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特别篇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今天是圣诞节,应大家所求,写一篇圣诞节特别篇。

    时间是主线剧情开始前五年,赵缘昕还没有离开地球时的一个番外小故事,大家放心食用。

    最后,祝大家圣诞快乐。

    平安夜的沃城有一种清冷的安静。

    迷离的灯火下,年轻的情侣们站在路口搓着手,一边看着路边的车流,一边嬉笑的讨论着有趣的事情。

    点点白色的雪花飘落下来时,小小的灵儿趴在商店的橱窗上,看着橱窗里圣诞老人那长长的白胡子,发出了可爱的惊叹声。

    “哇!好长的胡子啊,爸爸,圣诞老人的胡子很长呢。”

    一旁的李云飞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头,在灵儿身边坐了下来。

    “因为圣诞老人的年纪大了,胡子也就很长了。”

    被称呼为大白的狗凑了过来,也学着灵儿的模样趴在橱窗上,鼻子里喷出的雾气却把玻璃的橱窗很快打湿,变得雾蒙蒙的一片。

    一旁的灵儿怔了怔,有些生气。

    “爸爸,你看大白。”

    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大白无辜的低下了头,呜咽了一声。

    和看起来神骏威武的小白不同,同样是狗,大白却显得要古怪一些,外形也丑陋了许多。甚至还生有小小的犄角。

    要不是对方的外形基本来看还是狗,李云飞第一次见到这家伙时,几乎以为这是一只山羊。

    此时看着这家伙委屈无比的模样,李云飞忍不住笑了起来,捏了捏对方头上的小犄角。“叫你去路口等缘昕,你跑到这里来干嘛?小白呢?”

    大白呜咽了一声,舔了舔李云飞的手,把头歪向了一边,于是李云飞顺着这个方向看到了一个金发的小男孩。

    红色的眼睛,阳光开朗的笑容,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心生好感。

    此时叫小白的狗正趴在对方的膝头。热情的舔着对方的脸。惹来了小男孩一阵无奈的苦笑。

    “别……别舔我的脸啊,小白,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白色的狼犬却开心的舔着对方的脸,表达着自己的亲近,一点都没有理会小男孩的苦笑。

    看着这样的场景,李云飞有些讶异。

    “吉尔……你小子又穿得这么少……”

    冰冷的大雪天,那个小男孩身上却只穿着薄薄的小马甲。小小的胳膊和胸膛都暴露在寒风中,看一眼都觉得冷。

    走过去一把捏住小男孩的耳朵,李云飞把对方拖了过来,有些生气。

    “不是说不准在冬天穿这么少的吗?生病了怎么办?你总是这么鲁莽,到时候感冒了有你哭的时候。”

    耳朵被提溜着,小男孩痛得直龇牙,连忙求饶,“云飞叔,我错了,别扯了。耳朵好痛……嘶……嘶……耳朵好痛……”

    一边求饶一边保证下次不会再穿这么少了,小男孩看着李云飞郁闷无比的把外套脱下来给他披上后,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脸。

    “谢谢云飞叔。”

    只穿着毛衣的李云飞在寒风中打了个寒战,瞪了这个小男孩一眼,说道,“我要你爸,早揍死你了。”

    小男孩却嘿嘿笑了笑。挠了挠头,“云飞叔才不会那么做,你又不是缘昕姐,没那么暴力。”

    李云飞却干咳了一声,连忙把头侧开,“这话可不是我说的,老婆你别找我的麻烦。”

    小男孩一怔,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一个转身,就看到一张清冷的面孔正站在他身后俯视着他,面无表情。

    “原来我很暴力吗?小吉尔,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对我的这个评价啊。”

    吉尔干笑了起来,“缘……缘昕姐……我错了……”

    名叫赵缘昕的女子却哼了一声,一巴掌拍在小男孩的头上,有些不高兴,“知道错了还不走?难得放个假,你却跑来打搅我们一家……看来我家云飞是对你太好,你有些喧宾夺主了啊。”

    小男孩干笑连连,下意识的连退了好几步,“那个……我只是过来送点礼物给缘昕姐,感谢一下缘昕姐你之前对我的照顾,没必要这么生气吧?”

    妻子还没有开口,李云飞就已经摸了摸下巴,一脸好奇的问道,“唔?送礼物?这我倒是有点兴趣了,你说你一个小屁孩,打算送什么礼物给你缘昕姐?变形金刚吗?还是苹果?总不会是巧克力吧?”

    小男孩却笑了起来,看着李云飞说道,“其实这件礼物虽然说是送给缘昕姐,但真正的得主还是李叔……喏,李叔,这就是我这辈子所能拿出的最宝贵的礼物了,请你一定不要推辞。”

    说着,小男孩直接从身后掏出了一个金色的剑柄,递给了李云飞,微笑着说道,“初开剑(ea),或曰乖离,请李叔收下。”

    李云飞看着眼前这个金属的剑柄,有些无语。

    金色的剑柄看起来做工非常精良,但剑刃的形状却是金属的钥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型的钥匙艺术品……应该是果然不愧是小孩子的玩具吗?

    无奈的笑着看了身前的小男孩一眼,李云飞伸手就要去接这个古怪的玩具,“真是拿你没办法……”

    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钥匙的时候,一旁的妻子却伸手拉住了他,把他拉了回来。

    李云飞困惑的注视中,赵缘昕一脸冷淡的身前的小男孩,目光阴沉了下来。

    “把那东西拿开。”

    冷漠的看着苦笑的吉尔。赵缘昕的眼睛中有某种阴郁的东西在酝酿,“不要让这些肮脏的东西靠近我丈夫……如果你真的是为他着想的话。”

    李云飞有些惊讶,连忙把妻子拉回了身后,“怎么了这是,吉尔不过是想送我礼物。干嘛这么激动?”

    说着,他看向了身前的吉尔,连忙帮妻子道歉,“那啥……吉尔你别难过,你缘昕姐跟你开玩笑呢,你不是要送我礼物吗?拿来吧,我收下了。”

    说着。他对着小男孩伸出了手。等待对方把钥匙递来。

    然而街道上的小男孩苦笑着和他身后的赵缘昕对视了数秒后,最终还是在女子那冰冷的眼神中退缩了,把手缩了回去。

    “我……不好意思,是我鲁莽了。”

    一脸歉意的低头道着歉,小男孩把手中的钥匙收了起来,诚心诚意的向李云飞弯腰道歉,“缘昕姐。云飞叔,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那态度,看得李云飞一头雾水,心说这小子该不会脑袋被门夹了吧?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干嘛要道歉?

    下意识的看了一旁的妻子一眼,他有些困惑,“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神神秘秘的,有意思吗?”

    妻子却白了他一眼,把灵儿抱了起来,母女两人的脸贴在一起做了个鬼脸。

    “晚上回去再跟你说。”

    小灵儿却开心的拍着手,也学着妈妈的语气大笑着叫道。“回去再跟你说。”

    那可爱的模样,看得李云飞哭笑不得,“这小丫头……”

    摇了摇头,李云飞暂时把这件事情抛到了一边,回头看向了身边的小男孩吉尔。

    “等会儿我们一家要去游乐园,听说那里有烟花表演……你要一起去看看吗?”

    “呃……这个……还是算了吧……”

    小男孩干笑了一声,说道。“我怕缘昕姐会宰了我。”

    李云飞哭笑不得,敲了敲小男孩的头,“什么话,你缘昕姐又不会吃人,你这么怕她干嘛?走吧,正好今天圣诞节,难得放假,我们一起出去玩。”

    小男孩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撒丫子跑了。

    “我还是先走吧,这次只是受人之托过来送点东西的,离开久了家里的仆人们非得乱套不可,得赶快回去了。”

    看着小男孩那跑开的背影,李云飞有些感叹,“这小子,还真是富家子弟啊。离开久了家里就会乱……嘿……穷人和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

    一旁的妻子却敲了敲他的头,问道,“你的外套呢?怎么不见了?没穿出来吗?”

    李云飞指着小男孩的背影说道,“在他那儿呢,那小子大冬天的穿着小马甲就出来了,我总不可能让他被冻死吧?所以就先借给他穿了。”

    “…………你笨死算了。”

    看着莫名其妙的有些怨念的妻子,李云飞一头雾水,“我又怎么了?看到这小子大冬天穿得那么少,我暂时把外套借给他不是很正常的吗?这有啥的,搞不懂你的想法。”

    “再说了,这小子虽然神出鬼没的,但不是你认识的吗?你害怕他把衣服穿走了就不还回来啊?这小子那么有钱,全身上下金光闪闪的,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件外套。”

    李云飞振振有词的辩解声中,妻子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捏了捏灵儿的脸,“灵儿,你以后长大了千万不要跟你爸爸一样傻。这么傻乎乎的,指不定啥时候被人卖了还得给人数钱呢。”

    小小的灵儿开心的嬉笑了起来,张牙舞爪的用小手捏着一旁李云飞的鼻子,叫道,“爸爸是笨蛋,爸爸是笨蛋。”

    一旁的两只狗绕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主人转着圈,也嗷呜嗷呜的叫着,看得李云飞一阵无语。

    “你们两个瞎凑什么热闹,去去去,一边给我待着去。”

    把这两条蠢狗赶到一边,李云飞从妻子怀中接过了灵儿,问道,“我们先把大白小白送回家,然后再去看烟花吗?”

    妻子却耸了耸肩,说道,“带它们两个一起去吧,成天关在家里,它们也闷得慌。”

    李云飞有些犹豫。“可是等会儿人一多,这两蠢狗走丢了怎么办?而且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到时候它们吓坏了谁家的小孩怎么办?到时候小孩子肯定会很多的。”

    赵缘昕沉吟了一下,蹲下去和两条蠢狗平视着,严肃的问道。“等会儿带你们去看烟花,但没有允许不准乱叫乱跑,更不准吓到其它人,不然不带你们去……能不能做到?能做到就点头。”

    李云飞一脸无语,“就算你这么问,这两条蠢狗还能听得懂你说的话啊?算了吧,我们还是……卧槽!这两个家伙还真听得懂?”

    一脸震惊的看着他眼里的两条蠢狗连连点头。李云飞三观尽毁。“这该不会是两只成了精的妖怪吧?”

    妻子白了他一眼,“就你爱胡思乱想,你怎么不说他们两个是神兽?最起码普通妖怪可没他们这么好欺负。”

    李云飞呵呵直笑,“说得像你见过妖怪似的……好了好了,既然这俩蠢狗的事情解决,我们就快点上路吧,老唐那家伙还等着呢。”

    小灵儿有些惊讶。“唐叔叔也要一起吗?医院今天不上班?”

    李云飞干咳了一声,揉了揉女儿的头发,说道,“对啊,今天你唐叔叔放假,所以跟我们一起去看烟花。不过等会儿灵儿你千万不要再提刘姐姐的事情了,不然你唐叔叔会伤心的。”

    小灵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一旁的赵缘昕则是恍然大悟,“老唐又失恋了?”

    “咳……别说得这么惨,老唐那家伙也不是经常失恋嘛。”

    拍了拍手。李云飞抱着女儿带着妻子向着街道另一边走去,身后跟着两条蠢呼呼的傻狗,“虽然不知道他为啥总是这么霉星高罩,但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咱们就不要再给他的伤口撒盐了。”

    李云飞如此说着,妻子的态度却有些许不满,“不是说好了一家人出去的吗?怎么又多了一个电灯泡。”

    李云飞耸了耸肩。有些无奈,“他失恋过来找我,我总不能把他踹到一边不管吧?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就当多找了一个电灯泡咯。”

    李云飞的解释声中,妻子皱眉想了想,突然轻轻的哼了一声,打了一个响指,“我跟你打赌,那家伙绝对来不了了,你信不信?”

    李云飞一愣,有些奇怪,“怎么可能,那家伙好不容易放了一天假,又没有什么人会邀请他,根本没事儿,怎么会来不……诶?这家伙现在打电话过来做什么?等不及了?”

    把手机掏了出来,看着上面熟悉的电话号码,李云飞非常惊讶,“这么早就到了,不是他啊……”

    一旁的妻子却志得意满的轻轻哼了一声,雀跃的催促道,“快点接电话吧,看看他怎么说。”

    李云飞耸了耸肩,接通了电话。

    “喂?老唐,你已经到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某个倒霉蛋的声音,“我估计到不了了……打电话是通知你一声,叫你们不用等我了。刚才我接到院长的电话,他让我赶快回去值班……这个该死的浑蛋,说好了放假,现在又临时通知我上班,逗我呢。”

    这还能怎么说?李云飞只能报以同情了。

    “节哀。”

    最后当李云飞一家人开心的站在江边抬头看烟花的时候,某个可怜的倒霉蛋却坐在冰冷的值班室里玩手机,怨念无比。

    “该死的院长……该死的家伙……都tm欺负我……我受够了。”

    只不过就连那冰冷的抱怨声也没人能听到,只有医院冰冷的走廊回应他的抱怨,静悄悄的。

    今天是平安夜,虽然不是中国的节日,没有多少人放假,但午夜时分到来的时候,医院的走廊上也看不到多少人了,静悄悄的,莫名的有一种阴森的意味。

    只是这种令普通人忐忑不安的气氛,老唐早就习以为常了。

    虽然成为医生的时间并不长,但在那之前的实习生涯中,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阴森。

    然而就在这样一片诡异的死寂中,某个披着长发、一身白裙跟贞子一样的女生突然推开门,阴森森的问道,“你好,请问这里是沃城吗?”

    唐医生抬头看了她一眼,吓了一跳,“你……你找谁?”

    对方低着头沉默了半响,阴森森的说道,“我找赵缘昕。”

    顿了顿,似乎觉得这样的回答可能没有诚意,她又补充了一句。

    “……主神叫我来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