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梦境说的话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第42章

    坐在轮椅上,看着远方初升的太阳,李云飞很无语。,

    被当成发噩梦的重病号也就算了,昨晚那个诡异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瑟庄妮吗……这臭女人都失踪那么久了,再一次出现居然是在梦境里?难道自己已经想念她到这种程度了?连做梦都会梦到她的程度?

    呃……这么一想的话,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死去的老婆大人啊。

    缘昕你的在天之灵知道这件事了,千万不要生气,我真的不是移情别恋啊,只是……呃……

    有点混乱……对,有点混乱。

    毕竟瑟庄妮那臭女人虽然脾气坏了一点、性格恶劣了一点、胸大了一点……咳咳……总而言之,她好歹也是我的朋友嘛。

    朋友失踪了,我为她担忧一下也是能理解的,对吧……

    坐在轮椅上小声碎碎念的辩解着什么,李云飞突然招了招手,把台阶下正在倾斜的青草坡上晾晒衣服的女仆叫了过来。

    “那个……呃……贝拉对吧?过来一下,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打扰你几分钟。”

    听到李云飞的召唤,那位女仆用围裙擦了擦,放下正在准备晾晒的床单,走了过来。

    “大人,您叫我吗?”

    李云飞点头,“没错,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不影响你工作吧?”

    女仆甜甜一笑,非常乖巧懂事的说道,“不影响的,大人您问吧。无论是什么问题,贝拉都会回答您的。”

    看着这个乖巧听话懂事的少女,李云飞很感动。

    呜……好久没遇到这么可爱的小女孩了。比那些异界女王腹黑皇女之类的家伙好多了。

    于是在女仆小姐奇怪的注视中,这家伙感慨无比、似乎想起了什么惨痛的记忆一般,表情很悲惨的叹了口气,说道,“贝拉,最近都是你在照顾我。对吧?”

    虽然不知道李云飞干嘛问这种问题,但女仆小姐还是点了点头,认可了李云飞的说法。

    “没错,最近的确是我在照顾大人……呃……不过也不止是我一个人有出力啦。”

    小女孩嬉笑着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小姐她有时候也会过来帮忙,近卫军的其它姐妹也都在帮忙,守夜我们都是轮换着的呢。”

    “而且还有姐妹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守护在暗处,只是我负责照顾大人您的起居。所以大人您总是能看到我而已,其它姐妹也是很辛苦的。”

    李云飞点头,表示明白,“你们的辛苦我明白的,等会儿凡妮莎过来了我会和她说说,给你们一点小礼品做奖励。”

    顿了顿,看着女仆那欲言又止想要拒绝的表情,李云飞抢先开口打断了对方。“不要拒绝,这只是我以私人身份送出的小礼物。如果你们不接受的话。那我会生气的。”

    女仆小姑娘这才为难的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然后李云飞问起了正事,“那么接下来说正事吧……唔,是这样的。贝拉啊,你最近一段时间都在照顾我的起居,那么我睡着后说的梦话你也能听到吧?”

    “恩恩。能听到,”女仆小姑娘连连点头,“贝拉每次都要等很晚才能睡呢,所以经常听到大人您说的一些梦话。不过那些梦话好多都太深奥了,所以贝拉基本听不懂……”

    说着。小姑娘扯了扯裙摆,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大人果然很厉害呢,说的很多梦话贝拉虽然听不懂,但知道那肯定是很厉害的话,一般人肯定听不懂的。”

    在小姑娘那单纯的世界观里,听不懂的话肯定是很厉害很深奥的东西,这样简单而淳朴的观念让李云飞有些好笑,又忍不住有些小开心。

    原来,我也有被人当成高人的一天啊……咳咳咳……低调,低调。

    故作矜持的收敛着脸上的笑意,李云飞干咳了好几声,这才平静问道,“那我晚上都说了什么让你听不懂的话?反正现在我也没事做,你有兴趣的话我正好可以给你解释解释。”

    贝拉顿时一脸惊喜,“真的吗?大人您真的肯教我?”

    “当然,我可是很看好你的。这年头,像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已经不多了,能多教点就教点了,以后说不定还要你来帮我做事呢……唔,说吧,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随便问,我知无不言。”

    小姑娘开心而雀跃,欣喜不已,“那……那……那大人您先给我说说,灌肠是什么意思吧。上次听到这个词后,人家超在意的呢。”

    李云飞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灌……灌肠?”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仆,李云飞确定对方的确不了解这个词的含义,排除了对方故意捉弄自己的可能。

    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在睡梦中的时候,的确提到了这种事?在一个不满十六岁的小女孩面前说灌肠?

    我的天……你杀了我吧。

    一脸震惊的瘫坐在轮椅上,李云飞的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我tm都做了什么奇葩的梦啊?为什么会梦到这种重口味的东西……我根本就对那些s与m的玩意根本没兴趣好吗?

    结果现在居然平白无故的做这种梦……这要让人知道了,我以后出去还怎么见人啊?

    瘫坐在轮椅上,李云飞跟一个被轮了的小媳妇似的,一脸死灰色的绝望。

    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让外人知道……

    猛地想到全世界的人都在背地里对着他指指点点,李云飞就一脸绝望。

    他猛地抓住了贝拉的手,一脸焦急,“这件事情你和别人说过吗?就是我说梦话提到灌肠这件事……你有和别人说过吗?”

    贝拉呆了一下,被李云飞这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

    不过她还是乖乖的回答了李云飞的问题,“有啊,之前小姐问我的时候。我和小姐说过这件事情。除此之外的话,好像就没有再跟谁说过了……呃……大人,您怎么了?贝拉说错话了吗?”

    看着眼前这个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小姑娘,轮椅上的李云飞扯了扯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他拍了拍小女仆的肩膀,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没事儿,你做得很好,不过这件事情的话,以后你就不要再说出去了。无论是谁问你,你都不要再说。”

    “至于凡妮莎……呜……凡妮莎……”

    哭丧着脸,李云飞一脸日了狗的表情,蛋疼无比,“算了。先不说那败家娘们了,我们继续来讨论我说梦话的事。之前我睡着的时候,都说了什么梦话,你记得吗?有没有叫过谁的名字?”

    小女仆连连点头,“有啊有啊,每一次大人您说梦话的时候,贝拉都在旁边记下来了呢。您一共叫过三个人的名字,一个是灵儿。一个是缘昕,还有一个是阿尔萨斯……”

    小心翼翼的看了李云飞一眼。女仆小声问道,“大人,您认识的那位阿尔萨斯……应该不是北方的那位巫妖王吧?”

    虽然是知识不算多的山贼出身,但对于巫妖王这种世界oss的大名,少女还是略有耳闻的。

    因此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显得很小心。既怕刺激到李云飞。又怕先知真的和那位可怕的巫妖王有什么关系,所以显得纠结无比。

    而李云飞则是看着她,彻底的无语了。

    我tm做梦的时候居然还喊了阿尔萨斯的名字?这tm真的是卧槽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为什么我做梦会喊男人的名字?我是直男好吗?叫小泽玛利亚都比叫阿尔萨斯好啊!

    一脸蛋碎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小女仆。李云飞叹了口气,首先安慰对方,“安啦安啦,那个阿尔萨斯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不是什么巫妖王,你不用担心。”

    “另外的话……唔……”

    看着远处山下正在晨练跑步的士兵们,李云飞装作四处看风景随意无比的样子,问道,“我之前有叫过瑟庄妮的名字吗?就是在我做梦的时候,有没有叫过着女人的名字?”

    “唔……这个嘛,好像没有诶。”

    歪着头想了想,小女仆一脸肯定的说道,“除了刚才那一次之外,大人您就没有再叫过那个名字了。怎么?大人您想她了吗?您那位失散的同伴?”

    身为以前的迪菲亚盗贼之一、如今的西部荒野反抗军的一员,贝拉当然知道李云飞从一开始加入时就要大家帮他找的那个女人的名字,因此对于瑟庄妮这个名字并没有太过在意。

    只是看着一脸忧郁的李云飞,小姑娘还是有些担心。

    “大人,您想瑟庄妮小妹妹了吗?放心啦,我觉得大人您这么善良,瑟庄妮小妹妹肯定也会安然无恙的,总有一天您能找到她的。”

    虽然是安慰的话语,但看着小姑娘那一脸笃定的样子,李云飞还是自己被治愈了。

    不过小妹妹是什么鬼?瑟庄妮年纪比你大……额……好吧,我差点忘了,之前提供信息的时候,对瑟庄妮的外表描述是一个八岁左右的小女孩,估计贝拉把她当成自己失散的某位侄女了吧?啧……

    不过昨晚做梦的时候,梦中的场景虽然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但听瑟庄妮的声音以及对方对方碰到自己时那双手的触感,梦中的瑟庄妮分明应该是成年状态才对。

    难道说自己相较于幼年体的瑟庄妮,更想见到成年体的瑟庄妮,所以才会在梦中梦到成年体的她?呃……这样的说法倒是说得过去,毕竟和成年体的瑟庄妮比起来,幼年体的她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人形自走麻烦制造器,根本让人喜欢不起来的那种。

    成年体的瑟庄妮虽然有些霸道,但好歹还算正常人,而且身材很好……咳咳……

    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的思维从对某位女性那爆表的身材上移开,李云飞开始思索更深层次的事情。

    和瑟庄妮的分别都过去这么久了,居然才做梦梦到她,这有点不对劲啊。

    如果自己真的那么想他的话,那么应该早就做过好几次梦了。

    毕竟连缘昕和灵儿,甚至连阿尔萨斯都在梦境里出现过,如果自己真的思念担忧瑟庄妮的话,没可能之前没梦到过她。

    但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最近又没有发生什么与她有关的事、自己这边也根本没联想到她,为什么会突然做个与她有关的梦呢?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自己白天的时候明明没有思念过她,晚上应该不可能梦到她吧?

    更何况,那个梦境的事情怎么想怎么觉得诡异,瑟庄妮身边似乎不止有她一个人,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出现,似乎是她的朋友。

    而且还在梦境里喂他吃了什么时流蛞蝓,才让他听懂了那种奇奇怪怪的语言……这怎么感觉跟某种神秘的召唤仪式似的?

    难道瑟庄妮现在正在某个地方,并且已经恢复了全盛时期的力量、拿回了自己的身体,并在找朋友把自己的意识召唤过去了?所以他才会在梦境中看到她?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瑟庄妮又怎么知道他现在是个病秧子呢?难道那个召唤仪式还能探查被召唤者的身体状况和健康程度吗?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额……怎么想,都觉得好不科学和复杂啊。

    但如果说不是被召唤过去、真正只是一个单纯的梦境的话,那么梦境中瑟庄妮又对自己说什么药过来带自己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好复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坐在轮椅上,李云飞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这tm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瑟庄妮,你到底在玩什么啊。到底有什么事情,什么状况,你直接说好吗?

    非要和我玩猜哑谜的游戏,超级让人头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坐在轮椅上,李云飞觉得蛋疼无比,这tm都什么奇怪的展开,难道瑟庄妮已经准备好要打过来了?要过来枪人了?

    可是这样的话,那她现在在哪儿?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