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四巨头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走出守备部大门的时候,瓦里安看到头顶阴沉的天空。

    在这个初冬的时节,台风袭击了这里,将最可怕的暴风雨带到了这个临海的城市。

    只是在瓦里安的心里,此时这笼罩了整个南部的台风纵然可怕,但却无法和眼前这个站在台阶下的男人相比。

    红色先知李云飞,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孤身一人改造了整个西部荒野,用无人能够想象的手段打造了一支可怕强军的神秘男人。

    曾经的他,轻而易举的击溃了联盟派去围剿的精锐,甚至惊动了暗夜精灵的领袖泰兰德亲临暴风城,其威胁和可怕是艾泽拉斯所有智者都有目共睹的。

    甚至就连达拉然那群高高在上的法师们在谈起这个男人时,看似不屑的话语中都带着些许无法揣测的不安。

    如今西部荒野反抗军的大部队就在城外驻扎,其军队可怕的战斗力足以形成最可怕的威严,震慑所有对反抗军心怀不轨的人。

    如今对方亲自过来,虽然身边仅带着几名下属和女仆,但其身份背景所代表的力量却沉重如山,让瓦里安不敢小觑。

    他走下台阶,顶着暴雨来到了李云飞身前。

    “午安,李先生。”

    李云飞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台阶上站着的格雷森公爵,皱起了眉头。

    “乌瑞恩大人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不是你的王宫堡垒吧?”

    带有讽刺意味的话语显示眼前之人心中的愤怒,不然这位总是笑得很温和的男人不至于说出如此讽刺之语。

    众人的瞩目中,瓦里安无视了李云飞话语中的讽刺,平静的说道,“我来此地的目的,与李先生类似,都与那位贝拉小姐有关。”

    李云飞的眉毛挑了挑,斜眼看着瓦里安,笑了起来,“难道国王陛下已经查明贝拉是无辜的。所以打算放了她吗?”

    瓦里安摇头,“我刚到,还未来得及与贝拉小姐见面。如果李先生有兴趣的话,不如我们一起去见见她。询问一下当事人的想法,如何?”

    “不如何,”李云飞丝毫不给面子的说道,“贝拉是我的人,就算犯了事。也得交由我来处理。别忘了,当初《北伐共同协定》里的条约规定,如果西部荒野的人在暴风城犯了事,暴风城无权处罚,得交由我们自己处置,这个条款国王陛下不可能忘记吧?”

    “还是说……”挑了挑眉毛,李云飞问道,“国王陛下打算撕毁合约,现在就来打一场呢?”

    乌瑞恩的表情有些愠怒,“李先生。请注意力说话的言辞!虽然我希望和平,但不意味着我会忍气吞声!你真要打,我奉陪!”

    锵锵锵

    武器出鞘的冰冷声响中,整个台阶前瞬间杀气四溢。

    凝固压抑的空气中,作为事件核心人物的李云飞笑了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他摊了摊手,笑得很开心,“没有人敢在我周身十米之内跟我说这种话。”

    冰冷的锁链,在虚空中一闪而没,李云飞的手里瞬间飞出了一条金色的锁链。

    暴雨的吹打下。锁链那尖锐的尖端在暴雨中立了起来,将冰冷的锋芒对准了前方的瓦里安,宛若一条有生命的蛇,在风雨中轻轻抖动着。

    哗啦啦

    锁链摩擦的冰冷声音中。瓦里安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表情僵硬。

    他的手,下意识的按在了剑柄上,表情僵硬的一动不动。

    从未有过的死亡威胁迫上心头,几乎沉重的要把他压垮。曾经在角斗场中血腥拼杀出来的他,也未曾体验过如此恐怖的压迫感。

    那金色的锁链。几乎锁死了他逃脱的任何可能,一旦发动,就将彻底夺走他的生命。

    死亡的威胁,让他的身体僵在了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周围的暴风城士兵瞬间围了上来,刀剑出鞘。

    “放开陛下!”

    所有人都在愤怒的怒吼着,但却不敢贸然接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条锁链就把身经百战的国王吓得不敢动弹,但所有人都知道,能够让从不畏死的国王都露出这种僵硬凝重的表情,很显然那条锁链并非他们眼中的普通。

    一旦李云飞真的杀死瓦里安,那将是所有人都无法承受的巨大损失。

    李云飞的身后,跟随的女仆们都抽出了随身的小刀匕首,警惕的盯着周围的士兵,随时做好掩护李云飞突围的准备。

    而万众瞩目之下的李云飞却依旧微笑着站在那里,没有被无数刀剑指着的自觉。

    众目睽睽之下,他这样笑着说道,“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把贝拉给我送出来,不然就准备给你们国王收尸吧。”

    赤luo裸的威胁,让周围的士兵瞬间变了颜色。

    他们下意识的看向了台阶上的格雷森公爵,把希望寄托在了这位公爵大人身上。

    然而格雷森却不置可否,反而把皮球踢回了瓦里安的脚下,“陛下,您怎么说?”

    瓦里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了李云飞,表情阴沉,“不要做得太过分了,李先生。”

    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剑柄,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说道,“就算你杀了我,你也逃不出暴风城的。”

    “而战士,从来不畏死亡!”

    阴冷的怒吼声,掷地有声,瞬间让长街附近安静了下来。

    暴雨冲刷下的街道静谧无人,只有一群士兵站在暴雨中将李云飞等人包围了起来。

    李云飞的身后,名为约妮的女仆撑着伞为李云飞挡住了所有的风雨,另一只手则握着一把小刀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士兵,轻声说道。

    “大人,您不需要为贝拉做到这一步。”

    “在如今的情况下,我们不应该与联盟撕破脸。在事情查清楚之前,您应该冷静。”

    李云飞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其它女仆。只见其它的女仆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很显然也赞成约妮的看法。

    于是众人的注视中,他笑了起来。

    右手轻轻一摆,一把尖锐的长剑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手中。

    冰冷的剑气。在空气中绽放。

    “我李云飞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恐怖的杀意,瞬间在长街之上沸腾起来,无数人惊恐的叫了出来。

    “剑下留人!”

    炽烈的圣光。从天而降。

    灰烬使者的余晖在暴风雨中闪现,震散了无数暴雨的同时,拦下了李云飞这必杀一剑。

    当一切尘埃落定,众人眼中必死的瓦里安.乌瑞恩被巨力击飞出去,脸庞被冰冷的剑气切割出了一道可怕的伤疤。

    而在乌瑞恩原本的位置上。名为提里奥.弗丁的圣骑士架住了李云飞的剑,挡下了之前的恐怖一击当然,说是架住或许并不准确。

    因为当提里奥提剑招架时,李云飞的手立刻顿住,并没有劈中灰烬使者那闪耀着圣光的剑身,在仅距剑身数尺的地方停了下来。

    整条街道那惊恐的注视之中,这位大逆不道的疯子微笑着收回了手中的剑,后退了一步。

    “弗丁老先生。”

    看着眼前苍老的圣骑士,他如是说道,“您也要来阻止我、与我为敌吗?”

    正直的老圣骑士看着他。表情凝重。

    “李云飞先生。”

    收起灰烬使者,弗丁说道,“你不该冲动行事。”

    李云飞耸肩,对于弗丁的指责不置可否,“我只是按照条约规定的内容来带走我的女仆,这不违反我之前与您的约定吧?如果有人想要撕毁条款的话,我有权中止条款。”

    弗丁犹豫了一下,依旧不肯退让,“但您的反应不该如此激烈,仅仅只是这件事情的话。双方都尚有回旋的余地,您不该直接动用武力,这只会将双方都逼上绝路。”

    李云飞笑了起来,笑得很温和。“弗丁先生真有趣,说得我好像有退路似的。我这种处境,可是绝对不能退的。”

    “因为退了一步,别人就为进一步,最后把我逼上无路可走的绝路。”

    “所以与其未来被逼上绝路,不然现在大家一起走上绝路打一架好了。”

    “进则生。退则死,这不是艾泽拉斯的规矩吗……您说是吧,泰兰德小姐?”

    后半句询问,李云飞是对着不远处的一个屋顶说的。

    于是在一群人错愕迷茫的注视中,那原本空空如也的屋顶空气突然扭曲了起来,随后一名暗夜精灵出现在了那里。

    暴雨的吹打下,女人的身边却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将所有的风雨排斥在外。

    众人惊愕的注视中,这位暗夜精灵的领袖、月神女祭司泰兰德缓缓的跳了下来,来到李云飞身前。

    “李先生是怎么发现我的?”

    和提里奥.弗丁并肩站在,泰兰德的眼中充满了困惑,“对于潜形匿影方面的能力,我自认不错。说句夸口的话,整个艾泽拉斯能看破我隐形的人不超过五个……您是如何发现我的?”

    李云飞笑而不语,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如果说凭感觉猜出来的,您信吗?”

    泰兰德沉默了数秒,笑了笑,很陷入不相信这个答案。

    “李先生真幽默。”

    只不过李云飞其实真的不知道原因,因为当泰兰德出现时,他便突然从心底冒出一种想法泰兰德躲在那里。

    那种福至心灵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但感觉像是是某位无比信任的亲人在耳边轻声提醒他、让他生不出质疑的想法。

    该不会是主神那娘们儿或者瑟庄妮做的吧……

    下意识的联想到了那两个不靠谱的女人,李云飞的心中同样充满了怀疑。

    而这里长街上的气氛已经可以说是压抑而凝重了。

    暴风城国王、灰烬使者提里奥、暗夜女祭司泰兰德,以及西部荒野反抗军红色先知……四个不同势力的四名领袖,几乎代表了整个艾泽拉斯最顶尖的那个权力层次,如今就在这条暴雨冲刷下的长街碰头了。

    那种压抑凝重的气氛,让周围的士兵们满头大汗,警惕着任何可能出现的意外。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若是这四人中的任何一人发生意外,艾泽拉斯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势将再次陷入动荡不安中。

    在这种巨头碰面的境况下,名为格雷森.沙东布瑞克的公爵已经没有了发言权。

    虽然他的身份同样尊贵而不可小觑,但与在场的四人比起来,终究差了一个档次,不该擅自发言。

    只是此时看着已经稳定下来的局势,他却突然开口了。

    “李先生真是好霸道啊。”

    冷淡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打破了现场的平静,“家中女仆犯了杀人大罪,不思怪罪女仆也就算了。居然直接带着人杀过来要人,甚至就连国王陛下您都要杀,简直霸道绝伦,完全不把我们联盟放在眼里啊。”

    “您还记得您当初签订的《北伐共同协定》吗?当初您信誓旦旦的说绝对不会主动撕毁条约,没想到这么快就食言了,真是让人难以预料。”

    “堂堂西部荒野的红色先知,说的话原来这么没有信用啊?”

    瓦里安的表情瞬间难看无比,“格雷森!”

    目光冰冷的看着这位口不择言的大公爵,国王冷喝道,“谁准你开口说话的?”

    众目睽睽之下,格雷森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样子,“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难道有问题吗?当初的《北伐共同协定》虽然规定了西部荒野的人犯了事我方不该插手过问,但容忍的范围可没有包括当街杀害贵族。”

    “无论怎么说,那位叫做贝拉的小姐在大庭广众之下杀害我暴风城贵族,并且拘捕打伤了守备军,这种恶行已经足够送上绞架绞死了,李先生哪来的底气要人?”

    “《北伐共同协定》的条约可是规定了,一旦西部荒野的人犯罪伤害到联盟贵族,那么所谓的【治安裁决权】便不再起效。我方有权按照自己的律法处置犯人,反抗军最多只能提出建议,而不能插手具体的审判。”

    “这条合约内容,李先生你不会否认吧?”

    李云飞的眉头皱了起来,“你说贝拉杀的人是贵族?暴风城的贵族?”

    格雷森笑了起来,笑得很开怀。

    “当然!”

    “那位被贝拉小姐杀死的可怜人,可是我暴风城的因戈尔伯爵、陛下亲自册封的贵族。所以我们抓捕杀害贵族大人的杀人凶手,应该没问题吧?”

    “这可是合约认可的哦,李先生你凭什么反对呢?”

    李云飞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