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北海事变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诺森德,又名北极,是艾泽拉斯的另一块大陆。↖,

    这里靠近北极圈,常年气温在零下摄氏度,寒风呼啸大雪纷飞,气候环境那叫一个恶劣。

    除了地底的蜘蛛人以及不惧严寒的亡灵之外,诺森德本土的生灵很少,能活下来的大多不是什么善茬。

    比如守护巨龙们的龙眠神殿就在这里,蓝龙一族的老巢魔枢也在这里。

    不过据说最近蓝龙王玛里苟斯发疯,已经被龙眠联军弄死了?啧……真是可喜可贺。

    反正这家伙的老婆在上古之战时就已经挂了,前不久尸体还被巫妖王阿尔萨斯拉起来当坐骑,成为了天灾军团赫赫有名的冰霜骨龙辛德拉苟萨。

    连老婆的尸体都被人拉去骑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梦想破灭,人变得偏激暴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所以玛里苟斯发疯也可以理解。

    这种黑化暴走报复社会的人,其实都一个尿性,嘴上天天叫着什么“你们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痛苦”之类的中二话语,其实就跟缺爱的中二少年一样需要一个大胸部的温柔大姐姐来安慰他。

    可惜以红龙女王为首的龙眠联军貌似安慰得太过度了,直接把玛里苟斯安慰死了……啧,真是一群不懂风情的家伙。

    听到这则消息传来的时候,整个天灾军团都欢呼了起来。

    魔枢的蓝龙军团就住在天灾军团的隔壁,可以说是巫妖王一直警惕防备的心腹大患。

    如今天灾军团还什么都没干呢,蓝龙王就被干死了,简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据说得到蓝龙王死讯的天灾军团狂欢了两三天,几乎天天都出门去砍人,连士气都提升了不少。把联盟和部落打得节节败退。

    部落还好,援兵早就补上来了,所以还能扛得住。

    联盟这边就蛋疼了。

    自从天谴之门事件过去后,无畏远征军基本全灭,就靠第七军团的撑场子。而后方的大部队因为李云飞拖着,所以迟迟没有援兵补充。所以被倾巢出动的天灾军团打得节节败退。

    不然按照艾泽拉斯原本的历史,这个时间点联盟部落差不多已经准备突袭冰冠堡垒、艹翻巫妖王了。

    只不过被李云飞这么一搅合,现在好了。

    联盟援兵迟迟不到位,部落军队更不敢贸然出击,提里奥.弗丁的银色北伐军更是力量不足不敢妄动,于是本来早就该死的巫妖王还继续活蹦乱跳。

    这情况看得青铜龙王诺兹多姆蛋疼无比。

    毕竟和普通凡人不同,这家伙可是对于艾泽拉斯的历史大事了然于胸的。

    按照原定的剧情,巫妖王死后没多久,死亡之翼耐萨里奥就要冒出来毁灭世界了。然后再一次被部落联盟联手干翻。

    可是现在巫妖王还没挂,距离死亡之翼出山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到时候南有死亡之翼,北有巫妖王,两个boss同时出现,这个艾泽拉斯还有谁扛得住两个世界boss的威胁?大家一起玩完好了。

    所以为了不让这两个boss碰头,错开两个世界boss出场的时间,诺兹多姆找到了法奥,让法奥促成了西部荒野反抗军和联盟的合作。

    虽然他依旧恨不得弄死李云飞。但现在解决巫妖王的威胁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少不能让李云飞在背后拖后腿。

    所以在得到西部荒野已经与联盟结盟的消息后。这家伙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样一来的话,就算李云飞在北伐过程中暗中下绊子也没事儿了。

    哪怕他和巫妖王勾结起来暗算部落联盟,有他们守护巨龙在,也可以保证先艹死巫妖王再弄死李云飞,只要联盟能够出兵就行。

    然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梦想很美好,过程很曲折。结局很残酷。

    千算万算,诺兹多姆都没有算到最后出幺蛾子的不是西部荒野反抗军,而是他一直寄予厚望的联盟军队……

    “大人,左前方有舰队出没!”

    北海的迷雾中,沙吉尔.沙东布瑞克听到了士兵的叫声。从船长室里走了出来。

    “什么舰队?部落的?还是天灾军团的?”

    站在船长室的大门口眺望着,沙吉尔的确看到左前方的迷雾中有影影憧憧的战舰影子出现,双方正在缓缓的接近着。

    他拿出望远镜,仔细打量了半天,看到冰冷海风中迎风招展的一面红旗。

    锤子与镰刀交叉的红旗,在凛风中醒目无比。

    沙吉尔愣了一下,有些愕然,“西部荒野反抗军?”

    这时瞭望塔上的士兵也大声叫了起来,很显然也看到了对面舰队的旗帜,“大人,那是西部荒野反抗军的舰队!应该是他们派往北极的前哨先遣队,一共二十五艘战舰,都是不久前国王陛下赠送给西部荒野反抗军的。”

    沙吉尔的眼睛眯了起来,“那么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位大名鼎鼎的红色领袖凡妮莎就在前面的舰船上喽?来的时候,我好像听说这支舰队是由她率领的?”

    一旁的副官确认了他的猜测,说道,“没错,这支舰队的指挥官正是西部荒野反抗军的红色领袖凡妮莎,大人,我们需要跟她打个招呼吗?毕竟现在是友军……”

    头顶的瞭望台上,传来了哨兵的叫声,“大人,对面用旗语询问我们的身份,请问该如何应答?”

    巨大的舰船上,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抬起头看向了他们的船长,等待他的命令。

    呼呼呼呼

    北极冰冷的海风呼啸声中,沙吉尔.沙东布瑞克、这位联盟先遣军的指挥官、格雷森.沙东布瑞克公爵的长子、这支舰队的领袖沉默了数秒,突然在众目睽睽下笑了起来。

    “区区二十五艘淘汰的战舰,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所有人听令,全都都给我开炮,目标左前方!老子今天要让这些山贼全部死在这里。”

    “跑一个,唯你们是问!”

    于是半分钟后,在凡妮莎等人奇怪的注视中,对面那支迟迟不给答复的联盟舰队突然掉转了炮口,红色的火光在海上轰然炸响。

    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密集的炮响,瞬间打碎了北海上空的宁静,惊走了无数停在船帆上的海鸟。

    同时被打碎的,还有很多人和平的梦想。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