被抓住的倒霉蛋。一旦被这些士兵逮住,便很难再全身而退。

    而最让提里奥感到诧异的,则是那些在田地中劳作的人中间,不止有穿着朴素的农民,居然还有零零散散的士兵。

    这个画面,让他惊愕。

    “这……”

    指着那些与农民一样干着同样农活的士兵,提里奥的眼中充满了困惑,“这些士兵是在种地吗?”

    格里安点头,认可了老爷子的猜测。

    “没错。他们的确是在种地。”

    看着老爷子那一脸的震惊,格里安平静的说道,“在西部荒野,没有贵族和平民的区别。在这里只有劳动者和辛勤的劳动者。我们虽然都是士兵,但那只是为了保卫领土才拿起武器。”

    “在不需要我们拿起武器,或者土地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都会转而拿起锄头去做一名农夫,且没有任何士兵会因此而有怨言。因为在大家心中。士兵和农民都是平等的,只有分工不同的区别,没有谁高人一等的说法。”

    提里奥震惊无比,“这……这便是李先生所推行的人人平等共产制吗?”

    格里安点头,“没错,这便是先知大人一手创建的西部荒野反抗战线。与暴风城的那些贵族不同,我们……”

    说到这里,他突然看到了什么,连忙打住了话头,说道。“……具体的情况,先知大人会跟您详谈的,在下就先告退了。”

    说完,他向着提里奥.弗丁行了一礼后,便带着自己的部队退下,离开了这里。

    而在前方的大道上,则出现了一个孤零零的轮椅,静静的停在一株大树的树荫下。

    葱翠的树冠下,李云飞坐在轮椅上静静的看着这边,嘴角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当提里奥看向他时,李云飞笑着坐直了身子,对着弗丁老爷子打了个招呼。

    “这边,弗丁老先生。”

    提里奥愣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年龄不到四十岁的年轻人,有些愕然。

    “你……就是红色先知李云飞?”

    李云飞笑了笑,不置可否,“我是李云飞,至于所谓的先知……呵……弗丁老先生说笑了。在您老人家面前,谁敢妄称先知?”

    提里奥确定了眼前之人的身份。从马背上下来,径直的向着前方的树荫处走去。

    然而就在他身后的两名随从也想要跟上去时,原本空无一人的大道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两个身着女仆装的侍女,面无表情的拦在了两名随从身前。

    “两位请止步,仅有弗丁先生可以过去,谢谢。”

    冷漠得不近人情的声音中,两名年轻的随从有着无措,下意识的看向了身前的老圣骑士。却见提里奥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于是两名随从便乖乖在女仆的引导下离开,在大道上目送着年老的圣骑士径直的走向树荫下的草坪。

    在那里,轮椅上的李云飞有些虚弱的咳嗽了一声,对着提里奥露出了一个笑脸,“初次见面,弗丁老先生,对于您的事迹,在下早已闻名已久。如今得见,荣幸备至。”

    老圣骑士则皱眉看着轮椅上的李云飞,有些困惑,“你的身体……”

    在他的感应中,眼前的年轻人分明被某种诅咒所折磨着,以至于身体健康状况恶劣无比。

    这样恶毒的诅咒,可不是普通巫术或魔法可以比拟的。

    提里奥随手聚起了一道温暖的圣光,轻轻的将这团柔和的圣光按在了李云飞的头顶。

    夕阳下,远处的两名女仆远远的看着这边的情景,下意识的有些紧张,怕李云飞被袭击。

    但轮椅上的李云飞却平静的任由老圣骑士将手放在他的头顶,没有任何防备和反抗的意志,显得自信无比。

    数秒钟后,圣光消散,年老的圣骑士收回手,一脸错愕。

    “这……”他看着眼前的李云飞,更加的震惊了,“你的体内为何有如此可怕的诅咒?这根本不是凡人能使用的诅咒,你得罪了哪位半神了吗?”

    李云飞笑了起来,对于这个结果没有任何的惊讶,更显然并不认为老圣骑士能够解除他身上的诅咒。

    轻柔的晚风中,他躺在轮椅上,有些虚弱的笑着说道,“青铜龙王诺兹多姆,弗丁先生您听过他的名字吗?”

    老圣骑士一脸困惑,“青铜龙王诺兹多姆……守护巨龙……他为何要对你下这种诅咒?你们之间有冲突吗?”

    李云飞摇了摇头,虚弱的笑道。“我区区一个凡人而已,怎么敢得罪堂堂的守护巨龙。只是……呵……似乎我在西部荒野做的这些事情不怎么受那位龙王的待见,于是被他打击报复了。”

    弗丁一脸狐疑,“恕我直言。李云飞先生。如果那位青铜龙王真的想打击报复您,只需要飞到西部荒野轻轻一爪子就能拍死您,为何要用这种麻烦的诅咒?你得罪的人真的是青铜龙王吗?”

    很显然,老圣骑士并不相信李云飞的这个说法。

    不过李云飞本来也没指望他信,毕竟阿尔萨斯的事情可不能让眼前这位嫉恶如仇的老人知道。

    要是让这位老圣骑士知道是巫妖王阿尔萨斯在他背后做靠山。并且阿尔萨斯还因为他的原因重伤了诺兹多姆,那乐子可就大了。

    李云飞现在重病缠身,属于delbu的负面状态,战斗力大打折扣扣,可没有自信能迎接老佛爷的灰烬使者一击当然,就算是全盛状态,他同样也没有自信能迎接灰烬使者一击就是了。

    因此看着满脸狐疑的老人,李云飞哈哈大笑了起来,按照原计划转移话题。

    “如果弗丁先生不信的话,那么我也没办法。毕竟这个诅咒的确是青铜龙王诺兹多姆种下的。他对我心有怨恨也是事实,无论您信不信,那都存在。”

    “与其继续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下去,我们不妨谈谈您这次来西部荒野的主要用意吧。”

    夕阳下,李云飞的半边侧脸位于黑暗的阴影中,看不清脸庞上的表情。只是那种随和淡然的笑声,却在渐渐变得黑暗的树荫下清晰无比。

    “凡妮莎,给弗丁老先生一张椅子。难得有客人拜访,我们怎么能够让客人站着呢?”

    下一秒,沉默的凡妮莎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后。放下了一张椅子,面无表情的退了下去。

    于是树荫下的这里再次沉默了下来,只有李云飞和提里奥坐在那里,各自代表着联盟一方与西部荒野反抗军。开始了双方的第一次正式会谈。

    同一时间,暴风城的墓地已经陷入了阴暗的黑夜中。

    随着太阳在天边落下,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缕阳光离开了大地,夜晚的黑暗降临了这里。

    黑森森的墓地中,无数黑色的墓碑影影憧憧的矗立在清冷的月光中,显得阴森而恐怖。

    哪怕代表光明的圣光大教堂就在墓地不远处的地方。站在墓地中央仰起头时甚至能够看清大教堂那尖尖的穹顶。

    可是阴森的黑暗,依旧聚集在这里,令普通人望而生畏,几乎很少有人愿意来到这里。

    然而就在这个黑暗而阴森的夜晚,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墓地中却多了两位不速之客,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一名客人身上披着代表神圣的白袍,步履平静的走进了这里。

    只是在阴冷的月光下,曾经代表神圣的白色圣袍却再也不见丝毫光明神圣的气息,只显得阴森而阴冷,宛若恶鬼幽灵才会披上的斗篷,令人颤栗。

    在另一边,走过来的人则脱下了他那一身常年不离体的冰冷铠甲,换上了一套华丽而繁琐的贵族服饰,昭显其高贵的身份。

    一只猫头鹰“咕咕咕咕”的叫着,扑腾着翅膀落在了一棵树枝上,用那双大大的眼睛瞪着注视着墓地里会面的两个人。

    嗖

    黑暗中突然想起了尖锐的声音,这只无辜的猫头鹰刚落在树枝上没几秒,便被一颗飞来的石子击穿了脑袋,在血液的喷溅中栽倒了下来。

    墓地中的另一人看着这样的恶行,不由得摇头。

    “公爵大人,您未免也太奇怪了吧?平白无故的,杀这只猫头鹰做什么?它得罪您了吗?”

    月光下,暴风城的大公爵、前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格雷森.沙东布瑞克公爵冷冷的收回了手,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怎么知道这只猫头鹰是不是某位法师伪装的?或者是某个德鲁伊训练过的窃听器。”

    “别忘了,那位大名鼎鼎的泰兰德女士就在暴风城中。在她面前,整个暴风城的花鸟虫鱼都可能是她的密探,你我不小心点怎么行?”

    墓地中的另一人只能耸肩,无可奈何的说道,“您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按照您的说法,我们是不是也要把这附近的所有蚂蚁全部驱逐才行啊?毕竟蚂蚁也是动物,也可能被那位泰兰德女士控制,是吧?”

    这暗含嘲笑的话语很显然在讽刺格雷森的神经质。

    只不过面对大主教的嘲弄,格雷森公爵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这点你不用担心,我早已把这个墓穴里的所有蚁虫全部驱赶离开了。现在这个墓地中别说蚂蚁了,除了你我之外,连一个活着的动物都没有。”

    大主教无言以对,“好吧,你还真是未雨绸缪小心翼翼,让我佩服。”

    格雷森公爵冷哼了一声,说道,“收起你的嘲讽,我这次来不是来和你吵架的。关于提里奥.弗丁拜访西部荒野的事情,我不信你没有任何想法。”

    迎着大公爵冰冷的视线,大主教本尼迪塔斯笑了出来,笑得非常开心。

    “我为什么要有想法?提里奥弗丁先生不辞辛劳,愿意亲自冒险入贼窟和李云飞谈判、替我们艾泽拉斯的生灵谋福,我为什么要有想法?”

    “巫妖王多厉害啊,要是弗丁先生能够说服西部荒野反抗军和我们结盟,一起北伐攻打冰封王座,那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吗?对我又没有坏处不是?您说是吧,大公爵阁下。”

    格雷森冷哼一声,冷面以对,“不要给我玩这些虚的,本尼迪塔斯,我知道你背后的那头龙在想什么。你身为他的仆人,不为他尽心尽力却在这里虚度光阴,你不怕你的主人责问你吗?”

    大主教摊了摊手,很无辜的笑道,“我服从主人的命令,在这里当圣光主教做内应,为主人拿到联盟的第一手资料情报,为什么要被责问?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好吗?”

    格雷森的表情越发不耐烦了,“那我就直说好了。”

    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大主教,格雷森公爵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次我来找你,是要你和我配合,破坏西部荒野的这次结盟会谈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