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看我手指,这是几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第41章 看我手指,这是几

    “这次我来找你,是要你和我配合,破坏西部荒野的这次结盟会谈的。”

    格雷森.沙东布瑞克公爵大人冷漠的声音落下的时候,幽暗的墓地内沉默了数秒,随后清冷的月光下,身着白色圣袍的大主教本尼迪塔斯笑了出来。

    笑得很嘲讽,“我为什么要帮助你?这对我没有什么好处吧?”

    格雷森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说道,“但对你的主人有好处。”

    “哦?是吗?说来听听。”

    表情淡定的摊了摊手,大主教笑得问道,“你您得让西部荒野反抗军的和谈失败,对我的主人能有什么好处呢?说来听听,如果您说得有道理,我会听从您的建议也不一定。”

    夜风中,格雷森冷哼了一声,面色不耐,“你的主人如今虽然还在暗处准备,但总有一天会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到时候他做的事情与所谓的巫妖王没什么区别,必定会被艾泽拉斯的所有人群起而攻之……一如今天的巫妖王。”

    “虽然你的主人的确很强大,但你也必须承认联合起来的部落联盟是块难啃的骨头,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麻烦。”

    “如果在他准备好一切之前,现在台面上的巫妖王阿尔萨斯还能多活一段时间的话,有巫妖王在北方牵制消耗部落联盟的主力,那么他再次出现时势必能够更轻松的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是吗?”

    “所以破坏暴风城与西部荒野反抗军结盟的事情,对于你和你的主人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更何况你们圣光……不,暮光教会,只怕也对所谓的红色先知没有什么好感吧?暮光先知大人。”

    随着格雷森最后的这个称呼出口,整个墓地的空气顿时冷了下来。

    一片枯黄的落叶从上方飘落,在寒风中摇曳着弧度掉在两人身前,然后凭空消失。

    本尼迪塔斯笑了出来,“你怎么知道的?”

    阴冷幽暗的光芒在他手中出现。宛若最深邃漆黑的恐怖一般,瞬间笼罩了半个墓地,将世间的一切温暖和热度隔绝了出去。

    那一刻,站在这个阴暗的墓地中。格雷森所能感受到的除了寒冷阴森之外,还有更多可怕的负面气息。

    诸如萧瑟、诸如残破、诸如末日、诸如绝望等一系列负面的情感,几乎让人恍然见来到了大地一片荒芜破败的残破末世一般。

    寒风,在他耳边咯吱作响,像是厉鬼的哀嚎。又像是地狱深处恶魔的呓语,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若不是心中早有了预料,他绝对无法相信暴风城最负盛名最能代表圣光意志的光明大主教居然能够发出这种阴冷可怕的攻击。

    这绝望得令人心生彷徨的攻击……

    寒风中,格雷森低下头,叹了口气。

    无处不在的涌来的黑暗阴冷中,他缓缓的张开双手,圣光的力量自他周身缓缓向外扩散。驱散了阴冷、驱走了黑暗。

    当墓地再一次恢复平静时,那黑暗中的两人依旧静静的站着,没有任何咆哮的光影声效,更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破和废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是在场的两人都知道那一切并不是错觉,身份被叫破后的初次交手,便随着这样连试探都谈不上的攻击落幕而结束了。

    月光下,一向慈祥和蔼的老牧师破天荒的收起了那张在谁面前都微笑的表情,露出了阴冷的漠然。

    看着眼前的圣骑士,他竖起了一根手指,冷冷的说道,“第一次……”

    然后收回了手指,大主教本尼迪塔斯收回了手,面无表情的说道。“也是最后一次,我不希望你再来找我,更不希望在暴风城内听到这个名字,明白吗?”

    格雷森则松了一口气。至少这样说出来的话,意味着对方已经退让了。

    于是他的态度也和缓了下来,点了点头,“当然。”

    看着眼前表情阴沉的大主教,他说道,“这个称呼只有我知道。也只会有我知道。”

    毕竟能被涌来当做威胁的把柄,只有在被单独的一个人握在手里时才有威慑力。知晓的人每多一个,这份威慑力便减低一分,格雷森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弄到的情报会因为信息的分流和导致威慑力降低。

    那不利于他与眼前的人交锋。

    而本尼迪塔斯很显然也看出了他的想法,明白这个自私的贵族心中所想,不由得露出了冷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知道这件事情的那些情报人员,已经被你灭口了吧?”

    格雷森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而且……”

    看了前一分钟差点跟他大打出手的本尼迪塔斯,格雷森有些困惑,“……我杀掉所有知情者的话,你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毕竟这样意味着你身份曝光的危险降低了。”

    但只有杀掉你才是真正的安全……

    这句话本尼迪塔斯没有说出来,但双方其实都明白,却没有人去戳穿。

    寒风中,他只是冷冷的说道,“公爵大人的情报来源真是令人羡慕,上次我不过稍微透露了些许只言片语,您就查出了我的真实身份,这样的办事效率,真是让人羡慕。”

    格雷森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连军情七处的特工都及不上,拿来又有什么用。”

    这句话与其说是疑问,不说说是陈述,因此本尼迪塔斯并没有继续就这个话题纠缠下去,而是说出了对方一开始过来的目的。

    “那么……您想要破坏西部荒野与联盟的和谈,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看着眼前的格雷森,本尼迪塔斯问道,“您总不可能什么都不准备,就过来找我帮忙吧?具体的计划,能和我说说吗?”

    冰冷的寒风中,格雷森冷冷的笑了起来,那一口白牙在月光下显得森寒而瘆人。

    “很简单。”

    他看着眼前的本尼迪塔斯,笑得异常畅快。无比的开怀,“杀掉李云飞就行。”

    “只要那个红色先知在和谈会议上身亡的话,那么所谓的西部荒野反抗军也就自然而然的土崩瓦解了吧?”

    “到了那个时候,和不和谈。对于国王陛下来说还有区别吗?”

    “反正,都是一场杀戮与吞并而已,他不会犹豫的……”

    冷酷的话语中,甚至就连空气中的温度都降低了下来。

    月光下,本尼迪塔斯略微睁大了双眼。然后笑了起来。

    笑得很古怪。

    ……

    …………

    李云飞醒过来的时候,感受到了身下床铺的可怕震动。

    然后睁开有些迷茫的双眼,他感觉到有人在拼命的摇他的肩膀,耳边也有一个尖利的声音拼命的叫喊,但听不清对方的话语。

    只是那种歇斯底里的痛苦和疯狂,轻而易举的被他觉察了出来。

    他的心情于是越发迷茫,为眼前这个模糊的世界感到困惑。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在西部荒野的前线反抗军要塞内才对,被凡妮莎的女仆近卫军重重保护起来无人可以接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意料之外的状况呢?

    昏迷了?还是视觉出现了问题?为什么看不清任何东西?

    当他迷茫的移动眼球时。入目的整个世界却是模糊得如同一团浆糊一般,无法分辨出任何东西、甚至无法分辨出最基本的颜色。

    除了模糊,便只有模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不能说没有……

    至少,这具身体的触感还是能够感觉得到的。

    身下床铺的可怕震动中,有一双手在拼命的摇晃他的肩膀,那个尖利的声音也拼命的叫喊着,然而话语中的内容却不是他能听懂的任何语言,让他心中充满迷茫。

    这里……到底是哪儿?

    这个想法还没有彻底浮现。那双拼命摇晃他肩膀的手突然停了下来,随后有什么东西塞进了他的嘴里。

    粗暴而焦急。

    滑腻腻的如同鼻涕虫划过食堂的恶心触感中,李云飞一愣,下意识的有些反胃。想要吐出胃里的东西,然而身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愣住了。

    “……吃了,没问题……”

    “时流蛞蝓……翻译机能……听懂了……”

    断断续续的声音宛若信号受到干扰的电视节目,让李云飞的心中充满了困惑。

    这个声音……到底是谁?

    并不是他任何的任何一个朋友或熟人的声音,但那柔和悦耳的音调,却毫无疑问的来自一个女人。

    而且还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心中这样猜想着。李云飞不愿把如此好听声音的主人想象成一个丑陋的形象。

    下一秒,那双手再一次抱住了他的肩膀,拼命的摇晃了起来。

    “能听见我说话吗?李云飞,能听见我说话吗?吃了时流蛞蝓,你应该能听懂我说的话了吧?”

    古古怪怪的询问中,李云飞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之前被对方强塞进嘴里的某种滑腻腻的东西。

    蛞蝓……

    这个词进入脑海的瞬间,李云飞猛地干呕了起来,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异常难受。

    那痛苦的状态,似乎也被对方所感应到了一般,瞬间手忙脚乱。

    “不好!他……怎么回事……是哪里出问题了吗?身体出现排斥反应了吗?怎么会这样……”

    然后另一个声音响起,让李云飞一愣,几乎傻在了那里。

    “不用担心,这家伙估计听懂了你说的蛞蝓,想到了某种恶心的鼻涕虫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不用担心。”

    随后,在李云飞那傻愣愣的难以置信的等待中,那个声音的主人来到他的身边,手轻轻的放在了李云飞的肩膀上。

    “能听得到我说话吧?”

    平静而从容的话语中,声音的主人自顾自的说着,并没有想要李云飞回答的想法,“我知道你现在处境不怎么好,但没关系,我会过来接你。”

    “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在那之前好好的保护自己,不要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免得送掉自己的小命。”

    “我可不想千辛万苦的过来后,发现找到的只剩下一堆腐烂的碎肉了。”

    “那样的场景,可不是我所希望见到的。”

    平静而从容的话语,一如既往的是李云飞所熟悉的那种高高在上。似乎只是一个高坐于云端上的女王偶尔瞩目凡间的一个平民,带着那种理所当然的漠然而冷静,却又让人无法忽略她的意志。

    那是……王的意志。

    李云飞愣住了,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僵硬。

    “瑟……瑟瑟瑟瑟……瑟庄妮?!”

    惊愕而难以置信的叫声中,他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心情再一次被打破,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从容,歇斯底里的嘶吼了出来。

    “你在哪里?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怎么找不到你?!快跟我说,我马上带人救你!”

    那歇斯底里的吼叫,似乎是一个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生怕一不小心放手了就会再次溺水,充满了恐惧。

    而觉察到了李云飞这一份歇斯底里的心情,声音的主人、名叫瑟庄妮的女人沉默了数秒。

    突然,李云飞的耳边响起了她的笑声,带着那种他所熟悉的嘲笑和高高在上,但其中却又夹杂着某种复杂的情绪,似乎安心下来的样子。

    她这样笑着说道。

    “你居然在担心我啊……”

    手,轻轻的拍在了李云飞的肩膀上,名叫瑟庄妮的女人笑得很开心,“身为一个半死不活的病人,你居然在担心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笑声中,一只手轻轻的点在了李云飞的胸口,将他推回了病床上躺着。

    随后,李云飞响起了瑟庄妮最后的声音。

    “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我可爱的小男人……”

    开怀的笑声中,李云飞的视野模糊了一瞬,然后猛地清醒过来。

    “瑟庄妮!”

    他怒吼着,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看到了熟悉的卧室。

    清晨的阳光中,几名正在收拾房间的女仆愕然的看着他,一脸愕然。()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