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女王教夫记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李云飞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瑟庄妮却留在屋子里没有追出去,似乎真的只是过来睡觉的,根本没有任何别的企图。

    当然,信了的都是瓜。

    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虽然女追男隔重山,但哪有刚开始就直达本垒的?

    反正时间还算富裕,慢慢调教也是很有乐子的嘛。

    第二天李云飞正在批改文件的时候,瑟庄妮又走进来了。

    “主人,您点的咖啡。”

    一声清凉的女仆装,下摆只到大腿,上半身露出了洁白的背,胸前的部分被撑得快要爆炸一样,沟壑分明。

    修长的大腿迈进来时,短短的下摆随着她的动作轻轻飘扬,抖得李云飞的心一颤一颤的。

    “你……你……你又在玩什么?”

    整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李云飞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瑟庄妮,觉得这妞脑子没病吧?

    如此的低俗,如此的三俗,如此的……se情……咳咳……这女人脑袋发烧烧坏了吗?

    一脸震惊的看着瑟庄妮,李云飞咽了咽口水,莫名的觉得有些燥热……废话,作为一个单身五年的单身狗,自从老婆“去死”后,李云飞差不多已经五年不知肉味了。

    如此见到了如此富有冲击力的画面,没有感觉就怪了。

    然后他眼前的瑟庄妮便恭敬无比的把托盘中的咖啡放在了他面前。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主人,您点的咖啡。”

    那义正言辞的严肃模样,一点都没有穿着如此se情服饰的自觉。

    这种神圣中夹杂着高傲和se情的感觉,老实说比单纯的“勾yin”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瞬间。李云飞觉得坐不住了。

    “你……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一脸黑线的瞪着眼前的瑟庄妮,李云飞试图掩饰自己的窘迫,“穿得这么少就乱走,你就不能检点一点吗?”

    瑟庄妮恍然的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样子,“原来主人觉得我不检点吗……那么主人需要惩罚女仆吗?”

    说着,她直接跨坐到李云飞身上。双手扶着李云飞的肩膀坐在了他的腿上。

    面对面的。瑟庄妮一脸严肃的看着表情呆滞的李云飞,问道,“这样的话,主人您是否满意呢?”

    黑色的裙摆下面,李云飞感觉到某个温热的部位轻轻的触碰摩擦着自己两腿间的……卧槽!瑟庄妮你要死啊!

    条件反射的就要挣扎,瑟庄妮的手却先一步把李云飞按回了椅子上,露出了微笑。

    “不要乱动哦。我可爱的小男人。你乱动的话,我会很苦恼的。”

    那终于撕下面具露出的得意模样,看得李云飞牙痒痒的。

    “瑟庄妮,你这是在玩火。”

    感受着身体的某个地方在瑟庄妮的轻轻磨蹭下越来越【哔】,李云飞的呼吸有些急促。

    “快放开我!不然我不客气了!”

    瑟庄妮却微笑着看了他两眼,不但没有放开,反而轻轻俯下脸,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轻轻的舔舐着李云飞的耳垂,“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呢?我亲爱的小男人……人家很期待呢。”

    “嘶……”

    瞬间,触电一般的感觉蔓延到了全身。李云飞手脚僵硬,被按住的手背青筋暴跳。

    “你……瑟庄妮,你再不放开,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他觉得,再放任瑟庄妮这样玩下去,就真的完了……各种意义上的完。

    所以他暗自积攒力量,打算把身上的女人震开。

    然而下一秒。瑟庄妮却猛地把颈部的系带扯开,上半身的布片顿时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那富有冲击力的画面毫无遮掩的映入眼帘,李云飞瞬间傻眼了。

    “你……你……你要干什么?”

    瑟庄妮却轻轻的一挺胸,不但没有畏惧李云飞的视线,反而轻轻的用胸磨蹭着李云飞的胸膛,微笑道,“你说我在干什么?”

    腰肢轻轻的磨蹭着,瑟庄妮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那轻柔蚀骨的腰肢每一次轻轻的扭动,李云飞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隔着裤子,但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禁欲五年的某人依旧有些吃不消。

    “你……你快给我放手!”

    李云飞满头大汗的握紧了拳头,低声吼道,脸涨得通红。

    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差不多就要……诶?

    傻傻的看着突然起身离开并且穿好衣服的瑟庄妮,李云飞愣了两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瑟庄妮却穿好了衣服,微笑着看着他,笑得很甜美,“如您所愿,我亲爱的小男人,我放开了。”

    李云飞一脸黑线,“你……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突然冲进来,二话不说的就乱来。

    然后弄到一半突然又走了……你tm在逗我啊。

    瑟庄妮却看着他黑黑的脸,笑得非常开心,“我只是在服从你的命令起身离开啊,怎么?难道你其实不想让我走、想让我继续做下去?噫,亲爱的云飞,相处这么就我还没发现,原来你是个傲娇啊。”

    “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老实?”

    “老实你妹!”

    恼羞成怒的把身边所有的东西扔了过去,李云飞简直恨不得挖个地缝把自己埋了,“你再给我乱搞,下次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瑟庄妮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开心。

    “其实用不着下次啊,只要云飞你点个头说一声,我们现在就可以继续哦怎么样?要继续吗?我绝对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李云飞觉得这娘们儿真的是个妖精。

    可恶!可恨!可耻!

    眼睁睁的看着瑟庄妮大笑着离开,李云飞恨得牙痒痒的。

    此后一天瑟庄妮都没有在骚扰他,然而坐在那里批改了半天的文件,李云飞却始终心神不宁、跟个炸药桶似的一点就着。

    简而言之,yu求不满。

    不过某人是不会承认的就是了。

    于是城堡里的那些官员就可怜了,彻底沦为了李云飞的出气筒,一不小心就被骂一顿。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瑟庄妮那边,换上了日常的装饰后,整个人都心情愉悦了,走在路上都是微笑着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